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20 神秘帝境高手

清晨,紅彤彤的太陽慢慢爬出了地平線,柔和的陽光驅散了薄薄的霧氣,灑遍了整個原野。在這個深秋的季節,原野上一片金黃,沉甸甸的谷穗盡顯收獲的芳香。在一片金黃中一條大河蜿蜒流向遠方,河水奔騰著、咆哮著,湍急無比。奔流不息的河水滋潤了兩岸肥沃的土壤,為兩岸的人民帶來了繁榮、富足,當地人親切的稱呼這條河為母親河。 當陽光驅散薄霧的一剎那,一道紫色的光柱從河水中激射而出,直沖十幾米高空。巨大的水簾以紫色光柱為中心向四周激射,光柱與河水交接處出現一個巨大的旋渦。旋渦不斷旋轉,在湍急的河水中逐漸出現一個真空地帶。一條高大的人影自旋渦中飛射而出,他手舞寶劍,無堅不摧的先天劍氣灑出片片璀璨的紫芒。 兩岸日出而作的勤勞農民望著自河水中騰空而起的紫色光團驚呆了,這對于他們來說簡直就是神跡,無數人放下了手中的農具,朝著大河頂禮膜拜。 光團中的獨孤敗天顯然發現了河兩岸的農民這種虔誠的舉動,他對于自己無意之舉所造成的結果不禁一呆,他隱隱覺得發現了一種另己擺脫目前無比糟糕狀況的契機,但仔細想了想,他又苦笑的搖了搖頭。他向岸邊飛射而去,當他落在岸上的一剎那飛快的向遠方疾奔而去。他不想破壞岸上那些善良人心中的那個夢,讓他們堅信剛才他們看到了水神,很快他消失在了茫茫原野的盡頭。 當頂禮膜拜的人站起身時,他們所看到的神跡早已消失,但他們的心中卻充滿了巨大無比的喜悅。因為神在眷顧著他們,神在無時無刻的注視著他們。 獨孤敗天走出了原野,來到了一座城鎮,一個又一個有關他的消息傳入了他的耳際。他成了百年來最為兇殘的狂徒,一系列的描述向世人道盡了他的“真面目”:不死魔王是一個殘暴、兇狠、強橫、卑鄙無恥、禍亂武林的大害。 同時他成了武林最為炙手可熱的人物,百萬金幣懸賞,武林必殺榜頭好要犯。天下無論自發的還是有組織的除魔小組無以計數,清風帝國每一個角落都有捕魔的獵人。 “媽的,魔教怎么還沒有行動,難道他們就這樣放任正道武林的氣勢越來越高漲?我所做的一切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正道武林不僅沒有大亂,而且更為凝聚。魔教這幫混蛋更為狡猾,仍舊按兵不動。麻煩啊,頭痛啊,真是個問題。或許……”獨孤敗天陷入了沉思中。他想起了在云山深處的那個黑袍人所說的話,天下間正道高手無數,顯露在世人面前的正道實力只不過是冰山的一角。 “也許……” 驀然間一種被人窺視的感覺浮現上了他的心頭,他不動聲色,依舊在小鎮中慢慢的行走,而強大無比的帝級神識則悄無聲息的發放了開去。神識散漫的自每一個在街道上來往的行人身上輕拂而過,然而卻一無所獲。過了一會那種被窺視的感覺如一陣清風般自他身上悄悄退卻,剎時無蹤。 “好可怕的敵人,竟然躲過了我的搜索,這究竟是誰?如此高深的修為肯定是一個勁敵,正道人士真的是無所不在啊。看來又有一場大戰了,想必出了這個小鎮血戰就要開始。不過,既然你不愿意在人多的地方動手,我就安心的在這里住兩天吧。” 他料想只有王級高手可以利用附近的環境躲開他帝級神識的搜索,帝級高手毫無疑問更容易做到這些。 這無疑是一個強大的對手,這個對手究竟到了何種境界他無從揣摩,但憑著一種直覺這個高手非常難纏。他(她)白天的行動明顯是在挑釁,不過這樣一來獨孤敗天更加放心了,他相信以這個家伙的性格絕對不會找幫手偷襲自己。 連日的血戰使他格外希冀片刻的安寧,他靜靜的躺在一家客棧的床上,感覺心情無比的舒暢。同時他心里也有點怪怪的感覺:“我這是怎么了,怎么會有如此感覺?以往那么多時間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感受,甚至有一種幸福感。靠,不會讓正道那幫混蛋把老子追的精神過于緊張,現在正處于白日夢中吧。” 其實每一個人都有這樣的心理,當他處于平常狀態下,無論對周圍的環境或者自身的心態來說,總會覺得很平淡,甚至覺得很“麻木”。但一旦打破這種平常狀態,他會驚異自己原來是多么的“幸福”。這樣的例子很多,比如,失去后才發現原來的才是最美。 獨孤敗天懷著舒暢的心情享受著難得的安寧,漸漸的進入了夢鄉。 