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不死不滅13 神劍紫電

獨孤敗天費了好半天工夫才將剛才的事情“解釋清楚”。他將司徒三兄弟、老戚和張平幾人送出屋外,只留下老騙子一人在屋中。他圍著老騙子轉了幾圈,弄的老騙子直發毛。“喂,獨孤小子你干嗎?” “沒想到您老人家還真是傳說中的高手。” “你在說什么,我怎么聽不懂啊?”老騙子一臉迷茫。 “老人家不用演戲了,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你不是一個普通人,原先在我想象中你是一個失去內力的王級高手。沒想到……嘿嘿……我的運氣真是太好了,我揀到的竟然是一個帝級高手。嘿嘿……”獨孤敗天笑的很愜意,老騙子卻聽的毛骨悚然。 “你在胡說八道什么,什么王級、帝級?”老騙子一臉迷惑之色。 “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剛才那個小丫頭是我的好朋友,她的功力已達到帝級境界。她親口告訴我帝級高手不能參與世間凡俗之事,說這是帝級高手間的狗屁規矩而剛才你們的表現……嘿嘿……” “原來你已經知道了。”老騙子的氣勢陡然一變,整個人仿佛在剎那間高大起來,強大的氣勢自身上散發出來——————傲然而立,股睥睨天下。“既然你已經知道我不是常人,為何還總是調理我老人家?” “就是因為知道您不凡,所以才要和您開玩笑。您想以往您高高在上,誰敢跟您開玩笑,您不覺得這樣很有趣嗎?” 老騙子真有一股K獨孤敗天一頓的沖動,但考慮到自己功力全失,只好怒瞪雙眼,道:“有趣,剛見面就捶我一頓,今天白天在臺上逼得我老人家‘寬衣解帶’,要是讓其他帝級高手知道,我……這張臉……我……我苦啊……” 獨孤敗天“安撫”老騙子足足一個晚上,并“許諾”讓張平和老戚兩人好好伺候他,終于使老騙子的氣消了,可憐張平和老戚兩人就這樣被賣了。老騙子確實是一帝級高手,因練功急于求成,不慎走火入魔,不僅全身功力盡失,還傷損了全身經脈,變成了一個普通的老人。老頭知道到了這把年紀沒有任何功力支撐將不久于人世,便開始周游大陸,想將生命的最后歲月留些色彩。他走到漢唐帝國時正趕上武學圣地霧隱峰在召開戰天精元大會,便前來湊熱鬧,不想到此舊疾復發,正好碰上獨孤敗天等人。 “我還以為您老人見真的是功力到了超凡入圣的地步,再難寸進,所以自廢武功重新修煉。也曾想過您和哪位絕世高手大戰了幾天幾夜兩敗俱傷,落得如此下場,卻從未想到是您自己玩火。” “唉,天意!”老騙子忍不住仰天長嘆。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您就當自廢武功重新修煉,說不定有一天能夠功參造化,達到圣級境界呢。” “唉,自家人知自家事,我體內一絲真氣也未曾留下,到了我這把年紀要想重新修煉勢比登天。” 獨孤敗天在屋中來回踱了幾趟,最后停了下來,一本正經的對老騙子道:“我或許有辦法讓前輩盡復功力,等霧隱峰大會結束后前輩就跟我走吧。” “你……你這個小子不會又在算計我老人家吧,我老人家真的沒有多少‘油水’,我的那些武功并不見得適合你修煉。” 獨孤敗天一臉誠意,道:“我獨孤敗天像是那種人嗎?您盡管放心,我會向對待親生爺爺那樣對待您的。” 老騙子心里暗暗納悶:“我怎么越看他越向那種人啊?” 第二天拂曉時分霧隱峰山腳下的小鎮一陣大亂,一家客棧火光沖天,客棧中怒罵之聲不絕于耳。這是被劉家堡和駱家山莊所包的一家客棧,由于是“興師問罪”而來,兩家來了不少人,年輕弟子大多數都住在這里。這些弟子在睡夢中被驚醒,跑出房門之后才知道客棧起了火,而與此同時眾人發現彼此的眉毛被人剃光了,氣的眾年輕弟子怒罵不已。