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9 初窺不死

南宮無敵猛的向前沖去,但他驚駭的發現,擊射的血雨竟然穿透了他的衣衫,他趕緊運起護身罡氣阻擋血雨。但他的依舊不減,在獨孤敗天落入河水的剎那,他便來到了河邊。他雙手齊揮,大喝道:“起!” 剛剛沒入水中的獨孤敗天連同數方河水被生生提到了空中,很詭異的一幅畫面:一個高大的男子如同被困在魚缸中的魚一般,四周是方方整整的一大塊水,重達數千斤的“魚缸”和“魚”被生生凝在了空中。 開始時獨孤敗天絲毫沒有感覺到自己已經凝在了空中,可是驀然間他感覺自己不能動了,被一股力量束縛了。當他發現自己和一大團河水竟然到了空中時臉色驟變,嘴唇不住翕動。 南宮無敵不用想都知道這個家伙又在大罵呢,不外乎“老小子”、“老混蛋”、“老烏龜”……他頓時感覺氣憤無比,被一個后生晚輩如此侮辱,何況這是一個被他深深痛恨的家伙呢。 獨孤敗天感覺自己真的好比一條困在水中的魚,甚至比魚都不如,魚至少還能夠游動,而自己卻一動也不能動。他在心里暗暗苦笑:罵的,還是落在了這個老變態手里,這下有的受了,想死都不容易了,現在自己的樣子真的像一條挨宰的魚啊! 南宮無敵雙手發出淡淡的光芒,控制著空中的“水團”,雖然他已經達到了帝境修為,但這樣控制數千斤的物體凝在空中,他也相當吃力。不過,即使吃力,他也要再堅持一會兒,好好的折辱一下這個無比混帳的小子,“嘿嘿,獨孤敗天你不是很狂妄嗎?你看你現在像什么樣子,像條死魚!” 獨孤敗天的嘴唇又開始翕動,南宮無敵簡直氣壞了,他知道這個混蛋又開始罵人了。他臉色猙獰,道:“你信不信我立刻殺了你……難道你就不能夠對我這個帝境高手尊敬一點嗎?”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自己都感覺奇怪,是的,他明白了,他這個帝境高手渴望人們的尊敬,但自從他成為帝境高手以來,他一直偷偷摸摸,世人根本不知道有他這個帝境高手存在,而這個知道他秘密的家伙卻對他不屑一顧。 正在他一愣神的工夫,他驚恐的發現早先獨孤敗天“吐”出來的“血脈神劍”被他擊碎后變成的血雨此時已化成了血霧,正在腐蝕著他的衣衫。由于他雙手不停的向外輸送功力控制著空中數千斤的“水團”,此時他的功力已消耗的差不多了,他的護體罡氣已經變的極為稀薄,血色霧氣已經貼到了他體表。 南宮無敵知道不能夠再等了,雙手齊揮擊向了空中的“水團”,而他自己也飛速的向后退去,脫離了血霧。 璀璨的光芒將“水團”擊的粉碎,南宮無敵清清楚楚的看到獨孤敗天不僅口中吐血,而且全身的皮膚都有血跡滲出,他知道那個混帳小子體表的血管迸裂了。隨后獨孤敗天掉進了湍急的河水中,一下子無了蹤影。南宮無敵知道這個小子死定了,沒有任何一個次王級高手能夠擋住他這個帝境高手的一擊。但沒能夠將獨孤敗天捉上來,好好的羞辱一番,他感覺很遺憾。而且南宮無敵對自己的那最后一擊非常不滿意,竟然沒能將對方擊碎,這超乎了他意料。 獨孤敗天落進了冰冷的河水里,感覺自己的整個身體都碎了,這種感覺和當初在云山深處修煉不滅金身時所受的痛苦非常相似。他的身體仿佛被撕裂了般的疼痛,但他的意識卻無比的清晰,他真的非常的痛恨自己,為什么不昏過去。肉體痛苦,神識卻無比的敏銳,這樣他就更加感到痛苦。他感覺自己在下沉,他知道這是由于身上的那把泣血神劍,泣血神劍雖然看起來和普通寶劍大下相差無幾,但其重量卻嚇人,足有七八十斤重。 獨孤敗天在心中暗暗的詛咒著:“我靠,泣血神劍啊,泣血神劍,你他媽的害死老子了。南宮無敵那個老烏龜沒有打死我,你卻要害我被水淹死。”獨孤敗天此時一動也不能動,身體慢慢的下沉著。由于缺氧,他漸漸的感覺自己失去了知覺,對于身體上的痛苦也不再那么敏感。 