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3 絕地

秋風蕭蕭,殘葉飄飄。 無盡的殺意另獨孤敗天感覺如墜入臘月寒冬一般,渾身冰涼,森冷的殺氣自四周向他洶涌而至,他如怒海狂濤中的一葉小舟般飄搖…… 百余人將獨孤敗天團團包圍,每個人的眼中都冒著仇恨兼興奮的光芒,他們將要見證一場王級高手鋤魔大戰,被武林中人傳的沸沸揚揚的不死魔王將在他們的注視下走向滅亡。 五大王級高手神情肅穆,或手持利劍,或手捏劍訣,緊緊的盯著這個武林必殺榜上的頭號要犯。 這時一切言語都顯多余,除了眾人興奮的濃重呼吸聲,周圍靜悄悄,沒有一絲聲息。 獨孤敗天已從剛才那種心痛欲碎的感覺中解脫出了,此時他心中一片寧靜,無欲無求,體內真氣運轉流暢,生生不息而充滿活力。他又手持泣血神劍,立于胸前,左手捏劍訣護于腹下。 “啵” 幾片隨風飄舞的黃葉被幾大高手外放的護體真氣擊的暴碎開來,同一時間六條人影如閃電一般飛快移動起來。縱橫無匹的先天劍氣四處激射,高大的樹木在轟轟聲中成排的倒下,山石碎裂,沙塵蔽天。 眾人遠遠的望著,既是驚懼,又是興奮。于意望著場中劍氣縱橫的獨孤敗天,既羨慕又嫉妒,眼中充滿了陰狠的光芒。 戰場不斷擴大,眾人不斷向后退去,這堪稱王級高手之間的經典一戰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響而停了下來。待到沙塵落定,劍氣盡斂,獨孤敗天臉色蒼白,渾身是血暴露在眾人的眼前。 “好!” 眾人齊聲歡呼。 “獨孤敗天你還要無謂掙扎嗎,趕緊放下你手中的武器,跪下來向武林人懺悔吧。”于意正氣凜然的道。 “哈……哈哈哈……我是該做一次懺悔,懺悔我以前為什么沒有多殺一些人,懺悔我什么總在關鍵時刻心慈手軟。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定要讓武林血流成河!” “孽障執迷不悟,到死還不悔改。”修羅天王趙程道。 “悟你媽個大頭鬼,改你娘個爛西瓜。”獨孤敗天怒吼道,接著從懷中掏出情之淚晶用手輕輕的撫mo,“月兒,你好傻啊!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說呢,為什么要一個人承擔?”他仰頭望天久久不語。 眾人望著他手中發著淡淡藍光的淚晶不禁驚呼:“神秘魔晶!這是來自魔域的東西,這是可以抵擋魔域中恐怖力量的無價瑰寶!”好多人眼中露出貪婪的光芒。 “是你自己了斷,還是讓我們送你上路?”修羅天王趙程臉色鐵青無比,恨恨的道,從來沒有人敢向獨孤敗天剛才那樣對他不敬,他心中早已充滿了殺意。 正在這時一個分不清男女老少的聲音道:“嘿嘿,丟人啊!一群王級高手欺負一個小孩子,我老人家來了。”一個混身裹在黑袍中的高挑人影瞬間來到了場中,如此高超的輕功另眾人震驚的一時說不出話來。 “哦,恩,請問前輩尊姓大名?”血天王秦安道,他顯然已發現來人功參造化,實力已步入帝境。 “名字只是一個代號,你知道了又有什么意義呢,你們只要知道我是為救他而來救行了。”說著用手一指獨孤敗天。 “可是……前輩,他不得不死啊,他身具魔體,禍亂武林,如果現在不將他殺死,將來就沒有人能夠制得了他了。” “曾經舍身成魔就算身具魔體?你們不斷追殺他,他為求自保進行反擊也算禍亂武林?迂腐!誰說……唉!懶的理你們了,我就是要將人帶走,誰想攔我嗎?”黑袍人冷冷的掃視著群雄。 流云飛仙天王凌飛道:“前輩為什么一定要帶走他呢,您和他有什么交情嗎?” “唉!你們還不死心,到現在還要套我的話。實話告訴你們,我受他的一位朋友所托,今天一定要將他安全帶離此地。” 于意大聲叫道:“不行,我們好不容易將他困于此地,你一句話就想將他帶走,未免太容易了吧。” 黑袍人一掌向于意那個方向揮去,那個方向所有的人立刻被一股柔和的大力推向了兩旁,他(她)拉住獨孤敗天的衣袖道:“走。”