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第九章劫后

古老的傳說中,當一個人流下的血紅色淚水凝聚成淚晶時,說明這個人的心已經死了。 黑色煙霧徹底的散去了,云山之巔又恢復了清明。山巔到處是斷劍,到處是群雄殘破的身體,地上猩紅血水的上方彌漫著濃濃的血霧。 這一役兩大王級高手身受重傷,奄奄一息,兩個次王級高手倒地不起,生死不明,群雄死七十九人,傷八十七人,正道可謂傷亡慘重。而且敗的一塌糊涂,在上萬群雄、十幾個次王級高手、七個王級高手的圍攻下居然讓不死之魔跑了,天下嘩然。 關于獨孤敗天被帝境高手救走一事,只有七個王級高手和十幾個次王級高手知道,這些人不敢將這一震撼的消息告知天下群雄,怕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他們憑著直覺感覺這里面肯定有一個陰謀,一個王級高手在第一時間下山去尋找正道那些行蹤縹緲的帝境高手,他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這些消息傳遞到。 群雄只知道不死之魔被人救走了,但是誰救走的,卻不得而知。 選拔新人的新天王封王大會變成了殺魔大會,最后又演變成了殺戮大會,這可以說是正道武林的一個奇恥大辱。 云山之巔一片愁云慘淡,大會又延續了一天,新天王封王大會變成了誅魔大會,所有正道人士聚在一起討論如何追剿獨孤敗天,最后幾個王級高手又開始遍邀天下知名高手前來商討如何進行誅魔行動。 南宮仙兒感覺身體陣陣發涼,她怎么也沒有想到獨孤敗天會強橫到如此地步,內心隱隱有種恐懼感:這個獨孤敗天實在太可怕了!我是不是錯了?南宮家也許真的不該招惹這個人……哼!我沒有錯,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還是會這樣做的。這樣一個不能為我所用的人早晚會成為我的生死大敵,對付這樣的敵人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在他武功大成之前將他扼殺。我需要仔細的考慮一下將來的行動…… 水晶站在云山之巔的邊緣,神色復雜的望著遠處的群山,內心之中有一絲失落,有一絲遺憾。李詩輕輕地走到了她的背后道:“想什么呢?” “我在想——————人。” “哈哈……水晶妹妹思春了,不會是在想我吧。”“死兔子”華云飛走了過來。 水晶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我在想人為什么是這樣的復雜,人啊!唉!” 李詩若有所思,道:“你想的太多了。” 華云飛也道:“還是想想眼前的事情吧,不死之魔將正派人士打的稀里嘩啦,尤其是重傷的四個高手中有一個是五大圣地的傳人。我們圣地的處境不妙啊,在世人心目中的地位必定會有所下降。” 這時幻天軒的傳人王道也走了過了來,道:“這個獨孤敗天太可怕了,據我所知三個月前他才剛剛突破超一流高手的限制進入超級高手之列,想不到短短三個月他再做突破。以他如此進境,再過幾年天下誰還能制他?難道那段歷史會再次重演?” 李詩道:“他現在已經開始初步魔化,當他不死魔功大成之時……很難讓人想像。” 水晶淡淡的道:“你們有沒有發覺他之所以會這樣,不都是我們逼的嗎?” 幾人愕然。 7897年云山之巔舉行的新天王封王大會將永遠的被天宇大陸的武林人記在心中。大會三日后武林群雄陸續下山而去,五日后不死之魔大戰云山之巔的事被傳的沸沸揚揚,十日后天宇大陸十九位王級高手聯名簽下武林天王令,派遣天下所有高手開始誅剿不死之魔。 一時間天宇大陸沸騰了,不死之魔獨孤敗天大戰云山之巔的事情傳到了天宇大陸的每一個角落。 獨孤敗天在云山之巔黑煙四起的瞬間就憑借強大的帝級神識捕捉到了縱煙之人的蹤跡,那是三個其貌不揚的中年人,普通的不能夠再普通了,站在人群里絕不會有人注意他們。 