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不死不滅24 天使的欲望

南宮仙兒迫不及待的將**的女子轉過身來,“啊”她一聲驚叫。眼前的女子簡直太丑了,滿臉的疙疙瘩瘩,“慘不忍睹”。獨孤敗天“滄”的一聲將劍拔了出來,擋在了南宮仙兒的身前。南宮仙兒很滿意,一,眼前的女子到底沒有像她想象的那樣和她一樣漂亮。二,對獨孤敗天的表現非常高興,這就是她所希望看到的人形工具。 她轉念又想了想,感覺不對,她早就知道天宇大陸五大武學圣地對外時共進退,然而五圣地暗地里也互相較勁。比如說每一代最杰出的門人弟子不僅武功要不輸于其他圣地,而且長相也絕不能比別的圣地的門人弟子差。她早就聽人說漢唐帝國的李詩是如何如何的美麗,所以她料想眼前女子絕不會比李詩差,肯定戴著面具。 南宮仙兒的手在少女的臉上不斷的摩挲,不一會一張薄如蟬翼的面具被取了下來。眼前的女子眉目如畫,美的讓人窒息,但讓人起不了絲毫褻du之意,佳人一臉恬靜,圣潔無比。 南宮仙兒向獨孤敗天命令道:“趕快把她抱起,跟我走。”獨孤敗天抱著那個如天使一樣圣潔的少女隨著南宮仙兒一同離開了客棧,他們徑直來到了望月城外的一片樹林中。南宮仙兒內心高興到了極點,她沒有想到事情會這樣順利,簡直有點手到擒來的感覺。她明白這主要是歸功于獨孤敗天強大無比的帝級神識先將這個圣潔的天使鎖定住了,降低了她往日的靈覺,他們才順利得手。 南宮仙兒笑吟吟:“接下來你該知道怎么做了吧,我去‘不小心’引些人過來,讓人看看水晶齋的仙子在荒郊野外是如何和人茍且的。”說著慢慢朝樹林外走去。 獨孤敗天將這個臉上充滿了圣潔之色的少女放在了地上,隔著小衣一把抓住了她那堅挺**的**。少女一陣劇痛,伴隨著藥效的發作醒了過來來。她只感覺渾身燥熱無比,而眼前……眼前居然有一個人在抓著自己的……少女羞憤的差一點又暈了過去。 少女感覺自己渾身乏力,燥熱無比,她知道自己被人下了藥,而且有**的成分。她簡直驚駭欲絕,這是她不敢想象的事情,她知道下面即將發生什么,但有一點她不明白,為什么憑著她次王級高手的實力會一無所知的被人下了藥。 此時少女臉上的圣潔之色蕩然無存,望著面前這個抓著她**一臉胡須的大漢一陣驚恐,這是**的天性,在這種情況下有與生具來的恐懼。 獨孤敗天的左手又攀上了她的另一只**,而且狠狠的****了一下。少女渾身一陣顫抖,一雙無力的玉手抓住了獨孤敗天的兩只大手,驚慌道:“等等,你是……你是誰?” “我是誰?我是天,主人叫我天。” 少女不安之色更多了一些,她已察覺這是一個被人控制了心志的人形工具,跟他不可能有更多的溝通,這是一個只知道遵從自己主人命令的機器。但她不想就此放棄,“你知道嗎,你是一個被人控制了心神的人,你是一個可憐人。你應該幫助我,我能夠解救你,讓你恢復到以前的樣子,還你自由。你趕快放開我,我施法救你。” “只有主人才能夠命令我,我只聽主人的話。”獨孤敗天的手又狠狠的抓搓了一下。 少女臉上一陣**,她知道這不光是面前這個**雙手動作的結果,而是**開始發揮了作用。眼前的這個少女果然不愧為水晶齋當代最杰出的弟子,在身中**被一個陌生**調辱的時候,心境慢慢平息了下來,開始冷靜的思考。第一,她要將身上的續命金丹在不引起面前這個**注意的情況下服下。第二,在服用續命金丹之后她要想辦法拖延一段時間,待藥效發揮作用后她才能夠脫困。 在她拖延不受辱的這段時間,能否完成以上兩點她實在沒有把握。但她沒有別的選擇,如果拜月帝國武學圣地水晶齋當代最杰出的弟子受辱于一個喪失了心志的人,不僅她沒有面目再活下去,整個水晶齋都要因她而蒙羞。 同時她想到了背后敵人的可怕,她知道背后的敵人決不會僅僅讓一個受控于人的人形工具來侮辱她,肯定還會有更毒辣的目的。顯而易見是要針對她的師門,她敢肯定過段時間后定會有大批的武林人前來“觀看”。她不敢再想下去了,她要抓緊時間脫困。 另少女尷尬羞憤的是獨孤敗天的一雙手掌始終抓著她的**,而且她還躺在地上,不能有太大的動作。 