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第六章大戰云山之巔(下)

血霧彌漫中一道沖天的血紅之光凝成了一把血色的寶劍————無堅不摧的化形劍氣以雷霆之勢發著璀璨而又妖異的光芒眨眼就到了王級高手的眼前。 王級高手雖然早已在心里決定了獨孤敗天的生死,但面對這樣恐怖的一劍也不敢有絲毫大意。他雙手齊揮,一片藍色的光幕擋在了他的身前,宛如一面光盾將他護的嚴嚴實實。獨孤敗天的劍氣化形成一把長三米,寬三十公分的血紅色的實體寶劍,以毀天滅地之勢劈在了藍色光幕上。 “轟” 在震天大響聲中紅、藍兩色劍氣以王級高手為中心向四外擴散。臺上所有觀戰眾人不約而同的向臺下跳去,誰也不想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眼前看來絢爛多姿的紅、藍兩色光芒幾乎可以定義為死神的“嬌顏”,這是凝聚兩大高手全身功力的化形劍氣,誰也不敢輕易嘗試。 獨孤敗天被對方光幕透出的那股強大力量沖擊的飛向了高空,同時王級高手也被擊下了高臺,高臺也在二人恐怖的對擊中逐漸龜裂,最后坍塌于地。無數的化形劍氣在沖向獨孤敗天的過程中被他體外的血霧————“劍氣化形,凝氣護體”阻擋在外。 落在臺下的那個王級高手向后擺了擺手,身后眾人立刻向后退去,同時他拔出了肋下的長劍,直指向下飛墜的獨孤敗天。此時的獨孤敗天腦中只有一個字:戰。在飛速下降的過程中他將自身功力運轉至極限,同時強大無比的帝級神識將地面上王級高手的每一個細小動作都捕捉在腦海。他手中泣血神劍的光芒開始暗淡,最后消于無形,變的沒有一絲光亮,又恢復成了暗紅色。 然而場上功力強絕的高手都感到了泣血神劍周圍的空間發生了些許的變化,有一絲扭曲,有一些暗淡。獨孤敗天正在運用戰天訣中的禁忌功夫——————偷天奪日,當然以他現在的功力根本汲取不到強大的力量,只能算做厚積薄發而已。他將泣血神劍周圍游離的天地精氣一絲一絲的吸到劍體之上,準備予對手強力一擊。 對面上的王級高手早就覺察到了泣血神劍周圍空間的變化,他極為謹慎,不敢有絲毫大意,將全身功力運轉到了極限。他手中的寶劍被貫以王級功力后變的如秋水一般明亮起來,蒙蒙藍色劍氣開始自劍身化形,最后在寶劍的正前方凝成了一把實體狀的巨大寶劍。 “殺!”這時獨孤敗天已從空中俯沖而下,暗淡無光的泣血神劍驀然間發出耀眼的血紅強光,另天上的太陽都黯然失色。一道巨大無匹的先天劍氣自泣血神劍劍尖處激發而出,血紅的鋒芒如張牙舞爪的怒龍一般怒吼著、咆哮著,直沖而下。 同時王級高手化形成寶劍形狀的藍色劍氣也劈向了空中,藍色的化形巨劍散發著凜冽的殺意。 血紅的怒龍與殺氣沖天的藍色巨劍在在空中終于交鋒在了一起,怒龍與巨劍在紅、藍兩色光芒中翻滾。云山之巔響起無數聲雷鳴,震的在場眾人耳骨欲裂。無數道劍氣自空中向四處激射而出,盡管眾人已經向后退出了很遠,但紅、藍兩色劍氣還是傷了好多人。被劍氣洞穿肩膀的,膀臂直接掉落在地,被洞穿心臟的立時死于非命。霎時間云山之巔群雄死傷無數,哭叫、怒吼聲不絕于耳。 觀戰的王級高手和次王級高手立刻行動了起來,手舞長劍發出道道光芒阻擋四處激射的紅、藍兩色劍氣。 血紅的怒龍和藍色的巨劍終于在空中徹底的粉碎了,巨大的沖擊波使獨孤敗天剛剛落下的身子又橫飛了出去,大口大口的鮮血自他口中噴吐而出,在空中留下串串血跡。 “砰”他的身子撞在了倒塌的高臺上,一束血花再次從他口中噴吐而出。鮮紅血液落在了泣血神劍劍體之上,泣血神劍仿佛活了一般,“嗚嗚”的發著嘯聲,劍身在輕微的顫動。 獨孤敗天輕輕的拍打著劍身,嘆道:“果然是一把通靈的煞劍,別著急,呆會讓你將鮮血痛飲個飽。” 