一道黑影無聲無息的進入了他的房間,黑影站在床前注視著睡夢中的獨孤敗天,久久不動。這個人仿佛來自地獄的使者一般全身都處在一片黑暗當中,連窗外那淡淡的月光都無法照出他的輪廓,所有的光華照在他(她)身體的剎那仿佛被吸收了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他(她)身體的周圍是一片絕對的黑暗。這個人只有一雙眼睛閃亮著,在漆黑的房間中如兩顆明亮的寒星一般。 處在絕對黑暗中的這個人久久的注視著獨孤敗天,最后發出了一聲輕嘆。 輕微的嘆息無疑如一道驚雷,在獨孤敗天耳邊久久激蕩,獨孤敗天一下子坐了起來。他只看到一條淡淡的黑影仿若一道黑色的閃電一般自窗中飄了出去,他迅速的披上長衫自窗中飛身而出,緊緊的跟隨著前方的那條黑影。他腳踩神虛步,將這門曠世神功運轉到了極限緊追不舍。 但無論他怎樣努力,黑影始終和他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邊追他邊暗暗思量:“這個人就是白天窺視我的人,他(她)現在所露的氣息和白天那若隱若無的感覺一樣。好可怕的敵人,竟然無聲無息的潛入里了我的房中。”想到這里他一下子呆住了,是啊,這個人無聲無息的進入了他的房中,要是想取他性命簡直易如反掌,他一下子了出了一身冷汗。 “這是一個帝境高手!”他在心中驚嘆道:“天那!帝境高手!難道是南宮無敵那老王八、老混蛋?肯定不是,要是這個老小子我就是有十條命也沒了,他肯定會在屋中給自己致命一擊,決不會像眼前之人這樣將自己引出來。他不想取我性命,神秘的帝境高手啊!” 最近這段日子他連續接觸了三個帝境高手,南宮無敵已經排除。在云山之巔將他救走的帝境高手和這個人的身高有些差距,也可以排除。還有一個就是在他誅殺完天王高手尹風時所遇到的那個帝境高手,那個從未謀面的帝境高手也同樣是神神秘秘,兩人隔著一片樹林進行了一場神識對抗后,他(她)便悄無聲息的退走了,讓人費解不已。 “難道這個人就是和我進行過一場神識對抗的神秘帝境高手?他(她)為何三番兩次的找上我?” 眨眼間二人飛快的來到了小鎮之外,那個神秘的帝境高手停了下來,獨孤敗天和他(她)保持一定的距離也停了下來,手緊緊的握著泣血神劍的劍柄。雖然有淡淡的月光,但獨孤敗天驚奇的發現自己竟然無法看清對方的容貌,甚至連身形也無法看清,對方處于一片絕對的黑暗當中,只有那一雙眼睛閃閃發亮。 “你是誰?將我引出來所為何事?” 一絲沙啞的聲音自面前之人傳出,分不清男女,分不清老少,“此刻你所住的客棧已經被三個王級高手和六個次王級高手包圍了,你速速離去吧。” 獨孤敗天一愣,他沒想到眼前這個神秘的帝境高手竟然救了自己一命,三個王級高手,六個次王級高手,這個龐大的陣容簡直可以讓自己死上十次。沒想到正道的消息這么靈通,竟然這么快就發現了自己。 “請問你是……” “不要問我是誰,我只能幫你這一次。你應該知道帝境高手之間有一個規矩,不能夠參與凡俗武林中事,像我這樣幫你一個天下人人欲得而誅之的魔,更是犯了大忌,你好自為之吧。”說完之后朝遠方飛奔而去。 獨孤敗天在后大聲喊道:“多謝前輩指點,晚輩他日定當厚報。” “你一路向西逃命吧,說不定可以擺脫正道的追殺。” 獨孤敗天一陣發呆,這個帝境高手太神秘了,竟然為了自己這個不死之魔而違反帝級高手之間的約定,他(她)為了什么呢? 突然他臉色一變,似乎想到了什么,“難道是萱萱?”但他又搖了搖頭,這個小丫頭指不定又跑哪去瘋了呢,而且這個神秘高手的深沉決不像萱萱的性格,要是她的話肯定會先捉弄自己一番。“唉!好久沒見到她了,不知道再次相見,她是否也要與我為敵,她如果真的要殺我的話,那我真的死定了。” 他向西開始發足狂奔,一直到天亮他才停下身來。 此時武林中的高手齊向他所呆過的那個小鎮匯集,不死之魔曾經現身這里,使這個小鎮一下子成了一個風云際會之地。 南宮世家的后院中,南宮無敵臉色鐵青,當他聽到獨孤敗天再次現身武林時簡直要氣炸了肺。這個燒了自己家少半個莊院、罵了他半宿的混蛋竟然沒有死,使他惱怒不已。同時對自己的功力開始有所懷疑,他想不明白他那蘊涵著帝境功力的一掌為何沒能夠結果對方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