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18 大罵南宮無敵

望著后面的南宮無敵越追越近,獨孤敗天不禁有些著急,以他現在的功力要想對抗這個帝境高手那等于找死。 他終于明白帝境高手的可怕,他仰仗無上絕學神虛步已將速度提升到了他所能夠達到的極限,但沒想到這個老家伙只以尋常的輕身功夫便追了上來。可以看的出來,輕功絕對不是這個老家伙的強項,但他就是憑借高深的修為用一般的輕功拉進了兩人間的距離。可以想象如果二者動手的話,肯定是一面倒。 獨孤敗天非常有自知之明,深知此時以他的修為絕不是南宮無敵的對手,只有拼命的逃。 “騷老頭子,你好不要臉,以你帝境修為居然欺負我這個后生晚輩,你真是太過分了,你不怕武林人恥笑你嗎?你不怕其他帝境高手責罰你嗎?” “你這個混蛋小子放屁!”南宮無敵真是急了,居然失去了往日的從容,臉色鐵青。“小兔崽子你竟敢火燒我南宮世家,我南宮世家開派五百年以來還從未受過如此奇恥大辱,今天我一定要滅了你。” “我靠,老頭子火氣夠沖的,至于的嗎?不就是一不小心玩火燒了你們家幾間房子嗎?你怎么那么小氣啊!” 南宮無敵的鼻子差點沒氣歪了,全然不故帝境高手風范,破口大罵:“我XXX,你他媽那叫一不小心玩火燒了我們家幾間房子?你他媽那是有預謀的燒了我們南宮世家半個山莊,那是我們數百年來的基業。小兔崽子我看你能跑哪去,捉住你以后,我刮了你。” 獨孤敗天一邊拼了命的跑,一邊和南宮無敵“解釋”道:“我靠,老頭子你現在覺得委屈了。活該,自作自受,這是你們的報應。你想想你們對我做了什么,先是把我誆騙到南宮家,對我威逼利誘,讓我為我南宮世家效力。后來你這個老小子不好好閉關,從后院蹦了出來,以大欺小、倚老賣老、無恥、混蛋、卑鄙、下流……總之一句話,你他媽的不是好東西。接著你這個狗屁帝境高手就將我給擒住了,你知不知道從這這一刻開始我的命運因為你們他媽的而發生了轉折?” “你那寶貝孫女南宮仙兒、那個小賤人用顛倒眾生將我迷失了本性,而后襲擊了水晶齋的傳人水晶,結果羊肉沒吃成,弄了一身騷,害我同時結下了你們和水晶齋兩方仇敵。使的我不得不去參加那個該死的新天王封王大會,想到那里找幾個德高望重的天王高手主持公道,可是我還未來得及解釋,你們家那個小賤人就把我說成了不死之魔。他媽的害的老子大戰云山之巔,血染長袍,成了全天下武林人的公敵,從此逃亡天下。” “老小子你說你們家對的起我嗎?而我只不過不小心燒了你們家幾間狗窩,你就對我要殺要砍,你說你缺德不缺德?” 獨孤敗天說這一大堆話時,有時無比悲憤的咆哮、怒罵南宮家,有時又嘻嘻哈哈的調侃南宮無敵,南宮無敵早就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了。特別是他那左一句“老小子”,右一句“老小子”,把南宮無敵的臉都快氣綠了。南宮無敵的心里暗罵:好歹我人家也是八十好幾的人了,就說我返老還童了,你也不至于這樣叫吧。小兔崽子你可千萬別讓我逮住你,要讓我捉住你,非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不可。 “獨孤小兒,你休要在那里逞口舌之利,不要讓我抓住你……” “廢話,你個老烏龜、老王八蛋,干嗎讓你捉住我啊?老小子你還不快回去看看你的龜窩,再不回去,你那龜窩就燒的一點也剩不下了。” “哇啊……氣死我了。”獨孤敗天也真算是本事,用長風鎮的混混兒之學將一個帝境高手氣的暴跳如雷。 只見皎潔的月光下兩條高大的人影一前一后飛快的奔跑著,如一陣風一般,而且風中不時傳來咒罵聲。 “我靠,老小子你這樣以大欺小、倚老賣老、毫無廉恥的老混蛋,你以帝境修為來壓我,擺明了你你要跳進紅塵,參與塵俗之事,你難道忘了帝境高手之間的那個約定了嗎?你難道不怕別的帝境高手到時聯合起來找你麻煩?” “哇啊……你他媽給我閉嘴,小兔崽子呆會兒我劈了你,哇啊……” “老烏龜你太聒噪了,就好象五百只蒼蠅,三千只鴨子在我面前胡飛亂舞,煩啊!”他也不仔細想想到底是誰煩。