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第五章大戰云山之巔(中)

“去你媽的伏魔神劍,老子魔尊天下,殺!”獨孤敗天大吼著,眼中隱隱有血光閃現,手中泣血神劍發出刺耳的嘯聲。氣勢磅礴,霸氣凜然的一道血紅之光如驚天長虹般自他身前直沖而起,將于意斬過來的那道銀色匹練阻擋在外,緊接著血紅之光如出閘的洪水一般怒吼著、咆哮著,瘋狂的向于意席卷而去,血色的光芒徹底的將于意那銀色的劍芒包裹住了。于意手舞寶劍,不停的揮動,道道銀色的鋒芒沖向血紅之光,然而始終不能將血色的劍芒沖散。 獨孤敗天的氣勢攀升到了頂點,抬腳向前邁了一步,“咚”一聲大響,整個高臺都都顫抖了一下。“戰天神劍之終極奧義————殺豬式,殺!”他向空中高高躍起,同時將手中的泣血神劍高舉過頭頂,而后直劈于意。一道耀眼的血紅鋒芒凝聚成了一把宛若實體般的寶劍形狀,散發著另人心悸的恐怖氣息快若閃電一般直劈于意而去。 在旁觀戰的七位王級高手大驚之色,這不是一個次王級高手能夠展現出來的實力,這道凝聚成寶劍狀的先天劍氣是達到王級境界才能夠發出的有形劍氣。他們明白眼前的獨孤敗天被他們嘀咕了,他的功力也已達到了次王級境界,和他們所提到的那二十個青年高手是一個級別的,如今借助泣血神劍之威生生將實力又提高了一個檔次。這恐怖的一劍絕不是于意所能夠接下的,但此時要想阻止獨孤敗天已為時過晚。 “于意快躲開。”離著二人最近的一個王級高手邊喊邊沖向了臺中央,同時右手高高舉起,打出了一道雄渾的藍色劍氣。 此時在于意的眼中已看不到了對手的身影,他的周圍盡被血色的光芒所充斥,同時正對面一把散發著死亡氣息的血劍以另人顫栗的威凌毀天滅地般向他劈來。他忍不住一陣顫抖,再也沒有了以往那陽光般的燦爛笑容。他腳下倒踢,將玉虛宮的無上心法玉虛幻影運轉到了極限,身子如一陣光影般向旁如飛倒退。 由劍氣形成的血紅色劍體將于意留在臺上的一抹殘影劈的粉碎。而倒飛而去的于意并沒有因為躲開了有形的劍體而安然無恙,那些原本充斥在他周圍即將消散的血紅色劍氣趁虛而入,將他擊打著橫飛了出去,大口的鮮血自他口中噴灑而出。即便受了如此重傷,他還是在內心暗暗的慶幸躲過了一劫。如果被他被那有形的劍體劈中的話必然立刻粉身碎骨,如果那血紅色的劍氣不是形將消散,那他就將被擊打的變成肉泥。 血紅耀眼的有形劍體速度不減依舊向前直劈而去,此時恰逢沖上來的那位王級高手的藍色劍氣襲到,兩股有形劍氣在空中撞擊后爆發出一團耀眼的光芒,在震天大響聲中一股巨大的氣浪自光團處洶涌澎湃而出,將臺上眾人吹的搖搖晃晃。 此時于意也早已摔落在了臺下,他又是惱怒,又是嫉妒,對手的強大遠遠超出了他的意料,帶著一絲不甘他昏了過去。一切都發生在短短的一瞬間,臺上臺下所有人都異常震驚。所以人都沒有想到獨孤敗天的實力強橫到了如此地步,幾乎所有人都低估了他。 當然也有例外,南宮仙兒就是其中的一個,她對獨孤敗天的實力可謂“深有體會”,這個結果在她的意料之中。她嘴角泛起一絲笑意,圣門的傳人落敗于“魔”,沒有什么比這讓她更高興的事了,她就是希望五大圣地聲威受損。 另獨孤敗天感到“恐怖”的“兔子”云煙閣的傳人華云飛也是一個例外,他依舊雙手抱肩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這時臺下已經沸騰了,“魔”將大陸五大圣地之一的傳人打傷了,他們在深深感到獨孤敗天修為恐怖的同時,心中也起了必殺的決心。 “嘿嘿……這就是圣地的傳人嗎?口口聲聲要替天行道,哼,不過如此!”獨孤敗天看了一眼臺下的于意道。 “殺死他,殺死他,殺死這個惡魔……”憤怒的人群叫囂著,怒罵著。 獨孤敗天冷冷的看著眾人,最后將目光停在了臺上這些真正的高手身上。