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不死不滅15 我不是天使

獨孤敗天從連綿的云山之中出來后來到了清風帝國一座無名的小鎮,他在路上時便已戴上了萱萱送給他的那張面具,變成了一個滿臉胡須的魁梧大漢。想到萱萱他一陣感嘆:“唉!小魔女在哪里呢?再次相見時她是否也要與我為敵,對我趕盡殺絕呢?” 他走進了一家酒樓,坐在一個偏僻的角落里要了一桌酒菜。辛辣的酒滑入喉中后他不禁思緒萬千:云山之巔的那場的大戰自己到底殺了多少人?每每閉上眼睛,他的心中便浮現起滔天的血浪,而且隱隱有一股快感,有一種毀滅一且的沖動。他在心中暗嘆:這就是魔性啊!但這完全是被人逼的,是天下所有人逼的! 當司徒明月那把冰冷的匕首插進他體內時他的心一下子變的透涼,那一刻他的心碎了,在那一刻他開始懷疑人性。在血雨紛飛的拼殺中,在群雄冷漠、仇恨的眼神中,他絕望了。在面對初戀情人徹底的背叛,在面對天下群雄共同唾棄時他的心死了!在那一刻他感覺自己的心中充滿了無邊無際的黑暗,沒有一絲光明,沒有一絲溫暖!在那一刻他泯滅了人類所有的感情,心中再也沒有希望,只想毀滅,想毀掉整個世界!在那一顆他瘋狂的殺戮,當鮮紅的血水灑遍他全身時他感覺到了無窮的快樂。也是在那一刻他滴下了兩顆血紅的淚晶,他心中再也沒有希望,再也沒有光明! 當他躲進云山深處時他在一座山巔面對漢唐的方向站了一天一夜,他遙遙的望著遠方的親人,心中在默默的流淚,他的心掙扎了一天一夜,就在他最后他決定要徹底的泯情入魔時他感到了一絲發自靈魂的震顫。 就在那時他的爺爺也在望著清風這邊,老人雪白的須發根根倒立,大吼道:“敗天……”在那一刻方圓數十里都聽到了這聲怒吼,它像一道驚雷,在方圓數十里之內回蕩著,同時震撼了附近所有修武之人。在那一刻獨孤敗天的父母和爺爺奶奶都感覺到了心中有一股絕望的哀意,母子連心,父子天性,他們知道那股絕望的哀意是來自獨孤敗天的,獨孤敗天在做一種生死抉擇。 也是在那一刻,一個幽靜的小谷中一個滿臉凄色的少女臉上掛滿了淚珠,憂郁的面孔是無盡的哀傷之色,“敗天哥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啊!”少女手撫兩顆血紅的淚晶,哽咽著:“我知道這樣做深深的傷害了你,但只有這做才能夠救你啊!只要能夠救你,只要你能夠繼續活下去,我寧愿下十八層地獄;寧愿永遠被你誤解;寧愿你永遠不原諒我……”少女聲聲淚下,如杜鵑啼血,讓人心顫。 在那一刻獨孤敗天感到了一絲發自靈魂的顫栗,他感覺有人在召喚他,他仿佛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看到了點點光亮,那點點光亮在指引著他前進的方向。他沒有入魔,他強行壓制了體內的魔性,強行壓制了靈魂深處那罪惡的玉望。他深深的感覺到這種冥冥中的召喚是來自來自漢唐,來自他的家鄉,這是一種親情的呼喚,還有…… 當他平靜下來的時候,他開始思索他的將來,他的將來需要強大的武力支持,沒有強橫的武功他每天都會死一萬次。要想攀上武學巔峰,擺在他面前有兩條捷徑。一,泯情修魔,徹底絕情成就邪道無上絕學————不死魔功。二,太上忘情,無為中淡化七情六欲,以開闊的心胸容納所有的恩怨情仇,以出世的心態面對人世的浮沉。但這兩條他都做不到,泯情修魔,他本來要走這條道路的,但在最后的剎那他似乎聽到了家人的呼喚,在那一時刻他心中充滿了愧疚,絕不能撇棄親情,絕不能入魔。太上忘情,那就更做不到了,自己是一個人,是人就有感情,是人就有玉望,這是為那些非人準備的習武理念。 他最后選擇了戰天訣和驚天訣都曾提到的一種遠古的殘缺密法,在那座山谷中他歷經了無盡的痛苦,在生死之間徘徊數日后他終于完成了第一步————不滅金身。此時他的身體經過天地精氣的洗禮后發生了質的變化,雖然不能夠不滅,但已經像九條命的貓了,只要還有一口氣,身體即使受了再重的創傷也能夠快速的恢復。但他知道這種遠古的密法只能前進,不能后退,一旦休息將用不能終止,如果在相應的時間里不能夠有所突破,他將灰飛煙滅。 他不知道自己的選擇是對是錯,他覺得愧對父母,無論從天下人對自己的態度還是從自身修習的密法來看,自己已經走上了一條不歸路。第一步不滅金身功成之日,他沖著漢唐的方向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 獨孤敗天從萬千思緒中又回到了現實,他坐在酒樓的角落里如同喝水一樣向嘴里灌酒。酒樓里很熱鬧,來來往往客人很多,像他這樣心不在焉大口喝酒的絕無僅有,時不時有人盯著他看。獨孤敗天不理會眾人詫異的眼神,依舊如同喝水似的喝酒。 正在這時整個酒樓仿佛一下子靜了下來,沒有了一點聲息。獨孤敗天抬頭一看,一雙麗人出現在了酒樓的門口,這是兩個絕代佳人,正是五大圣地中的弟子李詩和水晶。