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9 風起云涌

第三卷風云動十九章風起云涌 不死不滅第三卷風云動十九章風起云涌 二人開始還就霧隱峰的異象爭論不休,到后來純粹是唇槍舌戰,人身攻擊…… “傻大個瞧你那德行,整個一沒毛大猩猩。[萬書樓]” “淘氣女你說話放尊重點,瞧你那大屁股搖來晃去的就像個大皮球,這不是成心招人踢嗎。” “啊……獨孤敗天你是個臭流氓,無恥……混蛋……” “勝男?什么勝男,再怎么著,你也是個小丫頭片子,早晚也要嫁給男人……” 老騙子、張平、老戚三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開始還對二人的爭論偷笑不已,到最后目瞪口呆。這二人毫無高手風范,一個捋胳膊挽袖子,另一個雙手叉腰,簡直就像兩個市井青皮、悍婦在當街對罵一般,哪還有一點霧隱峰頂八大青年高手的樣子。 最后淘氣女把腳一跺,道:“傻大個等著瞧,等你加入軍隊時有你好看的。” “誰愿意加入你那破軍隊,哥哥我可是一個不拘小結的人,什么狗屁約定對我無效。要是你把那柄紫電神劍當作定情之物送給我,我到可以考慮考慮。” “你……你怎么知道這是紫電神劍。”淘氣女一臉緊張之色,緊緊的握著劍柄。 “我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為什么要告訴你?” “哼,等著瞧。”淘氣女如一陣風般跑了。 當獨孤敗天一行人步入清風帝國境內時,已基本上擺脫了搭訕的武林人。老戚道:“老大你一不小心又成名人了,不過這次你好象不是威名大震,但被那個沒毛怪擄走好像也不太算丟臉。” 獨孤敗天道:“老戚、張平,我們該分手了,就此別過吧。” “不行,老大。我們決定跟著你混了,以后就跟著你了。” “不行,你們還是趕快回家吧。” 張平和老戚用求助的眼光望向老騙子,“老騙子前輩……” “好了,敗天就讓他們跟著你吧。” 自從老騙子表明身份后,獨孤敗天就強迫張平和老戚兩人尊稱他為前輩,而他自己卻不改口,依舊老騙子長,老騙子短。此時見老騙子為二人說話,他便答應了下來,二人歡呼不已。 晚上住店時,獨孤敗天走進了老騙子的房間,“咳……老騙子前輩,晚輩想跟您聊聊。” “少來,你小子什么時候跟我這么恭敬過,肯定有什么事,說吧。” “咳……老人家果然英雄了得,料事如神,不愧為傳說中的帝級高手,那晚輩就直說了。我想請老人家為我訓練一批人,指點一下他們的武功。” 老騙子斜著眼看了看他,道:“小子野心不小啊,還這么年輕就想擁有自己的勢力了。” 獨孤敗天嘆道:“我沒有什么野心,而是有人要殺我,我完全為了預防不測。唉,要是有一天天下所有人都追殺我,到那時……唉……”頓了一下他又道:“老騙子你放心,只要你不停的為我訓練人手,半年之內我保你功力復半。” 老騙子淡淡的道:“功力能否恢復我已經不在意了,即使能功參化境又如何?還不如在這滾滾紅塵中逍遙快活百載。”頓了頓,老騙子接著道:“自從我功力盡失在大陸上流浪,我才體味到人生的樂趣,酸、甜、苦、辣、咸各種凡俗瑣事才是真正的生活。什么帝級境界,什么超凡脫俗,狗屁,那都是虛的,只有平平凡凡的生活才是生命的真諦。” 看著老騙子越說越激動,獨孤敗天忍不住笑道:“老人家要是早就堪破這一點,就不至于走火入魔了。” 老騙子身體一震,嘆道:“不錯,有個老家伙就曾經勸過我,對武一字不要太執著……想來……唉!”沉默了一會,他又道:“反正我閑來也無事,就幫你訓練一批人吧。” 次日天蒙蒙亮的時候,一種直覺——————有人潛進了屋中,獨孤敗天從睡夢中被驚醒。只見一條嬌俏的人影悄悄的向床邊潛進,此時屋中光線還很暗淡,看不清來人的五官。一股熟悉的體香隱隱飄進他的鼻中,但他還是想不起來人是誰,他悄悄將手放在了床頭的劍柄上。 突然一股刺骨的殺意自來人身上泛出,一道璀璨的劍光向他襲來。而與此同時獨孤敗天也動了,一道劍光自床頭升起。“當”火星四射,獨孤敗天拔劍擊劍的動作一氣呵成,將來人擊退了四五步。 趁這個機會他披了一件長衫,“冷雨,原來是你。” 