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不死不滅30 雨夜嘯天

“哪一頭?” “獨孤兄未免太過無理了吧,故人相見,火氣何必這么沖呢!” 獨孤敗天大步走入了雨中,同時向后招了招手,帳篷中的那幾個武林人硬著頭皮跟在了他的身后。 雨中站著四個人,兩個老者,兩個青年人,他只認識說話的那個青年人。 “新明帝國嘯天劍法傳人王西風!”獨孤敗天雙眼瞳孔一縮。 “沒想到獨孤兄還記得小弟,當初你我在霧隱峰頂同為七強,想不到才短短幾個月工夫,竟然發生了這么多事。” “世事難料啊!你們也為誅剿我而來?” “一直以來我很想和獨孤兄坐下來喝一杯,但如今看來你我只能刀兵相向了。” “看你也像是有血氣的青年,在交戰之前我想起你們允許我處理一件事。” “什么事?獨孤兄請說?” “我要處理這幾個雜碎。”獨孤敗天一指身后幾人,道:“具體為什么,你們可以進帳去問那里的牧民。” 王西風身旁的年輕人道:“你說要處理就處理,你當我們是空氣嗎?竟然如此大言不慚,要在我們面前處理武林同道,你未免太囂張了吧!” 那兩個老人神色不動,王西風沖那個年輕人的擺了擺手道:“小言閉嘴。”接著又沖獨孤敗天道:“道魔不兩立,我現在還相信未成魔前的獨孤兄,請吧。” 獨孤敗天沖那幾個不住顫抖的武林人道:“給你們一個機會,一直向前跑,誰能夠跑在第一我就不殺誰。” 幾人在聽到王西風所說的話時簡直絕望了,唯一的救星已經拋棄了他們,現在感覺有生還的希望,頓時精神一振,亡命般向前跑去。 獨孤敗天沖著王西風道:“我不想讓那些牧民看到血淋淋的場面,故此換個地方,你們可以跟下來。” 前方傳來了慘叫,幾個武林人為了那僅有的一個活命機會,互相殘殺起來,終于只剩下一個人立在了場中。“哈哈,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我可以活了,哈哈……” 生死之際,人性的丑惡被暴露的淋漓盡致。 那人的笑容突然凝固了,一把血紅的劍尖已經從他前胸透出,鮮血隨著隨著雨水的沖擊而逐漸稀釋,待流到地上時已經變成了淺紅色。 “轟” 一道驚雷,電光照亮了夜空,那個武林人死不瞑目。 “你……為什么……” “笨蛋,你看一看,被你殺死的同伴倒在了你的前面。” 天地間一片漆黑,大雨滂沱,這是一個暗黑的水世界。 獨孤敗天和對面四人遙遙相對,體內護體真氣洶涌澎湃而出。 “砰” 落在他身上的雨點被擊的四處飛濺,他身體四周飄起一層水霧,原本濕淋淋的衣衫被流轉的護體真氣烘干了。無形的護體真氣將雨水阻擋在外,在他體外形成了一道水幕。 對面四人也是一臉凝重之色,緊握手中長劍,劍鋒直指獨孤敗天。 王西風道:“獨孤兄天縱奇才,以次王級修為,戰敗天王高手尹風,讓人欽佩不已。王某自知絕非兄臺對手,所以和兩位叔叔共同與你一站。” “好,就讓我領教三位的絕學吧。”說完他的身上立刻涌出滔天的戰意。 旁邊的那個年輕人道:“大哥,我也上。” “不行,你退在一邊,你的修為遠遠不夠。” 年輕人不情愿的退到了一邊。 “轟” 一道閃電劃空而過,瞬間照亮了大地,瓢潑大雨中四道人影如風般跑動起來。空中的閃電剛剛隱去,地面上又升騰去四道電光,雷鳴聲再次在原野上響起。 “這就是你們王家名揚天下的嘯天劍法嗎?很好,很好!”獨孤敗天嘴角溢出絲絲鮮血。 雨中另外三人也不好受,胸腹起伏不定,體內氣血一陣翻涌。 “不錯,正是家傳嘯天劍法。”王西風開口道。 “新明帝國王家果然不一般,一下子出來三個次王級高手。” 四人又廝殺在一了一起,縱橫激蕩的勁氣激蕩四野,璀璨的劍芒劃破了夜空的黑暗。