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16 太古遺陣

第五卷魔情十六章太古遺陣 不死不滅第五卷魔情十六章太古遺陣 獨孤敗天驚詫不已,根本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他運起全身的功力于雙腿,牢牢的將在自己定在地上。[萬_書_樓。]這樣一來,他更顯得被動了,五大次王級高手劍氣如虹,璀璨奪目的劍芒如匹練一般往他周身各處刺去。他竭力抵抗,將化形劍氣散布于全身,撐起一片光幕,護在自己的體外。但五大青年高手的合力攻擊強橫無匹,將光幕擊的四分五裂,使他全身血流如注,身子搖搖欲墜。 另一邊獨孤飛羽在十大王級高手的攻擊下也開始捉襟見肘,難于應付,身上不斷有血花飛濺。但老人如同一頭怒獅一般,強橫無匹的帝境修為盡現無遺,猛烈的罡氣與十大高手發出的先天劍氣不斷碰撞,鏗鏘有聲。十人的長劍時有碎裂,倚仗他們采取了人海戰術,使他們能夠即時去取劍。 圍觀的群雄異常震駭,怎么也想不到面前這個血肉之軀的老人竟然能夠憑借一己之力對抗十大王級高手,這簡直超出了他們所認知的常理,讓他們一時難以接受。 另一邊的獨孤言志也不好受,開始時他一人對抗兩大王級高手,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對他久攻不下,觀戰的三位王級高手漸漸不耐,又上了一人。三大高手一齊圍攻他,不多時他便渾身浴血,漸漸難以招架。 獨孤敗天看到自己的爺爺和父親和自己一樣變的如同血人一般,心中悲憤異常,目眥欲裂。 場外觀戰之人更是驚駭,一個沒落的武林世家竟然出現三大絕頂高手,隨便一人放眼江湖都難逢抗手。如果沒有獨孤敗天這個舍身成魔者的意外,這個家族定將走向輝煌,威震大陸。但現今這種情況,注定他們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只能如曇花一現般,過早凋零。 空中的吸力越來越大,獨孤敗天的身子輕飄飄的,隨時有離地騰空而去的可能。他早已放棄了對它的抵抗,只是專心的對付五大次王級高手的圍攻。而且他巧妙的運用這股吸力,使他的神虛步更顯威力,身形如鬼魅般在五人之間穿梭,由開始的被動挨打,變的有守有攻起來。 圍攻他的于意、藍海天等人暗暗著急,合五人之力竟然還拿不下對方,他們心中不禁涌起一股挫敗感。 于意冷笑道:“獨孤敗天,你看看你的爺爺和你的父親,兩人為了你成了什么樣子。本來他們可以逍遙自在的笑傲于山水間,平靜的過著自己喜歡的生活,但是今天為了你這個不肖子孫,卻不得不把老命搭在這里。獨孤家出現你這樣一個敗類,真是……嘿嘿……” 藍海天也嘿嘿笑道:“沒想到獨孤家居然有這樣的實力,兩個老東西一個已經臻至帝境絕頂高手之列,另一個也已達到王級大成境界,嘿嘿,果然不愧為千年前的第一武林世家啊!可惜,可嘆啊,這樣一個沒落了千年的武林世家剛剛要重新崛起武林,卻因一個敗家的子孫,徹底蒙羞,走向滅亡,真是有辱千年前戰天武圣的威名啊!” “呵呵,像他這樣的人還有臉活在世上,真不曉得他的臉皮為何如此之厚。”蒙面女卜雨絲嬌笑道:“殘殺正道俠士,將自己的家族推向萬劫不復之地,冷血無情,使心愛的女子為他而死,唉!多么可愛的一個女孩子啊!就這樣凋零飄落了,因愛而死,悲啊!” 獨孤敗天心在滴血,盡管知道三人在瓦解他的斗志,但其中不無道理,要不是因為自己,何至于讓爺爺和父親在這里浴血奮戰呢,要不是為了自己月,兒又怎么會這么早的死去呢。 無盡的殺意在他身上蔓延開來,混身是血的獨孤敗天仿佛來自地獄的魔王一般戰意滔天。 圍攻他的幾人大驚失色,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這個不死魔王不但沒有心浮氣躁,而且激起了昂揚的斗志,殺氣如潮水一般向他們涌來。 獨孤敗天雖然手中無劍,但自從其達到王級高手之列后,便已能從手掌直接發出劍氣。璀璨的光芒將他一雙沾滿鮮血的手掌映的血紅透明,妖異無比。在他強大無比的攻勢下,五大次王級高手節節敗退。 于意和藍海天相互看了一眼,發出會心一笑,兩人又向卜雨絲使了個眼色,向司徒明月的尸體方向移去。 就這樣,六大青年高手邊打邊移動,離司徒明月越來有越近。 