二人在樓上掃視了一遍,目光一下子落在了獨孤敗天身上。在眾人癡迷的目光中李詩拉著水晶走向了獨孤敗天,立時樓上所有人都有同一個想法:把那個大口喝酒的大胡子廢了。 獨孤敗天在二人一上樓的時候就發現了她們,他不動聲色放下酒杯后開始大口的吃菜,以他現在這副尊容,大口喝酒,大口吃菜,顯得很粗獷。 最尷尬的莫過于水晶,面前這個人對她來說可以稱的上“刻骨銘心”。當初她和獨孤敗天的那段“親密接觸”,獨孤敗天戴的就是這張面具。她的臉一陣陣發熱,但說不上一種什么原因,她很同情眼前這個男子,眼前的這個男子面對情人的背叛,面對天下群雄的敵視、誅剿……使她一陣陣為他感到不平。她知道自己可能已經踏上了一條危險的道路,魔、圣勢不兩立,而她卻從開始算計著如何誅除眼前這個曾經侮辱過她的男子變化到了同情,這一轉變使她感到一陣恐慌,聰慧如她也一時沒有了主意。她知道由于眼前這個男子和她曾經的“親密接觸”和以后的種種事件,已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隨著李詩拉著她的手逐漸靠近那張桌子,她的心中也變的一陣慌亂,她不知道李詩是否也已發覺眼前之人便是獨孤敗天,水晶真的希望她沒有看出來,她更希望兩人盡快的離開此地。因為她面對這一個無論于公于私來說都都要誅除的人,竟然沒有一絲殺意,她尷尬無比。 不知道李詩是否認出了眼前的男子就是獨孤敗天,反正一上樓她便拉著水晶一同向獨孤敗天這一桌走來。 兩個絕色佳人坐在獨孤敗天身旁點了幾道清淡的菜,開始吃飯。樓上的人簡直要羨慕死獨孤敗天了,兩大美女竟然選擇和他一桌,這讓眾人一陣眼熱。與此同時他們感覺美人吃飯的姿勢都是優美的,看著美女吃飯都是一種享受,眾多目光集中在這一桌。在眾人熱切的目光中,兩個絕色美女沒有絲毫不適,似乎對這種場合早已習以為常了。 在眾人共同關注之下獨孤敗天酒足飯飽,他隨手丟下一枚金幣,然后朝樓下走去。眾人長吁了一口氣,礙眼的家伙終于走了。可是不久之后兩個絕色美女也吃完了飯,扔下一些錢轉身離去。眾人不禁失望,有些人也開始結帳,準備尾隨兩大美女而去。可是旁邊有人冷哼道:“你們干什么?不要命了,少打壞主意,你們知道剛才那兩個仙子是誰嗎?那是五大圣地當代最杰出的弟子。”想追下去的人立刻嚇的停住了腳步。 獨孤敗天在鎮外的路上不緊不慢的走著,但手中卻已握緊了泣血神劍,他早已做好了戰斗的準備。他沒有想到會在這種小地方遇到BOSS級的“熟人”,可見武林正道對自己是多么的重視,連這種地方都沒有放過。 果然如他所料,一會兒工夫兩大絕色美女已經從后面趕了上來。此時他心中一點也不緊張,雖然他現在還是她們一樣處在次王級境界,但他相信自己絕對是次王中的至尊,再加上泣血神劍和不滅金身,即使同時和兩人大戰,他也毫無懼意。 兩人走到了他的身后放慢了腳步,只聽李詩自言自語道:“自古以來圣、魔不兩立,在那遙遠的年代,在那曾經流逝的歲月中,有多少前輩先人舍身取義,不畏魔功強橫,誓死誅魔,正像大家所希望的那樣,魔永遠不可能笑到最后,最終會伏法。當今天下不死之魔再現,雖然他過去也曾為武林出力,但早晚有一天他體內的魔性會徹底覺醒。在他未強大起來時誅除他,這是唯一的選擇。當我再次看到他時,將沒有個人的恩怨,只會為武林奉上自己應盡的義務————誓死誅魔。” 在獨孤敗天的腦海里李詩給他一種復雜的感覺,當在長風鎮外第一眼見到她時完全是驚艷的感覺。以后發生的一系列輕薄她的事,使他發現這個外表冷艷的少女也有著可愛的小兒女一面,相處幾天使他對李詩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不可否認當時他正處在失戀的痛苦中,在這種情況下他對這個美艷無雙的少女確實非常動心,隱隱覺得找到了情感的上寄托,或者說替代品。然而當他在霧隱峰再次見到她時,他發現這個美麗無雙的女子隨著功力大進,已變的和他越來越遠。這個少女變的越來越冷艷,隱隱有一股出塵的感覺。 對于李詩此時的反應,獨孤敗天感到很意外,他沒有想到李詩這次會放過他,只是暗示下次相見時決不容情。 這時水晶清脆、甜美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際,雖然她也在自言自語,但獨孤敗天知道那也是說給自己聽的:“這個世界也許并非像我們想象的那樣美麗,但美麗無處不在,她需要你用心去看。人不應讓仇恨蒙蔽了雙眼,紛繁復雜的武林中可能充滿了無奈,但不要因一時個人的怨憤遷怒整個武林……待到那風平浪靜、雨過天晴,一切都會顯得格外美麗……” 獨孤敗天呆呆的望著前方兩人遠去的背影一時無語,直到過了好久才回過神來。“你真的是一個天使,但我只是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