卜雨絲向藍海天和傷心人使著眼色,意思是幾人一同上聯手制敵,不過這二人像沒看到她一般,沒有任何反應。 將獨孤敗天有形劍體擊散的那位王級高手緩緩來到了臺中央,無形之中一股莫大的壓力自他身上散發而出,高臺上的氣氛頓時顯得凝重無比。獨孤敗天知道真正的大戰正式開始了,要想保住性命逃離此地的話必須過了眼前這一關。 這時臺下一個角落了里兩個年輕人在低聲的交談,“相信這次不死魔之亂會給大陸帶來難以想象的沖擊,我們魔教定回在這次難得的機會中再次崛起。” “對,讓他們殺吧,武林大洗牌的時刻到了,我們隱忍多年的怨氣該出一出了。” “不過我們不能立刻來到明處,暫時還要繼續做正道中人,時機一到……嘿嘿……” “我想師姐已經成功的滲透到……” “閉嘴,師傅怎么交代的,怎么這么不小心……” 獨孤敗天手握泣血神劍遙遙的指向那個王級高手,強大無比的帝級神識緊緊的將他鎖定。他明白這將是他出道以來最為艱苦的一戰,這不僅是一次跨級別的大戰,更是一次跨境界的大戰。王級高手這一無敵的象征,將是他武道修煉的一次里程碑式的磨礪。如果今天能夠跨過去的話,他的武功修為就有可能蹬上一個嶄新的臺階,就有可能一躍成為王級高手,從此傲視當代。但如果跨不過去的話,必定會死于非命,而且永遠背上不死惡魔的罵名,永遠為世人所唾棄。 “老頭你不要故做深沉,鹿死誰手還不一定。” 對面的王級高手沒有理他,只向他擺了一個手勢。他知道無味的廢話不能夠打動對手那顆平靜的心,功力到了那一境界,早已不為外界所動,眼下只能靠實力取勝。 獨孤敗天再次緊了緊手中的泣血神劍,這是他目前唯一的倚仗,借助神劍之威能夠將他的武功提高一個層次。 秋風蕭蕭,不遠處片片黃葉在飄舞,獨孤敗天的心也在飄,飄到了長風鎮;飄到了獨孤家的大院;飄到了父母和爺爺奶奶的身旁;最后又飄向了兒時的伙伴…… 瞬息間他又回到了現實,眼中血芒一閃,手中泣血神劍“嗚嗚”的尖嘯起來,仿若鬼哭狼嚎一般,嘯聲凄厲、哀婉。泣血神劍發著耀眼的血紅光芒,刺的眾人睜不開眼睛,層層血紅色的劍氣自劍身向外擴散,仿若霧氣一般。獨孤敗天被濃重的血色劍氣包圍了,被層層的裹在了中央。 所有的人都震撼異常,不知道原因的人大喊著:“魔功,泯滅人性的魔功……”然而大多數人還是知道獨孤敗天這種玄而又玄的功法的,有的老人喃喃自語:“難道……難道這就是以身凝劍的最初階段————劍氣化形,凝氣護體。天啊!想不到這樣的神功真的存在……” “魔!天啊,以身凝劍的初級功法,世上真的有這門神功,天啊!為什么被這個魔掌握了……” “劍氣化形,以身凝劍……” 臺上的眾多王級高手和次王級高手更是震撼無比,以他們的見識早在獨孤敗天剛剛有所動作時就發現了這門奇絕的功法。他們現在的心情除了震驚之外還是震驚,如果還有一絲別的情緒在內的話,那就是嫉妒。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魔會擁有傳說中的無上心法,這絕對是一門震古爍今的無上絕學,功力達到大成之境莫說無敵天下,就是破空飛仙也有可能。 無堅不摧的血色劍氣不斷的化形成血色的霧氣,層層將獨孤敗天包裹在里面。他整個人看起仿若魔神一般,仿佛是無盡的烈焰在他身邊熊熊燃燒,又仿若是無邊的血浪在他周圍不斷的翻涌。 “驚天神劍之終極奧義————以身凝劍,斬!”血霧彌漫中,一道沖天的血紅之光凝成了一把血色的寶劍————無堅不摧的化形劍氣發著“嗚嗚”的刺耳嘯聲直劈擋在他身前的王級高手。時間仿佛靜止了,天地間一道凄美的血紅之光劃出一道璀璨而又妖異的光芒照亮了高臺。 王級高手心中暗嘆:天縱之資,奈何為魔!凄美而又絢爛的驚天一劍就像你那即將消逝的生命,將在最美中結束! 云山之巔,一陣秋風過后漫天殘葉飄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