遠遠站在一邊的年輕人,暗暗咋舌,這遠遠不是他所能望及的境界。 “轟” 四股劍氣沖擊在了一起,獨孤敗天被遠遠的拋飛了,口中狂噴鮮血,另外三人的身體也是一陣搖晃。 “好劍法,雖然僅為嘯天訣的殘缺心法,但威力竟然還如此至大,神功絕技!”獨孤敗天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 人影再次晃動,四條淡淡的影子如流光一般在草原上拼殺,劍氣沖天,遠遠望去,光華璀璨。 六條人影從遠方飛速的向這里奔來,正是李詩、王道、水晶、華云飛、卜雨絲、傷心人六個青年次王級高手,六人飛快的將正在拼斗的四人包圍了。 此時獨孤敗天陷入了一種奇妙的狀態,心中無欲無求,劍隨心至,面對三大高手的圍攻無絲毫波動。對于突然而至的六位次王級高手他仿佛毫無所覺,只是一心一意舞著手中的長劍,妙到毫巔的劍式,激蕩四野的鋒芒,被他信手揮出。三大高手仿佛是陪他練劍的好友,不斷的給他喂招,對他沒有絲毫威脅。外界仿佛對他沒有絲毫影響,一切盡在他掌握之中,場上的局勢已經被他主導。 激戰的王西風等人很快也發現了這種情況,他們感到了深深的不安,雖然對手的劍式沒有絲毫殺意,但這種被人控制的拼斗讓他們難受的要死。 “轟” 一條紫龍自氣血神劍之中化形而出,磅礴的氣勢,巨大的壓力,一下子將王西風三人沖擊的倒飛而出。 當紫龍消失于夜空之際,草原上一下子又陷入了黑暗。 被擊飛的三人沒有繼續進攻,和剛剛趕到的次王級高手一起將獨孤敗天圍在了場中。 劍光再次劃破了夜空,場上只有獨孤敗天一人在那里不停的揮舞著手中的長劍,一道道劍光被他揮灑而出,劍氣縱橫飛舞,光芒越來越密集,威力也越來越強大。強橫的勁氣使四周之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沒有一個人上前,眾人都深深的沉浸在了他揮灑而出的精妙劍式上。 驀然間一道驚雷乍現,獨孤敗天的劍式也隨著而改變,劍法的風格開始變的氣勢磅礴,橫劈豎砸,他手中揮動的仿若不是長劍,而是刀棍,剛猛無匹。 四周圍觀眾人心中具是一驚,“極劍升華”四字映入了眾人的腦海,劍道到了一定境界后便不止限于劍法,刀、槍、錘、棍……任意為之,升華至千兵百刃。眼前的獨孤敗天顯然已將己身的劍法修為提升到了“極劍升華”境界,在劍道方面做出了重大突破。 獨孤敗天手中的劍法越來越流暢,劍隨意動,隨心所欲,一片燦爛的光幕以他為中心向四外擴散,眾人連忙后退閃避。 當劍芒消逝之際,天地間又陷入了黑暗,雖然有“噼里啪啦”的雨點聲音,但眾人還是感覺到一股難言的死寂。 光華再現,獨孤敗天雙眼緊閉,手中泣血神劍如神龍一般翻飛舞動。 王西風和他的兩個叔叔大吃一驚,大聲道:“嘯天劍法,他……他怎么會嘯天劍法?” 其余高手雖然不會這門劍法,但對這門名動天下的絕學還是有所了解的,只見獨孤敗天手周圍劍光閃閃,光芒璀璨,隱隱有風雷之聲,正是嘯天劍法的特征。 “嘯天劍法第九式,嘯天劍法第十式……第十四式,天那!他竟然懂得整套劍法,這怎么可能,我們剛才僅僅在他面前施展了一遍啊!”兩個老者之一吃驚的大叫。 施展完十四式嘯天劍法后,獨孤敗天又從頭開始演練,如此三次,一次比一次精熟。 另一個老者也喃喃自語:“難道他曾經得到過嘯天劍法的運氣法門,這……這……他分明已掌握了劍法的精髓。” 場上所有人都大驚失色,每個人都異常震驚。 場上的獨孤敗天完全是憑著一種感覺在演練這套劍法,仿佛心中藏了一些東西,有一種“不吐不快”的沖動。 