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18 雙訣合一

七人在這片峰頂開始搜尋,不多時淘氣女叫道:“大家快來,我找到了好東西。” 話音剛落,就聽卜雨絲在她身后道:“妹妹發現了什么好東西,姐姐幫你看看。” “給你。”只見一個衣不蔽體的高大男子橫著向她飛來,正是占她便宜,捏她后腰的獨孤敗天,此時他雙目緊閉,昏迷不醒。卜雨絲抬起腳來對著他的屁股就是一腳,獨孤敗天又橫著飛了出去。“砰”落在了地上,雖然他處在昏迷中,但還是痛的直皺眉。 這時其余五人也趕了過來,勝男怒道:“妖女你怎么能那樣,一聽有好東西第一個跑來,一看是獨孤敗天就一腳將他踢開,別忘了凌宗主是讓我們找他而來的。” “好妹妹別生氣,誰叫你那么淘氣,和我開那種玩笑。姐姐向來膽小,匆忙中我只看到一個人向我襲來,出于本能我就給了他一腳,我怎么知道他是獨孤敗天呢。” 明知道她在說謊,淘氣女也沒有辦法。 不多時司徒三兄弟和好多參加精元石大會的群雄也趕到了這里,眾人望著剛剛大戰過的場地驚呼聲、驚叫聲不絕于耳。 獨孤敗天被帶回了霧隱峰,當他醒來時已經華燈初上。他緩緩睜開了眼睛,屋中一盞油燈,光線很柔和,室內很潔凈,纖塵不染。他又慢慢閉上了眼睛,腦中一幕幕的回映著他和仙靈的驚天大戰。雖然沒有任何聲音方面的信息,但大戰時的畫面還是給了他無限啟迪。盡管這次仙靈的出現使他異常震驚,但經過上次在清風帝國開元城外群山中那次“驚天歸來”的經歷,他很快就平靜了下來。對于在他身上發生的種種奇特的事情,他有了一個朦朧的感覺,隱隱中他有一絲明悟。 戰天訣三個大字再次浮現在他的腦海中,這本驚濤千重的完善篇不僅彌補了驚濤千重的缺陷,而且功意更上一層樓,臻至到了完美的境界。 驚天訣和驚濤千重的完善篇戰天訣在他體內前所未有的同時運轉起來,兩股真氣如水融般融合在一起,自丹田至百脈循環往復,生生不息。帝級神識自屋中向外蔓延開去,一種玄而又玄的靈覺——————他感覺司徒三兄弟、老騙子、張平、老戚幾人正向這間屋子走來。 一會兒眾人推門而入,剛一進門老戚便道:“老大別一不小心死翹翹,不過這次還真是托了他的福,要不然我們怎么能夠住在霧隱峰上呢。” 張平道:“被那個沒毛怪擄走那么長時間,回來時衣不蔽體、臉色蒼白,一看就是被吸盡了元陽,你們說是不……” “是你個頭。”獨孤敗天翻身坐起,一拳捶在了張平的頭上。他臉色紅潤、精神奕奕,沒有一絲委頓之色。 司徒三兄弟見獨孤敗天醒來高興的不得了,泯月高興的直搖他的胳膊。司徒皓月笑道:“打架狂你終于醒了,擔心死我了。”說著沖著他的胸口就擂了一拳。 司徒傲月道:“哥,你還是輕點吧。把他捶暈過去,又要等上半天了。” 看著他們這樣在乎自己的安危,獨孤敗天非常感動,笑道:“無妨,我沒有任何不適。” 老騙子在旁邊若有所思。 正在這時一個美麗的霧隱峰女弟子走進屋中,道:“獨孤公子果真已經醒了,家師真的說對了,我們宗主有請。” 霧隱峰頂一間精舍內宗主凌飛和幾名長老盤腿而坐,獨孤敗天上前趕忙施禮。幾人客套一番后,凌飛道:“少俠身體既已無恙,可否將昏迷前的事情詳細的講述一下。” “恐怕讓宗主失望了,我被那道光影挾持到半空中之后便失去了知覺,對以后的事情一無所知。” 凌飛皺了皺眉頭,然后雙眼神光湛湛一眨不眨的盯著獨孤敗天,見他臉色毫無波動,最后揮了揮手道:“你下去休息去吧。”獨孤敗天施禮告退。 回到房中后,面對司徒三兄弟、張平、老戚、老騙子幾人狂轟爛炸式的提問,他頭痛不已。獨孤敗天以“我被光影虜到空中便失去了知覺”一語帶過。他覺得很愧對幾人,幾人如此關心他,他卻不說實話。但一想到其中涉及到不死之魔的事情,他就釋然了。不死之魔這件事是一個變數,如果他說出來的話不知道會造成怎樣的一種沖擊,也許會兄弟反目成仇,也許會……他只能一個人將這些東西藏在心底。 第二天一大早,霧隱峰的廣場便聚集了上萬的群雄,廣場上鴉雀無聲,群雄靜靜的望著高臺上的霧隱峰宗主飛云流仙天王凌飛。凌飛沖下拱了拱手道:“各位英雄、各位豪杰,昨天霧隱峰頂和十里之外的群山發生了異象,相信大家都看到了。我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是圣跡。數百年來大陸修武之人資質超絕者達到帝級境界便停滯不前,所以絕大多數的人認為圣級境界的武功只是一個傳說,不可能存在。可是就在昨天我們數萬人真真切切親眼看到了圣跡,這是對我們武人最大的鼓舞……仙道可證,天道可尋……” 精元大會終于結束了,霧隱峰頂顯現圣跡的事情沸沸揚揚傳編了整個大陸武林…… 自從和司徒三兄弟分別后獨孤敗天和老騙子、老戚、張平幾人如逃亡一般躲避著路途上的武林人。自那日獨孤敗天在上萬余雙眼睛的注視下被仙靈擄走后,他就成了焦點,時不時有人找他“搭訕”。盡管他極力“解釋”說對所有的異象都一無所知,但還是有人不停的找上他。 此時此刻他正被淘氣女纏著,“大個子你到底說還是不說?我知道你一定隱瞞了好多事情,我就不相信你被擄到半空就昏了過去,你臉皮那么厚,心靈哪有那么脆弱。” 獨孤敗天把眼一瞪,道:“怎么說話呢,誰臉皮厚?再說臉皮厚和心靈脆弱有什么關系?如果真的有關系的話,你的那顆心豈不硬的成了一個鐵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