和他對拼的王級高手也不好受,嘴角掛著絲絲血跡。 剛才四處激射的紅、藍兩色劍氣使得云山之巔的群雄死傷數十人,現在看到獨孤敗天仰臥在高臺上無數人開始向前沖去。 看著這些向前涌的人,獨孤敗天冷笑著,手中泣血神劍仿佛有了感應一般,不住的抖動。 嘴角掛著血絲的王級高手連忙大叫:“大家不要過去,他還有一拼之力。”說著飛快的向獨孤敗天躍去。 為時已晚,有十幾人已沖到了獨孤敗天的身前,但就在這時耀眼的血紅鋒芒再次飛舞而起。十幾聲慘叫過后,地上多了數十段半截的身軀,沖上去的人全部劍毀人亡。 王級高手僅僅相差一步之遙,他臉色鐵青,怒吼道:“獨孤敗天,看來你真的成魔了,視人命如草芥。我今天絕不會放過你,誓死要取你性命。” “放你媽的狗臭屁,快把你那假惺惺的臉孔收起來吧。我不殺他們,難道要坐在這里等死不成。”說著獨孤敗天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輕蔑的掃視著山頂的群雄,道:“他們哪一個不想殺我,哪一個不想‘除魔衛道’?如果剛才我已經沒有了一絲力氣,豈不早已被他們所殺。你們這幫假仁假義的混蛋們盡管來吧,老子這個魔奉陪到底。” 臺下群雄早已沸騰了,叫罵著、怒吼著。 王級高手道:“好,既然你死不悔改,就讓我結束你這罪惡的生命吧。” “廢話少說,老混蛋你來吧。”血紅色的劍氣再次從泣血神劍的劍尖激發而出,吞吐不定的鋒芒不斷的化形成血色霧氣朝著他身上繚繞而去,獨孤敗天周身上下又開始血霧彌漫。不一會他就變成了一個血人,混身上下都是恐怖的鮮紅,仿佛一個嗜殺的惡魔一般。 他一步一步朝王級高手走去,邊走邊大聲道:“你們這些正道的混蛋們,個個都是偽君子,什么除魔衛道,什么替天行道,全他媽的是狗屁。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們逼我的,是你們逼我入魔的,今天我要大開殺戒,神擋殺神,佛阻殺佛。沒落千年的獨孤家結束你的平凡吧,體內的戰魂快快覺醒賜予我力量吧!我獨孤敗天從此要魔行天下!” 獨孤敗天在提到敗天兩字時感覺自己的血液沸騰了起來,渾身上下仿佛要燃燒一般,他再次大吼:“敗天……”此時此刻他戰意滔天,內心中充滿了強大無比的斗志,他手握泣血神劍飛快的向王級高手沖去。 “戰天神劍,殺!”血紅的鋒芒直劈王級高手,王級高手也飛快的劈出藍色的光華,兩股化形劍氣相撞后獨孤敗天一下子被轟飛了出去,大口大口的鮮血自他口中噴吐而出。王級高手也不是沒有付出代價,嘴角滲出絲絲血跡。獨孤敗天飛快的從地上爬起來再次持劍飛撲而上,結果又被轟飛了出去。如此往返好幾次,王級高手終于也忍不住大口的吐出了一口鮮血。 所有的人都以為獨孤敗天這樣的瘋狂舉動是臨死前的最后掙扎,竟然敢和王級高手硬撼,這等于找死。 群雄叫囂著:“殺死他,殺死這個惡魔……” 當獨孤敗天第六次站起來時已經搖搖晃晃了,當所有人都以為他要繼續沖向王級高手時,誰知他突然掉轉了方向,搖搖晃晃的身體瞬間變的敏捷無比,手持閃爍著血紅光芒的泣血神劍沖向了叫囂的群雄。在血光飛濺中他殺向了群雄,他不知道自己身上挨了多少刀劍,他知道他殺死的群雄要遠比他身的傷口多。 一道白光阻擋住了他的去路,而后各個方向又有十幾道光芒同時襲向了他,他知道十幾個次王級高手將他包圍了。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感覺死亡離他如此之近,十幾道璀璨的劍氣仿佛死神的鐮刀般向他揮來,散發著死亡的氣息。