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第一章至愛

獨孤敗天內心一陣劇烈的波動,一種莫名的恐懼在他心中升騰而起,這是一種發自靈魂的震顫,是一種天生的直覺——————末日來了。他強烈的預感到危險即將到來,是的,這些日子以來內心的那種不安一直持續到現在,在這一刻他終于明白了,這次云山之行將可能是他生命的一個轉折。 七位王級高手合在一起的威凌之勢震懾了在場的每一個人,以獨孤敗天那恐怖的帝級神識修為都感受到了那沉重的壓力。幾位王級高手的強大氣勢使本來比較喧嘩的云山之巔立刻變的鴉雀無聲,場上所有人都靜悄悄的望著他們。“其實這次大會并不是我們幾人組織策劃的,我們乃是受了前輩高人之托,將天下所有知名青年高手聚到一起,來了解一下后輩的實力,因為不久的將來我們可能有一場大仗要打。不久前一位不世出的絕代高手從沉睡中醒來,就在他心境空靈剔透的剎那間他感覺到了一種不安,一種讓他感覺到深深恐懼的魔息波動……魔劫……” 后面的話獨孤敗天沒有聽進去,此時他的內心已激起了滔天的波浪,“什么!絕代高手從沉睡中醒來?難道真的像柳如煙曾經撒過的謊言那樣,千年前的絕代高手療傷一睡數千年,此時已經慢慢蘇醒?難道真的有一個老不死的從墳墓里爬出來了,他感應到的那種不安是我所造成的?沒道理啊,我現在這么弱,怎么會被他感應到呢。”他的心境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此時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在靜靜的傾聽,獨孤敗天也回過神來了。 “魔息的波動只延續了短短的一瞬間,那只有一個可能,那個惡魔也將要從沉睡中醒來……” 消息是震撼的,與會者無不變色,使原本平靜的武林激起了千重浪。 接下來,七位王級高手指名點姓提了二十個人,這二十個人可以說是當代青年高手的中堅力量。其中包括五大武學圣地的傳人,還有一些獨孤敗天所熟知的人,如:藍海天、卜雨絲、傷心人……最后一位赫然是他是現在的大敵南宮仙兒。這二十個人在接下來的比武中可以直接進五十強,不必參加開始時的淘汰賽。 獨孤敗天心中暗道:“前二十人中居然沒有我,這幫人真是……真是老糊涂。”其實他很反感這次大會,“憑什么你們幾人一號召,天下青年高手就要前來,這幫人啊……怎么這么聽話。” 正在這時有人小聲道:“你們看,那把劍就是這次大會的獎勵,泣血神劍。” “原來是一把名劍。”獨孤敗天心中暗道:“怪不得會來這么多人。”他雖然事前早已知道這次大會會對最后的優勝者予以獎勵,但一直不知道是什么。他自從來到云山之巔后一直心神不寧,根本就沒有聽到幾位王級高手說到獎勵的事情,甚至連幾位王級高手的姓名都沒有在意。 泣血神劍懸于一座高臺之上,很奇特的一把寶劍,沒有劍鞘,劍身通體暗紅色,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雖然隔著很遠,但獨孤敗天憑著超強的帝級神識感應到自那把劍上泛出陣陣的寒氣。他知道那并非寒氣,那是殺氣,同時明白了這把劍為什么是暗紅色,這是一把煞劍,是一把曾經斬殺過上千條生命的神兵,是一把千人斬。雖然他知道這是一把神兵,但卻不怎么喜歡,這不是他理想的神兵利器。他知道這把泣血神劍最適于南宮世家的小公主——————心機深沉,狠辣、狡詐無比的南宮仙兒。 臺上老頭子們的訓話終于完畢,獨孤敗天長長出了一口氣,嘮嘮叨叨終于結束了。