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13 與魔共舞

尹風驚恐的睜大了雙眼,而后氣絕身亡。 獨孤敗天身體一陣搖晃,最后撲通一聲摔倒在了地上。尹風飛刀那蘊藏著先天劍氣的必殺一擊并非沒有傷到獨孤敗天,那把飛刀確確實實的刺進了他的小腹。但飛刀內蘊藏的先天劍氣還未來得及爆發便被他體內那流轉不息的內力包圍了,而后順著他雙腳的經脈導入了地下。 當時尹風一時得意忘形,根本沒有注意獨孤敗天腳下的泥土發生龜裂,待到他沉浸在誅殺不死之魔后的巨大喜悅中,幻想著以后種種風光之時死神的鐮刀已卻已剖開了他的胸膛。 獨孤敗天運轉體內神功,“噗”的一聲,將一把寒光閃閃、精致無比的短下飛刀從體中逼了出來,傷口噴出點點血跡之后便開始自動愈合。刀長三寸,鋒利無匹,蒙蒙霧氣繚繞在刀身附近,其薄如紙的刀體隱隱有光華流動。獨孤敗天瞇著眼睛,在手中不斷的把玩著這把鋒銳的神兵。“簡直就是一件藝術品,這個老王八還真的有些好東西。恩,這將是我的一件秘密武器。” 獨孤敗天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開始打坐,畢竟一場苦戰下來他也受了一定的內傷,外加小腹的創傷,使的他不敢有絲毫大意,如今全天下人都在誅剿他,他必須時時刻刻都保持在最佳狀態。 他在一棵大樹下靜靜的調息,周身紫氣繚繞,他的面色時而猙獰,時而和緩,陰晴不定。過了好久他長身而起,“不滅金身啊!不滅金身!” 正在這時他突然感覺有人在偷窺自己,強大無比的帝級神識立刻鋪天蓋地般洶涌而出,朝四面八方延展開去。而偷窺之人顯然感應到了獨孤敗天神識的強大,一股浩瀚無比的強大神識立刻針鋒相對般洶涌而出。兩股神識在空中相遇,“轟”強大無比的精神力場將四周的樹木轟擊的粉碎,碎屑紛紛揚揚隨風飄舞。 很顯然這是一個帝境高手,兩人的神識在空中不斷的撞擊著,無形的力場逐漸向外輻射,波及的面積越來越大,高大的樹木不斷的轟然倒地化為粉碎。這是一場恐怖的暗戰,獨孤敗天根本就沒有看到對方的身影,但這場無形的爭鋒卻比真刀實槍還要兇險,一旦敗下陣來,就有可能萬劫不復,從此癡呆一生。 驀然間這個未知高手的神識如潮水般退去,獨孤敗天卻不想就此放過對方,強大無比的帝級神識如滔天怒浪般急速追襲而去。 “砰” 他感覺自己的神識好象撞在了一面無形的墻上,精神力一陣衰竭,他趕緊集中精神盡斂神識。 林中一時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息。 獨孤敗天臉色蒼白,混身都是汗水,他感覺自己虛脫了,過了好長時間才緩過勁來。此時林中還是靜悄悄的,聲息皆無,他試著將神識再次放了出去,但林中早已失去了那個帝境高手的氣息。他臉色有些陰沉,“這是誰?居然能夠在最后時刻輕松退卻,而且將我的神識屏蔽在外,如此恐怖的高手就這樣虛晃一槍就走了,這……”他百思不得其解。 “何時我能夠于戰斗中將神識用于攻擊啊?” 一陣秋風吹過,片片黃葉飄舞。 獨孤敗天拂了下被吹亂的長發開始向山外走去,想不明白的事他不再去想。至于山中的那批高手就讓他們在那里惶惶不可終日吧,讓他們也感受一下時刻面對死亡威脅時的恐懼吧。想到這里他不由泛起一絲冷笑:“我的朋友們我回來了。” 再有半天的時間他就可以走出這片群山了,然而遠遠的他看到了一個身材高挑的人影,那條人影靜靜在站在那里,一身寬大的黑袍將身軀遮的嚴嚴實實,而且整個頭顱都用黑布蒙著,只有眼睛的部位留著兩個孔洞,露出一雙如寒星般明亮的眼睛。 憑直覺,獨孤敗天知道這是一個高手,但絕非林中的那個帝境高手。在距黑袍人三丈距離的時候他停了下來。“你是何人?為何擋我去路?” “我是你的朋友,我想和你談談。”黑袍人的聲音不帶任何感情,分不出是老是少是男是女。 “朋友?當今天下我還有朋友?哈哈……” 黑袍人道:“真的,你我屬于同路人,我們真的是朋友。” “我如何相信你呢?” “我是魔教弟子,和你一樣,同樣為正道所不容,你我有著共同的敵人。” “哼!魔教?傳說中魔教和正道武林不是曾經共同對付過那個傳說中的不死之魔嗎?” “那是遙遠的過去,那是歷史的錯誤。