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第十章不滅金身

不死魔功在獨孤敗天體內緩慢的運行,聚天地精氣,吸日月精華。他受損斷裂的經脈被不死魔功強行接續,他雖然處在昏迷中,但強烈的疼痛還是讓他的身體不斷的顫抖。胸骨、肋骨和臂骨上被刀劍砍的深深的裂痕也在不斷的被修復,體表那異常恐怖血肉模糊的傷口也開始愈合、平復。 不死魔功乃是人體在極端刺激之下,身體變異而附帶來的人體潛能中的一種本源心法。這為他了解人體奧秘打開了一道明亮的窗口,也為他以后進軍無上武道提供了一把金鑰匙。他體內原本枯竭的真氣在不死魔功聚合天地精氣、吸收日月精華的過程中開始慢慢的凝聚,開始時如蠶絲,而后如涓涓細流,生生不息,緩緩而流,到后來越來越壯大,如滾滾長河,似滔滔大江在他體內奔流不息。 不斷洶涌澎湃的真氣在他體內循環往復,生生不息,他體內所有的破損的經脈都被接續完畢,變的更加開闊和富有韌性。最后在不死魔功的帶動下,戰天訣和驚天訣也開始緩慢運行起來,三種要訣三種行功路線同時運轉卻不相悖,真氣所過之處經脈暢通無阻。尤其是不死魔功新開辟出來的行功路線又為他打開了許多聞所未聞的經脈,使他的肉體強橫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為他以后的修煉打下了扎實的根基,永遠不用擔心肉體承載不了強大的內力而爆體身亡。 這次云山之巔大戰是他武道修煉的一次里程碑式的磨礪,戰斗中他在生死之間徘徊,使他對武道的體悟更進一層。只是此時他的心也冷了起來,他要想攀上武學巔峰,擺在他面前有兩條捷徑:一,泯情修魔,徹底絕情成就邪道無上絕學————不死魔功。二,太上忘情,無為中淡化七情六欲,以開闊的心胸容納所有的恩怨情仇,以出世的心態面對人世的浮沉。 經過三日三夜的聚天地精氣、吸日月精華,獨孤敗天的傷勢徹底好了,而他的身體更加強橫,他體內那洶涌澎湃的真氣也更勝往昔。 獨孤敗天從昏迷中悠悠轉醒,他的身上落了一層飄落的黃葉。在不死魔功的運轉之下,他周圍那些花草、樹木在秋霜來臨之前已先一步衰敗。 他慢慢爬起,在秋風中他站在山巔昂然而立,遠遠望去凋零的黃葉在他身前翻飛飄舞,他孤單的身影顯得無比蕭索。 獨孤敗天站在山巔望著漢唐帝國的方向不言不動,太陽升起又西沉,明月高掛又歸去,這一站就是一天一夜。 “樹欲靜而風不止,殺戮造就了歷史,歷史造就了殺戮。” 獨孤敗天鉆進了云山的最深處,他躲進了一座密谷當中一呆就是十幾天,這十幾天來密谷中慘叫之聲不絕于耳,另人聞之心頭震顫頭皮發麻。 在密谷當中一個披頭散發的高大男子身上滿都是血污,渾身上下插滿了削尖的木條,地上大片的血跡早已發干變黑。 “聚天地煞氣,襲我殘敗之體,阻我修行的明王不動————功————散!” “啊……”聲音如鬼哭狼嚎一般。 天地間黑色的煞氣、死氣不斷的襲向他的身體,順著木條處的傷口絲絲往里滲透。而他的身體內部卻充滿了淡淡的白光,白光不斷的阻擋黑暗之氣,黑白之光在他的體表不斷的交鋒。滿是血污的皮膚再次變的血紅,向外不停的滲血。 這當然是獨孤敗天,正在這時他大叫道:“殘血” 他身上深深插入的上百根鋒利的木條倒飛而出,嗖嗖聲中或深深的插入了地中,或射到了附近的樹干上。上百道血箭自他身上激射而出,天地間的煞氣仿佛得到了指引,瘋狂的涌向血箭,黑色的煞氣將血箭倒逼而回。煞氣隨著血液的倒流而涌入,數百道黑氣不停的向他涌來。 