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5 祖孫三代

在那遙遠的月光殿,一個半百老婦人內心忽然大慟,“不,這怎么可能,月之女神散發于大陸上的所有靈力全都寂滅了!” 她身后的少女更是驚詫:“這怎么可能呢,難道……難道女神她自此消逝了?!” 老婦人滿臉悲色,道:“女神放棄了高高在上的神位謫落人間,她便已經不是神,只剩下小半靈力的她當然也會死去,步入輪回。只是……只是這次她有可能真的就此永遠消逝了,這……”說到這里,老婦人滿臉戚然。 漢唐帝國長生古內,獨孤敗天懷抱著司徒明月任那落花飄,雨淚灑,他雙目無神的望著天際,仿佛靈魂早已脫離了肉體,對外界不聞不動。 天下群雄齊聚長生谷,望著那被他們團團包圍的不死魔王,眾人內心并沒有因即將剿滅魔王而感到絲毫歡欣和喜悅。相反,每個人的心里都充滿了無盡的悲哀。 那魔王懷中抱著的少女之前當空而立時,身上散發的神圣氣息使他們的內心無比寧靜,讓他們忘卻了仇恨,消除了殺念。然而在那少女凋零的那一刻,在那花傷雨灑之際,他們的心弦被狠狠的撥動了一下,剿滅魔王的熱情和感傷少女的死比起來顯得輕了很多。 一個武林人聲音顫抖,道:“剛才那些神跡……那……那個少女分明是女神啊!神……神怎么會死呢?!” “是啊!神跡,神……怎么會死呢!?” “女神……” 群雄漸漸不再平靜,最后開始大聲叫嚷起來。 這時,武林人仿佛才想起來這里還有一個不死魔王獨孤敗天。 有人怒聲道:“把那個姑娘的尸體放下,在我們無數武林正道人士面前,豈能容你對她褻du。” “把你的臟手拿開!” “拿開你的臟手!” “殺死這個武林中的兇徒!” “殺死這個雙手沾滿武林人鮮血的兇手!” “殺死這個敗類!” 一張張冷漠而又激憤的表情慢慢映入獨孤敗天那空洞的雙眼,諷刺、怒罵……聲聲砸來。 刀劍齊出鞘,長生谷內刀光劍影,討魔之聲不絕于耳。 獨孤敗天抱著司徒明月長身而起,空洞的雙眼漸漸閃爍出刺骨的寒光。他冷冷的掃視著圍在近前的群雄,聲音不帶任何感情,道:“你們都得死!” 即使強如追風天王韓闖境界的天王高手們被他這樣冷冷一瞥后,也不由的感覺到一股寒意自心中升騰而起。 眾人呼吸不由一窒,而后又大聲怒道:“放屁!殺死他!殺死他!”群雄叫囂著,用眼神向一干王級高手請命。 藍海天陰沉著臉,道:“哼,死到臨頭,還癡人說夢。”自從上次在云山之巔他被獨孤敗天擊的劍折人傷之后,便一直在養傷,直到最近才傷勢復原,而后迫不及待的來到這里想一雪前恥。 蒙面女卜雨絲笑道:“獨孤敗天你真是大言不慚,我們都得死?呵呵,真是好笑,你認為你還能活過今天嗎?今天你將死無葬身之地。” 于意一臉燦爛之色,如同一輪耀眼的太陽,惹的他旁邊的一些俠女一陣迷茫,他大笑道:“獨孤敗天你死期已至,還在這里大放厥詞,仿佛全天下的人都冤枉了你似的。哼!自古邪不勝正,你這魔人終于要伏法了,無辜死去的武林俠士們的在天之靈終于可以安息了。” “放屁!你們這些無恥小人也配稱為俠士?”在這一刻獨孤敗天怒到了極點,雙眼布滿了血絲,牙齒咬的咯吱咯吱直響。“要不是你們不停的對我誅剿,陷我于萬劫不復之地,月兒她何至于耗盡靈魂能量而死,是你們,是你們所有人害死了月兒,你們誰也活不了。” 