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20 暗流涌動

武林中風風雨雨,喧囂不堪不之際,清風帝國武林世家南宮家族內部正在緊張的謀議著。 往日一臉燦爛之色,美的讓人暈眩的南宮仙兒此時失去了昔日的神采,娥眉緊蹙,一臉憂容。 “爹爹,爺爺,你們看看這份報告?” 高大魁偉的南宮無敵接過來看了看,嘆道:“這個獨孤敗天太讓人意外了,他的功力居然在那一瞬間臻至圣級境界,簡直不可思議。” 南宮英雄仔細看了一遍之后,臉色也漸漸失去了往日的從容,思索了一會兒道:“原以為那么多的人去誅剿他,定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誰知竟然是這個結果。”他在屋中來回走了兩圈,道:“他沒有死,對于整個武林來說都是一個意外,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我們應從長計議。” 南宮仙兒蹙眉道:“這件事情竟然會引出來一個圣級高手,這是數百年來未有的大事,我想是不是將要有什么大事發生了。” 直覺敏銳的南宮仙兒對這件不同尋常的事感覺到一股不安,這個南宮家族的天之驕女,從小便被灌輸精英式的教育,其所思所想深刻而有見地,與生俱來的天賦加上后天的培養,使的她有著與其年齡不相符的成熟和智慧。她敏銳的覺察到武林中將有翻天覆地大事發生,而且隱隱覺得這件事和獨孤敗天有著莫大的關聯。 稍微思索了一會,南宮仙兒道:“也許我們一開始就犯了一個錯誤,我們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這個如彗星一般在武林中迅速崛起的青年,不,是混蛋。”顯然她又想起了獨孤敗天當初追殺她時的種種,這對于金枝玉葉的她來說是無法容忍的恥辱,讓她牢記在心。“這個家伙身上有著太多的神秘,我們一直嘀咕了他,即使在知道他曾經舍身成魔之后,我們也只是想著怎樣鋤去他,從未想著有朝一日來防范他。也許我們家族近年來事事風順,讓我們放松了警惕,使我們在處理一些事情上失去了原有的警覺,我們真的該反省一下了。” 頓了一頓,南宮仙兒道:“我想我們對對付獨孤敗天的策略需要變動一下,如果再繼續追殺他的話,實屬不智。” 南宮英雄道:“難道我們要和他化敵為友?這是不可能的,發生了這么多的事,就是我們有這個意思,他那邊也說不通。你不要忘記當初是誰將他曾經舍身成魔的秘密告之天下,逼的他四處逃亡。再有,這個混蛋燒了我們南宮家大半個莊園,讓我們丟盡了顏面,難道就這樣放過他嗎?” 南宮仙兒站起身來,面向窗外,冷笑道:“我不會忘記他曾經對我的追殺,也不會忘記他曾經火燒南宮,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他加倍償還。不過現在我們真的不能動他,現在他已經不是落水狗,雖然有不少殺手組織會找上他,但絕對威脅不到他的性命。我們要等,等待一個適當的機會,再對他……”說著她比了一個殺頭的動作。 “還要等,等到什么時候?我認為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趁現在許多人收買殺手刺殺他,我們不如也插上一腳。” “爹爹,您今天怎么了,怎么這么不冷靜啊!我們可以派人跟去,但絕對不能夠對他不利,甚至在必要的時候為通通風,報報信。因為我相信,凡是去刺殺他的人都將慘淡而歸,與其如此,還不如提前示好。” 南宮英雄道:“有必要這樣嗎?” “有必要,非常有必要!