但另獨孤敗天遺憾的是他并沒有徹底失去知覺,處于昏迷和清醒之間,迷迷糊糊。當他感覺自己快要窒息,忍不住張嘴狂灌河水時,體內由于經脈阻塞被迫停止運行的真氣驀然間沖開了阻塞的穴道,又開始在他體內悄悄而又緩慢的運行起來。同時不死魔功也平緩的運轉起來,游離在水中的天地精氣仿佛受到招引一般不斷向他涌來。 他徹底的清醒了,由于不死魔功的運轉,他再也沒有窒息感。他的神識立刻變的敏銳無比,他又感覺到了身體上的那些創傷給他帶來的巨大無比的痛苦。同時他發現體內驚天訣和戰天訣運轉的同時另一中未知的真氣在體內循環往復,生聲不息。這種真氣的運行路線異常詭異,超出了他所認知的武學范疇,甚至和他所掌握的武學理論相悖。這些真氣的運行路線有時僅僅和人體一些死穴擦肩而過,這些是他平時想也不敢想的,真可謂生死一線間。但是他驚奇的發現正是因為這套詭異的功法,他周圍的天地精氣才不斷的向他涌來。 獨孤敗天這是第一次感覺天地精氣是如此可愛,不僅使他不再窒息,而且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身體的創痛在減輕,他甚至感覺到了迸裂、破碎的血管在愈合,體內的淤血在被排除體外。在這一刻他徹底忘記了當初他在修煉不滅金身時,天地精氣在改造他身體的過程中給他所造成的巨大痛苦。 他感覺自己闖入了武學的另一片天地,這是一個未知的領域,在這片領域中奇經八脈根本算不上奇,這片領域中的經脈才算奇,這才配叫做奇脈。 他想起了當初在開元城外被銀髯道人打成重傷,而后被冰封的奇特遭遇,那一次他破冰而出之后不僅傷勢盡復,而且體質更加強橫。還有上一次在云山之巔血戰天下群雄之后,重傷的他昏迷了三天三夜,最后也遭遇了類似的情形。 難道所有這一切都是因為我體內這股未明的功法?我為什么會有這種功法呢,突然不死之魔四個大字印入了他的腦海。他驀然一驚,難道這就是不死之魔的秘密,這就是我舍身成魔后附帶而來的不死魔功? 河中光線越來越暗,獨孤敗天已經沉到了河底。盡管這條大河的上方水勢湍急,但河底卻風平浪靜,獨孤敗天靜靜的躺在河底,此時他神識敏銳無比,但就是一動也不動。他驚奇的發現自己的身體開始發出淡淡的毫光,在昏暗的河底他是如此醒目。 獨孤敗天明白這不是他自身在發光,這是由于游離的天地精氣匯聚在他的身體四周導致的結果。難道這就是不死魔功稱之為不死的原因?能夠自動吸引天地精氣,為己所用。他知道這只是膚淺的表面現象,但這足以讓他激動不已。這是他第一次在清醒的情況下感受到不死魔功的運行,匪夷所思的行功路線,顯著、甚至有些夸張的療傷效果,僅僅已知的這些就足以說明這套功法的神奇。 獨孤敗天默默的記下了這種詭異的行功路線,他有一種預感只要能夠深入的了解不死魔功的本質,他將踏進武學的另一片天地。 這次他的傷勢十分嚴重,南宮無敵的那一掌不僅讓他體表的血管迸裂,而且五臟六腑都發生了偏移。要不是他剛剛修成不滅金身,不要說他現在才處于次王級境界,就是一個有著王級修為的天王高手也難擋帝境高手如此強烈一擊。 在黑暗的河底,一團光亮將獨孤敗天包裹在其中,他受創的身體在不斷的被修復。 不死魔王獨孤敗天的大名再一次傳遍武林,當誅剿獨孤敗天的群雄得知不死魔王不僅成功的逃出了他們的包圍圈,而且一把火將清風第一武林世家南宮家族的山莊燒掉四分之一時,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魔焰囂張!所有人都有一絲恐慌。 暗中一些力量開始推波助瀾,有意的為獨孤敗天“造勢”:血戰云山之巔、劍斬天王高手尹風、火燒清風第一武林世家南宮,他的名字代表了殘暴、毀滅、強橫……無形之中他成了眾矢之的,成了百年來武林必殺榜的頭號要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