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2 五王

清風徐徐,五條高大的身影一步一步向獨孤敗天走來,強大的氣勢如山似岳,沉重的讓人透不過氣來。五人每向前一步,大地都在顫抖一下,獨孤敗天的心臟也跟著劇跳不已。 “清風帝國血天王秦安。” “清風帝國影殺天王劉一飛。” “拜月帝國追風天王韓闖。” “漢唐帝國流云飛仙天王凌飛。” “漢唐帝國修羅天王趙程。” 五大高手一字排開,站在他的面前喊出自己的名號。 “嘿嘿,想我獨孤敗天何德何能,竟然勞五大王級高手大駕光臨,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啊!”獨孤敗天冷冷的看著這五人。 除了修羅天王趙程之外,其余四人都是熟人。血天王秦安、影殺天王劉一飛和追風天王韓闖他在清風帝國開元城李府時見過,流云飛仙天王凌飛乃是李詩的恩師、霧隱峰這一代的宗主,在戰天精元大會上他曾經見過。 “獨孤敗天你給了我們太多的意外,想不到以你如此年紀便已突破了次王級境界,邁入了王級高手之列,武林之中從此又多了一個天王高手。這幾日不死魔王獨孤敗天的大名可是傳遍了整個武林啊!唉!奈何……你竟然身具魔體,曾經舍身成魔,天縱奇才奈何為魔!我等不得不要將你鋤去,可惜了你這身根骨……”血天王秦安感嘆道。 流云飛仙天王凌飛道:“獨孤敗天,我真的沒想到你竟然曾經舍身成魔,唉!天意啊,想不到我漢唐帝國剛剛出現一位年輕的王級高手,又非得毀去不可。” 獨孤敗天對這幾人中的凌飛最為注意,一直觀察著他的表情。當初在霧隱峰之時,他就非常在意這個王級高手,認為他不是一個思想開通、行事果敢的開明人物,就是一個隱藏在武林圣地之下的大梟雄。如今看來,仍是那個感覺,這個人還是讓人看不透。 “哼,我懶的多說了,成天面對你們這幫標榜正義的武林高手,我早就煩透了,要打要殺盡管上前,我奉陪到底。” 正在這時,先前消失的那股心碎的感覺再次浮上了他的心頭,他心中充滿了無限悲意。獨孤敗天臉色大變,沉痛的道:“各位前輩可否給我一天時間,一天之后我再和你們做一個了結。” “你的意思是,你現在要走?”劉一飛道。 “不錯,我不是逃,是真的的不得不走。你們不都是正道人士嗎,嘴上不是常說,替天行道、鋤暴安良、救死扶傷嗎。我現在要趕去救人,非走不可。” 修羅天王趙程冷笑道:“嘿嘿,你這個魔頭能救什么人,物以類聚,定是一些見不得光的魔道人物。想走,哼!碰上我們你就走不了了。” 此時獨孤敗天心急如焚,他有一種直覺,司徒明月的靈魂之火似乎已經燃盡了,他恨不得肋生雙翅趕到她的眼前。 “你們給我讓開!”他大吼道,手中泣血神劍光芒大盛。 追風天王韓闖道:“獨孤敗天,你今天除非踏著我們的尸體過去,不然你將伏尸于此。” 這一刻獨孤敗天心焦無比,心中怒火洶涌,他已經沒有時間了,他知道司徒明月的生命危在旦夕,如果他不能夠盡快趕到她的眼前,那么……他不敢想下去了。 一聲龍吟,一條巨大的紫紅之芒沖天而起,獨孤敗天從馬上飛身而起,手舞著泣血神劍向五人沖去。 一片巨大的璀璨光幕自五人身前升騰而起,連成一片,耀眼的強光讓天上的太陽都為之失色。 紫紅色的先天劍氣在光幕前難進分毫,最后劍氣消融、消逝。而那片光幕卻仿當空的太陽一般,霞光萬道,瑞彩千條,無數化形劍氣向獨孤敗天激射而去。道路兩旁的樹木被激射的千瘡百孔,巨大的山石也化為了粉碎。碎木在強烈的勁風中激蕩,石屑在空中飄灑,獨孤敗天在苦苦的支撐。 無疑這五人都是王級高手中的強者,每個人都是普通武林人眼里的無敵高手,這樣五個人合力對付他,可見他們必殺的決心。 化形劍氣自泣血神劍鋒芒處不斷飄出,紫紅色的劍氣化做霧狀,在他身前凝聚,形成一層特殊的光幕。五大高手的無數道劍氣擊在了他的紫紅光霧上,他被生生擊退了十幾步,一步一吐血。 “卑鄙,有本事你們走出來一個人和我單獨一戰,我包準打的他連他媽都認不出來嘍。” 幾大王級高手在感到有些羞愧的同時,怒極!雖然每個人表面看起來不過四、五十歲,但實際年齡最小的都在六十歲以上,最大的已快八十歲,居然被人戲稱打的認不出自己的老母,焉能不氣。 “小輩,你現在是武林必殺榜的頭號要犯,對你沒有道義可言,只要能夠鋤去你這個魔頭,就能夠還武林一份清凈,你受死吧。” 五人再次上前。 旁邊的白龍馬感到五人強大的氣勢后,嘶鳴一聲,繞過五人朝前方奔去。 這是一場實力懸殊的大戰,一個王級高手的功力再強,也強不過五個王級高手。獨孤敗天心中擔心遠方月兒生命的同時,他暗暗痛恨自己為什么這么無能,他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渴望力量。