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7 靈圣驚世戰

驀然間獨孤敗天也開始旋轉起來,紫色的罡氣烈焰中無數道血紅的劍氣直沖而起,紫色的罡氣和血紅的劍氣隨著他的旋轉而向周圍翻涌、擴散,最后也旋轉了起來。 獨孤敗天和他周圍的罡氣、劍氣如龍卷風一般旋轉舞動,罡氣和劍氣形成了旋轉的風刃。樹木、山石稍微觸之便化為粉碎,消融、消逝。泛著冷色光芒的彎月斬和鋒芒畢露的五角星隨著這道“龍卷風”而直沖天際,在高空中相互碰撞在了一起。“轟轟”之聲不絕于耳,碰撞時所發出的耀眼光芒使天上的太陽都黯然失色。“星月”撞擊后的巨大沖擊波使得峰頂附近的森林成片的倒下,巨大的山石到處激射。 如此巨大的響動使得霧隱峰頂的群雄大驚失色,天空中的異象——————耀眼的強光,再難使群雄認為只是發生了地震。有更多的人涌下霧隱峰,朝光芒所在地奔去。 霧隱峰頂地下幾十米深處的一個密室中一個白法蒼蒼的老者盤膝坐在玉床上,喃喃自語:“仙靈居然被驚動了,恩,世上又多了一個圣級高手。十九年前漢唐帝國長生谷出現異象,一個月前清風帝國開元城外群山間出世一個圣級高手,今日又出現了一個,天下將亂矣。自從三百年前我帝級功力大成后,又修煉近百余年,終有望踏入圣級境界,卻得前輩高人示警,不能夠入圣。二百年來我在帝與圣之間徘徊,始終不敢逾越雷池半步。究竟是誰有那樣的魄力不顧先人遺下的警訓踏足了那讓人又敬又怕的境界呢?難道是……” 與此同時,大陸上數十個更強大的神秘所在有了不同的反應…… 獨孤敗天長發飄揚,數丈范圍之內都是熊熊燃燒的紫色罡焰,紫色罡氣之外是沖天的血紅劍氣。他一步就從一座山峰邁向了另一座山峰,竟然是傳說中技近乎道的縮地成寸。 仙靈由衷的道:“圣級境界的武學果然不同凡響。” 獨孤敗天道:“你剛才所用的不也是武學嗎?難到超凡脫俗的仙人所用的術法也和武學大同小異?據我所知,不是如此吧。” 仙靈道:“仙人修煉的術法和武學大不相同,我只是一個仙靈,是一個靈體,比起真正的仙人差的太多了,就是和‘他們’比起來也有所不如。獨孤兄請再戰,我將動用我修煉的一些法器。你盡管放開手腳,不必擔心是否損壞這些法器。” “好,請賜教。” 仙靈自口中噴出了一把淡藍色的小劍,三寸多長,晶瑩剔透。小劍仿佛有靈性一般圍著仙靈盤旋飛舞,不住的輕鳴。 “去” 仙靈輕喝道,小劍迎風一晃變成了一把三尺青鋒,明晃晃,鋒利無比,透著殺意,迅疾如一抹流光般向獨孤敗天斬去。他趕緊拔出肋下長劍,雖是一口凡鐵,但在內力的貫注下立刻變的如一潭秋水般,明亮無比,劍身霧氣迷朦,隱隱有光華流動。獨孤敗天大喝一聲:“迎風斬。”鐵劍頓時光華大作,發出了璀璨的光芒,紫色劍罡自劍尖噴吐而出,如一道長虹迎上了仙靈的那口飛劍。 “鏗鏘”之聲不絕于耳,無堅不摧的先天劍罡被飛劍斬的七凌八落、四處激射。紫色劍罡逐漸暗淡,最后消于無形。仙靈的的飛劍在空中歡快的輕鳴,像是在向主人報功,又像是在對獨孤敗天示威。飛劍在空中一個盤旋之后又化作一抹流光向獨孤敗天斬去。 “當當”之聲不絕于耳,總算將飛劍際退數丈之遠,而被獨孤敗天貫以圣級功力的鐵劍卻變的跟一把鋸一般,犬牙交錯,眼看就要斷成了數十段。獨孤敗天把鐵劍向旁一扔,雙手互擊,大喝道:“魔玉手。”他的兩只手掌先是變成了血紅色,血氣彌漫,而后又變成了青黑色,魔氣繚繞,最后白光一閃,青黑色的手掌變的潔白如玉,泛著妖異的暈光。如果世上真的有至美,那么此時此刻獨孤敗天的一雙手掌無疑是天下最美麗的一雙手掌,比那天下最美麗的女子的手掌還要充滿魅惑,晶瑩如溫玉,修長而光潔。 飛劍藍光大盛再次向他斬來,獨孤敗天那雙充滿魅惑而又妖異的魔玉手發著詭異的暈光迎了上去。“當”一聲大震后,飛劍一陣輕顫,不住哀鳴,而后又光華大作,向他襲來。獨孤敗天一雙魔玉手劃著詭異的弧線迎上了飛劍,“啪”潔白如玉的魔玉手將它牢牢夾在了兩掌之間。