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7 偷天奪日

在一瞬間,獨孤敗天烏黑的發絲變成了紫色,雙眼也變的血紅發亮,他如一尊魔神一般怒視著腳下的群雄。 “舍身成魔!” “他成魔了!” “魔鬼來來了!” 長生谷內大亂,群雄開始恐慌。 “大家不要慌,不就是舍身成魔嗎?沒有什么可怕的,我們這么多人還怕他一個人嗎?”一個王級高手大聲道。 騷動的群雄漸漸安靜了下來,紛紛扯出刀劍對向空中的獨孤敗天。 獨孤敗天冷冷的掃視了一遍群雄,腳踏虛空向前走了兩步,左手攬著司徒明月,右手伸向獨孤飛羽和獨孤言志的方向。一束柔和的白光自他手心發出,將兩人包裹在其中,眨眼之間兩人身上的傷口盡復愈合。 群雄看的目瞪口呆,剛才說話的那個王級高手更是感到心驚。腳踏虛空而行,手發圣光,只有傳說中的圣境高手才能夠做到,他感到一陣陣心涼。 也不知是誰喊了一聲:“殺!” 無數的刀劍被擲向空中,空中盡是刀光劍影。 “退!”獨孤敗天大吼一聲。 刀劍在他身前三尺處全部凝住,而后以十倍的速度倒射而回。 “噗” “噗” 血光崩現,無數人哀號,身上深深的插著自己的刀劍。 “殺!” 長生谷內喊殺震天。 于意對獨孤敗天可以說狠之入骨,躲在一個角落里改變聲音大聲道:“大家不要怕,他只是舍身成魔而已,大家只要堅持一段時間,他就會被打回原形,到那時他便虛弱無比,一個孩童都能殺死他。” 群雄精神大振。 獨孤敗天如一道電光一般從空中來到了他的爺爺和父親的身前,用一層淡淡的光幕將他們包圍,而后騰空而起,眨眼消失在群雄的眼前。 騰空飛掠數百丈距離后,他自空中落下,將司徒明月推給獨孤言志。 “敗天你要去哪里……”獨孤言志一把拉住剛要轉身的獨孤敗天。 “我要去殺!”他雙眼血紅,射出仇恨的光芒。 “舍身成魔,雖然使你的功力瞬間攀上了一個高峰,但高峰之后就是低谷,你……你不能去啊!” “爹,爺爺,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活下去的,你們不必為我擔心。司徒大叔他們來了,你們和他們一起回去吧,在這里幫不上我什么忙。我已經知道是誰害死了月兒,定會替她報仇的。”獨孤敗天雖然話聲冰冷,但卻透著濃濃的情義,說完他跪在地上,向獨孤飛羽和獨孤言志磕了三個頭,而后騰空飛去。 一會兒工夫,遠處便來了一大隊人馬,正是漢唐帝國武林世家司徒家族的高手。 獨孤敗天相信這些人絕不會是為對付自己而來,遠遠的他只聽到了幾聲悲憤的怒號:“明月啊……”然后那些人馬便與他的爺爺和父親一起退走了。 當獨孤敗天再次飛臨長生谷時,谷中剛要撤離的群雄再次沸騰。他落在谷的正中央,冷冷的在人群搜索著,最后終于將目光鎖定正在悄悄后退的于意身上。 此時滂沱的大雨漸漸停息,一道彩虹高掛天邊,然而長生谷內卻籠罩著濃重的殺氣。 一道劍罡直襲而去。 “砰” 于意的右掌化作一篷血霧在空中飄散。 “啊……”一聲慘厲的長嚎,另人頭皮發麻。 眾人變色,但隨后齊聲怒吼。 “殺了這個惡魔!” “殺了他!” 無數人向他沖來。 “爆!” 這些人在未及他一丈范圍內便突然爆裂開來,鮮血飛濺,殘骸四射,一時間血霧彌漫了整個山谷。待到血霧慢慢飄去,地上散落了一地的碎肉和碎骨,紅白相間,分外刺眼。 獨孤敗天紫發、紅眸、一身血衣,如一尊噬血魔神一般掃視著群雄。十幾個王級高手面無表情,只是緊緊的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他的目光又掃向年輕的次王級高手,李詩、水晶、王道、卜雨絲、藍海天、華云飛、傷心人、失去右掌的于意……眾人神情復雜,表情不一。 四周群雄一個個噤若寒蟬,膽戰心驚,面對獨孤敗天展現的恐怖實力,每個人的心中都充滿了恐懼。 “哈哈……”獨孤敗天仰天大笑,隨后聲音冰冷的道:“你們不是自詡鋤魔衛道的正派俠士嗎?來呀,我這個你們眼中的惡魔就站在這里,來滅我啊!” 