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六章呼喚

獨孤敗天一步一步走近魔域,群雄在他身后一步一步緊逼,在數十位武林高手仇恨的眼神下,他毅然邁進了魔域。 “不!”一聲顫音傳來,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中的神秘人如風馳電掣一般從遠方奔來,瞬間躍過了群雄的包圍,眨眼來到了魔域的邊緣。 “哧” 裂錦之聲過后,獨孤敗天的長袖被來人撕下一截,衣袖隨風飄舞。 來人呆呆發愣,由于他(她)面上蒙著黑紗,只露一雙眼睛在外,眾人根本看不清他(她)此時的表情。良久,來人如一道光影般驀然沖出了人群,幾顆晶瑩的淚滴自空中灑落。黑袍人來去如風,不著一絲痕跡。 眾人對來去匆匆的神秘人盡管驚奇,但很快又將注意力放在了魔域。獨孤敗天自從進入魔域后,里面一片死寂,沒有絲毫聲息傳出。直至過了一刻鐘,魔域內傳來了獨孤敗天凄慘的叫聲,聲音凄厲,如鬼哭狼嚎一般。又過了一刻鐘,聲音漸停,魔域又恢復了寂靜。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獨孤敗天已經死了。”大悲天王楊瑞雖然聲音平和,無悲喜情緒,但細看的話,可以看出他面上有一些戚色。 “真的嗎,前輩怎么這么肯定呢?”卜雨絲問道。 其他人也充滿了好奇,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當初傳說中的不死之魔以圣境修為進入魔域時慘叫了三天,最后橫空而出。而眼下的的獨孤敗天他的修為怎么能夠和當初的魔王相比呢,剛才那凄厲的叫聲不過持續了一刻鐘,想必這時早已氣絕身亡了。” 原來如此,眾人如釋重負。 一個王級高手道:“雖然如此,但我還是不放心,我總感覺那個惡魔不會這么容易死去。” 另一個王級高手道:“不如我們在這里繼續呆上三天,看他是否能夠安然而出。相信三天已經是極限了,畢竟傳說中的魔王也只在里面呆了三天。” 眾人一致贊成。 此時眾人心中既緊張又激動,攪的天下不寧的獨孤敗天終于在他們的追殺下可能滅亡了,他們也將為之獲得殊榮,但也擔心他真的未死,到時如魔鬼般沖出魔域,到那時在場之人恐怕沒有人能夠活命。 魔域中始終沒有動靜,隨后不久,眾人的心終于放松下來,開始談笑。 “哈哈……獨孤敗天終于死了。” “老天長眼啊!” “這個家伙真是蠢到了極點,魔域號稱帝境高手的墳墓,以他此時的修為居然敢沖進去,愚蠢啊!” “惡有惡報啊!” 獨孤敗天毅然踏進魔域的那一刻就感覺后方有人奔來,在他強大無比的帝級神識觀察下,很快就發現來人正是一直以來在暗中不斷幫他的神秘帝境高手。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雙腳都踏進了魔域。一只衣袖被神秘人匆忙中撕下,但他絲毫沒有停留。 暗黑的魔氣立刻朝他洶涌而來,恐怖、躁動的氣息瞬時將他包圍了。 驚天訣、戰天訣、嘯天訣、不死魔功,四功齊轉,他體內真氣流轉不息,一層淡淡的光暈將他包圍了,將魔氣阻擋在外。但魔域內強大的壓力使他寸步難移,費了好大的勁,他才僅僅向前走了幾米的距離。這里一片黑暗,沒有一絲光線,人的雙眼在這片黑暗中徹底失去了作用。 向前又走了十幾米距離后,他終于撐不住了,身上的護體真氣如潮水一般退去。暗黑魔氣立刻洶涌而至,強大的帶有腐蝕性的魔氣立刻將他擠壓的透不過氣來,濃重的死亡氣息徹底將他包圍了。 劇烈無比的痛! 獨孤敗天感覺自己仿佛被撕碎了,仿佛有萬千把尖刀在同時刮他的身體。他知道這是魔氣的侵襲,是這片魔域中的神秘力量在吞噬他的身體。 “啊……”他忍不住大叫,雙手無意識中碰到了一起,他愕然發現自己的雙手居然早已皮開肉綻,露出了手骨。“啊……” “難道我獨孤敗天真的要命喪于此,這次決定真的是一個錯誤?我XXXX,體內的戰魂還不快覺醒,給予我力量……”他本意是想進入這片魔域,在受到死亡威脅時激起體內那股神秘的力量。通過驚天、戰天、雨夜悟嘯天訣這些奇異的事件,他堅信自己體內絕對有一股龐大的力量,只是一時不能夠為他所用罷了。 獨孤敗天在心中暗嘆:“原想置身于死地而后生,現在看來是置身于死地而自殺……” 他感覺全身皮肉都在被腐蝕,死亡已經和他親密接觸了,無盡的倦意向他襲來,另他昏昏欲睡。突然他腳下一軟,一道裂縫無聲無息的被打開了,紅芒閃現,他掉了下去。 魔域外的群雄雖然看到里面似乎紅光閃現了一下,但渾不在意,跟本沒有當回事。 獨孤敗天感覺自己的身子在飛快下墜。 “砰”砸在了地上。 在這里他感覺到處都是血紅之色,一望無際的血色。 獨孤敗天躺在地上一動不能動,全身上下仿佛散了、碎了一般。“好恐怖的魔氣,以我不滅金身之軀都被傷成了這樣。”他神志慢慢清醒,開始恢復思考。“這里是什么所在,血紅的光線,這是怎么回事,怎么會有紅光呢?” 他慢慢抬起雙手,忍不住一聲慘叫,修長的手指白骨森森,血肉模糊。他不用想也知道,身體其他各處也一定傷成了這樣。 懷著不安的心情,他顫抖的將手撫向臉頰。 “啊……”獨孤敗天再次慘叫。 本來光滑的臉頰此時皮開肉綻,容貌具毀。 他想站起來,但是沒有一絲力氣。 “為什么會這樣,體內的力量為什么沒有一點動靜,弄的我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獨孤敗天又昏了過去。 他的內心最深處一個聲音嘆道:“力量是靠自己領悟修來的,依靠外界而暴增的功力終難大成。雖然你我……唉!” 也不知過了多久,獨孤敗天悠悠醒來。望著眼前血紅色的光芒,他呆呆發愣,身受重傷、容貌盡毀、被困魔域,將何去何從。 慢慢的他感覺自己能動了,忍著全身劇烈的疼痛,他艱難的站了起來。 由于不滅金身的緣故,他并沒有因為身體被腐蝕的“破爛不堪”而死掉,盡管全身下盡是恐怖的傷口,但他只是感到無比虛弱而已。 他強打起精神仔細打量四周,發現他處在一個石室當中,室中僅一床、一桌、一椅而已。 一絲微弱的波動從室外傳來,使他有一種親切的感覺,仿佛戀人在呼喚他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