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第四章決戰來臨

天宇大陸一百名武林高手終于來到了傳說中的魔域,望著魔焰滔天的那片黑暗,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當這個有著帝境高手墳墓之稱的恐怖所在真真切切展現在眾人眼前時,百位高手內心充滿了震撼。聽說是一回事,親眼看到是另一回事,傳說中的神秘所在散發著恐怖的能量波動,另人心悸,使人膽寒。 狂沙陣陣,遮云蔽日;魔焰滾滾,黑霧滔天;白骨森森,死氣無邊。 這簡直就是人間的地獄、魔界的大門、萬惡的根源,是與人世對立的暗世界。 “你們看那飄蕩的白色是什么?”一個高手叫道。 “是……是白骨……是地上那些森森的白骨被被狂風激蕩、飄舞起來了。” “啊!” “啊!” “地獄啊!想不到傳說竟然是真的,萬千白骨堆積成山,那片無盡的白色竟然真的是森森枯骨。” “無盡的黑暗,滔天的魔焰,森然的死氣,這……這是為什么?世上為什么會有這樣一個恐怖所在,這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上啊!” 眾人議論紛紛,驚恐不安。 一個王級高手道:“大家不要感到恐慌,魔域雖然可怕,但只要我們不踏入,根本不會有事情發生。” 傷心人道:“想不到傳說中的魔域竟然是這樣一個所在,除了讓人震撼之外,更多的是神秘,真的想進去探個究竟。” 旁邊一個高手嚇了一跳,道:“兄弟,你沒說胡話吧?我沒聽錯吧?” 傷心人自嘲道:“呵呵,我只是說說而已,我哪有那樣的資本啊,我還有自知之明,憑我再過一百年吧。” 王道笑了笑道:“傷心兄不必妄自菲薄,世上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以兄臺之資說不定過上個三五十年就能夠闖進這片魔域呢。” 傷心人搖頭嘆道:“除非我不再傷心,徹底心死,到這里來自殺,否則,我一輩子不會再來此地。” 望著那一片漆黑的魔域,水晶怔怔出神,她在感到不安的同時,內心中有一絲期盼,又有一絲失落。李詩看著她有些擔憂,這些日子她總感覺水晶心緒不寧,隱隱覺得她有什么心事。 “兩位美女師妹想什么呢,不會在想我吧,千萬別想我,我這人什么都不怕,就怕有人對我單相思。”華云飛俊美的容顏散發著迷人的微笑,側身瞟著兩大美女,也只有同為圣地傳人的他敢肆無忌憚的和兩個仙子一般的女子開這種玩笑。 眾人早已經適應了他這種“胡說八道”說話方式,再也不會像第一次那樣目瞪口呆了,但背后還是有人會罵:“你個死兔子,仙子是這樣調侃的嗎。” 李詩冷冷的掃了他一眼,道:“華師兄,請你說話放尊重一些,我可沒興趣陪你無聊。” 水晶脆聲道:“華師兄你怎么把心里的話說出來了,我們知道你常恨生為男兒身,也知道你總是偷眼瞟王道師兄、傷心人師兄、還有好多好多的英俊青年,但你不用這么直接的說出你不喜歡女色吧。其實你不用說,我們大家也知道,我們都理解你。” 華云飛的臉騰一下子就紅了,他怎么也沒想到這個平時不怎么愛說話的水晶會給他這樣一個回馬槍,頓時感覺無地自容,甚至有些惱羞成怒,“水晶師妹你……哼!”華云飛跺了一下腳,朝旁走去。 眾人大笑。 蒙面女卜雨絲笑道:“華兄弟這個樣子可是實足的女人味啊,來,到姐姐這來,姐姐疼你,讓他們看看你的陽剛之氣。”說著沖他嫵媚的笑了笑,而后又伸出了如玉般的纖纖細手,樣子媚惑至極。 華云飛惱羞成怒,剛想發作,但最后忽然笑了起來,真可謂一笑百媚生,“好啊,美人,我來了。”說著當真朝卜雨絲撲去。 卜雨絲嬌笑著朝旁一閃,道:“呵呵,傻弟弟,姐姐還不知道你的心思嗎,快去找王道師兄和傷心人師兄去吧,理解萬歲。” “哈哈……”眾人大笑,本來眾人對魔域充滿了恐懼,內心非常緊張,但被這幾人一鬧,立時放松了。 待眾人平靜下來,一個武林高手道:“奇怪,獨孤敗天應該早已到了,但為何沒有他的影跡呢?” 其實每個人都存在著這個疑問,但眾人都在逃避,他們生怕獨孤敗天已經進了魔域,而后全身而出。盡管知道這種可能不大,但心里還是惴惴不安。 百人屠魔之師一下子變的安靜下來,只能聽見“嗚嗚”的風嘯之聲。 卜雨絲突然叫道:“你們看,那里有一個人,是不是獨孤敗天?”她手指魔域方向。 一個高大的背影,站在暗黑魔域的邊緣,仿佛已和黑色融為了一體,一樣的詭異,一樣的神秘。 “不錯,是獨孤敗天。” “是那個魔頭。” 眾人叫囂著,又是憤怒,又是害怕,他們真的怕那個高大的人影一腳踏進魔域,而后像傳說那樣橫空而出。 風暴終于停了,飄蕩的白骨“砰砰”墜地,暗黑的魔氣也不再洶涌,歸于平靜。 在萬千森森白骨之上,一個高大的男子面對魔域傲然而立。 相隔不久,群雄終于再次見到這個攪的武林人心惶惶的青年,大戰云山之巔、誅殺天王尹風、火燒南宮、原野大戰、引狼群圍攻武林精英,而今他又找到了傳說中的魔域,真不知道會不會再次發生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 “獨孤敗天,你真的想徹底成魔嗎?”一個王級高手叫道。 獨孤敗天緩緩轉過身軀,面對群雄,臉色平靜,目光堅毅。“我成不成不魔,在你們眼里不都是一樣嗎?是一個該死之人,是一個必殺無赦的人。 “你已經知道結果,還要掙扎嗎,你堅信能夠逃脫出天下群雄的追殺嗎?” 獨孤敗天冷笑無語。 “你走到哪里,就把殺戮帶到哪里,你手上沾的鮮血還不夠嗎,你還要執迷不悟嗎?”王級高手怒道。 “那些人死有余辜,我為了能夠活下去,沒有選擇,一切都是你們逼我的。每個人都有生存的權利,你們憑什么要我死,你們憑什么要掌握我的生殺之權。你們這些混蛋既然想剝奪他人的生命,就必然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華云飛道:“獨孤敗天,你自信能夠躲過百位江湖好手的圍殺嗎?” “死兔子不用你操心,我想走就走,誰人能阻我?”華云飛剛才被水晶和卜雨絲說的非常不爽,這時有意點醒獨孤敗天,沒想到他又被來了句“死兔子”,氣的他簡直要抓狂了。“獨孤敗天你不得好死,呆會兒定要將你大卸八塊,讓你形神具滅,永世不得超生。” “你個死兔子還真是夠惡毒啊!他媽的,老子咒你這輩子為兔,下世為長耳朵,永世為紅眼睛。” “我要殺了你!你個該死的獨孤敗天。”華云飛抽出腰中的長劍不顧一切的向前沖了過去。 其他高手也都手握刀劍,慢慢向前移動,魔域之外充滿了滔天的殺氣。 眨眼之間,華云飛到了獨孤敗天的眼前,手中寶劍劃出一道優美的狐線,一束劍芒如匹練一般朝他刺去。 獨孤敗天沒有拔出泣血神劍,右手輕揚,一道紫紅色的光芒自他手掌激發而出,和那道匹練撞在了一起。 氣浪翻滾,華云飛騰騰退出了好幾大步。“你……你居然能夠從手掌發出劍氣,你……已經達到了王級大成之境?那天夜里到底發生了什么,是不是因為那個雨夜你才……”說到這里,他頓住了,他又想起了那個漆黑的雨夜,那個夜晚獨孤敗天展現出的強橫無比氣勢,不是他所能企及的。 百人無聲,眼前這個青年給了他們太多的震撼。短短數日不見,他再做突破,使人不由生出徹骨寒意。 正在這時,華云飛背對著群雄,沖獨孤敗天小聲道:“你這個傻瓜真的要進魔域嗎?我勸你還是趕緊逃走吧,如果你現在進去,只會為魔域多增添一縷冤魂而已。” “死兔子,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何三番兩次的幫我?”獨孤敗天嘴唇不動,暗暗傳音。而后口上又大罵道:“死兔子……” “獨孤敗天我XXX,我不是什么死兔子,你他媽的說話給我放尊重一點。”華云飛又傳音道:“以你現在的修為,再加上神虛步定會有一線機會逃出眾人的包圍的,你到底逃還是不逃?” “要是逃的話,我就不來了。” 正在這時,十幾個武林高手來到了華云飛的背后,眾人站成一排,手中長劍直指獨孤敗天。凜冽的殺氣激蕩而起,無形的氣勁攪的地上的白骨咯吱咯吱作響,殺伐之意遍布全場。 一個王級高手大聲道:“獨孤敗天,你已經攪得武林一片混亂了,今天我們就做最后的一次了結吧。” “哼!你們就不怕我一腳踏進魔域,像傳說中的不死之魔那樣,從魔域中再次臨世,魔尊天下?” “以你現在的修為如果能夠進入魔域而不死,那就是天意,武林既然經受住了傳說中的那個不死之魔的禍亂,就不怕再次出現一個不死魔王,自古邪不勝正!” “嘿嘿……我是邪,你們是正。”獨孤敗天大聲冷笑道:“哼!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在這白骨森森、死氣無邊的萬千枯骨之上,一場大戰即將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