我相信不久的將來他會有大動作,到時凡收買殺手前去刺殺過他的人都將不會有好日子過。” 南宮英雄嘆氣道:“這個混蛋,有這樣一個敵人真是讓人寢食難安,唉!” 南宮仙兒美目光芒閃動,道:“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在一旁閉目養神的南宮無敵站了起來,道:“一切就照著仙兒說的去做吧。”說完之后向演武廳走去。 于意左手撫著右臂,恨恨的道:“獨孤敗天你個混蛋,你讓我失去了右掌,我要你失去性命,該死的,你等著吧,我要讓你看看,誰到底最強。”說完之后他瘋狂的大笑起來。 不遠處玉虛宮的宮主皺了皺眉頭,沖著身邊的一個弟子道:“你師兄從山下回來后一直這樣嗎?” 旁邊的年輕弟子道:“是的,他經常大哭大笑,大夫說他受的刺激太大了,需要修養一段時間才能夠恢復。” 玉虛宮宮主嘆了一口氣,道:“你派你幾個人好好的看住他,千萬不要讓他下山,知道了嗎?” “是,弟子知道了。” 清風帝國落天峰上一位絕美的少女在舞劍,少女一身潔白的衣裙隨風飄揚,宛如臨塵的仙子一般。這是一個高傲的怒仙子,她手中長劍寒光閃閃,殺氣沖天,一道道縱橫飛舞的劍氣劈向虛空,仿佛那里有著與她不共戴天的仇人。 一道道光幕自少女身上散發而出,冷冽的寒氣另空氣中開始出現水霧,一片蒙蒙的白霧升騰而起。瞬間,少女三丈范圍內充滿了如同仙氣般的云霧,使她看起來更像一個出塵的仙子,仿若隨時乘風歸去。 不遠處一個中年男子暗暗點頭,露出贊許的微笑。 這時少女清叱一聲:“萬里雪飄!” 剎那間她周身十丈范圍內飄起了雪花,被陽光一照射,顯得晶瑩而又燦爛,美麗無比。雪花越來越大,到最后仿若大片大片潔白的羽毛在空中飄灑,同時她四周的空氣冷的刺骨,而其中又充斥著無盡的殺意,寒冷的氣流和冷冽的殺氣交織在一起。 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少女周圍白茫茫一片,空中雪花紛飛,地上白血皚皚。 這時不遠處走過來一個中年美婦,她走到中年人身旁輕聲道:“雨兒這是怎么了,她心中好象充滿了怒氣,女孩子家這樣可不好。” 中年人也皺了皺眉,道:“最近這兩個月她很反常,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你有沒有發現,她現在的功力一日千里,才短短兩個月時間便從超級高手之列躍升到次王級高手。” 正在這時,少女十丈范圍內的雪花中忽然多了許多亮晶晶的東西,仔細一看是冰花雪葉,空氣中的溫度立刻驟降,變得更加寒冷。那些晶瑩剃透的冰花仿佛真的有生命一般,一股淡淡的馨香飄散開來。 中年美婦不禁動容,道:“雨兒的修為竟然到了如此地步,真的躺讓人吃驚。” 中年人道:“你再仔細看一看。” 中年美婦不禁又仔細打量起自己的女兒來,這一看,更加驚訝,只見在她的周圍隱隱有些細小的冰刀在飛舞,發出哧哧的破空之聲。 中年美婦嘆道:“看來我們女兒的功夫已經超越了我們,她隨時有可能步入王級高手之列,真不曉得她的進境為何如嚇人。” “是啊,恐怕我們落天宮除了退隱的長老們,就屬我們的雨兒最厲害了。”中年人感慨道,不過聲音中透著歡愉。 正在這時少女收功而立,走出還在飄舞著雪花的十丈方圓。 “爹,娘,我要進落天洞去尋找那傳說中的全本飛花飛葉落天宮。” “什么?不行!”夫婦兩人幾乎同時應聲道。 “雨兒,你知不道那里有多危險,千年來凡是進去的弟子,還沒有一個人能夠走出來,你這不是在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嗎?”中年人一臉嚴肅。 