獨孤敗天的手掌狠狠的**了幾下她的**后終于離開了她的身體,少女假裝做受驚狀將雙手護在胸前,悄悄的扯斷了掛在脖子上的玉墜的紅繩,將玉墜緊緊的握在手里。 “嘶啦”獨孤敗天**了她胸前僅有的衣物,白晃晃的兩個玉兔跳了出來,如果獨孤敗天還清醒的話,一定會驚嘆這是上天的杰作。 少女驚呼一聲后深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此時她已將玉墜的暗閣打了開來,從中取出了一顆晶瑩剔透的丹藥。獨孤敗天的手掌再次狠狠的抓住了她的**,而后又伸出手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少女趁這個機會假裝推拒,而后將藥丸偷偷的扔進了嘴里。金丹入口即化,變成一口清涼之氣流進了她的腹中。 這時獨孤敗天將自己的長衫脫了下來,少女真的有些著急了,再這樣下去她真的要受辱了。她知道待續命金丹發揮藥效還需要半柱香的時間,她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拖延時間。少女的師傅對她這個徒弟疼愛無比,將鎮宮寶丹給了她一顆。此金丹珍貴無比,整個水晶宮只有兩顆,有生死人肉白骨之效,解百毒更不在話下。少女沒想到金丹在這種場合派上了用場,真不知道將來怎么對師傅說。 望著獨孤敗天還要繼續脫衣服,少女強勉強坐了起來,一把抱住了他,阻止了他繼續脫衣服的動作。少女表面看起來很平靜,隱隱有圣潔的光輝,她現在的信念就是:我現在必須這樣做,我現在只能這樣做。 獨孤敗天感覺這個場景有些熟悉,機械的道:“月兒,月兒是誰?月兒是你嗎?” “對,我是月兒,難道你不認識我了嗎?”少女趕緊應和道。 “不,你不是月兒。” “難道你不相信我嗎?” 獨孤敗天感覺潛意識里一個聲音在叫:“敗天哥哥難道你不相信我嗎?你不再信任我了嗎?”少女聲音如凄如泣。 “不,月兒,我相信你,我永遠都相信你。”獨孤敗天緊緊的將少女擁入懷中。 正在這時少女感覺自己全身上下燥熱無比,她知道自己是被下藥暗算的,此時藥中**的成分開始發揮了作用,而續命金丹的藥效還未起作用。少女開始不安的在獨孤敗天懷中**,在心中默念清心咒。但藥效無比的劇烈,她開始撕扯獨孤敗天的衣衫,而她自己身上僅有的一件小衣也早已脫離了身體。 “月兒你怎么了?”獨孤敗天將少女翻轉過身,雙手不停的給她輸送功力。 少女感覺好受了許多,身體不在**,神志逐漸清明,**的功力也在慢慢凝聚。她知道這不光是獨孤敗天輸送功力的結果,續命金丹的藥效終于開始發揮了作用。 突然間少女的手拔向了獨孤敗天肋下的長劍,而與此同時獨孤敗天的右手迅捷無比、后發先至抓住了少女的玉手,機械的道:“月兒,你要干什么?” 少女有些驚異,她沒想到獨孤敗天反應如此敏銳,竟然快過了她這個次王級高手。她知道遇上了一個強大無比的對手,雖然此刻她已完全恢復了功力,但根本沒有必勝的把握。何況光著身子對敵,更難以發揮應有的水平。 少女脫離了獨孤敗天的手掌,從地上揀起獨孤敗天的長衫,披在身上之后飛快的向遠方跑去。她從獨孤敗天這個人形工具看出了背后指使人的可怕,她知道這個背后的策劃者不久后一定會回來的,此時不走就沒有機會了。 獨孤敗天呆呆的望著少女遠去的方向,口中喃喃自語:“月兒,你到底還是走了……”他心中劇痛無比,站起身來仰天長嘯:“啊……”聲如龍嘯九天,林中數葉撲撲墜地,鳥鵲驚飛。正在這時他忽然感覺腦中一陣劇痛,腦中似乎有一層紗、一層霧在繚繞。 “戰天訣之靜心篇。”他吼道。 云開霧散,前前后后發生的所以事情一下子浮現在了他的腦海:南宮世家之行南宮無敵破王成帝、被擒之后中了南宮仙兒的顛倒眾生大法、褻du水晶宮天使一般的傳人…… 獨孤敗天仰天大叫:“顛倒眾生能奈我何,天都奈何不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