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三章魔域

沙漠的天氣變化多端,早上時還是晴空萬里,碧空如洗,待到中午時忽然狂風大作,沙塵蔽天。望著漫天黃沙,獨孤敗天不禁感嘆:人生浮沉,瞬息萬變! 暴風狂猛的刮了一個下午才停息,他從地上爬起,繼續趕路。 隨著離沙漠中心越來越近,他的情緒也越來越不安,他不明白那個魔域中到底隱藏了什么恐怖的東西,竟然遠隔千里影響到的情緒。在沙漠中已經行走了三天,他對沙漠中瞬息萬變的天氣已變的習以為常了。 追殺獨孤敗天的眾高手們在他進入沙漠的第二天就已經追蹤到了沙漠的邊緣,他們認定獨孤敗天已經知道了魔域的秘密,更加相信有一個帝境高手————亂世小魔仙在幫這個魔頭。眾人沒有馬上跟進,他們在等,等從清風帝國趕來的眾高手都到齊后,再一起進入眼前的這片神秘沙漠。 第三天各路人馬終于都到齊了,幾個王級高手開始著手布置,挑選高手百人,組成精銳之師,準備深入沙漠進行屠魔。余下眾人留守在沙漠邊緣,如若不死之魔僥幸從沙漠之中突圍而出,對他進行二次圍剿。 浩浩蕩蕩的百人屠魔之師終于進入了沙漠,十幾匹駱駝載著眾人的給養。百人中有十個老一輩的王級高手,二十個老、少次王級高手,余者的修為也達到了超級高手的境界。如此強大的陣容,使眾人信心百倍,堅信獨孤敗天在劫難逃。 獨孤敗天在沙漠中不知不覺偏離了方向,待到他覺察時已經過了一天一夜。 “娘的,這該死的波動時弱時強,害的老子把方向都搞錯了。”他咒罵著,解下腰中的水袋喝了一口水。 “真不知道這次的決定是對還是錯,也許我真的不該來。”他的內心有一種不安,總感覺有什么事情不對。“我這是怎么了,怎么猶豫、彷徨起來了,娘的,既來之,則安之。” 五天后獨孤敗天終于接近了魔域的邊緣,在這五天中他每向前走一步,內心都會感到一絲震顫,越到后來這種感覺越強烈。到最后震顫變成了震撼,一種無形的巨大壓力沉重的壓在了他的心頭,使他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此時,他離傳說中的魔域不足百里,濃重的死亡氣息浮上了他的心頭。遠遠望去,前方一片暗淡,似乎有絲絲陰風從那里吹來。 “這么遠的距離就已經如此陰森恐怖,要是走到近前豈不鬼氣森森,這個該死的魔域不會真的是地獄的入口吧?” 近了,獨孤敗天終于看到了傳說中的魔域,那片地域一片黑暗,沒有一絲光亮,仿佛是一個隔離的空間,與這個世界沒有一絲關聯。整片地域死氣森森,濃重的魔氣漆黑如煙,不時向外飄散,望之悚然。 他激凌凌打了一個寒顫,饒是他平常膽大妄為,此時面對這有如人間地獄的恐怖所在也不禁頭皮發麻。 恐怖的黑暗仿佛是一個巨大的黑洞鑲嵌在沙漠的中央,散發著無盡的魔力,空中飄蕩的魔氣,仿若張牙舞爪的惡魂,鬼氣森森。 更近了,獨孤敗天似乎聽到了萬鬼的哭嚎,聲聲裂肺,句句泣血,讓人心膽具裂。 一幅慘烈的恐怖景象映入了他的眼簾,魔域的邊緣遍地皆是人畜的白骨,仿佛一片修羅場,這些白骨也不知道積累了多少年代,風化后的骨粉代替了原本金黃的細沙,在那些完整的骨骼下是恐怖的雪白,放眼望去,那黑暗的邊緣白茫茫一片。 他已來到了魔域的近前,腳掌踏在白晃晃的殘骨上,發出咯吱咯吱的死亡脆響。除了碎骨的恐怖聲音,周圍沒有一絲響動,他陷入了一片死寂的所在。濃重的死亡氣息,時時侵擾著他的心神,讓他有一股深深的不安,他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感覺死亡離他如此之近。 “你大爺的,還真他媽的嚇人。”他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這就是傳說中的恐怖魔域啊!我終于見到你了! 他看著腳下的萬千枯骨,一陣心虛。“這是多少的生命啊!這里游蕩著多少孤魂啊!”望著這連帝境高手都感到恐怖、有去無回的魔域,他忽然泛起一種無力感。 正在這時死寂的魔域突然間狂風大作,陰風怒號,整片魔域雷鳴電閃,沙塵蔽天。洶涌澎湃的暗黑魔氣仿佛暴怒了一般,開始向周圍瘋狂的肆虐,滾滾魔氣籠罩了半個天空。 獨孤敗天大驚失色,腳踩神虛步飛快的向后退去,洶涌滾動的魔氣與他擦身而過,驚的他出了一身冷汗。 雖然逃出了魔氣的肆虐范圍,但沙漠之中照樣狂風陣陣,黃沙漫天,讓人睜不開雙眼。“嗚嗚”的風嘯仿佛鬼哭狼嚎一般,刺的人耳骨發麻,心驚膽戰。 一根白晃晃的枯骨被狂風席卷而起,撞在了他的腰上,“砰”被他的護體真氣擊的爆裂,紛紛揚揚的骨粉,眨眼間隨風散盡。就在他一愣神的工夫,又有無數的枯骨隨風卷起,在這片空間中橫沖直撞。 獨孤敗天再次向后退去,遠遠的離開了魔域。另他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在離魔域不算太遠的距離之外竟然風平浪靜,沒有一絲波動。遠遠望去,暗黑的魔域中風暴最為劇烈,滾滾魔氣洶涌澎湃,在魔域上方瘋狂肆虐。它的邊緣,那片白骨地帶,盡管沙塵蔽天,白骨飄蕩,但明顯要比它平靜了許多。 “嘶”他倒吸了一口涼氣,“你娘的,這么古怪啊!” 獨孤敗天不敢冒進,直到風平浪靜之后,才再次踏前。他原以為必定會再次引發魔域中的狂風,導致風沙大作。但這次并沒有像他想象的那樣,魔域陷入了絕對的死寂,沒有絲毫聲息。仿若以前那番大動作只是一種幻覺,從來沒發生過。 經過三天的觀察,獨孤敗天終于掌握了這片暗黑世界的一些規律,只有每日的子午時刻,魔域內才會暗流洶涌,魔氣波動,最后導致它的邊緣地帶跟著狂風大作,沙塵蔽天。 追剿獨孤敗天的眾高手在沙漠中經歷了無數的風暴、走了無數的冤枉路后,終于來到了距離魔域不足二百里的地方。帶著深深的不安,眾人在這里停了下來,準備休整之后以最佳的狀態進軍魔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