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26 追襲

“英雄,呸,你爹不是叫英雄嗎?我看她狗熊都不如,頂多算個老狐貍。” 南宮仙兒微微有些怒意,道:“獨孤大哥,我真的有些生氣了,你怎么能夠這樣說我爹爹呢,大丈夫應該有容忍之量,再說……也許將來他還是你的……”說著羞澀的笑了笑。 獨孤敗天暗道:“你生氣也好,裝著羞澀也罷,老子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只要暫時分散了你的注意就行。”不知不覺間他又向前移了一步。 誰知南宮仙兒不經意間也退后了一步,滿臉真誠之色:“獨孤大哥你是知道的,小妹我多少還是有一些姿色的,你也知道我的志向很高,所以尋常男子怎么能夠入的了我的眼里呢。我對你所做的一切不過是個考驗,如果你真的能夠破的了我的顛倒眾生,那么說明你果真是蓋世奇才,嫁給你不辱沒我的身份。” 獨孤敗天暗暗調息,將身體調整到了最佳狀態,他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一道驚天長虹自他手中的長劍激射而出,紫色的璀璨劍芒直劈南宮仙兒,空間仿佛在剎那間被撕裂了,發出刺耳的裂錦之聲。 南宮仙兒也飛快的劈出了一劍,一條淡綠色的劍芒自她的劍尖噴射而出。兩道先天劍氣的鋒芒宛如實質般交鋒在了一起,鏗鏘之聲不絕于耳。道路兩旁的樹木成排的倒下,低矮的灌木也被沖擊的匍匐在地。 正在這時南宮仙兒帶來的那些人終于追了上來,僅余的這七個人悍不畏死的站在了兩人中間。 “小姐,你快走。” “小姐快走啊,我們攔他一陣。” 南宮仙兒擺了擺手,“你們先走,趕快去給我爺爺送信,讓他來接應我。”此時她已經收起了剛才的笑臉,再次面對獨孤敗天時已經是滿臉的冰霜。“我命令你們快走,聽見沒有,難道你們要違抗我的命令嗎?” 獨孤敗天一劍劈向了這七個人,南宮仙兒以最快的速度躍過了這幾個人,迎了上去。兩道先天劍氣再次交鋒,劍芒所過之處七人中一個離的比較靠前的被絞的粉碎,一片血肉模糊。 南宮仙兒喝道:“你們還不快去報信,在這里你們根本幫不上忙。” 剩下的六人相互看了看,其中一個像是頭領的人道:“你們五人快快去報信,我留在這里。” 結果有四人飛快的離去,剩下兩人留了下來。 南宮仙兒沒有再堅持讓兩人離去,只是讓他們站在了一旁,“獨孤敗天,你現在根本不能夠奈何于我,先前我一直懼怕你的帝級神識,但從剛才你不斷拉近我們兩人間的距離,我已經猜出了一二,你的神識攻擊只能在一定范圍之內有效。再有,從你我剛才的交手來看,你不能夠在比武的同時進行神識攻擊。”隨著她對獨孤敗天神識修為方面的了解,在對他的稱呼也發生了改變。 獨孤敗天發自內心的有些佩服眼前這個女子了,他認為這是繼萱萱之后的又一個可怕女子。萱萱雖然沒有給他耍過什么手段,但卻給他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所以始終位列可怕女子榜首。 獨孤敗天嘆道:“南宮仙兒你果然聰明無比,從僅有的蛛絲馬跡便知曉了種種的可能,但你還算漏了一點,我的帝級神識還是將會給你意想不到的‘驚喜’。” 南宮仙兒笑道:“你不用嚇唬我,先不說你能不能夠贏的了我,過會兒我爺爺趕來時看你如何逃掉。” “南宮世家的小公主不過如此,總要仰仗家族的勢力來對敵,和一般世家的嬌嬌女沒有什么兩樣。什么天之驕女,僅是一個花瓶而已。” “我所追逐的不是個人的武功天下第一,匹夫之勇難成大事,我要的是整個天下。”南宮仙兒神采飛揚。 兩個人展開了心理戰術,互相瓦解著對方的信心。 “好大的口氣,你今天先過了我這一關,再去考慮你的天下吧。”獨孤敗天寶劍輕揚,舞出了幾朵劍花。“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破掉你顛倒眾生的無敵心法吧,戰天神劍。”說著他擺了古怪的姿勢,左手持劍倒背身后。 南宮仙兒聽到他說到破掉顛倒眾生時眉頭不禁皺了一下,這觸到了她的隱痛,自從再次見到獨孤敗天后,她一直為此耿耿于懷。顛倒眾生幾可為大陸已知的頂尖武學之一,她沒想到就這樣讓人破了,這成了她的一塊心病,她甚至在懷疑自己得到的是否是那真正的顛倒眾生心法。