兩人的身子騰空而起,朝前飛去。 “追。”幾大王級高手下令道。 一道白影朝獨孤敗天奔來,正是消失不見的白龍駒。 “你上馬先走,我幫你拖延一段時間。”黑袍人催促道。 “可是……你……” “放心吧,我要想走,天下還沒人能夠攔的住我。” 獨孤敗天深深看了他(她)一眼,打馬絕塵而去。按照白龍駒這樣的速度,到長生谷還需要一天的時間。一路上盡管有無數的伏兵,但并沒有真正的高手,他有驚無險的度過了半日。 日落月升,獨孤敗天一人一騎在空曠的林道上借著月色急馳。此時白龍駒已通體是汗,速度大不如前。連日來的奔波,使的原本神駿的白龍駒顯得有些萎靡不振。他翻身下馬,想放任馬兒而去,但白龍駒卻不肯離去,存步不離的跟在他的身后。最后不得已,他在一條小溪旁停了下來,讓白龍駒休息。 隨著離長生谷越來越近,獨孤敗天也越來越不安,甚至感到恐懼,因為他再也感覺不道情之淚晶中的能量波動了,而內心深處也感覺不到司徒明月的生命氣息了。 休息了半個時辰,獨孤敗天剛要上馬之際,遙遠的后方傳來了陣陣馬蹄聲。 “他一定在前方,這次千萬不要讓他逃掉。” 獨孤敗天皺了皺眉,照這樣下去,這幫人肥非得要追著他進長生谷不可,但是他沒有選擇,時間對他來說就是生命。 “駕。”他再次上馬飛馳而去。 日出東方,霞光萬道,瑞彩千條。 長生谷在望,過了這道山梁,前方就是長生谷。白龍馬載著獨孤敗天在山道上奔馳著,后方是黑壓壓的一片追兵。 “獨孤敗天,我看你向哪里逃,這次即使那個帝境高手來了也救不了你。”于意在后面大聲喊道。 獨孤敗天一眼就望到了大悲天王楊瑞,接著是李詩、水晶、華云飛等人。西進魔域的高手都已回來了,這就意味著天宇大陸的高手盡結于此。 修羅天王趙程道:“小兒獨孤敗天還不快快授首!” 獨孤敗天平靜的道:“生又如何,死又如何,你們盡管來吧。” 影殺天王劉一飛道:“獨孤敗天你即使現在立刻死去,也足以自傲了,武林天王高手來了十五位,十五王共同來對付一個人,這是百年來未有的事,你死也瞑目了。” 十五位王級高手當先沖來,后面是數十位次王級高手,再后是無數的群雄。 “這次你如果還能夠生還,那真是天理難容。”一個王級高手叫道,這個人是當初趕往魔域的十大王級高手之一,對獨孤敗天可以說的上恨之入骨。 十五條淡淡的身影快若流星一般向獨孤敗天沖去,獨孤敗天棄馬飛身而起,朝前躍去。但是一條身影飛快躍過了他,先一步落在了他的前方,正是追風天王韓闖。 前有天王,后有追兵,他知道此時決不能和這些王級高手纏斗,只得橫向跑了出去,直奔這條山梁的東端。白龍馬跟在他的身后,一人一馬躲避著眾人的追殺。 然而一段懸崖峭壁出現在路的盡頭,斷絕了他的去路。望著身后無數的追兵獨孤敗天絕望了,他知道再也跑不了了。眼見長生谷就在不遠處的前方,不足五里之遙,卻眼睜睜的不能過去。咫尺天涯,天涯咫尺。 白龍駒用大頭蹭了蹭獨孤敗天的身子,他灑然一笑,騎上了馬背。 十五位王級高手,數十位次王級高手冷冷的盯著他,再后是無數的普通武林高手。這一場規模宏大的誅魔行動可以說即將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禍亂武林的不死魔王即將伏法。 面對群雄的怒叱,獨孤敗天平靜異常,他的目光從這些高手身上一個一個掃過:大悲天王楊瑞、追風天王韓闖、流云飛仙天王凌飛、修羅天王趙程……李詩、水晶、王道、卜雨絲…… 所有人都是冷漠的仇視,獨孤敗天忍不住想仰天長嘯,但望著不遠處的長生谷,他一陣黯然。咫尺天涯,天涯咫尺。生死未明的司徒明月就在谷里,他卻只能隔空相望。 他的耳中已經聽不見眾人的叫囂了,他只是癡癡的望著長生谷。 正在這時于意和幾個年輕的次王級高手沖了上來,幾道凄冷的先天劍氣朝他直匹而至。 白龍駒長嘶一聲,騰空而起,朝著懸崖的前方踏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