有一個弟子眼尖,在廁所的一面墻上發現一行字:“獨孤敗天到此一游。” 遠處睡夢中的獨孤敗天一陣惡心。 兩家弟子看到這行字后簡直要氣炸了肺,對小鎮上的客棧挨家詢問,打探獨孤敗天的下落。獨孤敗天從睡夢中被驚醒,走到院中一看,黑壓壓一片,足有幾十號人圍在了院中。司徒三兄弟、老戚等人站在他的背后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在幾十人的怒叱聲中他們終于明白發生了什么。獨孤敗天苦笑道:“諸位,我想其中一定有誤會,那件事絕對不是我做的。各位兄弟試想,如果我做了那件事會傻的留下姓名嗎?肯定有人在故意栽贓陷害,我們千萬不能中了敵人的詭計。再有,他媽的這個栽贓陷害的人也太混蛋了,竟然在廁所里寫上那么惡心的一句,氣死我了。” 在司徒三兄弟以司徒世家少主身份的擔保下,在獨孤敗天說到口干舌燥的情況下,總算將這幾十個無眉之人送走了。 旭日東升,戰天精元大會又拉開了帷幕。獨孤敗天抽個空閑找到了勝男,怒道:“淘氣女,你過來。”說著拉住她不由分說便往人群外走。 “放手,你干嗎?男女授受不親,如此拉拉扯扯成何體統?” 到了無人之處獨孤敗天松手放開了她,怒瞪著她道:“淘氣女,今天拂曉時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 “呵呵……”淘氣女笑的一臉燦爛,道:“是我啊,有什么不對嗎,你難道忘了我們之間的另類比試?” 獨孤敗天一臉怒氣,道:“那你也不能夠栽到我的頭上啊?而且居然把字留在了那個骯臟的地方,真是氣死我了。” “哼,大個子那是你自找的,誰叫你想利用本小姐打擊你的敵人,你當我是傻子?活該,這是給你的教訓,敢侮辱我的智慧。” 獨孤敗天聽的滿不是滋味,又沒有什么話可以反駁,苦笑道:“好,淘氣女,我跟你的比試結束了,不跟你比了。”說完之后轉身就走。 “不行,站住,除非你任我處置……站住。” 他們回來時司徒傲月正被人從臺上打下來,所幸對方手下留情沒有傷他。臺上正是倡導武德,說武學是一門藝術的柳向陽。 “淘氣女你要是能夠打敗臺上的那個人,你我之間的比試就算你贏了。” “好,一言為定。”勝男飛身上臺。 “姑娘要和我比試嗎?”身材有些微胖的柳向陽道。 “當然,要不我上臺干嗎?恩,你怎么知道我是女兒身?” “呵呵,男人哪能這么美。” “哼,你也不是好人,跟大個子一樣,看打。” 勝男一腳輕飄飄的踢了過去,柳向陽不敢等閑視之,側身讓開,一拳直搗她的右肩。勝男飛身躍向空中,雙腳連環踢出,層層腳影中驀然升騰起一道璀璨的光芒,直劈向柳向陽。 柳向陽大驚失色,狼狽的向旁閃去,一道紫芒向高臺下飛去,群雄紛紛避讓。 “轟”一個巨大的深坑出現在高臺下。 “天啊!先天劍氣。” “次王級高手……” 勝男是這次大會上第一個顯示出次王級功力的青年高手,惹得群雄議論紛紛。 “老人家您怎么看?”獨孤敗天側身問老騙子。 老騙子眼中精光閃動,沉吟了一下道:“小丫頭的功力的確不凡,已達到了超級高手之列,和你相差無幾,但還遠未達到能夠從兵器發出先天劍氣的次王級高手之列。” “那剛才是怎么回事?”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她手中的那把寶劍應該是失落多年的神劍——————紫電,是大陸上有名的神兵之一,凡神兵利刃稍注功力即可發出劍氣。” 獨孤敗天心道:“媽的,這個淘氣女為了打敗柳向陽,從而贏了我,竟然亮出這等神兵利器。她一定是因為某種原因才找上我的,原來這個淘氣女一直在算計我。” 紫電神劍發出陣陣龍吟鳳鳴,道道紫芒仿佛撕裂了虛空一般,在空中隱隱發出風雷之聲,高臺在縱橫無匹的先天劍氣下,逐漸片片粉碎,化為飛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