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23 藏身

望著三個殺手漸漸遠去,獨孤敗天頹然倒在了地上,此時他再也沒有一絲斗志,身心疲憊不堪。身體上那撕心裂肺般的傷痛,使他一陣陣暈眩。看看剛剛化為一片小型沙漠的場地,他有一絲茫然,喃喃自語道:“這是我和那三個殺手對決時最后一擊所造成的結果?” 這一擊所造成的結果足以另武林中的王級高手駭然失色,方圓數十丈范圍內植被盡毀,巖石具碎,沒有一絲生命,一片死寂。 一陣秋風吹過,獨孤敗天眼中又復歸清明,“如此恐怖的一擊威力確實夠大,但使用起來太麻煩了,需要足夠的時間來積蓄力量。如若能夠迅速的動用天地間的精氣,化為己身的力量,天下間我何處去不得?” 過了好長時間獨孤敗天才慢慢爬起,他感覺自己全身仿佛要散了一般,劇痛無比。驚天訣、戰天訣、不死魔功,三功一起運轉,他體內閉塞的經脈一條條被沖開,身體在飛快的復原。體內經脈中的真氣由開始的弱小到最后的壯大,真氣流轉的越來越流暢。如此運行直到天黑,獨孤敗天的傷勢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如若讓尋常武林人士知道他受了這么重的傷,僅僅一個白天就恢復的差不多了,不驚訝的掉下下巴才怪。 一彎冷月高掛天邊,天地間一片銀白。獨孤敗天打了些野味,坐在火堆旁燒烤,一會兒工夫誘人的香氣便飄散了開來。如果不是在被天下人追殺,此情此景他會感覺很愜意。在家鄉長風鎮時他和朋友們常常在鎮外的樹林旁燒烤野味,那時是何等的快樂啊!可是短短半年不到,他竟然成了天下人的公敵,一個被世人所唾棄的魔! 有一絲失落,有一絲迷惘,那曾經的歡樂將不在擁有,那似水的年華將一去不泛。但很快他的內心又升起了一股沖天的豪氣,與天下所有人為敵又如何,百年人世浮浮沉沉,這只是一個小圈子,一切如過眼煙云,轉瞬即逝。他堅信在這個世界之外還有一個更為廣闊的空間,那是一個未知的領域,在哪里也許有圣級高手,也許有神仙……他的最終目標是要到達那片未知的領域。 懷著這種復雜的心情他進入了夢鄉,在夢中他夢到了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在那里所有人都不老不死,永生不滅,在那里每一個人都有著強大的力量,就好象世人所說的神。這片空間叫做彼岸,這是一片凈土,這是一處人間天堂。然而就在剎那間所有的一切都改變了,天地間一片漆黑,所有的一切仿佛都變成了虛無。最后整個空間破碎了,那些不老不死,永生不滅的人們再也不能永恒的存在了,所以的人都灰飛煙滅了。在空間破碎后的一剎那他似乎聽到了幾聲呼喚:“等我們……再相見……”沒有原因,沒有結果,一切來的都是那樣突然。 獨孤敗天一下子驚醒了,雙眼掛著兩行淚滴。“我XXXX#·……¥—¥……什么爛七八糟的破夢,惹老子不痛快,晦氣,大風吹去。都怪那三個鬼一樣的殺手,惹的老子覺都睡不好,成宿做噩夢。”他罵了一通,感覺舒服了許多。此時正是半夜十分,空曠的原野深處不時傳來狼嚎,“嗚嗚……”讓人覺得毛骨悚然。此時離天亮還早,他又躺下身來:“天上掉下個神仙妹妹,一不小心砸到了我身上……”他再次進入了夢鄉。 清晨一縷清風將獨孤敗天從睡夢中喚醒,他揉了揉雙眼,茫然的望了望四外,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哎,老子被正道那幫混蛋逼到這來了,再繼續向里走,就該進入那忙茫茫無際的大草原了。那個莫名其妙的帝境高手勸我向西走,這不是讓我遠避人煙,跳出紅塵嗎,老子快成苦頭陀了。” 他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筋骨,剛想向原野深處走去,正在這時他突然發現遠處有一絲亮光閃爍了一下。“鋒利的兵器”,獨孤敗天立刻感覺到了危險,他知道定是正道的那些混蛋追上來了。“媽的,這幫人是屬狗的,鼻子這么靈。” 他想向原野深處跑,但又有一些猶豫,自己的傷勢還沒有全復,如果這樣跑下去,說不定會被人追上,到那時傷痛加疲勞,對上那幫混蛋可就不妙了。他低頭看了看腳下的洗沙,一狠心道:“賭一把,雖然‘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這個方法已經變的很老土了,但也沒有別辦法了。” 獨孤敗天雙腳踩在細沙上運起全身的功力,口中喊道:“沉。”