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12 誅殺天王

獨孤敗天的聲音在林中忽左忽右,飄來蕩去,讓人難以琢磨他的行蹤。幾個王級高手相顧駭然,對手那強絕的輕身功法讓他們泛起一股無力感,這樣的的速度讓他們怎樣去剿魔啊,根本無法逼近到對手的身前。 獨孤敗天的氣息徹底的從林中消失了,幾個王級高手無功而返。幾人臉色鐵青,悶悶無語,被一個后生晚輩羞辱調侃,而自己又偏偏奈何不了對方,這對他們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 此時此地云山之中共有三位王級高手,六位次王級高手,數百位一流身手以上的江湖好手,另外還有一些烏合之眾————被獨孤敗天嚇破膽的那批人。 天光漸漸暗淡下來,月亮悄悄的爬上了樹梢,一干正派人士爬上了一座小山包,圍坐在篝火旁吃著干糧。 這時獨孤敗天的聲音又傳了過來,“今晚月色不錯啊,喂,我說三個老糊涂蛋躲哪去了?” “獨孤敗天你個懦夫、膽小鬼,有本事和我老人家一戰。” “哼!到底誰是懦夫,幾百人圍剿我一人,有本事出來一個帶胳膊帶腿的和我單挑去,我保證打的他連他媽都認不出來嘍。” 一個次王級的青年高手忍不住站出來道:“惡魔我和你單獨決戰,你出來吧。” “哼!你給老子滾!你們這幫無恥的次王級高手還不夠格,十幾天前在云山之巔數人聯手都沒能奈何老子,現在憑你能奈我何?現在無非是想把我引過去后加以圍攻。告訴你,老子是你們這些次王級高手永遠的噩夢,是你們永遠無法超越的高峰。” “你……哼!獨孤敗天你自己膽小就不要找借口,我以人格擔保,我將和你進行一場公平的決斗。” “你的人格值幾個錢,只要能夠殺了我,你們就是除魔衛道的救世主,到時即使你再卑鄙,也會被歌功頌德成大智大慧,計擒不死魔王。你們丑陋的嘴臉真是太讓人惡心了。” “獨孤敗天我勸你還是授首就擒吧,現在已有兩位王級高手趕往漢唐帝國的長風鎮了,你……嘿嘿。” 獨孤敗天平靜的道:“你真可憐,連一點做人的技巧都不懂。你無非是想利用我的父母來威脅我,難道你不會等沒有人的時候悄悄威脅我嗎?你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把自認為是正道的那些老家伙的丑惡的陰暗面暴露在普通武林人眼里,你猜你旁邊的那三個混蛋會怎么想?你猜數百位武林人會怎么想?你這個愚蠢的家伙!” “獨孤敗天你真的不顧及你的家人了嗎?” “本來我還很擔心,不過現在我不怕了。既然有這么多人都知道正道的王級高手趕往漢唐帝國的長風鎮,難道他們還敢冒天下大不諱遷怒到我的家人頭上嗎?這些偽君子不敢。” “哈哈……獨孤敗天你上當了,看你往哪里逃?”只見三道耀眼的光芒仿若死神的鐮刀般襲向了獨孤敗天的發話之處。 “轟” 三道無堅不摧的先天劍氣將地上轟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只是獨孤敗天帶著譏笑的話語再次從遠處傳來,“哦,三只老烏龜,我忘了告訴你們了,老子會傳音之學的峰回九轉。” 三大王級高手的臉色陰沉的可怕,眼中簡直要噴出火來了。 獨孤敗天漸漸遠去的聲音依稀傳來:“所有人都聽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惹我,恒殺之!現在誅剿我的人都被我看做敵人,如果不想與我為敵,請速速離去。如若不然,下次相見殺無赦。”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獨孤敗天你早晚難逃天譴。” 這一夜在云山中誅剿不死之魔的群雄心中起伏不定,那幫被獨孤敗天嚇破膽的烏合之眾趁著月色三三兩兩的潛逃,到天亮時已差不多逃光了。當三位王級高手得到報告時久久無語,誅剿獨孤敗天的群雄人心惶惶,被誅剿者反到取得了主動權。