自己所愛的人正在面臨生死危機,而自己卻被人阻擋于此,不能前去。他心中越來越焦躁,出招也越來越凌亂,到最后忍不住狂呼吶喊起來。 “你們這幾個混蛋,枉我以前還尊敬你們為武林中的絕頂高手,我呸!全都是無恥之徒,以多攻少,以大欺小。我獨孤敗天在這里發誓,如果月兒有什么閃失,我定會讓整個武林陷入萬劫不復之地,要所有人陪葬!”獨孤敗天臉色猙獰,額頭青筋撲撲直挑。 五大高手臉色鐵青無比。 追風天王韓闖道:“看來你真的成魔了,今天定饒你不得。” 縱橫的劍氣,激蕩的勁風,僅僅一刻鐘,獨孤敗天已鮮血淋淋。 一團柔和的藍色光芒自他胸前擴散向全身,他那本來傷痕累累的身體又充滿了活力,全身又充滿了勁氣。但與此同時,他的內心卻劇痛無比,濃濃的悲意籠罩在他的心間,深深的失落、莫名的苦澀一下子涌上了他的心頭。在這一時刻,他感覺自己失去了整個世界。 “不,月兒,你不能死啊!” 獨孤敗天瘋狂的從五大高手的攻擊中沖了出去,代價卻是五道劍氣襲上了他的后背。 但他并沒有如五大王級高手預想的那樣化為粉碎,盡管背后冒起一大團血霧,出現了五道恐怖的傷口,他依舊向前方奔去。 五大高手在后緊追不舍。 此時獨孤敗天早已淚流滿面,一種來自靈魂的顫栗使他明白了一個真相,情之淚晶中封印了來自以前情月靈魂的力量。他每一次受傷,情之淚晶中就會涌出一些柔和的光芒,恢復他的傷勢,護佑他的安危。而且他感覺到這顆淚晶和現在的司徒明月有著莫大的聯系,藍光每出現一次,他感覺司徒明月的生命便消逝一分。 這是前世的情月早就預料到的啊!在他生命受到威脅時犧牲自己的生命之能來保護他。 他對著身后五人叫道:“你們是一幫兇手,是一幫劊子手,早晚有一天我要你們用鮮血來償還。”他腳下神虛施展到了極至境界,身形如一道光影一般在道路上奔馳。 開始時獨孤敗天將身后五人遠遠的甩在了后面,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一道淡淡的人影追了上來,離他已不足五丈的距離。森冷的殺意透體而至,一股無匹的先天劍氣朝他襲來。 獨孤敗天心中一驚,這些天以來他一向以神虛步自傲,認為除卻帝境高手之外,武林中已經沒有人能夠趕的上自己了。 他沒有回頭,但已明白身后之人是誰了。當日天王高手尹風自云山深處出去搬兵,就是要找一位輕功無雙的王級高手來誅剿他,仔細想一想那個高手就是追風天王韓闖。如此看來,這一次五位王級高手準備充足,對他下了必殺之心。 他頭也不回,甩手就是一劍。紫紅色的劍氣和隨后而至白芒撞在了一起,洶涌的氣浪以劍氣交匯處為中心向四外擴散,四周的林木成排的倒下。獨孤敗天借助這股氣浪的后勁,身子如離弦的箭一般向前沖去。 追風天王韓闖則被阻隔了一下,和他又拉開了十丈的距離。 正在這時,道路兩旁閃出無數的武林人截住了他去路,為首之人竟然是多日不見的五大圣地之一玉虛宮傳人于意。在云山之巔之時,于意曾被獨孤敗天劈的劍毀人傷,差一點丟掉性命,經過這些日子的修養,終于恢復如初。 他的內心對獨孤敗天充滿了無盡的恨意,本來云山之巔新天王封王大會是他這個天之驕子在天下群雄面前大展身手的好機會,誰知在大會上意外的出現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不死魔,這個本來沒有什么名氣的不死魔打的他大口吐血,顏面盡失,不僅使他成就年輕一輩第一高手的美夢化為虛無,還讓他的師門因他敗于魔的手里而蒙羞。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于意帶領將近百位高手將獨孤敗天團團包圍。 他拿劍指點獨孤敗天,咬牙切齒道:“不死魔王你讓我等的好辛苦啊,我已經在這里等了你三天三夜了。” “手下敗將,你就是等上我一百年又能如何?你攔的住我嗎?” 于意的眼中簡直要噴出火來了,他一直以敗在獨孤敗天手里為奇恥大辱,這句話簡直戳到了他的心尖肺管子上。“獨孤敗天你不要洋洋得意,要不是幾位前輩有令,讓我們不要與你一般見識,我一定親敗你。哼!不過,今天我一定讓你跪在我的腳下。” “哈哈,真是可笑啊!打敗我?你憑什么?我現在位列武林第十九王,你一個區區次王級高手憑什么和我斗?從前你是我的手下敗將,今天、將來,你永遠都將是我的手下敗將。”獨孤敗天冷冷的道。 于意眼中閃過嫉妒和狠辣的光芒,陰聲道:“獨孤敗天以前你能夠僥幸逃的性命,但今次你絕對逃不了,既然幾位前輩要親手收拾你,你定活不過今天。” 獨孤敗天看了看隨后追來的五大王級高手,臉上異常平靜,道:“生如何?死又如何?生能盡歡,死亦無憾!像你這種人根本不配談生死二字,你根本不知道生的價值,死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