他整個身子一下子深深的沉入了沙土中。他閉住了呼吸,收斂了神識,悄悄而又緩慢的運起不死魔功來汲取少許的天地精氣,來維持身體所需。 輕微的腳步聲漸漸傳來,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躲在地下的獨孤敗天心中一哆嗦,這五個人的功力非常高明,以他現在的功力如此近距離也只是聽到了微微腳步聲。突然他心中又是一動,他仿佛聽到了第六個人的腳步聲,他又確定了一下,果真又傳來了第六個人的腳步聲。獨孤敗天心里一驚,顯然這第六個人的功力較前五人要高深一些,是個可怕的敵手。 這六人在這里停了下來,開始不停的走動,顯然在觀察現場。 “他在這里出現過。”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道。 乖乖不得了,獨孤敗天一下子聽出是誰來了,正是五大圣地中水晶宮的傳人水晶,是那個可愛的天使。 “不錯,他在這里曾經和人交過手。”又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獨孤敗天心里直叨咕:“不妙啊,莫非來的是五大圣地的傳人,再加上那第六個人,那豈不是六個次王級高手,如果讓他們發現的話,那我豈不是死定了。” 果真驗證了獨孤敗天部分猜想,這時幻天軒的傳人王道沉聲道:“好恐怖的一場大戰,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片小型的沙漠就是這場戰斗所造成的,真可謂驚天動地的決戰啊!” “呵呵,這個小子越來越厲害了,當初在霧隱峰頂時他還遠未達到次王級境界,在我手下他絕對走不過十招。想不到短短三個月未見,他竟能夠達到如此境界。” 獨孤敗天一聽便知道是那個妖女卜雨絲,他一下子想起來了,這個妖女在霧隱鋒時曾經踹過他屁股一腳,害的他疼了半個月。他心中嘀咕:“媽的,妖女等著瞧,你不要落在我的手里,要不然有你好受的。” 這時他又聽到了傷心人的聲音:“曾經有四個人在這里決斗,而且都是高手。” 李詩道:“這樣看來是三個高手同時出手對付他。” 傷心人道:“也有可能這三人不是一起來的,有可能是第一個人來到這里后和他大戰之后不敵敗逃,而后第二、第三個人又陸續來到這里和他打斗。不管怎樣來說,這個獨孤敗天太不簡單了,變的越來越厲害了。” 李詩道:“不,肯定是三個人一起同他大戰。你們看,那邊有一灘血跡,這邊有三灘血跡,如果假設那一灘血跡的位置是獨孤敗天的所在,則這邊恰好是三人聯手對敵的最佳組合位置。” 獨孤敗天在沙土地下越聽越心驚,他沒想到地面上會留下這么多線索,早知道的話定當全都毀去。“你們這幫家伙什么時候走啊,他媽的說的老子心驚肉跳。不對,應該六個人才對,怎么那個人一直未說話啊?” 正在這時第六個人終于開口了,好懸沒將獨孤敗天嚇得竄出去,這個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來到了他的頭頂上方。“我相信他確實和三個高手同時大戰,而且最后身負重傷,但最后還是那三個高手先一步退走了。從這堆灰燼看,他曾經在這里過夜,想必是在這里療傷,可以肯定他的傷絕對不輕,到現在應該還沒有痊愈。他走的很匆忙,連現場這些遺留的痕跡都未曾來得及打掃,這說明了什么?他應該是在發現我們之后才匆忙逃跑。” 獨孤敗天一下子就聽出來了,這第六個人竟然是云煙閣的傳人華云飛,是他最討厭的“死兔子”,他一聽這個聲音就起雞皮疙瘩。他沒想到這個家伙的功力竟然如此高超,乃是這六人之最。最讓他無法忍受的是這個家伙竟然站在他的頭頂上方,使他渾身都覺得不舒服。“媽的,你個‘死兔子’,你太讓我惡心了,呆會兒我要將頭發洗上一百遍。我X#¥·……”他暗暗的咒罵。 傷心人道:“不錯,我想他受了那么重的傷,應該跑不遠,我們趕緊追下去,定能夠將他捉住。” 卜雨絲也道:“說的不錯,他肯定跑不遠,而且他現在應該沒有再戰的能力了,我們分頭去找。” 獨孤敗天感覺腳步聲漸漸遠去,已經走了五個人,但就是沒有感覺到“死兔子”離去。 正在這時華云飛突然開口了,像是自言自語:“老鼠呆在洞里最安全,唉!可憐的小老鼠啊,藏進洞里也不應該留下這么多的老鼠毛啊!” 獨孤敗天簡直嚇的魂飛魄散,他敢肯定華云飛已經發現了他,所謂的老鼠毛一定是自己沉下來的時候在地面留下了幾根脫落的長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