幾個月前他剛開始行走江湖時對王級高手崇敬不已,但隨著他功力逐漸深厚,對王級高手的觀感也逐漸發生變化,只有欽佩,沒有崇拜。也許王級高手在普通的江湖人眼里是無敵的象征,但對于接觸了一系列奇異事件的獨孤敗天來說就顯得不再是那么高不可攀了。 獨孤敗天在心中暗暗思量:什么是魔?在這些人眼就中那曾經悠遠的年代所流傳下來的遺訓:“遇舍身成魔者殺無赦”是金科玉律,是撼之不動的真理。前輩先人所說的魔就是魔,是否為魔取決于數千年、數萬年前那些老古董的遺命。 也許是預感到他可能有大禍將要降臨,也許是知道了這些王級高手組織的新天王封王大會有可能是針對他這個曾經舍身成魔的人,此刻他對他們產生了一絲反感,甚至有一絲厭惡。他慢慢的向人群外走去,想一個人靜靜的呆一會兒。 云山之巔乃清風帝國的最高峰,全年有一半時間處在云霧包裹之中,難得的是今天是一個好天氣。他極目遠眺:遠處的群山如一條條小蛇蜿蜒通向遠方,山腳下那原本滾滾而流的大河現在看來卻是那樣的微不足道,如一條翠綠色的玉帶蜿蜿蜒蜒、曲曲折折。地平線上的那片原野一片空曠,“即使那里有人,我也看不見吧。”獨孤敗天暗暗的想:“萬物在天地間顯得那樣的渺小,而人再怎么標榜自己為這個世界的主宰,也不過是萬物的一份子,在整個天地間也顯得微不足道。” 一陣微風吹過,把他拉回了現實。“媽的,感慨個屁啊,人是生活在現實當中的,老子還是想想如何應付以后的事情吧。現在除了李詩應該還沒有人知道我舍身成魔的事,這個女子……唉!這是一個定時炸彈,隨時有爆發的可能。我是不是應該辣手摧花,將她徹底……以我現在的功力對付她應該沒有問題,恩,應該好好的和他的師兄們‘聊一聊’,向他們摸一摸李詩的武功底子。” 這樣想著,獨孤敗天不禁向人群那邊走去,突然他發現了一個讓他心悸的倩影——————司徒明月。“月兒,她也來了。”想起了過去的點點滴滴,他內心一陣陣的波動,但他又慢慢的平靜了下來。“曾經的過去,就讓它隨風遠去吧。”他大步朝司徒明月走去,“前兩次我總是逃避,甚至都未曾和她真正的說上幾句,今天做個了結吧。”但他內心還是有一股苦澀的感覺。 司徒明月站在人群的外圍,穿著一身潔白色的衣裙,如蓮花般清麗脫俗。這時她也看見了獨孤敗天,兩人目光相撞時內心都是一顫。獨孤敗天看到了司徒明月眼中那濃濃的憂郁,他心里一陣顫抖,“月兒怎么了,曾經那個歡樂的小女孩怎么變成了這樣,她是長大了,但怎么會變的這樣憂郁呢?曾經那個調皮可愛的月兒到哪里去了,怎么會這樣?那眼中的哀愁……”他感覺心中陣陣的疼痛:“是我傷害了她嗎?兩次見面我都沒有給她解釋的機會,我……我他媽的是個混蛋。” 看著面前那憂郁的雙眼,獨孤敗天的心中驀然一驚,他那強大的帝級神識透過那雙憂郁的雙眼分明感應到了一股濃濃的愛意無限的哀傷,在這一瞬間他明白了。“我真是太糊涂了!我真是太傻了!”他感覺自己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是不可原諒的。“以往所有的一切都是月兒故意做給我看的,我真的是太傻了。” 往事點點滴滴聚在他的眼前: 司徒明月第一次回家探望時,在長風鎮外的樹林旁她和她的師兄坐在一起,親昵的為他的師兄擦汗……直到和司徒三兄弟發現他們后,她才尷尬的站起身來…… 獨孤敗天一陣汗顏,當時他和司徒三兄弟從大路上走過來時司徒明月怎么會看不見他們呢,她是看見了而裝做沒看見,她是在做給自己看。 回到長風鎮之后司徒明月在他的的房門前對他說:“他為我付出了很多。