這已經是他第五次演練這套劍法了,待到第十四式結束時,他并沒有停下來,“轟”一道劍光沖天而起,照亮了全場。 “這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這是傳說中的第十五式。”王西風激動異常。 “轟”又是一道光芒,如九天落雷一般自天而降,將地面轟擊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眾人不由自主再次向后退去。 王西風已經淚流滿面,“嘯天劍法第……第十六式,第十六式啊!” 他的弟弟和他的兩個叔叔也不由地癡了,望著場中的獨孤敗天呆呆發愣。此時李詩、王道、卜雨絲等人又是震驚,又是沉醉,完全陷入了剛才那瑰麗的一劍中。 驀然間,一道雷電自天而降,和獨孤敗天手中的泣血神劍連接在了一起,劍身泛起耀眼的光芒,黑夜仿若變成了白晝,草原處在一片光明之中。 在場所有人一生都不會忘記這一時刻,仿若魔神般的獨孤敗天手持泣血神劍,劍身和自天而降的雷電連接在一起,鋒芒直達天際。 “第十七式……神技再現啊!”王西風不由自主跪了下去。 正在這時他的兩個叔叔一左一右,快速架起了他,飛快超后退去。同一瞬間,所有的次王級高手也開始向遠方發足狂奔。 獨孤敗天依舊閉著雙眼,手中泣血神劍高高舉起。 發足狂奔的高手們,臉上都露出了驚恐之色,在這一時刻,每個人都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和微不足道,他們已無法想象在這一瞬間獨孤敗天攀升到了何種境界! 只有一個人例外,王西風不停的大聲喊著:“放開我,放開我!不要攔我看那第十七式嘯天劍法……第十七式啊!” 沒有人理他,眾人不敢停留半步,他們知道,此時身后那個人的一劍之威,有毀天滅地之勢。遠遠跑出一里之外,眾人才敢停下身來,透過雨幕遠遠望去,一個高大魁偉的男子在萬丈璀璨的光芒之中傲然而立,如神似魔!他手中光芒直達天際的泣血神劍終于落了下了去,沒有劈向任何地方,璀璨的光芒直插地下。 “轟隆隆” 地動山搖,整個大地都在顫抖,地面上巨大的裂縫自那個如同神魔一般的高大男子之處一直延伸到眾人的腳下。 水晶望著遠處的那團光亮,眼中泛起了一層水霧,李詩、卜雨絲等人也是一陣失神,其實在場的所有人在這一刻都徹底心折了。 “我要拜他為師……我要拜他為師!”王西風跪在地上喃喃自語,眼中盡中盡是狂熱的崇拜之色。 突兀的話語一下子將眾人拉回了現實。 兩個老者其中一人道:“西風,你瘋了,他是一個魔啊!” 正在這時滾滾烏云籠向了遠處的那團光芒,無數條閃電齊向雨中的獨孤敗天聚集,聲聲驚雷震人心魄,道道電芒懾人心神。 四面八方的閃電匯聚成了一條巨大的光柱從長空而降,直至獨孤敗天。 兩個老者也不禁老淚縱橫,“這……這超出了嘯天劍法的范疇……這……這是傳說中的上古神功嘯天訣啊!在有生之年能夠見到神功再次現世,死而無憾啊!” 光柱并沒像眾人想象的那樣化為毀天滅地的驚天一擊,巨大的光柱驀然間消失于無形,過了幾秒鐘后,大地再次劇震,而后暗黑的雨空爆發出了耀眼大強光,一片巨大的光幕呈現在半空中,整個草原被映照的如同白晝一般,光芒過后整個草原徹底陷入了黑暗。 這么長時間才更新一章,實在對不住各位書友。不過沒辦法啊,大學四年就要過去了,最后這些天事情真的太多了,請客吃飯,答辯,組織論文……一系列事情忙的我焦頭爛額。在這里承諾不會太監,畢業穩定下來之后定會恢復更新。接下來這些天,不好意思了,只能抽時間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