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不死不滅26 不死邪說

獨孤敗天越想越覺得這個“魔域”有古怪,他利用無上輕功神虛步又悄悄的返回了火光處,他想從這些高手口中得到一些有價值的東西。 此時華云飛那如悍婦似的架勢已收斂了不少,不過嘴里還在嘟嘟囔囔。可能看他實在太過分了,一個老一輩的王級高手道:“云飛你不累嗎?” “恩,我看著這幫重色輕友的家伙就有氣,我一想起獨孤敗天那個殺千刀的混蛋就想抓狂。” 卜雨絲笑道:“華兄弟你可真有意思,如果不是清楚的知道你確實是一個男子的話,我還真以為你是女兒身呢,呵呵……”說著輕笑起來。 華云飛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最后又恢復了常色,道:“美人,你竟敢這樣羞辱我,當心某天晚上我摸到你的房去。” “來啊,誰怕誰。”卜雨絲笑聲如銀鈴。 那些次王級高手沒有反應,顯然早已熟悉了二人的脾氣。 “咳咳……”幾個王級高手實在看不下去了,剛剛說話的那個王級高手道:“云飛你這次犯了一個大錯誤,你知道嗎?” “晚輩不知。” “唉!當初我們真的不該這么早把魔域的事情告訴你們,就怕你們沉不住氣,泄露出去。你們太年輕了,太沖動了,結果真的還是……” 一談到魔域,所有的人立時靜了下來。 “是啊,是我太沖動了!”華云飛嘆氣道:“當時我看他一副沉穩的樣子,想來他必定有所倚仗,一下子就想到了前輩們所說的魔域,所以就沖口而出了。” “唉!這也不能怪你,你太年輕了!” 李詩道:“前輩,那個魔王是否真的已經找到魔域?” “應該還沒有,就是他找到了,他也沒有進去。” “為什么?”幾個次王級高手問到,就連平時最為恬淡的水晶也露出了關注之色。 另一個王級高手道:“關于魔域這件事本來非常隱秘,就連我們也是最近才知道,更不要說你們了。當初只是粗略的告訴你們一定要阻止他西行,以免他誤入傳說中的魔域,避免他魔性大發,徹底激起體內的不死魔力。現在就跟你們仔細的說說吧,讓你們對這件事了解的詳細一些。” 暗中的獨孤敗天屏住了自己的呼吸,仔細的傾聽,生怕漏過一個字。 “這個世界有很多神秘的所在,就是強如帝境高手也不敢以身犯險,對那些地方從來都是敬而遠之。在這片原野的盡頭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草原的盡頭是一望無際的沙漠。我要說的這個魔域就在那片沙漠中,本來這樣的秘密即使是王級高手也不知道,因為那不是我們所能踏足的地方。我們也是得自一位功達帝境的前輩指點,才知道有這樣一個所在。” “那絕對是一個恐怖存在,遠遠望去那片地域一片黑暗,沒有一絲光亮,仿佛是一個隔離的空間,與這個世界沒有一絲關聯。魔域內整日陰風怒號,整片地域死氣森森,濃重的魔氣漆黑如煙,不時向外飄蕩,望之悚然。它的邊緣遍地皆是人畜的白骨,仿佛一片修羅場,這些白骨也不知道積累了多少年代,風化后的骨粉代替了原本金黃的細沙,在那些完整的骨骼下是恐怖的雪白,遠遠望去,那黑暗的邊緣白茫茫一片。”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涼氣,這簡直是人間地獄。 “也不知道自哪一代起,武林中的絕頂高手無意中知道了這個恐怖的秘密所在。一些功力超絕的帝境高手不遠萬里紛紛從天宇大陸各地趕往那片魔域,然而這些人自從進去之后便再也沒有聲息,永遠都沒有出來。這是武林史上的一大慘案,不過只在那些帝境高手之間流傳。也許那些前輩深知世人皆有好奇心,所以沒有將這樣一個恐怖的秘密所在告訴世人,防止無數的人白白犧牲。” “難道一直以來都沒有人真正的了解過魔域嗎?”一個次王級青年高手忍不住問到。 “聽我慢慢說,如果沒有后來的事情,那些帝境高手怎么會叫那個地方為魔域呢。”那個王級高手接著道:“就這樣過了過了數十年,武林中不斷有帝境高手去探險,結果還是無一生還。然而就在那個未知的年代,武林中發生了大的動亂,那場大動亂在武林史上都算是濃重的一筆。一個傲世天才橫空出世,如彗星一般崛起,瞬間照亮了整個天宇大陸。