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不死不滅14 芳魂永逝

秋風蕭蕭,殘葉飄飄。 茫茫人海,故人何在? 悠悠天地,誰知我心? 揮劍問天,何為人生? 獨孤敗天和白龍駒自懸崖上直墜而下,耳邊呼呼生風,四周的景物飛速向上退去。 “我就這樣死去?生能盡歡,死亦無憾。可是我呢,有那么多的遺憾,我不甘啊!” 獨孤敗天懷著愧疚的心情用手輕輕地拍了拍白龍駒的大頭,“馬兒啊,馬兒,真的對不起你啊!”驀然,他雙腳在馬背上輕輕一點,身子橫著向旁躍去,手中泣血神劍一時間光芒大盛,無匹的先天劍氣刺向了石壁。在碎屑紛飛中,神劍刺進了石壁,獨孤敗天飛速下墜的身子為之一阻。在劍體還沒有完全承受住他下沖之力的同時,他又連忙扯出泣血劍,因為他怕劍體經受不住他巨大的下沖力而折斷。 隨著劍體離開石壁的瞬間,他下墜之勢又開始加速,猛烈的山風幾乎吹的他睜不開眼。就這樣他不斷的插劍、拔劍,開始之時下墜之勢明顯得到了控制,速度漸減。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內力漸盡,泣血神劍在刺向石壁的同時碰撞出串串火星,再也不能像開始那樣順暢的插入石壁了。 “我命休矣!”他下墜的速度越來越快,但他很難再將劍體插入石壁了。 五十丈、四十丈、三十丈、二十丈、十丈……獨孤敗天離地面的距離越來越近。 終于他再次積蓄了一些力量,狠狠的將泛著淡淡光芒的劍體刺入了石壁。他雙手緊緊的握著劍柄,貫注全身功力于雙臂,任手臂從彎曲到拉直。 “當” 一聲震響,一聲哀鳴,泣血神劍在光芒大盛的一剎那斷為兩截,神兵折損。 巨大的沖力另獨孤敗天的雙手虎口瞬間崩裂,血流如注。他的身體經此一緩,下墜之勢又明顯慢了許多。此時他距地面還有七丈距離,在他身子再次加速的同時,他拼著最后一絲力氣將斷劍插向了石壁, “叮” 一聲脆響,斷劍被阻在石壁之外,隨著他身子的下墜,斷劍在巖壁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劃痕,火星迸射。 這時地面上傳來白龍駒一聲凄厲的長嘶,神駿的千里馬瞬時間變的一片血肉模糊。 隨著手中斷劍不斷與巖壁摩擦,獨孤敗天的身子下墜之勢雖然沒有緩下來,但速度卻不再增加。在距離地面三丈距離的時候,他用力一推石壁,身子向著地面上血肉模糊的白龍駒墜去。 “砰” 白龍駒血肉飛濺,獨孤敗天落在了它的殘骸上,巨大的沖擊力另他雙腳欲折,五臟六腑翻騰不已。 神駒死,寶劍折,如此大的代價使他重傷生還。 他吐出一大口鮮血之后,慢慢站了起來,抬頭仰望著崖上的群雄,眼中射出兩道刺骨的寒光。 懸崖上的群雄沸騰了,叫罵、怒吼之聲不絕于耳。 “沒天理,這樣都不死!” “混蛋,這個天殺的怎么還沒有死?” “該死的,要不是他手中有泣血神劍這樣的神兵利器,他早已死一萬次了。” “老天不長眼啊!” 獨孤敗天將一山石立于白龍駒的殘骸上,扔下手中的斷劍之后,大步向長生谷急奔而去。 山梁上的幾位王級高手將手一揮,道:“追!” 無數的群雄如下山的猛虎一般向下沖去,殺聲震天。 長生谷在望,獨孤敗天拖著重傷的身體如飛而馳,沖下山的群雄遠遠的跟在后面。 近了,又近了…… 轉戰逃亡千里,目的地就是眼前的長生谷,心系的人就在谷中,他激動而又惶恐。隨著一步步踏進長生谷,他有一絲恐懼,有一絲不安,生怕谷中等待他的將是殘酷的一幕。 即使面對天下群雄他也沒有像現在這樣不安過,一時間緊張、激動、失落、彷徨、恐懼……各種情緒接踵而來。 此時群雄也已來到了谷口,將這里團團包圍,在他們眼中獨孤敗天無疑已成了甕中之鱉,即使插翅也難逃一死。 無數的高手在后和他保持百步距離,一步一步跟著他進入了谷中。他們也很好奇,不明白這個魔王為什么不顧自己的生死,如飛蛾撲火一般,從清風帝國最西部的魔域沖殺千里來到此處。 長生谷算的上漢唐帝國的一個奇異所在,谷內一年四季都郁郁蔥蔥,充滿生氣,百花不敗,綠木不凋。 這里有一個古老的傳說,相傳遠古時期長生谷內住著一個蓋代魔君,此君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縱橫大陸,傲視當代,難逢抗手。 不知為何,魔君觸怒了仙人,一場仙魔大戰在谷內展開。魔君不愧為天縱奇才,居然將肉體凡胎修到了仙魔之境,強橫的實力另仙人都感到難以招架。 大戰持續了三天三夜,結果如何,無人得知。