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27 源起

“想知道嗎?看劍!”獨孤敗天臉上再次泛起了冷酷無情的笑意,左手劍、右手刀,兩道匹練直襲南宮仙兒。 南宮仙兒冷笑道:“我已經看到了你的飛刀,不會再給你偷襲的機會了,看你能奈我何。”她連劈出兩劍后,在先天劍氣轟隆隆的交鋒聲中騰空而起,而后頭下腳上、雙手抱劍直刺他的天靈。這一劍貫注了她畢生的功力,劍鋒連抖了六次,六道鋒芒、六道無堅不摧的先天劍氣鋪天蓋地般自獨孤敗天頭頂直落而下。 天地間仿佛充滿了光雨,一片淡綠色光芒充斥了三丈方圓的整個空間。發出了這么可怕的一劍后南宮仙兒卻沒有絲毫笑意,她知道對手的可怕,不敢有絲毫大意。 果然,這一劍并沒有困住獨孤敗天,兩道紫色劍氣盤旋而起,如兩條神龍般將淡綠色光芒絞的粉碎,天地間仿佛云開霧散般又復歸清明。 獨孤敗天雙眼神光湛湛,但卻顯得冷酷無比。他右手飛刀不斷舞動,但沒有絲毫劍氣透出,然而整個空間仿佛要被撕裂,發出刺耳的裂錦之聲。“厚積薄發,擊天式。”一道巨大的光柱驀然從飛刀尖端噴射而出。 面對如此恐怖的一擊,南宮仙兒不敢與之爭鋒,身子在空中生生橫移了數尺,同時發出先天劍氣阻擋這道光柱的余波沖擊。 這時獨孤敗天的左手長劍適時刺了過去,“南宮仙兒再讓你見識一下驚天神劍,殺雞式。” 南宮仙兒羞腦不已,她現在恨透了眼前的這個人,這個人嬉皮笑臉時像個無賴,動起手來卻冷酷無情,使她狼狽不已。“該死的獨孤敗天你去死吧。”她的身子再次橫移,劈出一劍后快速的向地面落去。 一縷秀發自空中飄灑而下,獨孤敗天長劍一個回旋,將所有發絲都粘在了劍上,放在鼻子前,道:“恩,好香,簡直和你的身體一個味道。”說的好像他知道南宮仙兒身體的味道一樣。 “獨孤敗天你這個混蛋……”南宮仙兒嗔怒不已,她從小到大可以說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從未受過如此羞辱。但她很快又冷靜了下來,平息了心中的怒火,她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等,等待南宮無敵的到來。 獨孤敗天臉上又恢復了冷酷無情的表情,他知道南宮無敵就要到了,擒殺南宮仙兒不太可能了,但在臨去之時一定要給她以重創。他右手飛刀自下而上撩向南宮仙兒,南宮仙兒簡直想將他大卸八塊,甚至想咬他一口。這是對女人的禁忌招式,他卻使得心安理得,渾然沒有將江湖規矩放在心上。 南宮仙兒氣急臉紅,寶劍狠狠的斬向他的飛刀。獨孤敗天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右手長劍發出一道璀璨的光芒直襲她的腰際。南宮仙兒回斬時卻驚駭的發現獨孤敗天那原本三尺長的鐵劍已經片片寸斷,化做了一篷劍雨,襲向她的全身各處。嚇得她身子急向后倒,貼著地皮橫移了數尺。她剛剛站起身子,飛刀又劃出長長的一道尾芒襲向了她,她再次閃身。 可是正在這時獨孤敗天那強悍的掌力已然襲到了她的背后,南宮仙兒驚嚇得向前急沖而去。 “砰”獨孤敗天的雙掌結結實實打在了她的后背之上,盡管她化去了獨孤敗天大部分的掌力,但小嘴一張,還是吐出了好幾口鮮血,受了嚴重的內傷。 南宮仙兒狠狠的瞪著獨孤敗天,“你這個該死一萬次的混蛋,早晚我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美麗無雙的容顏盡是狠辣之色。 遠處一陣嘯聲傳來,如雷動九天,振聾發聵,這是絕頂高手的音功。雖然還隔著幾里,但卻讓人感到了他那必殺的決心。獨孤敗天知道南宮無敵這個老古董在警告自己,他要來了,如果自己真的動了南宮仙兒一根毫毛,他是不會放過自己的。 獨孤敗天沒有將南宮無敵的警告放在心上,他很想將南宮仙兒擊殺于此,甚至擄走。但眼前的南宮仙兒絕對還有抵抗之力,等到他殺掉或擒住她時,南宮無敵肯定已到了眼前。“功虧一簣啊!”