在那遙遠的年代里,正道與魔教確實互相合作,于天下間追剿不死之魔。但在不死之魔滅亡之后,正道便開始大肆誅殺魔教弟子,使魔教元氣大傷,以至自那時開始便一直處在正道的下風。與正道合作,無疑是與虎謀皮,這是魔教最大的錯誤。這些都是先人的過錯,也是魔教最為沉痛的教訓。如今天下間所有人都在誅剿獨孤兄,只有我們魔教沒有派一兵一卒。正道的知名高手曾經號召過天下群雄說,現在沒有正邪之分,天下群雄是一家,所有人都應該聯合起來,共同對付不死之魔。但我們魔教根本沒有一人參與其中,我們是唯一一股站在獨孤兄這一邊的勢力。獨孤兄現在還不相信我們的誠意嗎?” 獨孤敗天冷笑道:“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在遙遠的過去,因為共同的利益,你們與正道合作,一起誅殺不死之魔。如今又是因為某種不為人知的利益與我這個不是魔、卻被人叫作魔的人合作,來對付那些所謂的正道。真是讓人慨嘆‘人心’二字啊!” 黑袍人道:“獨孤兄你可能誤會了,我們真的懷著無比的誠意而來,絕沒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你也看到了,正道勢力越來越大,變的越來越驕傲自大、狂橫無理,早已失去了正氣。如果再繼續放任他們坐大,于整個武林來說,是一種內在的腐朽、墮落,武林將變的烏煙瘴氣,將不再會有什么正義可言。” “嘿嘿,真是笑話,魔教中人也談正氣、也講正義?這是我聽到的最大的笑話。” 黑袍人道:“獨孤兄此言差矣,魔教中人確實有為非作歹之輩,但那只是個別人,大多數人都是率性而為的熱血之士。獨孤兄現在不也被天下絕大多數的人所唾棄、所追殺嗎,但我們知道獨孤兄絕對是一個俠義之士,雖然你曾經舍身成魔,但我們知道你現在的的確確還沒有成魔。都是那些所謂的正道人士不斷的逼迫于你,才造成了你在云山之巔大開殺戒。” 聽到這些話后,獨孤敗天臉上一陣猙獰、一陣和緩,陰晴不定,過了好長時間他的臉色才恢復平靜。“以我現在的處境來說,人單勢孤,根本不可能值得你們如此巴結。說吧,你們魔教到底因為什么事有求于我,我這個人不喜歡繞圈子。” 黑袍人雙眼凝視了獨孤敗天好長時間才道:“獨孤兄,唉!其實我們真的想與你合作,當然確實有些地方想求助于你。既然如此,我就向你坦誠一切吧。你應該知道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你和我們現在應該算是朋友。但即使我們聯合起來,而且等到你武功大成之后,我們的勢力還略顯孤單。你也許不相信正道背后的實力有那么的龐大,不過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現在看到的只是冰山的一角,處在暗中的那股龐大勢力是你無法想象的。” 獨孤敗天冷冷的道:“說吧,你們到底需要我做什么?” “我想請獨孤兄隨我到魔教總壇走一趟,幫我們將幾個絕世高手解救出來。” “什么絕世高手?” “在過去悠久的歲月中被封印的絕世高手。” “什么?”獨孤敗天臉色變了變。 黑袍人一看,臉色不禁有些著急,道:“只要獨孤兄將這幾個高手解救出來,我們就多了一股強大的力量,在對抗正道的過程中我們就多了一成的勝算。當然這里肯定會有獨孤兄莫大的好處,當日你在云山之巔大開殺戒時我恰逢在場,我發現在最后時刻你已泯情入魔,但如今看來你……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現在強行壓制了魔性,采用密法成就了不滅金身,但是這樣……” 獨孤敗天驀然變色,整個人在瞬間爆發出了強大無比的氣勢。“你知道的太多了,有時掌握到別人的秘密不一定是件好事。” “慢,獨孤兄且慢動手,我們對你別的事情一無所知。我們只是通過一種特殊的方法知道你成就了不滅金身,從而猜測你壓制了體內的魔性。但隱隱覺得這樣對你沒有什么好處,說不定某一時刻被你壓抑的魔性會突然爆發,而不可收拾。也許你還不知道,不滅金身在我們魔教當中還有另一種稱呼,叫做真魔之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