很久以后谷外居民才敢進來觀看,只見谷內滿目瘡痍,地上到處是殘枝敗葉,獸骨堆積如山。此后數十年谷內寸草不生,無絲毫生機,一片死寂。 大約又過了百年的光陰,谷內才慢慢的恢復了生機,重現了長生谷內一年四季郁郁蔥蔥、生氣勃勃的景象。 即使如此,再也沒有人愿意踏入谷內一步。 這些畢竟只是古老的傳說,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被人們所淡忘。 但如今大陸帝境修為以上的高手絕對不會忘記這個奇異的所在,因為十九年前谷內那直沖霄漢的血紅之光震驚了每一個心有感應的絕頂高手。 獨孤敗天當然也不會忘記,這是他的出生地,在這里他手握凝血而生,出生時的異相惹的他們一家人不得不在他出生的第二天就舉家搬遷。 盡管谷內清泉飛瀑、奇花異草,將這里點綴的如同仙境一般,但獨孤敗天根本無心一看,在恐慌、彷徨之后,他大步向前走去。 一幅仿若神跡般奇異的畫面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長生谷的正中央在距離地面三丈處一個少女當空而立。少女的容顏也許比不上李詩、水晶、南宮仙兒這樣的傾城佳麗,但其身上散發的神圣的氣息卻無人能夠比擬,她閉著雙目,靜靜的漂浮在空中,仿若女神一般高貴而又圣潔。 她周身三丈范圍霞光萬道,瑞彩千條,無數道彩光直通長生谷各處。神圣、祥和的氣息散發至谷中每一個角落,另人心中充滿了寧靜。 望著那如神一般的少女,每個人的心中都安寧無比,再也沒有一絲殺念。 在這一瞬間場中靜悄悄,無一絲聲息,但隨后無數的武林人開始頂禮膜拜。 “神跡啊!” “女神!” 此時獨孤敗天卻早已淚流滿面,因為他再也感覺不到司徒明月的生命氣息了。那空中靜靜而立、充滿神圣氣息的少女不過是一具軀殼而已,她的靈魂之能早已枯竭,她的生命印記早已無影無蹤,她那周身繚繞的瑞彩霞光不過是最后殘存的絲絲能量而已…… 無盡的悲,無盡的痛,獨孤敗天一步一吐血,踉蹌而行。 “月兒!我到底還是來遲了。長生谷內求長生,為什么?這一切都是為什么啊!?賊老天我恨你,我恨所有人,我要滅世!我要滅天!” 獨孤敗天眼中的淚、口中的血混在了一起,慢慢流落胸前,滴在地上。 司徒明月那纖弱、充滿神圣氣息的軀體自空中慢慢飄落,如柔弱的花兒一般凋零、飄逝……慢慢地,慢慢地飄落在獨孤敗天的懷中。 在這一刻群雄又看到了神跡,長生谷內百花凋謝,花瓣片片,隨風零落,飛舞的落花如哭泣的淚雨般飄零…… 獨孤敗天和司徒明月的軀體周圍散滿了落花,在這一刻他肝腸寸斷,心傷欲絕,無盡的哀,無盡的傷…… 他緊緊的將司徒明月抱在懷中,眼前一陣模糊。 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向他跑來,嬌憨的喊道:“敗天哥哥,你慢點,我跟不上你了。” “敗天哥哥,你背背我……”小女孩爬到他的背上,甜甜的笑了。 小女孩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望著他,認真的道:“敗天哥哥我長大以后要嫁給你。” 一轉眼,小女孩變成了一個可愛的少女。少女躲到他的身后,伸手蒙上了他的眼睛,“猜猜我是誰?” 少女拿出香帕細心的為他擦汗,嬌聲道:“敗天哥哥不要和他們打架了,陪我玩。” 少女嬌憨的依偎在他的肩頭,“敗天哥哥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 少女終于長大了,變成了一個美麗的姑娘:“敗天哥哥,無論將來發生什么事情你都要相信我,相信我只愛你一個人。” “傻丫頭,我怎么會不相信你呢?” “未來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我怕你會誤會我,怕你不聽我的解釋,怕永遠的失去你。敗天哥哥我不奢求你永遠愛我,但我要你永遠相信我……永遠相信我……永遠相信我只愛你一個人。” 少女變的哀傷而又凄然:“敗天哥哥你沒有相信我,你不相信我了,你不再信任你的月兒了。” 少女眼中充滿了濃濃的憂郁、無盡的哀愁,在遠方默默的望著他…… 天空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落花飄,雨淚灑,芳魂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