他暗嘆,他直奔南宮仙兒的兩個手下沖去,一道光芒閃過,兩人身首異處,然后他毫不猶豫的奔向了遠方。 南宮仙兒在后面恨恨的喊道:“獨孤敗天好好的保住你的狗命,到時我讓你后悔來到了這個世上。” “仙兒小老婆,我會好好保重身體的,不勞你掛心,等我回來,你是我的……哈哈……”隨著笑聲漸逝,獨孤敗天眨眼無蹤。 南宮無敵可謂心急如火,恨不得肋生雙翅趕到南宮仙兒的身前,這個孫女可是他的寶貝,如果她不是女兒身的話,他當初會毫不吝嗇的將家主之位跨代傳給她。南宮無敵如一道光影來到了現場,扶住了搖搖欲墜的南宮仙兒,真氣源源不斷的輸送了過去,過好半天才收功。 南宮仙兒一下子撲進了南宮無敵的懷里,“爺爺,我這次徹底失敗了,嗚嗚……”先是望月城之行對付水晶宮的傳人失敗,而后知道了獨孤敗天破了她的顛倒眾生,再后被又被獨孤敗天打成重傷。這一串的打擊讓這個天之驕女感覺委屈到了極點,如果獨孤敗天在場的話,一定會目瞪口呆,肯定想不到這個心機深沉、狠辣無比的女子會有如此人性的一面。 南宮無敵慈愛的拍了拍她的頭道:“失敗之錯不在你,這次發生的事純屬意外,這個獨孤敗天超出了我們的意料。” 南宮仙兒擦了一把眼淚,止住了哭聲,道:“我記得上次哭的時候是八歲,當時我看到一條大蛇爬到了我的屋里,嚇得我哭個沒完沒了。最后爺爺將那條大蛇捉住之后,讓我親手殺了它,從此以后我再也不怕蛇了。沒想到十年之后這個該死的獨孤敗天居然將我氣哭了,這次我不要爺爺出手,我要親自去對付他。 南宮無敵道:“仙兒,你可要明白,他的神識修為已經達到了帝級境界。” “爺爺,我可不是十年前的小女孩了。對付一個人不一定要自己進親自出面,如果設計一個套讓他鉆進去,那樣豈不更有意思。” 經過南宮無敵那深厚、精純無比的真氣的治療和幾日的將養,南宮仙兒已經完全康復了。 南宮仙兒坐在南宮無敵的書房中聽著南宮無敵講解、分析這次她和獨孤敗天的比斗,“獨孤敗天確實很強,又有帝級神識的敏銳靈覺,你的確不是他的對手,但你完全可以支持百招而不敗。我仔細的看了現場的痕跡,你完全能夠堅持到我去救你,你知道為什么會慘敗嗎?” “我心中早已生了怯意,不敢和他廝殺。” “對,你明白就好。狹路相逢勇者勝,有時成敗往往在于一瞬間的勇氣。” “這些事情回來之后我就明白了,我不會讓他好過的……” 正在這時南宮英雄走了進來,給南宮無敵施完禮后道:“仙兒,身體好的差不多了吧。” “已經痊愈了。” 南宮英雄道:“剛才得到一個驚人的消息,本月末大陸將有一個盛會,幾位王級高手聯合了一些江湖名人將要舉行一個新天王封王大會。” 南宮仙兒皺了皺彎眉,道:“這些老古董煩不煩啊,前不久就舉行了一個戰天精元大會,現在又要舉行,真是……” “這次大會可與以往不同,有人傳說這其實是幾個帝級高手暗中策劃的。更有人傳言有一個圣級高手現世,暗中知會了那些帝級高手要他們為武林多培養一些人才,因為武林將大亂。爹,你要去嗎?” “不錯,這些天來我一直心緒不寧,大陸肯定要出大事了。”南宮無敵在屋中轉了兩圈,最后停了下來,“我不去,現在還不需要讓人知道我已經破王成帝,那樣的話我將受到其他帝級高手的約束。” 南宮英雄的臉色有些不正常,“仙兒的大哥已經出師了,他剛才派人送來了一條非常特殊的消息。”說著將一個紙條遞給了南宮無敵,南宮無敵看了之后一臉凝重之色,將紙條還給了他,揮了揮手,道:“你們先退出去吧,我要靜一靜。 南宮仙兒和南宮無敵退了出來,南宮仙兒問道:“爹,到底是什么特殊的消息啊?” “你自己看。”說著將紙條遞給了她。 南宮仙兒將紙條展開,看完后,道:“難道那個圣級高手預言的那個禍亂將會由他產生?” “仙兒你的想想力也太豐富了吧,他還不夠分量。” “不,我敢肯定一定是他。有意思,我一定要去參加這個新天王封王大會,我要他死無葬身之地。” 南宮英雄一臉狐疑:“你確定?” 南宮仙兒一臉燦爛之色,美麗的讓人暈眩:“爹,難道你不相信你女兒的能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