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四章大戰云山之巔(上)

“哈哈……這就是正道嗎?天道無稽,那我寧愿做一個魔!既然如此就讓我在這滾滾紅塵中墮落成魔吧!” “放肆,獨孤敗天你竟然不知悔改,死到臨頭還敢大放厥詞,你已經無藥可救了。” “什么‘不知悔改’、‘大放厥詞’、‘無藥可救’,我哪一點做錯了,我應該悔改什么?我被逼舍身成魔難道是我的錯嗎?” 一位王級高手道:“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既然你曾經舍身成魔那你已經死有余辜了,你已經犯了大陸的禁忌。” “放屁,這是我的錯嗎?你個老不死的真是老糊涂了,枉我還尊稱你一聲前輩。就因為先人那簡簡單單的一句話‘遇舍身成魔者殺無赦’,你們就要殺我。別說我還沒有成魔,就是成魔又如何?魔怎么了?我當日舍身成魔之時想的不是殺人,我想到只是怎樣去救我的那些朋友。而你們這些老不死的不問青紅皂白,上來就說我是魔死有余辜,難道這就是正道嗎?” 臺下立時大亂,居然有人敢罵王級高手為老不死的、老糊涂,在他們看來這簡直就是魔對正道的褻du。 “殺了他。” “死到臨頭,不知悔改,殺!” “殺魔!” 獨孤敗天雙眼神光湛湛掃視全場,強大無比的帝級神識鋪天蓋地般洶涌而出,隨之而來一種沉重的壓迫感逼向眾人,場上又慢慢平靜了下來。“你們說我是魔,那好我問你們我這個魔出道以來到底干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 沒有人回答。 “我來告訴你們吧,我這個魔出道這幾個月以來將清風帝國大大小小的匪盜收拾了個一干二凈;將在大陸上流竄多年的幾個兇狠大盜繩之于法;將數百個無家可歸的貧困孩童收養了起來。這就是我這個魔所做的事情。”說到這里他緩緩的掃視著每一個人,他看到了司徒明月的擔憂,看到了看到了水晶宮傳人水晶的迷惑不解,看到了其他圣地傳人的漠然……看到了……看到的最多的是眾人的冷漠和仇恨。 獨孤敗天心中泛起一絲寒意,他徹底的心涼了,滅魔是這一根深蒂固的思想是難以破除的,眼下只有一個字:戰! 七大王級高手之中一人道:“我們也不為難你,只要你自廢武功從此不再習武,我們就放你一條生路。” “嘿嘿……”獨孤敗天冷笑,“那你們七人就連手和我一戰吧,我現在沒有什么話好說了。” 七人相互看了一眼,六人退到了臺邊,只余一人站在了臺中央。驀然間獨孤敗天縱身飛躍而起,一把抓住了懸在高臺上方的泣血神劍,又快速的落回了臺上。 七大王級高手大吃一驚,臺下人群更是早已沸騰了:“殺!殺了他……” “好,從此以后我獨孤敗天就是魔!魔就是我獨孤敗天!正道的俠士們你們來吧。”獨孤敗天手握泣血神劍,劍鋒斜指南天,傲然立于高臺之上。 一陣秋風襲來,吹的他的衣衫獵獵作響,秋風吹亂了他烏黑的長發,也吹亂了他的心。從此以后迎接他的將是血與戰,他心中泛起了一股寒意:獨孤家怎么辦?我給家人帶來了滅頂之災,也許……也許……也許沒有那么嚴重吧。他們不是說只要我自廢武功就可以饒我一命嘛,這樣想來是不會為難我的家人的。 臺上七大王級高手再次將他圍在了臺中央,而臺下眾人也組織的守住了各個通往山下的路口。這時十幾個年輕人也躍上了高臺,有五大圣地的傳人李詩、水晶等人,有卜雨絲、有藍海天、傷心人……這些年輕人正是七大王級高手點名提到的那二十個可以直接進入決賽的青年高手。 七大王級高手,十幾個次王級高手團團圍住了他,他好比困在了銅墻鐵壁中一般。獨孤敗天靜靜的站在臺中央,看著這些高手們他的臉上漸漸露出了笑意。“我獨孤敗天雖死猶榮,這么多高手圍困我一個人,哈哈……” 五大圣地中玉虛宮的傳人于意冷笑道:“不死之魔人人得而誅之,對你沒有什么道義可言。” 