她在心中暗暗寬慰自己:顛倒眾生是頂尖的武學,不可能讓人破掉,只怪那個該死一萬次的獨孤敗天運氣夠好練成了帝級神識,是他那強大的帝級神識強行沖破了我的禁忌之法。 但一想到獨孤敗天神識修為已達到了帝級境界,她心里就一陣不舒服,甚至多多少少還有些畏懼。驀然她醒悟了過來,心中暗道:這個該死的獨孤敗天還真不是一般的陰險,故意給我在心中投下一顆失敗的種子,給我撒下一片陰影,讓我產生一種畏懼的心理。 “獨孤敗天你不要大言不慚,我絕不會輸給你的,況且我爺爺馬上就要到了,到時看你怎么逃。”但是望著獨孤敗天那古怪的姿勢,她心里也是直嘀咕:左手劍法?反手劍? 獨孤敗天一步步向她走來,每向前走一步,大地仿佛都為之顫動一下。他整個人的精、氣、神結合而一,強大無比的帝級神識籠罩了附近的每一寸空間,整個人的氣勢不斷的攀升。剛毅的臉頰,冷酷無情的雙眼表明了他那必殺的決心,無形的殺氣自他身上散發而出。冷冽的殺氣使空氣中彌散著一股死亡的味道,讓人發自內心的感到恐懼、感到顫栗。 強大無比的氣勢、讓人顫栗的殺氣使南宮仙兒的兩個手下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十幾米,兩人全身都被汗水打透了。望著十幾米外獨孤敗天,兩人有一種錯覺,那不是一個人,那是一個神、是一個魔、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 南宮仙兒內心也是陣陣波動,眼前的獨孤敗天簡直太可怕了,尤其是那雙眼睛仿佛泯滅了人類的所有的情感,讓人望而生畏。“這是一個魔鬼。”她在心中暗道,同時內心深處涌起了一股無力感,戰勝對方的信念開始在動搖。一滴汗水自她那光潔如玉的臉頰劃落而下,她想起了獨孤敗天剛才所說的:“我的帝級神識還是將會給你意想不到的‘驚喜’。” 是了,這就是帝級神識的‘驚喜’——————威懾,不戰而屈,讓人感到恐懼,使人臣服。 南宮仙兒望著氣勢不斷攀升,如一座大山般沉重的獨孤敗天一陣后悔:南宮家不該招惹此人,既然惹了之后將他擒住時實在不該將他留下。南宮仙兒動了,她不能在等下去了,她不能讓對方的氣勢攀升到頂點。這是她面對獨孤敗天時第一次想到主動出擊,一把宛如秋水般明亮的寶劍帶著璀璨的鋒芒斜斜的斬向了獨孤敗天的腰際。 “嘿嘿……”獨孤敗天笑的有些冷酷,原本空空如也的右手突然冒出了一把寒光閃閃的飛刀。 南宮仙兒大驚,他沒想到獨孤敗天竟然如此陰狠,怪不得早先將寶劍交于左手,還以為他將施展什么特殊的劍法呢。如此近的距離很難躲開對方的飛刀,她銀牙一咬:“拼了,兩敗俱傷總比自己一個人受傷好。” 她身法不變,手持寶劍一往無前的斬了下去,璀璨的先天劍氣直襲獨孤敗天的腰際。獨孤敗天左手長劍噴射著長長的劍芒迎上了南宮仙兒的那道斜斬,同時他的嘴角泛起了一股殘冷的笑意,他右手的飛刀準備給南宮仙兒以重創,他似乎已看到了南宮仙兒已落在了自己的手里。但右手飛刀還沒有飛出時他感到了背后的兩股殺氣,他不由的暗嘆,忽略了背后那兩個微不足道的人。 歷史上不少偉大的成功敗于一些微不足道的細節,他將要獲得的雖不是偉大的成功,但也犯了同樣的錯誤。 南宮仙兒的兩個手下在旁看出了她的危險處境,兩人幾乎貫注了自身全部的功力將長劍擲向了獨孤敗天。功虧一簣,獨孤敗天的飛刀不得不扭轉方向斬向了兩把飛劍。 在轟轟聲中,南宮仙兒和獨孤敗天兩人的先天劍氣撞擊在了一起,在強大的沖擊波下,附近樹木盡毀,地面到處是深深的大坑。而與此同時獨孤敗天的飛刀也以摧枯拉朽之勢粉碎了兩把飛劍。 南宮仙兒一連退后了好幾丈遠,出了一身冷汗,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獨孤敗天,我現在真的有些佩服你了,你夠狠辣。” “嘿嘿……”獨孤敗天冷笑道:“你佩服我?你是在佩服你自己吧,因為你在我身上看到了你的影子,你平時不就是如此嗎?狡猾、狠辣,一切盡在你的算計之中。” “你卻在我算計之外。” “我只不過是你偶爾的一個疏忽而已。” “可以告訴我那個水晶宮的傳人怎么樣了嗎?” “想知道嗎?看劍!”獨孤敗天臉上再次泛起了冷酷無情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