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5 守山仙靈

這時霧隱峰的一名長老飛身上臺,道:“各位都是天下青年才俊,功力都已臻至次王級境界,為防止諸位的先天劍氣傷到臺下觀戰群雄,剛才評委們商量決定諸位施展功法時,先天劍氣攻擊的方向必須水平以上。再有,精元石已放在對面那座高臺之上,獲勝者即可得之。”臺上臺下所有人都向對面那座高臺望去,只見一方晶瑩剔透的玉石平放在一張八仙桌上,霧隱峰宗主凌飛和數名長老守在一旁。 望著那熟悉的“板兒磚”獨孤敗天心中沒來由一動,心中有一股莫明的情緒。看著那晶瑩剔透的精元石他感覺有一絲失落的記憶正在慢慢凝聚,但始終如隔著一層迷霧般看不清、看不透。他心中暗道:“荒謬,怎么會有如此想法呢,唉……昨天晚上被萱萱嚇壞了沒睡好,弄的白天沒有精神,恍恍惚惚。 八月十六日霧隱峰峰頂萬余名武林人物靜靜的站在一座高臺下,等待著即將開始的一場大戰。臺上七強八人或英俊或威武,一個個神采飛揚,女的美艷多姿,如臨塵仙子,八大青年高手七人持劍遙相對立。 一聲“開始”,八條身影如風一般旋轉起來,七道先天劍氣如七條怒龍在空中相遇。震耳的撞擊聲如奔雷一般,使人耳骨發麻,短暫失聰。最可憐莫過于獨孤敗天,雖然他早早躲開了七道先天劍氣,退到了高臺邊緣,但一身衣服還是被沖擊的破破爛爛。其余七人手持長劍傲然挺立,相互凝視。李詩和魯風坤很自然的背對背站在了一起,霧隱峰兩大杰出弟子準備聯手對敵。藍海天和卜雨絲相互看了一眼后走到一起,也結成了一組。傷心人和王西風也背靠背站在一起,倚劍而立。 站在高臺邊緣的獨孤敗天向勝男招呼道:“淘氣女過來,哥保護你。”臺下群雄哄然失笑,誰都看的出來,一身破破爛爛的獨孤敗天功力最弱,自保都成問題。臺上眾人看著他的狼狽樣子也不禁嘴角露出笑意。淘氣女怒哼了一聲,但還是走了過去。 八人四組優劣一眼望出,獨孤敗天他們這一組最弱,其他三組不相上下。四組的關系相當微妙,哪一組都不愿意主動出擊,深恐得罪一組的同時還要被另外兩組偷襲。 卜雨絲打破了沉默,沖著獨孤敗天嫵媚一笑,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勾人魂魄:“弟弟,拉著你的寶貝妹妹到我們這一組來,姐姐保護你。”雖然看不到她的真正容顏,但獨孤敗天還是從她那甜死人的話語和那雙嫵媚的雙眼感覺出那層面紗下是一張充滿魅惑的嬌顏。 勝男冷哼道:“妖女。” 獨孤敗天笑道:“叫我一聲甜哥哥,我就過去。” 卜雨絲笑道:“弟弟,姐姐可從來不受人威脅。你可要看清形式,你們那一組勢力最弱,如果真的打起來,呵呵……” 獨孤敗天道:“淘氣女,我們……” 勝男打斷了他的話:“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和那個妖女合作呢。” 獨孤敗天邊走邊道:“這時誰要敢偷襲我,就等于得罪兩個組。” 傷心人、王西風、魯風坤三人面無表情,李詩微露怒意。等他走到卜雨絲面前時,已出了一身冷汗。 臺下群雄議論紛紛,由于人多聲音大,根本聽不清臺上幾人的談話。此時見臺上七人手持長劍凝神戒備,卻有一人毫不在意的在臺中央穿行而過,群雄更是不明所以,更是議論紛紛。 獨孤敗天用身體擋住臺下群雄的視線,輕取捏了下正在凝神戒備的卜雨絲的后腰。卜雨絲眼中閃過一絲殺意,但很快又消失了,口中笑道:“乖弟弟把你的寶貝妹妹也叫過來。” “不用叫過來,這樣豈不更好,我們前后夾擊。”他邊說邊朝魯風坤隔空轟了一拳,猛烈的拳風直襲而去。青藍兩道劍氣自魯風坤和李詩處破空而來,發出刺耳的“哧哧”聲。卜雨絲和藍海天狠狠的瞪了獨孤敗天一眼,忙持劍迎上。四道劍氣在高臺上縱橫飛舞,傷心人、王西風和勝男不得不發出劍氣來阻擋,以防傷著己身。 這樣一來場面又混亂起來,彩光繚繞中七道劍氣如七條咆哮的神龍在臺上飛舞翻騰。劍氣縱橫中,獨孤敗天忙運起帝級神識在高臺上狼狽不堪的躲閃著無匹的先天劍氣。 正在這時他忽然感覺一個強大無比的存在在某處監視著他,使他內心升起一股莫明的躁動。