望著這個圣地的傳人,獨孤敗天感覺一陣的厭惡,這個有著陽光般燦爛容顏的‘少女殺手’給他一種非好長不好的感覺——————陰險。他憑著一種玄而又玄的直覺總感覺這個人表里不一,是個難對付的角色。 “哈哈……好正大的理由,那你們所有的人都一起上吧。”獨孤敗天手握血紅的泣血長劍冷冷的對著眾人。 七大王級高手感覺有些不好意思,讓他們當著天下群雄的面圍毆一個后生晚輩,那他們以后就不用在江湖混了。七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站到了臺邊。十幾個次王級高手也有人陸續向后退去,最后只剩下五大圣地的傳人。這五人果然如外界傳言那樣,對外時共進退。 獨孤敗天冷冷看著這五人,手中泣血神劍噴射出血紅的鋒芒,吞吐不定。“你們是圣門傳人,我是萬惡的魔,魔對圣,哈哈……來吧,滿足你們除魔衛道的愿望。” 李詩雖然表面看起來沒有一絲波動,但內心卻早已不再平靜。單從她個人角度出發對獨孤敗天沒有一點好感,尤其一想到在長風鎮時他調戲過自己,心中便有一中想抓狂的感覺。然而他說的話不是沒有道理,這個有些壞壞的男子其實并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相反他確實做過不少俠義之舉。 玉虛宮傳人于意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聯合眾人盡快殺死眼前這個魔。自從獨孤敗天那強大無比的帝級神識外放以來他心中便產生了一種深深的恐懼,這是超越他的神識修為,他絕不允許同齡人中有遠遠超過他的人存在。 渾身充滿陽剛之氣的幻天軒傳人王道一臉凝重之色,他深深的覺到了對手的可怕,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獨孤敗天。 這幾人中最尷尬的莫過于水晶宮的傳人水晶,面對這個曾經和她有著肌膚之親的魁偉男子,她心中說不上是一種什么滋味。不久前在這云山之巔再次見到他時,水晶心中簡直震撼異常,她在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找個機會將他殺掉滅口。可是在這一刻她動搖了,面對天下群雄這個人還能夠如此張狂,大有睥睨天下之勢,這才是一個真正的……但她不敢想下去了,因為她面對著的這個人是一個魔,一個注定為天下所不容的魔。 五大圣地傳人中表現最為奇特就是云煙閣的傳人華云飛,這個獨孤敗天眼中最為漂亮也讓他感覺最為“恐怖”的“兔子”雙手抱肩,笑嘻嘻的站在一旁,渾然沒有上前動手的意思。 于意道:“獨孤敗天你是魔,我們是圣門傳人,自古以來正邪不兩立,今日我們要替天行道。” “你可真羅嗦,我早就說過了,你們一起上吧。” “我們是圣門傳人,不會一起上的,如果真的那樣做了,對圣門來說是一種恥辱。”說話的正是‘兔子’華云飛,說完之后他朝后退去。王道緊隨其后,李詩猶豫了一下也向后退去。看著這三人都已經退下,水晶毫不憂郁的閃身走向一旁,同時心中長出了一口氣。 玉虛宮的傳人于意臉色一變,但很快又恢復了常色。“好,這下公平了,就讓你我來一場公平的決斗,看看你這個不死之魔到底有和驚人之處。” “嘿嘿……”獨孤敗天冷笑:“廢話少說,來吧。”說完之后手中原本暗紅色的泣血神劍驀然間變成了鮮紅欲滴的血紅之色,同時耀眼的血紅劍芒自劍尖噴射而出,騰空而起。高臺之上仿佛打了個血色的閃電,一道血紅之光直劈于意,冷冽的殺意令臺下的群雄都感覺到了陣陣刺骨的寒意。 “伏魔神劍之道高一尺。”于意手中寶劍上下翻飛,舞出大片大片的銀芒將血紅的劍光阻擋在外,而后一道耀眼的銀色匹練破空飛出向獨孤敗天斬去。 “去你媽的伏魔神劍,老子魔尊天下,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