王級高手們面面相覷,忽然他們想起了那些絕世強者的能力。當一個人的修為達到圣級境界,繼而堪破生死后,便可以動用靈魂的力量,但其代價就是即使是不死之身也輕則重傷,重則消亡。 他們看著獨孤敗天懷中的少女,一時間迷惑不已,怎么也不相信這樣一個年輕的女子會達到圣級境界,可是聯想到剛才那些神跡,又不得不有些相信。 華云飛道:“你一個人能夠敵的過我們這些人嗎,你可以看清當前的形式,我勸你不要妄動,否則……” “殺死他!殺死他!”群雄一步步上前。 正在這時,一聲龍吟虎嘯自遠方傳來,在長生谷上方久久激蕩:“誰敢動我孫子,我獨孤飛羽到也。” 嘯聲由遠至近,眾人駭然,最開始的時候由聲音判斷,來人還在幾里地以外,可是眨眼之間就快至谷內。 不久,一個須發皆白,衣袖飄飄,仿若神仙般的老人出現在長生谷內。 “爺爺!”獨孤敗天心中激動不已,自從離家行走江湖以來,他大半時間都在被人追殺,在生死之間徘徊,世態炎涼,人間冷暖,他經歷了種種,已好久沒有感受到親情的溫暖。 在今天這一生死時刻,久違的真情來到了他的身邊,好比空曠的沙漠深處傳來的悠悠駝鈴,似荒蕪的原野盡頭傳來的裊裊簫音,讓他那顆干涸的心漸漸滋潤起來。 獨孤飛羽那飄逸的身影眨眼間便來到了他的眼前,“孩子你受委屈了。” 獨孤敗天翕動了一下雙唇,但喉中仿佛有東西橫著一般,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 “你什么也不要說,爺爺都知道了,今天只要爺爺還有一口氣在,誰也動不了你。” 獨孤敗天雙眼一熱,淚水差一點滾落出來,“爺爺……月兒……月兒她死了。” “什么!?”獨孤飛羽臉色瞬變,剎那間自身體散發出一股凌厲的殺氣。“是誰?是誰害死了月兒?” “月兒為救我耗盡靈魂的力量而死。” “不對,這里有古怪,好象有鎖魂奪魄的陣法。”獨孤飛羽一臉凝重之色,打量著長生谷的四周。 這時群雄已經從震驚中驚醒過來,從二人的談話中得知這個突如其來的老人是獨孤敗天的爺爺,對他又驚又懼。 前不久兩個天王高手曾經帶人闖進獨孤家的后院,結果被人像扔稻草一樣,丟了出來。當時武林震驚,從那時起人們便得知沒落千年的獨孤世家內隱藏著一位帝境高手。此時親眼相見,又是一番感受。 修羅天王趙程上前道:“前輩定是獨孤世家的老家主了,以您帝境的修為難道還看不破這滾滾紅塵中的俗事嗎?”言下之意很明顯,意在提醒獨孤飛羽帝境高手之間的那個約定。 “我沒有把自己當作武林中人,從來不管江湖中事,更不知道所謂的帝境高手之間的約定。我只知道我的孫子這些日子以來不斷被人追殺,受盡了苦難,我是為救他而來。” “難道前輩沒有聽說過不死之魔的傳說嗎?” “古有大義滅親之舉。” “您乃超脫之人,不應管凡俗中事。“ 幾個王級高手同時開口道 這時谷口再次傳來嘯聲,一個中年人大步而入,道:“何為魔?何為道?誰能分的清?你們僅僅因為他曾經舍身成魔就對他窮追猛打,這就是所謂的道嗎?他為了活下來,反抗擊殺武林中人就算是魔嗎?天道虛渺,人心常在,道魔豈能因故老留言就可定義,誰能夠肯定這里面沒蘊藏著一個驚天的陰謀呢。” 獨孤敗天顫聲道:“爹!” 來人正是獨孤言志。 一個王級高手立刻怒瞪雙眼:“簡直一派胡言,為你兒子開脫也就罷了,竟然還要褻du先賢。