他感覺這個強大的存在如獵手盯獵物一般在密切的注視著他,使他深深不安。 正在這時臺上七道縱橫的劍氣交織在了一起,七大年青年手身體劇震,“轟轟”聲中一條七色彩帶如驚天長虹般直沖高空。異象產生,霧陰峰頂一個古老的密室內一條淡淡的光影直沖天際,迎上了那道驚天長虹,如風卷殘云般將沖天劍氣吸食殆盡。然后逆風朝高臺直沖而下。 在場群雄目瞪口呆,那道光影如電光一般飛速而下,向獨孤敗天襲去。在那道光影剛剛從霧隱峰頂飛起時,獨孤敗天就明白了,他先前感覺到的那個強大存在就是它。他清楚的感覺到在光影吸食先天劍氣后明顯強大了許多,光影的顏色也加深了一些,明亮起來,露出淡淡的人形,而他內心的那股躁動也愈加劇烈起來。 淡淡的人形光影直沖而下朝他襲來,快如閃電,再想躲已來不及,在眾人的驚呼聲中獨孤敗天被光影罩住了。 除獨孤敗天自己之外,臺上七大青年高手看的最為真切,七道劍氣直襲而去,但無堅不摧的先天劍氣如泥牛入海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光影擄著獨孤敗天沖天而起,朝遠方的群山遁去。 臺下司徒三兄弟大驚,分開人群從霧隱峰頂向下急奔,他們的目標是光影遁去的方向————遠方的群山。張平和老戚剛要動,被老騙子一把抓住,道“你們不要去,老實的呆在這里。” 另一座高臺上霧隱峰宗主凌飛和幾個長老們大為震驚,過了好久凌飛才道:“難道是故老相傳的守山仙靈?” 這時臺下群雄也有好多人朝峰下涌去,隨后奔向遠方的群山。 霧隱峰宗主陵飛沖著臺上的七大青年高手道:“比武暫停,你們七人身手高強,快快追去查看一下。”七條身影動作快如閃電奔飛而去。 獨孤敗天被淡淡的人形光影挾持在空中,只覺兩耳呼呼生風,腳下的人群、樹木、山石飛速向后退去,在空中疾速前行。他用雙手擋住眼前的勁風,仔細打量挾持自己的這個“人”。這個人根本看不清五官,整個人由白光構成一個淡淡的人形體,白光近乎透明。 獨孤敗天暗道:“媽的,碰上妖怪了。老子平時從來不信邪,還總是愛問候那些神佛的女性家屬,這次終于找上門‘報答’我來了。” 光影在距霧隱峰不遠的一座山峰降落了下來,獨孤敗天一下子被扔在了地上,痛的他直齜牙咧嘴:“媽的,妖怪你他媽的能不能輕點,想摔死老子?” 清脆悅耳的聲音自人形光影口中傳出:“你這個人好粗魯,說話一點也不斯文。” “日,還是個老妖婆,難道妖怪也分男女?”獨孤敗天自己都感覺到很奇怪,他一點也不怕這個妖怪。 人形光影微含怒意,道:“你說話斯文一些,我是仙靈,不是妖怪。” “什么狗屁仙靈,人不人鬼不鬼,還真以為自己是個仙女。” “媽的,日,狗屁……他媽的,我好生氣……”仙靈大吼。 獨孤敗天目瞪口呆,他沒想到這個斯文的女性仙靈被氣的將他說過的那些臟話全都吼了出來。 “咳,咳……”仙靈有些不好意思,先咳嗽了幾聲,才道:“我是上古時期古仙人遺留下來的仙靈,負責保護仙山霧隱峰。可是我的壽限已至,進萬年來身體日漸衰弱,已不能走出霧隱峰百里范圍,對外界好多事情迷惑不解,故此請你來談一談。” “什么,霧隱峰有那么多人,你為什么找上我?” “近千年來我曾在霧隱峰頂出現過好幾次,詢問我想知道的那些問題的答案,可是他們對此一無所知。只有一個躲在地下活了幾百歲的老家伙多少知道一些,但還是不能說出根本原因。歸其原因,他們的力量太弱,沒有達到一定境界,不可能知道超出他們那一境界的事情。今日我忽然感覺一個強大的存在出現在了霧隱峰頂,細察之下原來是你。” “所以你就把我‘請’來了。” “不錯。” 獨孤敗天苦笑道:“其實我的功力弱的可憐,既然你把我‘請’來了,想知道什么你就問吧。” 仙靈道:“在漫長悠久的歲月里我曾經誅殺過一些對仙山不詭的邪魔,不知為何,近萬年來這片大陸上的妖靈、邪魔突然行蹤具滅,而仙人也越來越少,最后絕跡。萬年來偶爾有人以武入道,但還未來的及破空飛仙便又憑空消失,我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