他們只正能輕嘆:“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天一亮三位王級高手和六位次王級高手便開始召集人手布置各種機關,讓實力高強的好手隱藏埋伏起來。可是當他們剛剛布置完畢時一場山火席卷而來,滾滾濃煙,熊熊烈焰,將他們所布置的一切全部化為了虛無。 “這個家伙簡直他媽的是個瘋子,為了對付我們,他想將方圓百里都化為灰燼嗎?” “太瘋狂了,太邪惡了!” “我的飄飄美髯啊……” “大家不要慌,這座上下有一條環山河流,我們快快下山。” 大火將整座山包的花草樹木付之一炬,大、小野獸不斷哀鳴、奔跑。 這些武林人坐在河邊擦著臉上的汗水,不斷的喘著粗氣。 這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慘叫,所有人都向發聲之地奔去,只見一個年輕的武林弟子被斬了頭顱,雙眼睜的大大的,滿是驚恐之色,鮮紅的血水流了一地。 “怎么回事?”一個王級高手問道。 “他說要去小解,結果就這樣了。” 正在這時傳來了獨孤敗天冰冷的話語:“我說過,對我的敵人我絕不會手軟,恒殺之。如果不想與我為敵,請速速離去。” “獨孤敗天你給我滾出來!”王級高手咆哮著。 但遠處的森林又恢復了寂靜,再也沒有半點聲息。這一日又有數人被殺,最后王級高手不得不下令,任何人不得私自行動。群雄的內心再也不能平靜,恐慌的情緒開始在人群中蔓延,又有大批的人開始潛逃。 這一夜注定是一個不眠夜,凄慘的叫聲不斷的劃破夜空的寧靜,一夜間又有十幾人被刺殺。 連續幾天的血腥刺殺使得沒一個人都惶惶不可終日,人人自危。數百的群雄早最后只剩下了不足一百人,其他人都偷偷的逃了。 一個王級高手大怒:“飯桶,都是怕死鬼。” 另一個王級高手道:“神虛步的確是驚世奇學,不死魔仗著它的確可以縱橫天下,很難讓人捕捉到他的蹤跡。如今只有去請拜月帝國的追風天王韓闖了,以他的絕世輕功應該能夠追上不死之魔。” “也只好如此了,但必須去一個夠分量的人。這次簽署追殺不死這之魔的天王必殺令他都沒有親自出馬,只派了個弟子,要想讓他出山,我們當中必須有一人親自前去。 “那我去吧。”三個王級高手中看起來年歲最小的那個高手道。 “尹風兄你在路上一定要小心,當心不死之魔的暗算。” “哼!不死之魔,我真的期待他出現在我的面前,我上次沒參加云上之巔的大會真是遺憾啊!如果我在,一定不會讓他跑掉,一定要他……”說到這里尹風趕緊住口,因為另兩人中的一人就曾經參加了上次的大會,這樣說等于在罵參與大會的王級高手無能,他尷尬的笑了笑。 那位王級高手渾不在意,只是說道:“尹風兄路上一定要小心。” 尹風走在通向云山之外的路上,心中有些憋悶,堂堂王級高手居然不能奈何一個次王級高手。在茫茫大山中他已走了三天,再有一日他便可走出這片群山。 “老王八你也要當逃兵啊?”不遠處獨孤敗天的話語清晰的傳了過來。 “獨孤敗天如果你是個男人就給我出來,與老夫正面一戰。” 人影一閃,一個魁偉的青年男子來到了尹風的面前。尹風還是頭一次見到獨孤敗天,見他如此高大,不禁有些驚異。 “你終于肯現身了,不死之魔你要為你為你所造成的血腥殺戮付出代價。” “嘿嘿,你們這些人不停的誅剿我,我為了保護自己而消滅敵人,這難道也有錯嗎?” “獨孤敗天,你這次現身讓我很奇怪,難道不再怕死想和我一戰嗎?” “老王八,其實我早就想和你們這些狗屁王級高手一戰了,只不過你們一直人多勢重,如今總算有機會了。你們不總是喜歡舉行什么什么大會嗎,今天我獨孤敗天也來一次,就叫做殺鱉大會吧。唉!只不過人少了點,只有一人一鱉。” “無知小兒只知道逞口舌之利,你敢發誓不再逃逸,你我大戰直至不死不休嗎?” “這有何不可,今天誰要是先逃走,誰就是烏龜王八蛋。” “嘿嘿,這可是你自己說的,老夫今天定要替天行道。”尹風嘴角泛起一絲冷笑,而后將肋下的寶劍拔了出來。盡管他身為王級高手,功力卓絕,但面對眼前的年輕人他不敢有絲毫大意。 獨孤敗天也將泣血神劍緊緊的握在手中,暗紅色的劍體開始發光。尹風曾聽人說過獨孤敗天借助泣血神劍之威能夠發出威力巨大的血紅色劍氣,但這次并非他想象的那樣,泣血神劍的劍體紫氣繚繞,根本沒有一絲血色。 