我發現他身上有好多你的特征,同樣的不屈不服,同樣的堅韌。我把他成了你,誰知卻越陷越深,終于像愛你一樣的愛上了他……” 這些話可以委婉、含蓄的說出來,但她就這樣直白的說出她已經愛上了她的師兄。 “他有理想、有抱負,他要在武林中闖出一片天下,他要在大陸上做出一番事業……” 那時他獨孤敗天還是一個混混兒,司徒明月在說這些話時明明知道這樣做會傷害他的自尊心,但她還是說了出來。 獨孤敗天心中一陣震顫,司徒明月所說的、所做的都是在給自己看,她要自己不再愛她,這就是她的目的。表面上看起來,她已經移情別戀,是想拋開自己,但在面對她時,自己卻明明感受到了她對自己那深深的愛意。是的,月兒在演戲,她肯定有什么難言之隱,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掩蓋那個“隱”。 他清楚的記得自己強行把她送到司徒世家的門口時,司徒明月滿臉的淚水,“敗天哥哥,我不會離開你的。”獨孤敗天明白了,在那一刻司徒明月才是真的真情流露,那才是她的心聲,她始終如一在愛著自己。但自己那時的反應真的是太遲鈍了,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些。 想起那次離別的最后,司徒明月無限哀傷的對自己道:“敗天哥哥你再抱抱我好嗎?”那分明有一股生離死別的味道,那凄婉的聲音,那哀怨的神情…… 然而當時自己卻一動也沒有動,記得月兒最后離去時哭泣道:“敗天哥哥你好狠的心。”那分明是一顆心在片片碎裂。 獨孤敗天的心在抽搐,月兒她受了多大的委屈啊!我怎么這么傻啊! 他想起了在南宮世家被南宮仙兒施以顛倒眾生時陷入昏迷時的那個夢境: 司徒明月深情的拉著他的手:“敗天哥哥,無論將來發生什么事情你都要相信我,相信我只愛你一個人。” “傻丫頭,我怎么會不相信你呢?” “未來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我怕你會誤會我,怕你不聽我的解釋,怕永遠的失去你。敗天哥哥我不奢求你永遠愛我,但我要你永遠相信我……永遠相信我……永遠相信我只愛你一個人。” 忽然少女變的凄然:“敗天哥哥你沒有相信我,你不相信我了,你不再信任你的月兒了。” 他從來不相信命運,但在這一刻他在心中大呼:“那不是夢,那是冥冥之中的一種暗示。我為什么不相信月兒,從小到大她始終都在深愛著我一個人,我為什么不相信她!” “月兒并沒有背叛我,是我自己自己背叛了我的心啊!” 在開元城他和銀髯道人大戰時身負重傷,口吐鮮血,司徒明月在場外那撕心裂肺的哭泣聲:“敗天哥哥……”至今還縈繞在他的耳旁。 力竭之后自己昏迷了三天,醒來之時自認為沒有被月兒發現,那怎么可能呢,月兒那樣的關心自己,一直守護在床前,肯定早已發現了。要不怎么那樣巧偏偏在自己醒來之時聽到了她的話語:“敗天哥哥,你終于走上江湖了。你不去無雙帝國,卻跑來了清風帝國。要不是我代表師門來看望李林將軍,根本不可能看見你。我知道你討厭我了,不想見我。是我意志不夠堅定,你為什么不給我一點時間呢,其實我一直很想念你。” 那時月兒說想念自己一定是真的,至于說給她時間考慮那一定是假的,她知道自己那時已醒來,是故意說給自己聽的。 獨孤敗天的雙眼濕潤了,月兒太委屈了!那個曾經快樂、陽光的月兒是我的至愛,這個變成了無比憂郁的女孩是我的痛,也將是我永遠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