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22 原野大戰

場上立時泛起了徹骨的寒意,在森森殺氣中,三道妖艷的光芒沖天而起,三道劍氣合而為一,形成了一把巨大無匹的光劍,光劍周圍黑色的死氣不斷涌現,死亡的氣息立刻彌漫了整個場地。 獨孤敗天臉上立刻呈現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手中泣血神劍發出“嗚嗚”的嘯聲,暗紅色的劍身變的越來越明亮,到最后鮮紅欲滴。一道血紅色的劍芒自劍尖處噴射而出,而后血紅色劍芒周圍黑氣繚繞,聚集了無數的死氣,到最后噴射而出的先天劍氣變成了紫色的劍芒。 “獨孤敗天你去死吧!”三個殺手同時喝道。 巨大無匹的光劍散發著妖艷的光芒,直劈獨孤敗天,而光劍周圍繚繞的那些黑色的死氣仿若能夠吞噬一切的魔焰一般,也一齊他席卷而去。此時他也積蓄了足夠的力量,紫色的化形劍氣變成了蒙蒙紫霧將他護在了里面,而泣血神劍劍尖處那無匹的先天劍氣也凝成了一把耀眼的魔劍,紫色的魔劍光華璀璨中帶著絲絲妖異的紅色,使之顯得猙獰而恐怖。魔劍毫不示弱,發著厲嘯,沖破了那層層黑色的死氣,劃出一道詭異的弧線自下而上迎上了巨大無匹的光劍。 紫色魔劍和巨大無匹的光劍無聲無息的撞在了一起,而后片片碎裂,飛快的消融、消逝,在空中只留下了兩把劍的殘影,四周黑色的死氣也被驅散的一干二凈。但在這無聲的對決過程中,周圍數丈方圓內那些四季常青的低矮植物全都失去了生命,變的枯黃、衰敗,一陣微風吹過,所以枯敗的植被都化為了粉末,隨風飄揚,好象那里原本就不曾有過任何生命,原本那里就是光禿禿一片。 三個殺手嘴角溢血,騰騰向后退了三丈距離,但直到三人停下來之后他們的身體還是不住的搖晃。 獨孤敗天自大腿根以下都沉入了地中,以他為中心,他周身一丈范圍內無論是那些低矮的植被還是原野上那特有的巖石都化為了細沙,仿佛一個縮小版的沙漠。他握劍的雙手仿佛骨折了一般,劇痛無比,不斷的顫抖,泣血神劍險些掉在地上。他不知道自己咽下了多少口鮮血,一滴也沒有自口中流出。孤敗天不想讓那三個殺手看出自己受了嚴重的內傷,他有用力拔身而起,從這小片沙漠中脫困而出。 “嘿嘿,你們這三頭果真有點門道。”獨孤敗天臉上雖然在笑,但心里邊直想哭,經他笑聲一震動,五臟六腑仿佛刀絞一般,劇痛無比。 殺人三用袖子將嘴角的鮮血擦凈之后,冷笑道:“小子果然名不虛傳,不過你碰上了我們三人,怪你命不好,你死定了。” 那個女殺手冷聲道:“如果你能夠接下我們最后一擊,我們就放過你。” “嘿嘿,說的好聽,恐怕施完這最后一擊你們就是想攔我,也有心無力了吧。”此時獨孤敗天內心正在掙扎,他很想施展開神虛步,逃之夭夭,遠遠的躲開這三個人。以他現在的功力同時對付三個次王級高手,到最后肯定是有死無活。但一想到這三人乃是絕頂的殺手,他就頭痛不已,殺手的特長之一便是追蹤,如果他就這樣逃了,他敢肯定這三個人用不了多久就能夠再次找到他,可是如果不逃的話就只有死路一條。 “你們三人真的要再聯手一擊?” 殺人二冷笑道:“嘿嘿,怕了?” 女殺手冷笑道:“他當然怕了,他現在正在想著如何逃掉呢,只不過又怕我們到時候能夠再次找到他。他在試探我們在一擊之后是否就此住手,我說的不錯吧,獨孤敗天?” 獨孤敗天心里一哆嗦,感覺這個女殺手真是太不好對付了。 “美女殺手你還真是聰明啊,那你再猜猜我現在在想什么呢?嘿嘿……”說著他上上下下的打量那個女殺手,雙眼在盯住某處之后直放光。 那個女殺手冷冷的道:“呆會兒如果你有命活下來的話,再去做白日夢吧。” 說罷三個殺手再次靠攏在一起,三人目光冷峻,可以想象青紗之后三人的面色定是凝重無比。 獨孤敗天決定賭一賭,雖然他不是三人聯手之敵,戰到最后他肯定會慘敗,但對付三人僅僅一記兇狠的的殺招,他還是有一分信心的,他相信在那一舜間他能夠將自己的潛力徹底爆發,只要能挨過這一招就什么也不怕了。他暗暗慶幸自己裝作豪無傷勢的跡象起到了作用,使這三人要和自己做出最后的決戰。 