來人是一個絕色少女,正是落天宮的小宮主冷雨。多日不見,冷雨清麗的臉頰有些憔悴,此時雙目中正泛著刻骨的仇恨。“獨孤敗天,你這狗賊納命來。”劍光閃閃,劍劍不離獨孤敗天的要害。 獨孤敗天知道冷雨和他的仇恨此時此刻絕對無法化解,說什么也沒有用,當下并不多言。戰天訣和驚天訣中的深奧劍法曾出不窮、連綿不絕,滿屋盡是劍光。“轟”二人打碎了屋中的墻壁,到了隔壁張平和老戚的屋中。兩人急忙從床上跳起,張平道:“哇,絕色美女。” 老戚道:“一不小心跑到了我的屋中。” “去死吧,你們這兩個混蛋。”冷雨一劍劈向兩人,劍未至,冷冽的寒氣已到。凍的兩人直哆嗦,兩人匆忙中向床下滾去。 獨孤敗天趕忙攔住了冷雨,二人又打在了一起。 這么大的響動早已驚動了客棧中的其他客人,但沒有一個人敢前來勸阻,他們深知這些帶刀佩劍江湖人的“窮兇極惡”。 獨孤敗天和冷雨兩人在兩個房間中打過來,打過去,劇戰不已。張平和老戚見兩人打來打去,無暇顧及他們,嘴上便閑不住了。老戚道:“喂,老大你怎么一不小心又招惹了一個大美女啊,什么時候給我兄弟兩人各介紹一個啊。”張平道:“我看這個就不錯。” 冷雨恨的咬牙切齒:“真是物以類聚,沒有一個好東西,我早晚殺光你們。”她一生氣劍法便有些凌亂。 獨孤敗天眼中精光一閃,笑道:“你們兩個小子真是不知死活,這可是你們的大嫂————我的原配夫人,還不快快謝罪。” 張平和老戚兩人會意,口中叫道:“大嫂請多多原諒。” 冷雨氣的羞憤不已,她又想起了在身山中被獨孤敗天侮辱時的情景,此時“大嫂”兩字聽來格外刺耳。 “啊……你們這幫流氓,我殺了你們。”冷雨的劍法雖然迅捷,但章法已亂,威力大不如從前。而如今獨孤敗天功力比之以前又大有精進,已從超一流高手躍升為超級高手。單以功力而言,兩人不相上下。此消彼長,冷雨逐漸落了下風,最后被獨孤敗天一掌打在了后背。雖然他只用了三成內力,但冷雨還是吐了一口鮮血。 冷雨充滿恨意的看了他一眼,“獨孤敗天,我早晚殺了你。”說罷踢開房門如飛而去。 張平和老戚很是不解,張平道:“老大你為什么放她跑了。” 獨孤敗天沒好氣道:“你知道她是誰嗎?”接著又嘆了口氣,道:“得饒人處且饒人,寬容別人也等于寬容自己。” 老戚一臉狐疑,道:“老大,我怎么一不小心覺得你不是在嘆氣,好象……好象是在偷笑啊。” “閉嘴。” 天宇大陸7897年秋,“4000年的武圣現世”,“戰天精元大會”已過去了三個多月,風波逐漸平息,但三個月來大陸武林風起云涌。 大陸武林五大圣地漢唐帝國霧隱峰、拜月帝國水晶齋、新明帝國云煙閣、清風帝國玉虛府、無雙帝國幻天軒先后派出門中當代最杰出弟子開始行走江湖;信仰月之女神的拜月教圣女自月光殿出師;覆滅百余年的魔教死灰復燃;刺天盟和血殺兩大殺手組織合并為刺血,成為大陸第一殺手集團……山雨欲來風滿樓……一個多事之秋。 在這三個月期間,獨孤敗天以閃電般的速度平山滅寨,拔除了七八個危害一方的匪盜據點。而后又根據官府提供的線索分別擊斃了在大陸上作案多年,如今跑到清風帝國的三名獨行大盜。一時間獨孤敗天俠名大震成為清風帝國一顆耀眼的武林新星。 就在半個月前他買下了一座巨宅,不到幾日便有不少江湖游俠前來投奔,其中有他在開元城李府認識的朋友丁平,久別重逢他高興不已。 獨孤敗天擁有了一批自己的勢力,這批勢力在一些大家族、大勢力面前還顯得微不足道。但人們都看到了他的潛力,能夠從一個籍籍無名之輩在短短幾個月間闖出了自己的名號,有了自己的勢力,他日必非池中之物。 有不少家族和勢力紛紛來拉攏他,其中之最莫過于清風帝國的南宮世家,南宮世家在清風帝國的地位就相當于漢唐帝國長風鎮的司徒世家,一個跺跺腳就讓整個帝國武林界顫三顫的武林大世家。 南宮世家崛起于五百年前,數百年來高手輩出,近二十年來更是名聲大震。剛剛退位讓賢的上一代家主南宮無敵武功深不可測,雖然他自己一直對外宣稱其功力還未達到王級境界,但有人推測他早已達到了王級之境,甚至已初窺帝境,他之所以讓賢,就是為了潛心研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