修羅天王趙程道:“獨孤敗天你休要張狂,自古邪不勝正,即日你得意一時,他日你必嘗苦果。” “哼!沖你這句話,我留你一條殘命,讓你將來看一看所謂的‘邪不勝正’,碎!” 兩道紫紅色的劍罡分別擊在了趙程的兩臂上,“砰”、“砰”兩團血霧飄散之后,地上散落了一地的骨肉,趙程的兩條手臂自肩頭齊齊斷去,血流如注。 獨孤敗天殘忍的笑了起來,“嘿嘿,看來武林還真是一個弱肉強食,強者為尊的世界啊,以前我逃亡之際,你們是何等的囂張,滅魔、屠魔、誅魔!今日我就站在你們的眼前,卻沒有一個人上前,嘿嘿……俠士啊!” 淡然若仙的李詩排眾而出,道:“獨孤敗天你今天多殺一人,你的罪孽就加重一分,難道你真的要效仿那昔日的不死之魔嗎?須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即便你今日魔焰滔天,他日也必將慘淡收場!” “哈哈……”獨孤敗天仰頭狂笑,“我效仿昔日的不死之魔?你們不早就把我當成了不死之魔嗎?” 接著他聲音變冷:“我當初到底犯了什么錯,你們所以人都追殺我?就因為那狗屁‘舍身成魔’四字?我今日已舍身成魔,我迷失本性了嗎?我變成一個只知殺人的工具了嗎?沒有!一切都是你們逼的,既然你們逼我,我就如你們所愿,我要讓那血水染紅天,我要讓那枯骨堆積成山!” 就在這時,不知是誰喊了一聲:“和這個惡魔拼了,用不了多長時間,他就會被打回原形,殺啊!” 眾人瘋狂的向他涌去。 “你們當中有許多人會活下來,我要讓你們見證歷史的真相,但是大多數人都要去死!” 說罷,獨孤敗天騰空而起,來到了長生谷的上方,嘴角泛起一絲邪惡的笑意,俯視著腳下的群雄。 他大喝一聲,似龍吟虎嘯一般,聲震數十里,“偷——天——奪——日!” 一道黑幕籠罩在他的全身,他整個人陷入一片黑暗當中,同時一股巨大的波動朝地上的群雄洶涌而去。功力稍高之人快速的向后退去,而無數的人則被如山的壓力壓的動彈不得,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襲向他們全身各處。點點白光自他們身上飄出,向著高空中的獨孤敗天涌動而去。 躲過這場災難的群雄驚恐異常,老一輩人物不禁驚呼:“真的是偷天躲日魔功!” “不,這是變異的偷天奪日魔功,真正的偷天奪日魔功只奪草木精華,只偷天地精氣!” 痛快的死去并不可怕,但當你親眼面對死亡,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慢慢痛苦的死去時,心中才會感覺到恐懼。處在偷天奪日下的群雄全身的精氣————生命之能不斷向外涌去,一個個萎靡不振,面如土色,整個人仿佛失去了生氣一般。 這數百人不斷的哀號,聲音凄厲無比,從他們身上散發出的白光匯聚成一道巨大的光柱射向黑暗中的獨孤敗天。 圍觀的群雄目眥欲裂,無數的刀劍被擲向空中,但這些刀劍在距那團黑暗三尺距離時便凝住,再難進分毫,而后紛紛爆裂開來,化為粉碎,隨風揚揚灑灑,飄落而下。 這時地面上的數百人聲音漸弱,從身上散發出的白光也漸漸暗淡。這些人都有同樣一個感覺,自己的生命在消逝,靈魂在消亡。當白光徹底消失之后,所有人都“砰砰”炸裂開來,鮮紅的血肉、森森的白骨布滿了長生谷的每一個角落。地上的血水匯聚成了小河,汩汩的流淌,血霧升騰而起,彌漫了每一寸空間,刺鼻的血腥另人欲嘔。 數千群雄身上粘滿了碎肉,濺滿了血水,每個人都悲憤無比。 長生谷內如修羅場一般,成了名副其實的人間煉獄。 就在這時長生谷上方突然光華大作,獨孤敗天渾身上下充滿了萬道霞光,另天上的太陽都黯然失色。無數道璀璨的光芒射向天際,在谷內群雄仇恨而又迷惑不解的注視下,數百人的生命之能就這樣被他散向了空中。 獨孤敗天久久的凝視著虛空,默然無語。 過了好久好久,他才慢慢的轉向西方,森然道:“你個老不死的終于來了,我等你好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