不死之魔存在的那個時代是一段陰暗而又可怕的歲月,你竟然妄想篡改歷史,顛倒黑白,真是無恥之極。” 這時獨孤飛羽道:“嘿嘿,好一個歷史,既然你們這么清楚武林史,那么誰能夠告訴我四千年前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在一夜之間所有的絕世高手都消失的無影無蹤?誰能說出來?嘿嘿,說不出來吧,四千年前的真相都已湮滅在了歷史長河當中,那更早發生的不死之魔事件又有誰真正了解呢。” “哼,狡辯,不死之魔禍亂武林,今日絕對不能夠放過他。”一個王級高手道,根本沒有因為眼前之人是一個帝境高手而加以尊敬。 此時獨孤家祖孫三代已站到了一起,獨孤言志道:“好,你們要滅魔,就來吧,沒落千年的獨孤家早該重現武林了。” 獨孤敗天一陣心酸,由于自己,將整個家族都要搭進來,即使父親和爺爺本領再大,又怎么會敵的過這么多的高手呢。 他低頭看了看懷中的司徒明月一陣心痛,道:“爹爹,爺爺,你們把月兒帶走吧,我……” “不要多說了,咱們祖孫三人就在長生谷大會天下群雄,看一看誰能奈何我們。”獨孤飛羽飄逸出塵的氣質盡斂,混身充滿了凜冽的殺氣,強大無比的勁氣將他的衣衫鼓蕩的獵獵做響,整個人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尊戰神一般。 獨孤言志拔出肋下長劍,整個人在瞬間爆發出強橫無比的氣勢,王級修為盡顯無遺。 獨孤家明王不動本來是淡然出世的心法,然而此際兩人身上卻充滿了殺氣,獨孤敗天知道自己家的兩個老頭子真的準備拼命了。 獨孤敗天將司徒明月輕輕的放在了不遠處的草地上,然后深吸了一口氣,體內驚天訣、戰天訣、嘯天訣、不死魔功,數種功法齊齊運轉,澎湃無匹的勁氣自他身上蕩漾開來,激蕩的落花亂舞,細雨斜飛。 “殺!”無數的武林人向三人涌來。 血雨飛濺,斷刃擊射。 自從得知司徒明月死去之后,獨孤飛羽已經動了真怒,出手狠辣無比。 普通武林人未及他一丈處,便被其雙手揮出的先天罡氣擊的四分五裂,碎肉飛濺,血雨飄灑。 帝境高手在這些普通武林人面前簡直就是不可逾越的高峰,是神一般的存在,手下根本無一合之將。 很快,獨孤飛羽的周圍便已血流成河,斷肢、殘骸堆積如山。血霧不斷蒸騰而起,濃重的血腥味另人欲嘔。 遠處觀戰的十五位王級高手眉頭緊皺,低聲商量了一會后,十人向具有帝境修為的獨孤飛羽圍去。 不遠處獨孤言志手中長劍劍氣縱橫激蕩,無匹的先天劍氣摧枯拉朽一般斬落了一地的斷刃,劍出必見血,血現必奪命。但不多時,兩個王級高手便纏上了他,三人之間的生死惡戰激烈無比,普通武林人根本插不上手。 獨孤敗天看到自己的爺爺被十個王級高手圍住后內心著急不已,而后又看到父親被兩個王級高手圍住更是焦慮,幾次想沖過去,都被人攔了下來。隨后于意、卜雨絲、王道、傷心人、藍海天五大次王級青年高手將他團團包圍,他渾身浴血,使的本來就有傷的身體更加虛弱。 雖然群雄在開始時損失慘重,但隨著三人被一干高手圍起來之后,局面便漸漸穩定了下來,三人伏法是遲早的事。 正在這時一絲異樣的感覺自獨孤敗天心中升騰而起,一股巨大的吸力自天空向他涌來,他的身體仿佛要騰空而起,乘風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