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十章生死感悟

“我是一個混蛋!”獨孤敗天大吼道:“說,她到底怎么了,到底因為什么?” “我不知道。”劉金潑道。 “我殺了你!”獨孤敗天忍不住怒火上涌,拔出泣血神劍朝劉金潑斬去。 面對這殺氣騰騰的一劍,劉金潑身子一動不動,慢慢閉上了了眼睛。泣血神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寒冷的劍鋒另他的皮膚起了一層細小的顆粒,但他面色平靜無比,無絲毫驚慌之色。 “你敢耍我。”獨孤敗天臉色異常難看。 “我沒有耍你,我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獨孤敗天將泣血神劍微微動了一下,一道血痕出現在劉金潑的頸上,同時雙眼射出兩到寒光,緊緊的盯著他。 “這一切都是我從月兒的雙眼看出來的,她的雙眼說明了一切。” “你到是很了解她。”獨孤敗天的語音帶著一絲怒意。 “我是很了解她,因為我時時刻刻都在關注著她。但是她卻不了解我,因為她時時刻刻都在關注著你。她極力獲取你的消息,你出道幾個月,在江湖上的點點滴滴她都知道的詳詳細細。她的心隨著你一起在江湖飄蕩,你是她生命的全部。” “夠了,你這個人真是婆媽,我要你說些實質性的內容。” “到現在你還不明白嗎?我真的只是從她的眼中得到的這些信息,只知道她在為你而犧牲。你和她見了幾次面,難道你不能從她的眼里看出她內心的想法嗎?看不出她的委屈嗎?” “她為什么不和我說?為什么背著我?有什么事情非要她那樣做?誰能夠威脅到我的生命?現在全天下人都是我的敵人,我還在乎多出一個厲害的角色?傻月兒啊!” “哼!自以為是。你還真以為你天下無敵了,有本事你不要逃啊,和天下群雄對抗啊!有本事你把月兒從苦難中救出來啊!” 獨孤敗天眼放寒光,冷聲道:“說,她現在在哪里。” 劉金潑一陣黯然,呆呆發愣了一陣才道:“自從參加完云山之巔的新天王封王大會,她心傷欲碎,哀莫大于心死,她仿佛變成了一具失去了靈魂的軀殼。我雖然緊緊的跟著她,但還是把她跟丟了。” “什么!?”獨孤敗天心急無比。 “在她消失前,我曾聽她喃喃自語道:‘一定有辦法……一定有辦法的……長生谷……求長生……’我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獨孤敗天推開劉金潑轉身就走,他現在已經知道司徒明月的去向了。 “獨孤敗天,我真的希望這個世上沒有你,我嫉恨你我同生一世。但為了月兒,我希望你能夠活下去,你是魔也好,你是人也罷,我只希望你要對得起月兒。” 獨孤敗天停下身來,回頭看著他,道:“你放心,只要我獨孤敗天還有一口氣在,我決不會再讓月兒受半點委屈。” “好,你要記住你今天所說的話。騎上這匹馬,你趕緊走吧。”說著,他將自己的坐騎讓了出來。 獨孤敗天飛身上馬,頭也不回的急馳而去。 茫茫大草原上一騎獨行,途中雖然不斷有武林人阻殺、伏擊,但由于真正的高手都已被甩在了他的身后,所以他的行程還算順利。 經過幾日的奔波,他終于來到了大草原的邊緣。 忽然間,大地一陣顫動,遠方黑壓壓一片人馬向他這里馳來。無數的騎兵盔明甲亮,手持刀槍,殺氣騰騰的排列在他的前方。 獨孤敗天倒吸了一口涼氣,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會有上千人的軍隊將他截擊在此。軍隊的正中央一桿帥字大旗迎風招展,一個斗大的陳字繡在旗上。 “獨孤敗天快快下馬授首。”數千人一齊怒吼,草原上人喊馬嘶。 這就是軍隊的力量,也許單獨對戰,這些騎兵敵不過一個普通的武林人,但這些人合在一起之后無疑變成了一把利劍,變成了一個巨人。數千人在他面前有組織,有紀律的移動著,不斷變換著隊形,將他必經之路團團封鎖。 “難道天要亡我獨孤敗天?” 無邊的殺氣在草原上蔓延,可以感受到血腥的氣息,這絕對是一支久經沙場的精銳之師,必然經受過戰火的洗禮。 一員戰將策馬而出,與獨孤敗天遙遙相對,道:“魔王還不快快下馬受死,我等奉帝國皇帝之命,特來取你性命。