三個殺手開始催動手中的寶劍,三道鋒芒直沖而起,與此同時天地間的死氣仿佛受到招引一般,從四面八方向他們席卷而去,將他們團團圍在了里面,濃重的死亡氣息再次籠罩了全場。黑色的死氣仿若滾滾的烏云,又像恐怖的魔焰,將整個場地映襯的像魔界一般。僅僅一會兒工夫,三個殺手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漆黑的死氣當中,只有三道劍氣在黑霧中透出光亮來。 突然在那一瞬間漆黑色的死氣一齊向那三道耀眼的劍氣涌去,那耀眼的劍氣開始收斂,最后消于無形,而那些死氣則瘋狂的向三個殺手手中的長劍聚集,到最后死氣也消于無形,天地又復歸清明。但三人手中的長劍卻如黑墨一般,劍體漆黑發亮,妖異的光華不斷閃現,仿佛有了魔性一般。 獨孤敗天倒吸了一口涼氣,內心震撼無比,這是何等相似的場面啊,當日他在云山深處的那個山谷修煉不滅金身之時也曾經聚引過天地間的死氣,他想不到這三個殺手竟然也知道這種密法。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與此相反的功法,戰天訣中的偷天奪日在體內飛平緩的運轉起來,同時他將剛剛獲得的不死魔功也小心謹慎的運轉了起來。 兩種功法都能夠讓他汲取天地間的精氣,但不同的是前者較為被動,需要刻意去汲取,屬于逆天而行,凡是偷天奪日所過之處,附近的植被、生靈必將死于非命。而不死魔功更為霸道,只要稍稍加已引導,而后便能夠自動汲取天地間的精氣,較偷天奪日更要兇猛,但也更容易引起人的負面情緒。 天地間的精氣源源不斷的向獨孤敗天涌來,他的四周開始變的暗淡無光,整個人仿佛隱入了一片漆黑的虛無當中。 這種結果顯然也出乎三個殺手的意料,三人對望了一眼,感覺都已積聚了足夠的力量,同時將手中那漆黑發亮、泛著妖異光芒的長劍劈向了獨孤敗天。三把長劍發出了刺耳的嘯聲,仿若鬼哭狼嚎一般,漫天的黑色死氣在一剎那爆發,如一片烏云一般罩向了獨孤敗天。遠遠望去,原野上仿佛有一片烏云黑壓壓的涌向了地面,使人感覺仿佛置身于那暗黑的魔界一般,到處是無邊無際的魔焰。 受不死魔功的影響,獨孤敗天內心興奮無比,早已忘卻了死亡的威脅,他內心充滿了滔天的戰意。經過修煉不滅金身而“錘煉”過的身體源源不斷的汲取了足夠的天地精氣后,他飛快的劈出了一劍,這一劍以他全身功力為引導,以天地間游離的精氣為力量,如一條神龍一般,怒吼著、咆哮著,向那漫天的死氣撲去。黑壓壓的死氣和耀眼的白光終于相遇到了一起。 “轟隆隆……” 原野上仿佛響了無數個炸雷一般,轟鳴之聲不絕于耳,遠遠望去,在一片烏云中無數白色雷電在閃耀,銀蛇亂舞,仿若要撕破虛空一般。 四條人影從兩個方向被轟的翻飛了出去,三個殺手被擊飛出十幾米的距離,然后從空中跌落在地,口中狂噴鮮血。 獨孤敗天則被轟的向相反的方向飛了出去,這一次他再次受了嚴重的內傷,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口大口的向外狂噴鮮血。“媽的,老子是不是天生倒霉的命,三天、兩天的受傷,剛剛擺脫了南宮無敵那個烏龜老王八蛋,在這里卻遇上了三個鬼一樣的殺手,我XXX……”他雖然受了嚴重的內傷,身體很難動彈一下,但心情卻處在狂暴狀態,處在極度不忿當中。 黑色的死氣和光芒四射的天地精氣終于徹底的消散了,但方圓數十丈范圍內植被盡毀,巖石具碎,成了一片小型的沙漠,一片荒涼。 三個殺手相互攙扶著,站了起來。 獨孤敗天感覺自己從頭涼到了腳底,他現很難動彈一下,即便站起來也再也沒有一絲力氣了,他感覺自己成了一只待宰的羔羊。但他心中太不忿了,拼著最后一點力氣,雙手拄著泣血神劍艱難的站了起來,如果現在有一陣微風拂過的話,他必然會倒下去。 三個殺手冷冷的看了他一會兒,那個女殺手冷聲道:“你很強。”說完三人轉身離去。 而在三人轉身的過程中,獨孤敗天發現那三個殺手的眼神中似乎帶著些許笑意,似乎是對自己的表現很滿意的樣子。 獨孤敗天一下子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