讓他驚愕的是黑煙屏蔽整個云山之巔的瞬間那三個人就動作了起來,有兩個人的身影如鬼魅一般飛快的向他這里奔來。他大吃一驚,那絕對代表著王級的功力,讓他更驚訝的是他失去了對第三人的感應。而后瞬間他又感應到了第三人的氣息,而這時第三人卻已來到了他的身旁。 緊接著這個人的右手掌發出了璀璨的光芒,而后如一抹溜光一般沖向阻截獨孤敗天的兩個王級高手。獨孤敗天大驚,這人的功力簡直太恐怖了,那璀璨的光芒竟然是已經化成實質的先天劍罡,以此來看這絕對是一個帝境高手。他知道前面那兩個王級高手要倒霉了,他心中沒有絲毫憐憫,一種快感自心中升起,他知道自己的心已經隨著司徒明月的匕首刺進他體內的時候徹底的冷了。 果然在轟轟如雷鳴般的聲響中傳來了兩個王級高手的慘叫,與此同時另外兩個施放黑煙的人已來到了他的眼前,低喝道:“快走。” 他毫不遲疑,緊隨著二人向山下奔去,邊跑邊不帶任何感情的大聲冷笑道,“嘿嘿……你們所以人都給我好好的活著,等我不死魔功有成之日定會一一拜會!” 他們四人奔下了云山之巔,然后鉆近了連綿的群山中,跑了好久才停下來。 獨孤敗天冷冷盯著三人道:”說吧,你們三人為什么要救我?” 那個帝境高手沒有回答他的話,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后如一縷青煙般朝遠方飛掠而去。余下的兩個王級高手其中一人笑道:“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哼,天下沒有免費的晚餐,你們到底為何救我?如果現在不說出來,我就當你們從來沒有救過我,下次相遇說不定就會當做仇人相見。”獨孤敗天冷冷的話語沒有任何感情。 兩人笑了笑,沒有說話,也向遠方奔去。 獨孤敗天慢慢的走上一座山巔,然后轟的一聲摔倒在地。 兩個王級高手又出現了,兩人看著滿身血污倒在地上的獨孤敗天道:“怎么辦?幫他療傷?” “我看還是不用了,不死之魔最厲害之處就是超強的生命力,我們還是走吧。” “但愿我們不是在玩火。” 上頂瞬間又恢復了寧靜。 這是一座陰森恐怖的地下宮殿,沒有溫暖、沒有光線,有的只是無盡的黑暗和森森的寒意。在這死氣沉沉、陰森恐怖的地下宮殿中一個有如魔鬼般的聲音在大叫:“命運的齒輪已經開始轉動,所有的一切都已上了軌道,我又可以安心沉睡幾年了。”然后宮殿中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獨孤敗天依舊處在昏迷當中,這次云山之巔大戰是他出道一來最為艱險的一戰,幾可謂九死一生。要不是他體質特殊,恐怕早就喝上了鮮美的孟婆湯。即便如此他的傷還是嚴重到了難以附加的地步,現在的他就等同于一個活死人,光深可見骨的傷痕就有十數道,血肉模糊。 一縷縷黑氣隱隱在他的體表流動,這是他舍身成魔后附帶而來的不死魔功的初級功法。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在他體內運行,上一次他在開元城外被冰封時不死魔功曾經在他體內悄悄而又緩慢的運行,凝聚了大量的天地精氣幫他修復受創的身體,以致在他體外形成了帶有白玉寒冰屬性的堅冰。只不過當時他的身體恢復后不死魔功不便停止了運行,就像什么也沒發生過一樣,到現在他還不知道那次為什么他的傷勢會不治而愈。 不死魔功和和他強行運用戰天訣中的禁忌之法偷天換日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汲取天地間的精氣為我所用,只不過前者屬于主動,后者屬于被動。 他身體四周的空間開始暗淡,天地間游離的精氣不斷向他涌來。這一次他體內不死魔功的運轉速度與上次不可同日而語,源源不斷的天地精氣不停的向他涌來,他四周的花草不斷的枯萎、衰敗。他周圍的空間更是變的越來越暗淡,到最后他仿佛墜入了黑洞一般,全身都處在一片黑暗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