中年美婦也急聲道:“雨兒你真是胡鬧,怎么會有這樣古怪的念頭呢,你的功夫已經非常棒了,可以說在年輕一代幾乎已經無敵了,你還不知足?我和你爹就你一個寶貝,你怎么能不顧我們的感受,跑去那個落天洞呢。” “爹,娘,我真的要進去,我一定要找到那傳說的神功,即使里面再兇險,我也要進去。你們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因為我的生命不僅屬于我,還屬于愛我、養我的你們。”說到這里,少女不禁撒嬌起來:“爹,娘,你們就讓我進去吧,我真的不會出事的,我只想將咱們落天宮發揚光大而已。”說著摟住了中年美婦的脖子,到最后將整個身體都靠在了美婦的懷里。 三天之后,夫婦兩人領著無數的門人弟子目送自己的愛女進入了極寒的神秘之地————落天洞。 魔教總壇內十個隱世多年的隔代長老來到了大殿之上,魔教教主蓋天風陪坐在旁,兩旁站立著無數的魔教高手。 一個白法蒼蒼的老者顫聲道:“天風,那個獨孤敗天又有什么消息了嗎?” 盡管這些老者顯得虛弱不堪,但大殿上沒有一個人敢顯露出絲毫不敬之色,眾人深知這些年邁的老者是魔教內真正的無敵高手。這些人數十年前便已成名江湖,在那時便已是呼風喚雨的風云人物,每個人都已經過了從老邁到返老還童,再到老邁的過程,其中年歲最小的也在百歲開外,一身修為塵世已難逢抗手。奈何始終不能踏進圣級境界,不能堪破生死。 蓋天風雖然已年近六十,但對這些前輩人物卻不得不恭恭敬敬。 “圣女剛剛回來,她帶回來了獨孤敗天的最新消息。” “哦,那還不快快讓她來見我們。” “是,來人,快快去請圣女過來。” 時間不長,一個體態婀娜的蒙面女子走進了大殿。 “拜見各位老祖宗,拜見教主。”蒙面女子向眾人施禮。 “勉禮,將你所知道的向長老們詳細的稟報一下。” “是,目前獨孤敗天已經到了拜月帝國內,路上他大張旗鼓,到處宣揚他要到我們我教的天魔谷做客,惹得正道武林紛紛不安。路上曾經有數十個刺客對他進行刺殺,但都被他反殺了。不過據猜測,真正的殺手還沒有出現,可能正在前方等著他。另外還有一部分人很可疑,這些人居然在為他通風報信,以他現在的處境,實在讓人難以想象會是哪方勢力在幫助他。” 長老們點了點頭,沖著蓋天風道:“天風你馬上派出人馬,一定要保住獨孤敗天安全到達天魔谷。” “是。” 其中坐在最高位置的長老站起身來,在大殿中走了兩圈,道:“根據前些日子得來的消息,這個獨孤敗天剛剛痛失紅顏,我們可以從這方面下手。”說著別有深意的掃視了一眼大殿中的圣女。 圣女眼中閃過一絲慌亂,嬌聲道:“老爺爺,我可是您的嫡系孫孫女,您可不要把我往火坑里推呀。再說了,魔教內漂亮的女子有的是,到時還怕沒有人選。” 老者看著圣女,眼中露出柔和的光芒,溺愛的拍了拍她的頭,道:“我怎么舍的你呢,不過如果真的需要你幫忙,為了我教重新崛起,你……” 圣女打斷了老者的話,走上前去,搖著老者的胳膊,撒嬌道:“我知道祖爺爺會替孫孫女著想的,肯定不會為難我的。” 大殿上站著的幾個女弟子眼中充滿了羨慕之色,他們知道只有這個圣女敢對這些隔代長老如此無禮。 圣女接著道:“祖爺爺,我真的不明白,為什么要對這個獨孤敗天這么低聲下氣,任由他在江湖上挑撥我們和那些愚蠢的正道人士的關系。直接把他抓住,我們自己動手用他的鮮血解開那些封印不就得了。” 老者笑道:“你想的太簡單了,要是真的如此的話,我們還容他在江湖上胡鬧到現在?真魔之血確實能夠揭開那些封印,但還要身具魔體的人自己去解,所以我們只能夠忍啊!一旦我圣教中歷來被封印的絕世高手脫困而出,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