他以年少之身,未及二十歲便突破了王級限制,步入了帝境,從此之后挑戰天下各路高手。這樣一個天才少年舉世矚目,無數的光環照耀在了他的身上。” “然而就在這時他變質了,他迷失了本性,在某一個深夜他狂性大發,開始大肆屠殺武林中人,他所過之處充滿了腥風血雨,幾乎無人能夠阻擋。就是當時和他平齊平坐的帝境高手也攔不住,他總是一擊即退,忽東忽西,永遠讓人琢磨不透他的行蹤。此后他更加變本加厲,無惡不做,尤其喜好奸殺女性,天下的名門閨秀人人自危,往往有些年輕美貌的女子自毀容顏,以防為家族招來橫禍。” “當時有人想了一個辦法,將天下最美麗的一個女子送往那個狂性大發、徹底迷失了本性的天才經常出沒的地域。而暗中七八個帝境高手秘密跟隨,準備圍剿他。一切都很順利,那個瘋狂而邪惡的少年落入了圈套,被七、八個同級別的高手圍攻,徹底陷入了絕境。但到了最后還是讓他逃了出去,不過他全身功力盡廢,徹底失去了一身傲世的武功。” “這個人是誰,他這么邪惡,武林中大多數人都應該知道他才對,為何只有那些帝境高手知道這些秘密呢?”王道問道。 “這個人很有名,而且每一個武林中人都知道曾經有這樣一個邪惡的存在。”王級高手道。 “他是誰,難道是傳說中的那個不死之魔?不可能啊,不是連圣級高手都奈何不了他嗎?” 王級高手嘆道:“正是不死之魔,魔域就是因他而起。剛才那些都是他未成魔時的事情,所有這些關于他的秘密只有帝境以上高手才知道。” “那個邪惡的少年就是后來的不死之魔?!”所有年輕高手都吃了一驚。 “不錯,正是他,那個瘋狂而又無比邪惡的少年就是后來兇名四播的不死之魔。人人都以為這個邪惡的少年即使逃走了,也不能夠再作惡了,那些帝境高手深知不出十日,那個惡魔便會死于傷痛之中。可是所有人都錯了,混身是血的惡魔非但沒有死,還得到了一塊圣級高手遺留的精元石,沒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得到的,在他得到精元石的那一刻他徹底的舍身成魔了。當惡魔再次出現在人們眼里的時候,他比以前更加的邪惡了,見人就殺,不分男女老幼,不管是否為武林中人。那些帝境高手吃驚的發現惡魔不但功力盡復,而且隱隱有突破帝境限制,邁入圣級境界的趨勢,這些人再也攔不住這個惡魔了,這是一個流血的年代,武林之中充滿了腥風血雨,這是武林史上最為悲慘的年代,到處是殺戮……魔焰滔天,無人能阻。” “惡魔終于在他將近三十歲的時候突破帝境限制,步入了圣境,這十年期間,是武林史上最為黑暗的年代,是武林史上最為恥辱的時代……”王級高手沒有說這十年間的事情,但每一個人都清楚,那肯定是不堪回首的一段往事。 “在惡魔成為圣級高手的剎那,五位出世的絕世高手感應到了他的存在,這五人早已達到了圣級境界,早已不理凡俗中事,但在那時卻強烈的感應到了他那邪惡的氣息。五位圣級高手再履塵世,與那個惡魔發生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這場大戰常人難以想象,空中到處是縱橫飛舞的劍光,猛烈的罡氣激蕩四野,摧枯拉朽的掌力轟隆聾震耳欲聾,煙霧彌漫,塵沙蔽天。尋常武林中人只能遠遠的觀望,根本不敢踏前一步。當一切結束時,戰斗的地方讓所有人瞠目結舌,那簡直是非人力造成的,巨大的深坑,凸起的土山……這些痕跡顯無不示出大戰的激烈和殘酷。五位圣級高手當然安然無恙,畢竟是以五敵一,實力強勁。而那個惡魔在這一戰之中則成就了不死之名,向世人展現了他的可怕之處……” “不死惡魔五臟具裂,身體骨骼也斷裂多處,但最后一刻他雙眼血紅,徹底泯情入魔,以垂死之身逃出了圣級高手的包圍圈。當時他的速度簡直超出了人體的極限,縮地成寸、浮光掠影、御空飛行,在他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這簡直超出了武的范疇,幾可謂術……” 暗中的獨孤敗天不知為何突然感覺心中升起一股悲意,難受異常。他的內心最深處一個凄涼的聲音:“欺世之徒……我要殺……所有人都負我……真相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