這時藍海天非常“不小心”的將一道劍氣向地上司徒明月的方向劈去,獨孤敗天瞬時變色,身子飛快移動,發出一道磅礴的化形劍氣阻擋藍海天的攻擊,他一下子又陷入了被動。 這時卜雨絲也明白了于意和藍海天的意圖,就這樣三人時不時的“不小心”失手,獨孤敗天立刻陷入險象還生之境。 于意一個惡刺,無匹的璀璨劍芒立刻朝地上的司徒明月席卷而去,獨孤敗天目中噴火,身子貼地在剎那間劃出了五人的包圍。在那道劍芒擊上司徒明月之前以毫厘之差將她帶走。 他抱著司徒明月的尸體望著五人,怒道:“你們無恥!” 圍觀的群雄雖然覺得幾人的行為有些過分,但沒有一個人指責,畢竟只要誅滅不死魔王,有些非常手段還是必要的。 此時獨孤飛羽和獨孤言志兩人已如同血人一般,望著二人,獨孤敗天肝膽欲裂,淚水模糊了雙眼。他抱起司徒明月朝二人方向奔去,但五大青年高手和圍觀的群雄豈能如他所愿,他一下子陷如了人海中。 他抱著司徒明月沖殺突擊,漸漸又來到了長生谷的正中央,這里也是司徒明月自空中墜落的地方。 驀然間,一股難以想象的巨大吸力自空中向他涌來,他和司徒明月一下子被吸到了空中。無數道瑞彩霞光自長生谷各處射向他的全身,就好象當初司徒明月一般,整個人連接著萬道光芒。 長生谷一時變的靜悄悄,圍攻獨孤飛羽和獨孤言志的王級高手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所有人都凝目望向空中的異相。 借這個機會獨孤飛羽和獨孤言志兩人背靠背站到了一起,沒有人再注意他們,眾人都驚駭的望著眼前的“神跡”。 獨孤敗天腳踏虛空,懷抱司徒明月靜靜的立在三丈高空,他滿臉血污,如同一尊魔神一般俯視著腳下的眾人。當他看到滿身是血的爺爺和父親二人時,恨不得立刻毀掉下方所有武林人,可是他一動也不能動,他被一股莫明的力量束縛在空中,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下方。 突然,那些和他連接的五彩光芒如吸管一般將他的內力瘋狂的向外吸去。他震撼異常,沒想到這看似仙氣一般的霞光會這般兇險,一陣陣無力的感覺涌上他的心頭,不大一會兒他便內力耗盡。 獨孤敗天一陣暈眩,險一些昏迷過去,然而那莫明的吸力并沒有停止,他感覺到自身的精氣————生命之能正在瘋狂的向外涌去,靈魂仿佛要飄出體外。 死亡,他感覺自己快要死了,意識逐漸模糊。 在他即將失去知覺之際,瘋狂向外涌動的生命之能突然止住,并開始回歸,絲絲清涼的氣息向他身體涌入。同時五彩霞光在他面前幻化成了一個虛影,一個充滿神圣氣息的少女出現在他的身前。 “月兒!”他想叫,卻張不開口,只能在心里激動的大叫著。看著眼前的司徒明月,又看了看他懷中的司徒明月,他一陣迷茫。 在獨孤敗天迷茫的注視著眼前司徒明月之際,下方的群雄卻好象沒有看見一般,只是呆呆的望著他和那些彩芒。 少女聲音顫抖:“敗天哥哥……你終于來了,沒想到我還能夠見到你最后一面。我本以魂飛魄散,借助你的力量之后,魂魄才勉強凝聚起來……你心中還在怨月兒嗎?其實,我真的真的好愛你啊,我多么的想嫁給你啊……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疑問,可是我時間不多了,無法告訴你事情的全部。你聽好,這個長生谷內有一座太古遺陣,名曰:鎖魂奪魄,鎖魂大陣能夠保人靈識,魂魄不散。奪魄大陣則恰恰相反,奪人魂魄,毀人靈識。你生命中的一個夙敵,于十九年前在你出生之際逆天關閉了鎖魂,啟動了奪魄大陣。并將大陣鎖定了你的一魄,使大陣時時與你保持著聯系,待到時機成熟,便能奪你魂魄……咳……”說到這里司徒明月的身影一陣模糊。 “月兒!”獨孤敗天在心里大叫著。 “不過,現在的奪魄大陣在借助你的力量之后已經被我徹底的毀去了,現在你魂魄具歸,再也不受威脅了。敗天哥哥你千萬要小心,那個人本應早已魂飛魄散,但不曉得為何突破了你當初的封印,重新回到了忘情魔宮。你可能聽不懂,不明白我在說些什么,可是我已經沒有時間給你解釋那么多了。但一定要明白那個本應死去的忘情魔君并沒有死……咳……”司徒明月的身影漸漸淡去,“敗天哥哥……我真的真的……很愛你……” “不!月兒!”此時獨孤敗天已經淚流滿面,內心在狂呼大喊。 點點光華散去,伊人就此消逝。 一聲驚雷在長生谷上方炸響,大雨滂沱而下,滾滾烏云使長生谷內一片黑暗。 