飛劍不住掙扎哀鳴,但就是難動分毫,最后三尺青鋒又變成了一把三寸多長的小劍,藍汪汪、亮晶晶。 獨孤敗天抖手一扔,小劍化作一道光電向仙靈疾射而去。仙靈將口一張,將飛劍收了回去,然后笑道:“好功夫,讓我好好領教一下獨孤兄的魔玉手。” 獨孤敗天騰空而起,魔玉手連連揮出,由紫色罡氣組成的巨大手掌一個接一個的印向仙靈。仙靈不斷躲閃,從這個山峰飛向那個山峰,一個又一個的峰頂被由罡氣組成的巨大手掌擊的一片狼籍,山石飛濺、煙霧彌漫。一組巨大的手掌齊齊飛出,將仙靈罩在了中央。 “靈光盾。”仙靈喊道,一個光罩將仙靈互在了里面。光罩光彩流動,承受著魔玉手連續不斷的轟擊,過了一會兒,靈光盾開始出現龜裂。仙靈已經力竭,大聲呼道:“獨孤兄快停下來,我堅持不住了。” 獨孤敗天停止了攻擊,慢慢從空中落下。仙靈道:“看來我大限已至,命不久矣。”淡淡的身影愈發暗淡。 獨孤敗天緊蹙雙眉,道:“讓我試試看。”說罷一手抓住仙靈的手掌,另一只手掌擎天,以掌對日,口中喝道:“偷天奪日。”說完身外熊熊燃燒的紫色罡氣和血紅的劍氣盡斂體內。大范圍內的陽光聚成一道光柱照在了他擎在頭上的那只手掌上,而附近的空間則發生了扭曲,附近所有的光線都往那只手掌聚集。由于空間扭曲,光線被急劇抽空,獨孤敗天三丈范圍內變的一片暗淡。 太陽的精華、天地的精氣源源不斷自獨孤敗天那只擎天之手吸進他的體內,又從另一只手導出貫注進仙靈的體內。偷天奪日大法乃逆天而行,附近的花草漸漸枯萎,山林成片枯黃。而仙靈那原本暗淡的身軀卻逐漸變的凝實,光華漸盛,隱隱露出一個女子的軀體。 “獨孤兄快停下來吧,在這樣下去,附近的山林就全毀了。” “些許草木毀了又如何?” “一草一木皆是生命,修煉之人最忌殺戮,以免天道相譴。” “什么是天道?你所謂的天道不過是強大的神靈制定的準則,就像這片大陸上的統治者規定的各種法規制度,有什么公平而言?無不為強者服務。” “獨孤兄太偏激了,道也好,法也好,既然它存在就有它存在的理由。”說著仙靈掙開了獨孤敗天的手掌,接著道:“況且我所說的天道不是你想象的那些仙規戒律,那是連仙佛都要遵循的道。” 獨孤敗天騰空而起,凝身定在空中,周身三丈范圍內紫色罡氣又熊熊燃燒了起來,三丈之外血紅劍氣直沖高空。“什么是天?什么是道?天道盡在我心中。順天也好,逆天也罷,我要走我自己的路,神阻殺神,佛擋殺佛,即使是那虛無飄渺的天道攔我,哼,我也要——————滅道。” 仙靈搖頭嘆道:“獨孤兄你要入魔了,我真的很為你擔心。” “如果率性而為也算入魔的話,那么就讓我在滾滾紅塵中墮落成魔吧。”一臉霸氣的獨孤敗天仿佛魔神臨世一般。 正在這時,淘氣女勝男、李詩、魯風坤、藍海天等七大青年高手已來到了獨孤敗天和仙靈大站的所在地,望著被削掉峰頂的幾座山峰,幾個人呆若木雞。 獨孤敗天和仙靈早已感應到他們的到來,仙靈沖他微微施了一禮,道:“獨孤兄就此告辭,望你體天道,善念為懷。”說罷化作一道流光朝霧隱峰頂飛去。與此同時獨孤敗天發出一道血紅的劍氣朝霧隱峰頂直襲而去。 霧隱峰頂聚集著上千的群雄,見一道流光飛來,而后又突然消失不見,驚呼不已。驚呼聲還未落,一道血紅的劍氣自天而降,正擊中高臺上霧隱峰宗主和幾位長老看守的精元石,精元石頓時粉碎,化為虛無。 驚呼聲頓時響起,有人道:“圣跡,戰天武圣顯圣了。” “天那,武圣發怒了。” “沒錯,戰天武圣怪我們褻du了他的遺物。” 七大青年高手爬上一座山峰后,望著遍地枯萎的花草和成片枯黃的山林心中再次劇震。卜雨絲眼中一亮,道:“諸位想想看,這像不像是傳說中的神功偷天奪日大法所造成的后果?” 魯風坤道:“哼,什么神功,分明是魔功。” 藍海天眼中精光一閃,道:“不錯,的確像是傳說中的魔功偷天奪日大法所造成的結果。” 李詩道:“我們分頭找找看,看有沒有什么新的發現。” 七人在這片峰頂開始搜尋,不多時淘氣女叫道:“大家快來,我找到了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