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第二章進軍沙漠

眾人知道,這必然是因為王家之人修煉過嘯天劍法,所以能夠從這幾個字上看出一些端倪。 王西風視眾人如無物,在那里如癡如醉的演練嘯天劍法,劍氣縱橫激蕩。他的弟弟和兩個叔叔蹲在地上眉頭緊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善待牧民”四字。三人凝視了半天,最后站起身來開始舞劍,十四式嘯天劍法被他們一遍又一遍的揮灑而出,但那威力巨大的第十五式卻始終不能夠揮劍而出。 “唉!即使對著嘯天劍法的真意也不能夠練成第十五式,老朽愚鈍啊!” “看來我們真的與嘯天劍法無緣啊!” 王西風的兩個叔忍不住感嘆。 王西風的弟弟如瘋了一般,不停的揮舞手中長劍。眾人看著他,不禁搖頭嘆息,像他這般練法不要說悟出第十五式,就是在原有的基礎上再精煉一些也不可能,如此心浮氣躁,正是修煉劍法的大忌,弄不好還會走火入魔。 “啊!”王西風的弟弟慘叫一聲,從口中噴出一大口鮮血,而后松開了手中的長劍,倒在了地上。 “小言,你怎么了?”他的兩個叔叔趕緊跑過去,從泥水中將他扶起,為他推拿、活血。“你這傻孩子,哪有像你這樣練劍的,這不是成心走火入魔嗎,武功之道重在一個悟字,根本急不得。” 圍觀的王級高手和次王級高手看著地上的四個字百思不得其解,他們怎么也想不明白獨孤敗天為何會留下劍意。 此時王西風完全沉浸在了劍法當中,對外界發生的事仿佛一無所知,他周圍劍光閃閃,隱然間有風雷之聲。 一個王級高手道:“不錯啊!此子真的很有悟性。” 另一個王級高手一臉凝重之色,道:“那獨孤敗天豈不是更加不得了!” “是啊!我想當時一定有特殊的事情發生在了他的身上,以他現有的功力根本不可能達到那種境界。” “轟” 一道閃電劃空而過,照亮了大地。 王西風一下子被驚醒了,他將長劍還于鞘中,注視著地上的四個大字久久無語。 雷雨已經停息,東方漸漸發亮,眾高手討論了一個夜也沒有什么結果,他們實在弄明白在獨孤敗天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 最后眾人還是達成了一個共識,一致認為獨孤敗天真正的實力遠沒有昨晚表現的那樣恐怖,決定繼續追剿他。 王級高手再次分派人手追查他的行蹤,當分派到王西風頭上時,他想也不想的拒絕了。自從昨晚他從那四字劍意悟出嘯天劍法第十五式時,他就開始變的沉默寡言了。 他的兩個叔叔其中一人道:“西風,你可要想明白你到底在做什么,你不要忘記除魔衛道是每個武林人都應盡的義務。誠然,他給我們王家留下了四字真言,使得你終于參破了第十五十劍法,但是魔終究是魔,自古道魔不兩立。”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更明白什么是對,什么是錯。叔叔我勸你們還是趕緊回家吧,將地上這四個字運回長老堂,讓我的父親和眾位長老好好的參詳一下。” 一個和新明帝國王家私交甚好的王級高手道:“這四個字對于你們王家確實是難以估量的一筆財富,你們還是先將這四個字運走吧,如果嘯天劍法真的能夠再次現世,正道武林便又多了一項完善的神功絕技。” 最終王西風的弟弟和他的兩個叔叔返回了新明帝國,他自己則消失在了茫茫草原。 此時天光已經大亮,經過暴雨的沖洗,草原的空氣格外清新。望著碧空如洗、萬里無云的廣闊天地,獨孤敗天盡掃心中郁悶之氣,心中平靜無比。此時他已經遠遠的將眾人拋在了身后,在草原上不疾不緩的行走。 昨天夜里王西風叔侄三人施展的嘯天劍法給了他一種前所未有的熟悉感和親切感,他的心中有一絲明悟,有一股忍不住揮舞嘯天劍法的沖動,身體隨著那種沖動而動作起來,精妙的劍招深奧的劍理被他演義的淋漓盡致。 在那一時刻他陷入了一種微妙的境界,使他的修為瞬時攀升到了絕世強者之列,當時他有毀天滅地的強大自信。但那時他心中一片祥和,無喜無憂,無欲無求,當時他望著狼狽奔逃的眾人,沒有一絲殺機,甚至忘卻了他們是誅剿他的仇人。 那具有毀天滅地之威的第十七劍,被他深深插入了地中,那巨大的震撼讓他心靈一陣顫抖,《嘯天訣三字涌入了他的腦中,他不知道是瞬時感悟嘯天劍法勾起了內心最深處的秘密,還是原本隱藏在他內心深處的《嘯天訣促使他悟到了嘯天劍法。不過,在經歷了《驚天訣和《戰天訣后,他對這種神秘的震撼已不再那么敏感。相對而言,這次的經歷比起前兩次來說簡直太平靜了,這次他始終保持清醒,沒有絲毫“迷失”。 當時獨孤敗天無比敏銳的神識將王西風的一舉一動“看的”真真切切,“看到”他對劍法的執著和特異的言論,不禁對他生出一絲好感,故此留下了四字劍意。 連日來,獨孤敗天一直在生死之間徘徊,身體潛能時時釋放,他的修為每天都在突飛猛進的提升,功力一日千里。就像水壩中的水位時刻都在上漲,終于到了水壩承受能力的極限,點點水滴的匯集終于讓大壩決堤了。在《嘯天訣這一“大滴水”的刺激下,他終于沖破了次王級的限制,進入了王級領域。 已經過去了三天,獨孤敗天來到了草原的邊緣,在這里他補充了足夠的淡水,而后毅然的踏進了茫茫大漠。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眼前是一望無際的沙海,在沙海的最深處隱藏著另帝境高手都感到恐懼的魔域,他知道這可能是一次死亡之旅,但一種致命的誘惑在牽引著他不斷前進。他渴望探索那片未知的領域,迫切想知道那里究竟隱藏了什么秘密。未知讓人充滿好奇,刺激讓人充滿興奮,他懷著這種異樣的心情在沙漠中行走了三天。 一絲絲波動從遙遠的沙漠深處傳來,他的心也隨著波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