獨孤敗天體內的淡淡白光再無力阻擋暗黑之氣,條條經脈中都充斥的是天地間的煞氣,白光逐漸退縮,最后被壓回了丹田。 “破功————散!” 大量的黑氣涌向丹田,白光被壓縮的越來越小,變的越來越光亮,成了一個光球。光球最后突然“啪”的一聲,在剎那間爆碎,點點白光混在黑色煞氣之中。 明王不動屬性的真氣被徹底的廢掉了,變成了無屬性的精氣。 “煞氣還虛,散!” 股股黑氣自他體表的傷口沖出,同時將他的身體傷的破損不堪。隨后無數股血箭自他身體激射而出,他周身一丈范圍內布滿了猩紅的血水。 獨孤敗天的臉色蒼白無比,身體衰弱到了極點。他慢慢的抬起頭,眼中神色堅定無比,喃喃道:“要做就做到最好。” “聚九天靈氣,塑我不滅身髓,聚!”天地間游離的精氣,日月輻散的精華似被招引一般,源源不斷向他涌來。強大無比的靈力自他頭頂直貫而下而后又有數百股靈氣自他的傷口洶涌而入,他體內受損的經脈迅速愈合而后又被強大的靈力迅速沖壞,而后再次愈合,再次沖壞。 獨孤敗天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一次次被撕裂、被沖毀,又一次次被凝聚、被重塑。他忍受著肉體強大的痛苦,苦苦的掙扎著。如此一天一夜后,形勢似乎又加劇了,他苦苦的在生與死之間掙扎。 不死之魔獨孤敗天在清風帝國最高峰云山之巔逃逸,清風帝國理所當然的成了風云際會之地,而清風第一世家南宮家族理所當然的成了各路英雄的必經之地。自從天宇大陸十九位王級高手聯名簽發了天王必殺令后,一組組的誅魔小隊開始奔赴獨孤敗天有可能逃亡的各個地點。一張巨大的誅魔之網開始在清風帝國撒下,當然云山這個重中之重的地方更不會漏過,方圓幾百里已被圍了水泄不通,而且包圍圈每天都在縮小。 五位王級高手坐鎮南宮世家,此時正在把酒言歡。 “幸虧這次發現及時,不死之魔還沒有功力大成,呵呵,真是老天護佑啊!” “對,雖然第一次交鋒我們失利了,但那只是意外。” “帝境高手現在都已經互相約束起來了,相信這次沒有人能夠救的了他了。” “除去不死之魔后大陸應該平靜幾十年了吧。” “哈哈……” 第二天傍晚天地間靈氣對獨孤敗天肉體的沖毀、重塑已達到了極至,他甚至聽到了自己骨頭碎裂的聲音。 “堅持,一定要做到最好。” “萬魔噬魂,不滅金身!” 在天地間靈氣不斷涌來的同時,無數淡淡的魔影開始從四面八方聚來,無數的魔影圍繞著他開始旋轉,最后一齊撲向了他。 魔教最古老而又最神秘的隱魔洞內開始風聲大作,十個魔教隱退多年的長老悚然動容,“萬魔噬魂,不滅金身!天啊!真魔之體現身了。” 黑暗如無底深淵般的隱魔洞內風聲更急,隱隱有風雷之聲。 十個白發蒼蒼的長老趕緊跪倒磕頭,道:“請魔祖們放心,弟子等就是粉身碎骨也要迎來真魔之血,助各位老祖早日脫困。” 隨后十人退后,一人向遠處喊道:“把我那教主徒孫找來。” 云山深處密谷內的獨孤敗天此時肉體上重復著被被撕毀而后又被重塑的痛苦,精神上則忍受著萬魔噬魂般的煉獄折磨。 天地間的靈氣和無數的魔魂圍繞著他沖擊飛舞,如此連續三天三夜天地間的靈氣終于散去,萬魔也消散于無形,密谷內一片寂靜。 獨孤敗天在谷內昂然而立,內外所有傷勢盡復,體表連一道劃痕都未曾留下,古銅色的身軀泛著淡淡的寶光。“力量沒有增強,但————我終于成就了不滅金身,哈哈……” 他爬上了一座山巔呆呆的望著漢唐的方向,最后跪下磕了三個頭。 “我不要做出世的神!也不要做泯情的魔!我要做有血有肉的人!”他嘴角泛起一絲殘酷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