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五章流血的魔域

百位武林高手成半月形,將獨孤敗天團團包圍在魔域之外。 “天縱之資,奈何為魔!獨孤敗天,我本人其實非常賞識你的武學天分,嘆道魔不兩立,你我水火不相容,今日生死大戰,不死不休!”說話之人乃是大悲天王楊瑞,這是獨孤敗天最早認識的王級高手之一。 “嘿嘿……不死不休……”獨孤敗天抽出泣血神劍,用手輕輕撫mo,這把從云山之巔搶來的絕世兇器泛著凄冷的紅光,仿若冰涼的霜,凝固的血。“誰敢與我一戰?” 眾人相互看了一眼,有人叫囂道:“你這個魔頭罪大惡極,死有余辜,對你根本無道義可言,殺!”一群人沖了上來,手中刀劍齊向他身上砍去,一時間劍氣縱橫激蕩。 “嘿嘿……對我有什么道義可言呢!英雄們看劍!”一道紫紅色的鋒芒化作了一把巨大的光刃,發著凄厲的嘯聲,向眾人斬去。 “轟” 一聲巨響,沖上來的十幾人被光刃擊的倒飛了出去,有人面色慘白,有人嘴角溢血,還有人搖搖欲倒。場上一時鴉雀無聲,這十幾人除兩名次王級高手外,其余眾人的修為也都已達到了超級高手之列,但這樣一個強大的組合,還是敗了。 震撼! 眾人不得不再次重新估量獨孤敗天的真正實力。 楊瑞面色凝重,排眾而出。 “小友果然了得,今天楊某人在這里想與你公平一戰,不知你意下如何?” “主動權在你們手里,我有選擇嗎?再有,對我這么有利,我有什么理由拒絕呢。”獨孤敗天面色平靜,沒有一絲波動。 “請” 楊瑞手持一把寒光四射的鐵劍,緊緊盯著面前這個年輕的對手。望著這個如彗星一般快速崛起的青年,他感慨頗多,如果不是因為那古老的傳說,他也許會和這個天縱之資的青年成為好朋友,不過現在已經沒有那個機會了。 獨孤敗天不敢有絲毫大意,雖然他在次王級境界時就成功的誅殺過天王級高手尹風,但面對眼前這個王級高手中的佼佼者,他絲毫不敢放松。他相信一個人的性格、品質決定著這個人的成就,尹風表面上看來仁義道德、一派高手風范,但暗地里其實是一個卑劣無恥的小人,他的性格、品質注定他只能成為王級高手中的末流,絕難以和大悲天王相媲美。 “轟隆隆” 場上響起了一陣輕微的雷聲,獨孤敗天頭頂上放仿若聚起了一層烏云,他手中泣血神劍一陣輕顫,而后紫光乍現,一道閃電直劈楊瑞。 有人驚呼:“嘯天劍法,這是新明帝國王家的家傳神功。” 眾人不禁想起了草原上那個奇怪的雨夜,雨夜中的獨孤敗天如出世的神一般功參天下,給了他們太多的震撼,這時想起來還感覺有絲絲的不安。 紫色的閃電直劈楊瑞,楊瑞身形急轉,手中長劍適時劈出,白光普現,哧哧有聲。而人騰挪轉閃,劍氣縱橫。 圍觀眾人盡管恨不得立刻取他性命,但此時內心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武功修為。他以年少之資,對抗成名數十年的老一輩高手,竟然攻守兼備,無絲毫敗相,甚至攻多守少,怎不讓人驚駭。當然大多數人的心里也充滿了嫉恨,恨他年少功深,自身劣性盡顯無遺。 在縱橫激蕩的劍氣中,獨孤敗天拔身而起,懸身于空中,手中泣血神劍光芒大作,風雷之聲轟隆隆大響。一道無匹的巨大閃電自他的劍身激發而出,直落而下。 與此同時,楊瑞長劍向天劈斬,白色的劍氣化作長龍,直沖而上。 這是凝聚兩人全身功力的交鋒,無匹的劍氣縱橫激蕩。在哧哧的破空聲中,圍觀的百位高手不得不向后退卻。 驀然間兩大高手的合擊之力沖向了魔域,無匹的光芒如脫韁的野馬一般沖進了漆黑的所在。 在這一瞬間場中靜到了極點,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突然一團黑色的霧氣洶涌而出,將沖去的劍氣吞噬殆盡,黑色的霧氣并沒有就此停住,繼續向外澎湃而出。獨孤敗天身子急速下墜,而后朝旁閃去。楊瑞也不敢有絲毫耽擱,身形飛快閃動。但兩大高手在躲避黑色霧氣的同時又向對方發起了攻擊,紫紅和潔白兩到鋒芒在空中不斷的交錯,升騰。 “轟” 合力之威————巨大的氣浪再次涌向黑色的霧氣,黑色的霧氣暴怒了,霧氣四濺,徹底暴烈開來,灑向遠處的群雄。群雄紛紛躲閃,但仍有不少人被黑色的氣體纏上了,從黑霧中傳來凄慘的嚎叫。 “快躲開,這是魔域中暗黑魔氣。”幾個王級高手大叫道。 黑霧散盡,有三人變的血肉模糊,身體上有的地方已經露出了森森白骨,死相慘烈,另外有七、八人身受重傷,身體被魔氣腐蝕的慘不忍睹。 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直到這時他們才真正明白魔域的可怕,還未真個進去,就已如此兇險,那里面的險惡可想而知。 楊瑞終于在獨孤敗天這最后一擊中身受重傷,吐了一大口鮮血,臉色蒼白,身子搖搖欲墜。他抹了一下嘴角的鮮血,道:“英雄出少年,老夫敗了,敗的心服口服。”說著一臉落寞的向后退去。 眾人大驚,大悲天王敗了! 群雄無法接受這個現實,這位屹立數十年的無敵高手竟然敗了! 楊瑞不同于尹風,尹風能夠占據王級高手一席之位還有些爭議,但楊瑞不同,他已經達到了王級的大成境界,在王級高手中也算頂尖高手,然而他也敗給了這個在短時間內迅速崛起的青年。 震撼! 寂靜! 眼前的事實使眾人不得不相信。 近一個月以來,獨孤敗天被天下人追殺,看盡了人世的丑惡,人性的卑劣,很少有人能夠讓他在心中充滿尊敬。而前方那孤單的背影無疑是一個,這是一個正直的老一輩高手,是一位功力卓絕,值得讓人尊敬的前輩,但立場不同,使兩人無言相敘。望著那落寞的背影,獨孤敗天一句話也沒有說,一切的安慰都顯得虛偽。 “殺!”人群之中不知是誰發出了一聲吶喊,數十人瘋狂的沖向了獨孤敗天。 獨孤敗天嘴角泛起一絲冷笑,轉身面向魔域。 “不好,快退回來。”一個王級高手大叫道。 但是為時已晚,獨孤敗天在這里等了三天,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他運起全身的功力,不死魔功、偷天奪日大法全力運轉起來,充沛、強大的天地精氣,如被招引一般向他涌來。他身體四周先是變的暗淡無光、漆黑一片,而后忽然光華大作,明亮起來,一時間他身體四周毫光乍現,緊接著一到奪目的光華沖天而起,這道凝聚了天地精氣的驚天一劍直直的劈向了魔域。 與此同時,獨孤敗天腳踩神虛步,快速向旁掠去,如一抹流光一般遠離了現場。 這時那道無匹的驚世劍氣終于撞上了魔域。 “轟” 一聲驚天大震后,魔域中的暗黑魔氣如怒海狂濤一般,怒吼著、咆哮著,洶涌澎湃而出,烏云閉日,整片魔域的外圍陷入了黑暗。大地在顫抖,天空在逐漸變的暗淡。 狂風怒吼,地動山搖! “啊!救命啊!” “天怒!” 無助的群雄中膽小之輩開始胡言亂語,大聲哭嚎。 由于大地的震動,數十人倒在了地上,暗黑魔氣乘虛而入,群雄立時傷亡慘重。 最后天空徹底暗淡無光,魔域附近陰風怒號,黑氣翻滾,魔焰滔天,仿佛滅世魔尊重臨大地一般。 在無數人的哀號聲中,魔氣終于漸漸散去,天地復歸清明,魔域也歸于平靜。 魔域之外如修羅場一般,數十人血肉模糊、白骨森森,死狀慘烈。只余四十幾人臉色蒼白的站在原地,半數之人死于非命。 “獨孤敗天你徹底泯滅了人性,你好惡毒啊!”一個王級高手垂淚大叫。 獨孤敗天臉上沒有一絲愧色,安然的站在遠處。“你們要殺我,我為自保,我沒有選擇。我說過,要想剝奪他人生命的同時,自己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你們是人,我也是人,為什么我死有余辜,而你們有人傷亡之后就悲天慟地呢?” “你不是人,你是魔,你是一個魔鬼!”一個王級高手厲叫著,向他沖來。 余下眾人也都拔出了腰中長劍,齊向前涌來,慘烈的殺氣彌漫了整個場地。 看著奔涌而來的精英中的精英,獨孤敗天笑了,但他的心中微微有一些苦澀。因為他看到了一直以來對他沒有殺氣的水晶也是粉臉帶煞,手持寶劍向他沖來。 他知道,這一次恐怕全天下都沒有一個人會同情自己了,在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像是一匹孤狼,一匹苦苦掙扎的孤狼。 “暮春三月,羊歡草長,天寒地凍,問誰飼狼?人心憐羊,狼心獨愴,天心難測,世情如霜……”獨孤敗天凄涼的吟唱著,大步向魔域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