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不死不滅29 路見不平

青衣人道:“既然你已經做出了選擇,我也不攔你,我的責任已經盡到了,你好自為之吧。”說罷,身形一閃,如一抹流光一般,瞬間消失在了草原深處。 “轟” 一聲驚雷,驚醒了沉思中的獨孤敗天。“要下雨了,真是天有不測風云啊!” “噼里啪啦”雨點掉了下來。 他快速的向不遠處的帳篷跑去,那里稀稀落落有幾戶牧民。 “大嬸打擾您一下,我可以在您這里避避雨嗎?” 一個中年女人向外看了看,黝黑的臉色,淳樸的笑容,典型的草原牧民。“快進來吧,小伙子,當心被雨水淋濕生病。”樸實的話語一下子溫暖了獨孤敗天的心,自從離家以后,他很少聽到這樣溫暖的話語了。 惡劣的環境使草原上的牧民生活的并不是很富裕,這只是一戶普通的牧民家庭,屋中略微有黑暗,看得出這一家的生活并不是很好。一個十三、四歲的男孩剛剛起床,好奇的打量著獨孤敗天。 “大嬸,就你們母子兩人生活嗎?” “不,你大叔和你大哥出去了。” “哦,這么早,可是外邊已經下雨了。” “是啊,沒有辦法啊,昨天有幾匹馬走失了,他們不得不一大早去找。” 獨孤敗天深刻體會到了草原牧民生活的困苦,他知道那些大牲畜是牧民們僅有的財富。 “孩子,你不是草原人吧,看你風霜撲撲,一定是有急事來到草原吧。” 他點了點頭,心道:是有急事,生死大事。 “你看,你的衣服都破成什么樣子了,如果不嫌棄,先穿一件你大哥的衣服吧。”說著向里走去。 換上牧民具有民族特色的衣服后,獨孤敗天儼然成了一個草原人,高大的身軀,樸實的面容,只是雙眼偶爾流露出兩道神光,顯示出他的不凡。 “大嬸謝謝您。” “不用客氣,凡是進了大草原的人都是我們的客人,你在這里等著,我去給你弄些吃的。” 獨孤敗天只能在心里感嘆:“好人啊!” 那個男孩的注意力已經從他的身上轉移到了他的泣血神劍上,一眨不眨的望著,這是一個很討人喜愛的男孩,黝黑的皮膚,黑亮的眼睛。 “想看嗎?” “恩。”男孩靦腆的點了點頭。 “小心一些,它很鋒利。”獨孤敗天將寶劍遞給了過去。 不一會兒,善良的大嬸為他準備了一些簡單的吃食,雖然不是美味,但吃在他的嘴里卻感覺鮮美無比,這幾天他吃的都是一些無味的烤肉,口里淡的很。 帳篷外雷鳴電閃,大雨滂沱,天地間一片水幕。室內一團溫暖的爐火,充滿了溫馨,獨孤敗天沉沉的睡了過去。當他再次睜眼時屋外的雷雨還沒有停,那個善良的大嬸不安的在屋中走動,男駭也顯得有些焦急,不時跑到門口向雨幕中張望。 “大嬸,我能夠幫什么忙嗎?”獨孤敗天看出了母子二人的憂慮,此時已是傍晚時分,那位出去的大叔和大哥還沒有回來,定是讓這母子無比擔憂。 “啊,你醒了。我只是有些擔心你大叔他們,不過沒關系,過會兒他們應該回來了。” 可是直到吃過晚飯,那對父子還沒有回來,善良的大嬸開始坐立不安。 “大嬸您告訴我,大叔他們向哪個方向去了,我去找找看。” “不行,你一個外鄉人,對這里的一切都不熟悉,怎么能夠讓你去找呢。” “放心吧,大嬸,您應該看出來了,我不是普通的人,不然我一個人怎么能夠來到這片大草原呢。” “這……”樸實的大嬸內心真的很焦急,最后將父子二人離去的方向告訴了他。 獨孤敗天在離去時,道:“大嬸,我希望您不要將我出現在這里的消息透露給別人,我怕為您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好的,孩子你在路上可要小心啊!” “放心吧,大嬸。” 他轉身投入了雨幕中,雖然冰涼的雨水打濕了他的衣衫,但他心里感覺暖洋洋的,今天他感覺到了久別的人間真情。 天色已完全黑了,只有那撕破夜空的電光偶爾照耀出草原的朦朧輪廓。 他腳踩神虛步,身形飛快的在草原上奔馳,直覺告訴他,這父子二人定是遇上了什么麻煩或者危險。