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16 險中求生

獨孤敗天呆呆的望著前方兩人遠去的背影一時無語,直到過了好久才回過神來。“你真的是一個天使,但我只是一個人!” 在遇到李詩和水晶后,獨孤敗天的行動更加謹慎小心,他知道“正道的大俠們”對他下了很大一番工夫,連這種地方都派來了兩個次王級高手,說明云山周圍方圓數百里肯定遍布了無數的高手。自己還沒有走出這個范圍,前方一定還會有更多的兇險。 他在心中暗暗的思量:在云山深處時被自己血腥的暗殺嚇走了一大批武林人,這批人一定會將自己在云山深處的消息傳遞給那些王級高手。這些老家伙定會再次派遣大批武林人進山搜索,同時會在外面布下天羅地網,等著走自己入套。 打蛇打七寸,這個時候應該狠狠的打擊一下正道的氣焰,給他們雷霆一擊,讓他們震撼一下。相信自己殺死天王高手尹風的事情很快就會暴露在世人面前,這無疑會掀起一場軒然大波,同時會造成一場絕對的恐慌。但這還不夠,還必須再來一場或兩場恐怖的風暴,這樣一來正道這邊必然會人人自危,到時人心惶惶之際,正道陣腳必然大亂。到那時魔教必定會忍不住落井下石,到時自己加以適當的引導,必然會引起一場正邪大戰。 “嘿嘿,這是你們逼我的,你們只是為了那狗屁先輩的遺言就對我進行無休止的追殺,而我只不過為了保命、為了活下去而已。武林大亂吧!這樣一個腐朽的武林早該覆滅了,戶樞不蠹,流水不腐,平靜了數十年的武林需要來一次大的風暴。” 獨孤敗天想象著正派武林人聽到自己這些瘋狂話語時的表情不禁笑了,他們肯定會大叫道:“妖言惑眾,大逆不道,我要替天行道。” “呸!去你媽的替天行道吧。” 他心中暗暗的思量:也許在我身上真的發生了一些變化,變的越來越冷血,變的越來越瘋狂,但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們逼的。 獨孤敗天心中最想刺殺的對象是南宮世家的南宮英雄和南宮仙兒父女,他從云山之巔那場大戰前南宮仙兒對他所說的那些話猜測,這次他之所以成為武林公敵,一定是因為這父女二人告密。他不明白為何南宮世家會知道自己舍身成魔的事情,知道這個秘密的除了自己一家人外,就只有霧隱峰的傳人李詩知道,但他相信李詩的人品,一定不會是她將自己的秘密泄露出去的。一定另有其人,肯定是某個環節出了差錯,導致自己的秘密泄露了出去。看來只有抓到南宮父女這大小兩頭狐貍才能夠解答這個疑問。 就在天下眾多知名高手趕往清風帝國誅剿不死之魔獨孤敗天之時,漢唐帝國發生了一件大事。兩位王級高手率領一干人來到了漢唐帝國的長風鎮,他們準備“拜訪”獨孤家。他們經過打探知道獨孤家和名震漢唐的司徒世家關系要好,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一干人在天黑之后才悄悄的進鎮。也許是因為天黑,也許是因為這幫人沒有方向感,總之這幫人“忘了”從門而入,他門從后院翻了進去。但是進去的所有人在不到十分鐘之內都被人從墻頭扔了出來,這其中包括兩位王級高手。 第二天一大早,長風鎮的居民驚奇的發現獨孤家的院墻外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地人。這些人姿勢古怪,有伸拳的,有出腿的,還有握刀拿劍的,但每一個人除了眼睛能動外,就只能擺著那些奇怪的姿勢躺在地上。 司徒世家的家主司徒驚云聽到下人的報告后,馬上來到了現場,“張兄,劉兄,你們兩大天王怎么……”他吃驚的張大了嘴巴,怎么也沒有想到地上躺著的這些人中居然有兩個王級高手。 地上的兩個王級高手簡直羞愧的無地自容,司徒驚云趕緊過去解開了他們身上的穴道。 一干人羞愧的從地上站了起來,隨著司徒驚云去了司徒世家,不過沒有呆上一個時辰便匆匆離開了。 不到幾日的工夫,這件事便傳遍了漢唐帝國武林,后來又有人傳出早在數日之前,獨孤家就曾傳出過一聲“雷霆之吼”,在長空中激蕩的怒吼聲震動了方圓數十里。