“我靠,你個老小子悶聲不響又拉近了一段離,你個卑鄙、無恥、陰險、混帳的老東西。” 南宮無敵再也不言語,但是兩只眼睛卻瞪的血紅,牙齒咬的“咯吱咯吱”直響。 “老家伙咱倆打個商量如何,你別追我了,咱們之間的恩怨就此一筆勾銷如何?” 南宮無敵臉色鐵青一句話也不說,但腳下如生風一般在后緊追不舍。 “老小子你到是說幾話啊,你他媽再不說話,到時老子有機會了一定徹底拆了你的狗窩,斬了你那個狗熊兒子,殺了你那些沒用的孫子,X了你那賤人孫女,然后賣到妓院,讓你在風燭殘年無依無靠,凄涼而終。” 南宮無敵終于忍不住了,“獨孤敗天你的嘴巴太毒了,我南宮無敵以帝境高手的身份發誓,一定要將你碎尸萬斷。” 獨孤白天嚇了一大跳,他知道自己就是自殺也不能夠落在南宮無敵的手里,這個老家伙肯定快要恨死自己了。 以后無論獨孤敗天怎么無理漫罵,南宮無敵都是一聲不哼。兩人之間的距離越拉越近,已經不足二十丈了。 獨孤敗天一狠心,用牙齒咬破了舌頭,噴出了一口血霧,他的速度立刻提升了一大截。“我靠,別人都是給馬放血提升速度,他媽的南宮無敵這個老混蛋逼的老子給自己放血來提升速度,我XXX……” 兩人之間暫時又拉開了一段距離,從開始到現在兩人已經跑出了將近百里的路程,獨孤敗天早已累的通身是汗,這時他再也沒有力氣和南宮無敵斗嘴了,邊跑邊大聲喘氣。 但慢慢的以他自己精血為代價換來的速度又變的慢了下來,而南宮無敵和他的距離又開始縮短,他回頭一看南宮無敵那血紅的雙眼都快噴出火來了,當下毫不猶豫,再次噴出了一口血霧,速度又提升了上去。就這樣獨孤敗天邊跑邊放血,跑到將近二百里的時候,獨孤敗天感覺自己都快虛脫了,而南宮無敵眼看就要追上了他。 忽然他聽見了流水的聲音,當下心中一振,快速向水聲跑去。此時天光已經蒙蒙發亮,只見一條大河橫在前方,河水湍急、奔騰著、咆哮著,蜿蜒流向遠方。他心中一顫:他媽的,這條河也太急了吧,我跳下去之后不立刻沒影了,那不是送死嗎? 可是他回頭一看南宮無敵已經到了眼前,只見他臉色鐵青,雙眼血紅,就像一尊煞神一般。 “我靠,落在這個老小子手里以后肯定會覺得死都是一種幸福,我還是跳河吧。”他看著快沖到眼前的南宮無敵大聲道:“老小子送我百里,終需一別,你可以滾蛋了,老子要走了。” 聽著獨孤敗天滿嘴的污言穢語,再看到他要跳河,南宮無敵一下子急了,身子驀然騰空而起,如一道光電一般,一下子來到了他的背后。這是南宮無敵成就帝境修為之后秘密修煉的絕學,能夠在剎那間瞬移三、四丈的距離,如果在比武中可以給對手意想不到的致命一擊。此時眼看獨孤敗天就要逃走,他迫不得已將這種身法使了出來,同時在心中感嘆用來對付這樣一個還未達到王級境界的后生晚輩簡直就是浪費。 獨孤敗天一看,亡魂皆冒,臉都白了,如果要落在這老家伙手里,想都不用想,那簡直是生不如死啊! “拼了!老子寧可元氣大傷,也不落在這老小子手里。”想到做到,他向南宮無敵噴出了一口濃濃的血霧,血霧光華閃閃,隨后快速的凝聚在了一起。 “以吾之血化形于劍,血脈神劍成型,凝!”血霧飛快的聚在了一起,凝成了一把血光閃閃的神劍,仿若真的實體寶劍一般。 “神劍誅魔,滅!”殺氣凜然,血光閃閃的血霧神劍殺氣沖天直刺南宮無敵的前胸。 南宮無敵嚇了一大跳,本來他已經飛快的來到了獨孤敗天的背后,但是一把殺氣森森的血紅神劍莫名其妙的從面前這個他無比痛恨的混帳小子嘴里“吐”了出來,而且神劍已經達到了他的胸前。 他暗罵:這個小混蛋不愧是不死魔王,竟然能夠有如此詭異的本領。他深深的感覺到了血紅神劍上的那股強絕、恐怖的力量,當下不敢有絲毫大意。他右手迅速的握住了藏匿在寬大的袖子中隨身攜帶的短劍,號稱無堅不摧的先天劍罡擊射而出。璀璨奪目的光華立刻和血霧神劍撞擊在了一起,“砰”一聲大震,血霧神劍片片粉碎,化作一團血雨四處擊射,與此同時獨孤敗天翻身越入了河水中。 南宮無敵猛的向前沖去,但他驚駭的發現,擊射的血雨竟然穿透了他的衣衫,他趕緊運起護身罡氣阻擋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