多日以來他總是在生死之間掙扎,在刀與火,血與劍之間穿梭,這位初次見面的大嬸給了他久別的溫暖,使他心存無限感激,他決定一定要將那父子二人平安找回來。“我這個魔啊!”他忍不住一陣自嘲。 獨孤敗天在雨中跑了大半夜,終于望到遠處有微弱的光亮傳來,他心中一動,悄無聲息的潛行了過去。屋中是幾張陌生的面孔,每個人都帶刀挎劍,一看就知道這幾人不是草原上的牧民。 他暗道:“動作真是夠快啊,連這些人都追到了這里,那些王級高手豈不是早已到了,說不定已經跑到我前面去了。” 這時屋中一人惡狠狠的道:“老家伙,你磨磨蹭蹭干什么,快一點,趕緊去,到時少不了你的錢。” 獨孤敗天這才注意,角落里還有幾個人。幾個草原上的男女坐在一起,看來像是一家人。另外,還有一個頭發有些班白的中年人和一個嘴角掛著血絲的青年人坐在地上,他敢肯定這二人就是他要找的人。 中年人道:“遠方的客人,求求你們不要讓我去殺那匹馬好嗎?那是小兒最喜歡的馬兒,難道換一匹還不行嗎?” “不行,別的馬又老又瘦,只有那一匹看起來還比較肥實,快去殺了它,到時大爺一高興就多賞你幾個錢。” “不行,絕不能夠殺那匹馬,我不答應。”那個嘴叫掛著血絲的青年人道。 “小兔崽子你真是活膩了,大爺又不是不給錢,吃你的馬,算看的起你。”一個挎刀的大漢向年輕人走去。 “不行,就是不能吃。” “媽的,敢跟老子頂嘴。” “啪”大漢抬起手來就是一巴掌,青年慘叫了一聲,一個骨碌滾了出去。 旁邊的那一家人勸道:“孩子,你就讓他們殺了那匹馬吧,反正也是剛剛找回來的本丟失了的馬。” 青年人的父親也道:“孩子不要強了,給他們殺了吧。” “為什么,這是我們的馬,他們為什么這么不講理。”青年人神色激動無比。 獨孤敗天暗嘆:草原人果然樸實、善良無比,這個世界上比這不公平的事情有的是,只是他們在這片安寧的草原上從來沒見過而已。 屋中幾個武林人同時大笑:“哈哈,為什么?你他媽的腦子銹豆了,你能阻止我們嗎,老子讓你生,你就生,讓你死,你就死,還敢問為什么,去你媽的吧。”說著又走過來一個大漢,將青年人踢了一個骨碌。 “老家伙你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快去殺馬,難道等著我們殺了你的兒子,你才去,媽的!”說著,那個大漢給了中年牧民一個耳光。 中年牧民手撫著臉道:“你們給多少錢?” “他媽的,還想要錢,耽誤了這么長工夫,沒殺你們已經夠寬容了,滾,快去!” 獨孤敗天眼中冒火,一下子震碎了木門,殺氣凜然的踏了進來。 屋中所有人都是一愣,那幾個武林人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驚恐的大叫道:“魔王!” “是你們自殺,還是要我動手。” “不,魔王饒命啊!”幾人同時大叫道,再也沒有了剛才的威風。 “饒命?嘿嘿……”獨孤敗天冷笑道:“我剛才不是沒有給你們機會,我來到屋外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一直在觀察著你們。我開始還以為你們是幾個豪邁的漢子,不太懂得變通,跟幾個善良的牧民發生了爭執,誰曾想你們他媽的是雜碎,豬狗不如。你們自己覺得拳頭硬,就能夠掌握別人的生死是嗎?那好啊,沖著我來。” “不敢,不敢,魔王大人饒命啊!” 屋中的幾個牧民顯然糊涂了,他們沒想到剛才還耀武揚威的大漢們此時會如此惶恐的害怕一個年輕人。 “本來今天我的心情非常好,是你們幾個他媽的破壞了我的心情,該死!”獨孤敗天一下子拔出了泣血神劍,屋中立時泛起一股刺骨的寒意。 屋中所有人立時不由自主顫抖起來,他一眼瞥見了那父子二人眼神中露出的惶恐之色,趕忙收起了手中的利劍。 “你們幾個跟我出來。” 正在這時雨中傳來一陣輕笑:“獨孤兄好興致啊,原來在這里發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