谷中眾人懷著復雜的心情望著空中的獨孤敗天。 雨水、血水、淚水自獨孤敗天臉上混合而下。 “轟” 一道閃電劃破了黑暗。 獨孤敗天眼中的世界變了,和他連接的彩芒為他傳來一組組不連貫的畫面。 司徒明月憂傷的來到了長生谷內,整個人仿佛失去了生氣一般。 “敗天哥哥你一定恨死我了,你再也不會喜歡你的月兒了。”她手撫著手中兩顆血紅的淚晶,大滴大滴的淚水自眼中滾落而下。 “為什么命運總是捉弄我們,為什么我們總是不能夠走到一起!?”司徒明月一臉悲戚。 “忘情魔君是一個卑鄙的小人,他從來都不是你的對手,只會背后暗算傷人……” “你可知道在我離家學藝去的第一天,便遇到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一個魔鬼找上了我,他讓我看到了過去,讓我知道了前生的一些片段。我震驚、我傷心……感嘆命運對我們的捉弄……” “這個魔鬼名叫忘情魔君,他用鎖魄大陣鎖定了你的一魄,待到時機成熟就可以讓你魂飛魄散。但是他知道他永遠做不了最強者,更不能沖破種種阻撓,到達圣境高手的夢想之地————彼岸。他只有靠你,靠你打開彼岸的大門。但他對你又恨又怕,所以他想同化你,先讓你絕情,既而忘情,變的和他一樣……” “魔鬼給了我兩個選擇,一,我協助他,讓你絕情而忘情,保你性命。二,不與他合作,他立刻推動奪魄大陣滅你魂魄,永鋤后患。我妥協了,我不想你死啊,即使你變的滅情絕性,對我不屑一顧,我也只想讓你活下去。” “我按照的他的吩咐去做,用劉師兄去刺激你。我知道當時你定是恨死月兒了,心里一定很難受。我也痛不欲生,想不顧一切的告訴你事情的真相,但我最后還是忍住了,我……只想讓你能夠活下去……至于我……我只期待來生……”司徒明月淚流滿面,泣不成聲。 “云山之巔,即使正道那些人不知道你曾經舍身成魔,那個魔鬼也會派人揭發你……匕首刺進你身體的一剎那,我的心碎了……看到你流出傳說中的絕情淚晶時,我感覺自己的靈魂飄出了體外……” “他要我在三年之后再去傷害你,可是我實在做不到了,即使這樣保住你的性命,你也會痛苦一生……” “我不相信奪魄大陣沒有破解之法,就在今天,在這里,我感應到了我那被封印的力量————情之淚晶。這恐怕是忘情魔君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事情,我知道此時他已陷入了沉睡,此時以我的生命靈力定可破解此陣。我知道以我的精血為媒,定可召喚情之淚晶中的力量,但……我可能再也見不到你了……” 司徒明月神色凄然,仿佛生離死別一般,最后決絕的走向長生谷的正中央。 隨著她生命之能的流逝,她如女神一般飄了起來,長生谷谷內無數道彩芒射向了她全身各處,一條淡淡的身影從她的體內飄出。 “別了,敗天哥哥,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我給你留下的這些信息。既怕你看不到,又怕你看到。你看不到,心里定會苦澀、心痛,以為我絕情背叛了你。你看到的話,我又怕你傷心……”那淡淡的身影越來越暗淡,漸漸不清晰。 “如果……我魂散之后……還能夠保住一絲、一點……靈識烙印,我定會在這天地間……游蕩,我……等你,如果你能夠上天堂,我會……追你而去。如果你下地獄,我會……伴在你身邊……我真的……真的……很愛你……” 光影消散,伊人消逝。 獨孤敗天早已淚流滿面,淚水和著雨水滴在司徒明月的胸前,兩顆血紅的淚晶漂浮起來,最后融化滴落…… 獨孤敗天眼中映入的是渾上下都在流血的爺爺和父親,耳邊回蕩的是司徒明月那凄傷的話語:“如果……我魂散之后……還能夠保住一絲、一點……靈識烙印,我定會在這天地間……游蕩,我……等你,如果你能夠上天堂,我會……追你而去。如果你下地獄,我會……伴在你身邊……我真的……真的……很愛你……” 他眼前一片血紅,感覺自己的血液沸騰了,體內燃燒起熊熊的戰火,他恨不得將那天擊碎,將這地踏裂,恨不得毀滅整個世界。一股浩瀚無邊的力量充盈他全身各處,他終于能動了。 獨孤敗天腳踏虛空,當空而立,發出一聲凄厲的長嚎:“啊……我不要上天堂,我不要下地獄,我要愛要恨,我不要超脫,我要在滾滾紅塵中墮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