漢唐武林人將這兩件事情聯系起來后,大多數人猜測:獨孤家有一個帝境高手,這個在所以武林人眼里沒落了上千年的古老家族并非外界所想象的那樣,武圣后代的血脈里流淌的血液還是無敵的傳承。 后來發生的一件事為這種猜測提供了一個證據,數位王級高手同時聲明獨孤敗天為禍武林,但與他的家人沒有關系,任何人不得到獨孤家生事。武林人將發生的幾件事前后一對照,不難發現其中的玄虛。 當然也有一些小道消息說,另有別的帝境高手出現,阻止了那些向獨孤家尋事的武林人,并給了他們警告。 此時獨孤敗天正徜徉在林間的小路上,自從他得知自己的家人平安無事后,他的心情一下子愉悅了去來。這幾天他晝伏夜行,躲避了一批又一批追剿他的人。雖然有幾次雙方已經照面,但他憑借臉上的那張面具順利的蒙混了過去。當然如若動手他根本不懼怕這些人,這些人在他眼里都是些小角色,沒有一個次王級以上的高手。 但是他知道越向包圍圈外沖,自己的處境越危險。這一日他在一條偏僻的小路上飛奔著,忽然之間他那強大無比的帝級神識感覺道了一絲危險,一種直覺告訴他前方有強大的敵人。他飛快的躲進了旁邊的亂石堆中,然后運用驚天訣中的神功收斂了全身的氣息,他躲在石堆后面一動不動。 遠遠的,四條淡淡的人影如四縷青煙般飛快的從遠處來到了離獨孤敗天不遠的一塊空地上。 獨孤敗天從石堆后面的縫隙中偷偷的看了一眼,不禁倒吸了一涼氣。這四人有三人是他在云山之巔見到過的王級高手,第四個人也是一個熟人,正是清風帝國的王級高手大悲天王楊瑞。他對楊瑞有著深刻的印象,當初在開元城李府楊瑞用他的成名絕學大悲十三式和拜月帝國的天王高手李昌進行的那場驚世大戰深深的震撼了他。他在那時暗暗發誓,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功力提升到王級境界,到時和他們進行切磋。 時至今日,雖然他還沒有成就一身王級功力,但他的實力足以和一個王級高手一爭長短。然而如今卻已物事人非,自己成了武林的公敵,再也不可能和這些人切磋了,相見肯定要生死相搏。 他躲在山石后運用神功小心的收斂了自己的氣息,不敢有絲毫大意,他明白自己的那張面具對王級高手來說根本無效,他們定能從自己的氣息中判斷出真偽,如若被這四人發覺,他真的是死無葬身之地。即使憑借無上絕學神虛步暫時擺脫了四人的追蹤,但他的行蹤也將從此暴露,就無法擺脫一撥接一撥的追殺了。 “怎么沒有他半點影跡,李詩和水晶不是說他們恍惚在這個方向上看到過他嗎?難道卻在追蹤的過程中被他擺脫了?也許真的是她們看錯了,亦或是我們追過頭了,也被他擺脫了。” 獨孤敗天心中暗道:“水晶和李詩二人到底還是將自己的行蹤透露了出去,不過這二人也算是仁至義盡了,并沒有立時告訴那幾個王級高手,要不然他們也不會拖了幾天才找到這里。也許她們心中早已對正道充滿了愧疚吧,下次相見肯定是刀兵相向。 “不對,我有一種感覺,他曾在此地出現過,他一定來過這里,而且時間還不長。”那個王級高手說著朝四下看了看。 獨孤敗天在聽到他這些話時,心簡直提到了嗓子眼,他不用想就知道幾個王級高手在四下打量。 突然一種沉重的壓迫感傳了過來,那是四人強大無比的王級神識在逼近他,他不由將手中的泣血神劍緊了緊,他甚至想立刻跳起來運用神虛步逃離此地,他深深的知道四大王級高手聯手之威遠遠不是他所能抗衡的。但獨孤敗天沒有動,他一邊將全身的功力積聚了起來,一邊小心的將自己發放在外的氣息收斂的點滴不剩。 獨孤敗天想起了老騙子對他說過的一句話:“逃命是對人心智的一種考驗。”他現在深深的體會到了,當一個人一心求生,而面對死亡時時刻刻的威脅時他的精神將承受著極大的痛苦。 四大高手放開神識不斷的的在附近搜索,強大的神識遍布了附近的每一寸空間。 獨孤敗天暗暗慶幸自己能夠憑借強大的帝級神識運用驚天訣中的神功奇學將自己的氣息徹底的屏蔽。 可是正在這時,他感覺第五個王級高手來了,因為有一股強大的神識籠罩在了附近的每一寸空間。 他心中暗道:“你媽個姥姥,是不是他媽的全大陸的王級高手來要此地開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