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周圍的空間開始微微有些扭曲,游離的天地精氣不斷的向他身上涌來。同時泣血神劍噴吐的劍氣也開始化形,在他周圍布成了一片血色的光幕。 “轟” 處在包圍圈中的獨孤敗天被十幾道劍氣擊的高高飛起,護在他周圍的血色光幕片片碎裂,游離在身體外的天地精氣也被擊散了。他全身上下破破爛爛,衣衫盡碎,他的每一寸肌膚都在滴血。在天地精氣和他動用的禁忌之學劍氣化形,凝氣護體的雙重保護之下,十幾道縱橫無匹的先天劍氣雖然沒有將他擊的粉碎,但他全身上下表皮的毛細血管都被外部那強大的壓力撕裂了,渾身上下鮮血淋淋,沒一寸肌膚不在滴血。 但這足以讓他傲視當代了,能夠在十幾個次王級高手的合力一擊下脫生,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跡,因為即使是強如大成之境的王級高手也未必能夠做到。 渾身是血的獨孤敗天從空中跌落在地,好半天才從地上坐起。面對這個打不死的魔,所有人都震撼到了極點,在那樣恐怖一擊之下,他居然沒死,這簡直是難以想像的事。 藍海天嘴角掛著冷笑,向前跨了一大步,道:“獨孤敗天你這個惡魔,你看看你造成了多大的殺孽,你殺了多少人?我真的羞于與你同為霧隱峰頂的七強,今天我要替天行道。”說著持劍直向獨孤敗天走去。 “嘿嘿……藍海天你少要假仁假義,剛才你怎么不敢上前?現在看我身負重傷想上前揀便宜,哼!告訴你,你們所有人都聽著,老子在次王級級高手中無敵。”獨孤敗天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我是至尊,我是天王老子,以我重傷之身照樣能夠收拾你這個無恥小人。” 盡管所有人想殺死眼前的這個魔,但內心不得不承認以他現在的功力確實是次王級高手中的至尊。 鮮血早已染紅了獨孤敗天破爛的長袍,他全身上下除了黑色的長發外盡是血色,如一個嗜血的魔王一般。 這時藍海天已經積蓄了足夠的力量,手中長劍散發著妖異的光芒劈向了獨孤敗天。 獨孤敗天大吼道:“魔行天下,我是至尊,殺!” 一道化形劍氣凝聚成了一把巨大的血紅長劍,這把長劍勝于以往他劈出的所有化形劍氣,隱隱有風雷之聲,直劈藍海天而去。藍海天簡直驚駭欲絕,他萬萬沒想到這個重傷垂死的魔竟然劈出了如此恐怖的一劍。他根本沒有退路,硬著頭皮迎了上去。 “轟” 長劍斷折,鮮血飛濺,藍海天口吐鮮血攥著半截斷劍被擊飛了,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獨孤敗天大吼道:“我是天王老子,我是至尊。”而后又倒在了地上。 場上靜到了極點,幾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這個事實,但它真真切切的發生了,這個魔以垂死之身又擊敗了一個次王級高手。 七大王級高手剛要上前,這時蒙面女卜雨絲卻先動了。“獨孤敗天,你太殘忍了,你要知道天地之間有正氣,邪永遠勝不了正。今天就讓天地之間的浩然正氣洗滌你那罪惡的靈魂吧,你準備受死吧。” 獨孤敗天在眾人驚異的目光中又緩緩站了起來,“嘿嘿……”他發出陣陣冷笑,讓人不由得在心中泛起陣陣寒意。一陣秋風吹過,他黑色的長發和血色的長袍隨風飄動起來,使人感覺詭異無比。他渾身上下都在滴血,高大魁偉的身軀如魔神一般傲然立于風中。獨孤敗天冷冷的掃視了一遍群雄,最后冷笑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老子魔尊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