“ “我法犯何處,律犯哪條?憑什么取我性命?” “大膽賊子死到臨頭,還不知悔改,你禍亂武林,攪擾清風帝國不得安寧,這還不夠罪大惡極嗎?” “我何時禍亂武林,何時攪的清風帝國不得安寧?我時時被人追殺,不停的自保,這也是我的錯嗎?你們不明是非,插手武林中事,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大膽!死不悔改,給我殺!” 萬馬奔騰,無數的騎兵朝獨孤敗天沖來,殺氣鋪天蓋地一般向他洶涌而至。 “我命休矣!”獨孤敗天一聲長嘆。 在萬千騎兵跟前,單人力量根本無所作為,死亡只是早晚的問題。 獨孤敗天手持泣血神劍催馬向前沖去,璀璨的劍氣劃著妖異的光芒向身著盔甲的士兵劈斬而去,朵朵血花飛揚飄灑,無數尸體墜馬而下。這是一場慘烈的撕殺,沒有戰鼓,沒有號角,但比之真正的戰場還要兇慘百倍。泣血神劍鋒芒所過之處,掀起片片血浪,斷劍殘刃在空中到處激射。 草地上倒下無數的殘破肢體,血水染紅了大地,血氣蒸騰而起,化做血霧隨風飄蕩,刺鼻的血腥充斥著戰場的每一個角落。 獨孤敗天早已筋疲力竭,無數的創痛使他的身子不住的顫抖,泣血神劍在他手里已經變的沉甸甸,快握不住了。但是眼前的騎兵如潮水一般不斷向他涌來,殺之不盡。更為可怕的是,每個士兵都悍不畏死,爭著上前。 他想逃,但他知道絕對逃不過數千騎兵的追擊。即使神虛步再神奇,也只能瞬間將眾人甩在后邊,時間一長,力竭之際終將被人追趕上。 “噗” 他一劍刺穿了一名士兵的胸膛,滾熱的血水噴了他一臉,激的他眼中一片血紅。在血水晃他眼的一瞬間,一柄長槍無聲無息襲向他的后胸。他感覺背后一陣不舒服,條件反射般將身子在馬上一扭,但動作還是慢了一點。血花飛濺,長槍終究插在了他的后背上,一陣劇烈的疼痛使他差一點從馬背上掉下去。 怒極的獨孤敗天反手一劍削斷了長槍,接著又是一劍將偷襲者的頭顱劈為兩半。紅的血,白的腦漿,飛濺而起,在戰馬的悲鳴聲中那名戰將墜地身亡。 “將軍!” “將軍!” “將軍!” 周圍一陣驚呼,隨后怒吼聲震天,無數的騎兵瘋狂的向他涌來,無數刀劍襲向他的身體。 獨孤敗天知道自己剛才定是殺了一個大人物,惹的這些士兵憤恨不已。撕殺到現在他已殺了無數的騎兵,血水早已染紅了他的每一寸肌膚,衣衫更是早已變的血紅,粘在了他的身上。如果單以以命賠命來說,他早已夠本兒了。在這一刻他有些麻木了,死亡對于他來說,已經無所畏了。他機械般的揮著泣血神劍,自己的血水與敵人的血水不斷在空中飛灑。 就在他感到力竭,再也沒有一絲力量之際,一種看破人世浮華的滄桑感覺涌上了他的心頭。生又如何,死又如何,一段生命的終結,又是另一段生命的開始,生死輪回,寂滅天道。永生與寂滅都是生命的表現形式,是一種相通的境界。 在這生死時刻,獨孤敗天腦中不斷涌現出對生死的感悟。 生與死一線之隔,身死再生,生盡復死,生生死死,死死生生。 “轟” 他的腦中一陣轟鳴大響,他的精神為之一振。 沒有生,怎么會有死,沒有死,又怎么會有生呢?生死本相通,堪破生死不是沒有可能。 這時外界的刀劍在他眼里忽然變的緩慢無比,而在這一瞬間他的全身又仿佛充滿了力量。已經貼上他身體的“緩慢”刀劍被他后發先至的泣血神劍斬的片片碎裂,而后一溜血花自他周圍飛揚而起。圍攻他的十幾人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刀劍明明已經襲到了對方的身上,到最后死的卻是自己,死不瞑目。 獨孤敗天心喜無比,他想大呼大叫,在剛才那生死時刻,他的瞬間感悟,使他在探索生死的道路上邁進了一大步。這原本不是他這個境界的人所能夠體會到的,但在那一瞬間由于莫名的原因,他確確實實感受到了。 “生死相通,生盡死,死盡生。我在那一時刻力盡后真氣再生,是了,道理相同,死盡生,真氣盡時也可再生。對方的刀劍的速度為什么在我眼中變慢了呢?難道我成就了傳說中的天眼通?哈哈……”獨孤敗天大笑不已,滿臉的血污使他顯得猙獰無比。 可是就在這一瞬間,放慢的刀劍又加快起來,嚇得他大驚使色。 “媽的,老子又做了一回瞬間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