獨孤敗天手舞泣血神劍,璀璨的劍芒直劈尹風,紫色的劍氣如劃破虛空的閃電般迅捷而又狂暴,周圍高大的樹木被劍氣的余波沖擊的在轟轟聲中倒地粉碎。 面對如此威力強絕的一劍,尹風也拼盡了全力,一片巨大的白色光幕在他身前升起,將他護的嚴嚴實實。兩股劍氣相遇之后爆發出一團耀眼的光芒,向四周輻射而去,周圍的樹木、山石不斷的粉碎、消融,二人之間的地面被轟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獨孤敗天的身子被擊的倒飛了出去,“砰”“砰”“砰”……他撞倒了七八棵高大的樹木后,身子才從空中跌落下來,他的嘴角滲出絲絲的血跡。 “老王八你夠強!” 尹風也不好受,他也騰騰向后退了十幾步,雖然遠沒有獨孤敗天那樣狼狽,但一口熱血自他口中噴了出來。當他看到獨孤敗天被擊飛時,感覺這場比斗已經沒有什么懸念了,但當他看到獨孤敗天搖搖晃晃站起來嘴角只有一點點血跡時,臉上不禁驀然變色。 “獨孤敗天你突破了次王級的限制,步入了王級境界?” “嘿嘿,老烏龜害怕了?哼!老子雖然還沒有步入王級境界,但照樣能夠王中稱尊。” “無知小兒既然你還沒有達到王級境界,那么你就受死吧。”尹風邊說邊冷笑著向他走來:“真是可惜了你的資質,嘿嘿,不同境界之間的差距你是難以想象的,嘿嘿,你去死吧!” 一把巨大無匹的化形寶劍直沖獨孤敗天劈來,仿若自九天而落的雷電般剛猛無比。獨孤敗天的紫色劍氣也開始化形,一條紫色的神龍騰空而起直撲巨劍。 紫、白兩色劍氣在這片山林中縱橫激蕩,不一會兒就將整片森林盡毀。遠遠望去林間劍氣沖天,紫、白兩色劍氣如兩條神龍一般在空中盤旋飛舞。 也不知道打斗了多久,兩人的胸前都已噴滿了血跡。尹風暗暗焦急,他感覺這個獨孤敗天就像是一只打不死的蟑螂,每次硬撼之后都能夠從地上搖搖晃晃的爬起來,更為可怕的是他感覺對手的抗擊打能力遠遠超過他,他甚至感覺到對方的傷勢也比他輕。“媽的,這個小子到底是什么怪胎,難道他真的學會了什么殘忍的功法?”他想起了在云山深處山谷中發現的那些血污和木條,他的心中泛起一絲懼意。 “看來需要動用我那把寶刃了,反正這里也沒有人看見,嘿嘿,小子怪只怪你命苦吧。”他暗暗的冷笑著。 一道璀璨的白色劍氣沖向了獨孤敗天,他趕緊用泣血神劍相迎,但這時他突然發現尹風臉上有一絲獰笑,他暗道不好,身子飛快向后退去。 一道細小的光亮隱藏在白光之后,他在退后的過程中雖然將白色的劍氣阻擋了出去,但那道光亮還是迅疾的朝他襲來。他再次用泣血神劍擋向光亮,“叮”一聲輕響,他看清了那是一把飛刀。飛刀上傳過來一股巨大的沖擊力,使他身軀劇震。而飛刀并沒有在他的泣血神劍下化為粉碎,只是偏離了一點方向依舊向他的身體射來,“噗”鉆進了他的小腹。 尹風哈哈大笑的走了過來:“獨孤敗天,這下看你如何不死。”他對自己的寶刃很有信心,那上面蘊涵著他那無堅不摧的先天劍氣,只要能夠擊中對方的身子,保證讓對手全身經脈寸斷。 “枉你為王級高手,想不到你是這樣的卑鄙小人!”獨孤敗天滿頭大汗。 “嘿嘿,你足以自傲了,自我成為王級高手以來,已有二十年未動用我這把秘密武器了。唉!神兵利器本來就少見,把神鐵做成暗器的更是少有,但不幸的是我就有一把,只有這樣的寶刃才能夠蘊藏我那強大無匹的先天劍氣而不至粉碎。嘿嘿……獨孤敗天,不死之魔死在了我的手上。”尹風狂笑著,臉色有些猙獰。 “你太羅嗦了。” 尹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獨孤敗天竟然揮起了手中的泣血神劍,紫色的鋒芒在瞬間洞穿了他的心臟。 “你……你怎么還能動?這……這……這是為什么?” “不滅金身。”獨孤敗天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冷冷的話語不帶絲毫感情。 尹風驚恐的睜大了雙眼,而后氣絕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