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一章殺手

第六卷亂世出魔第一章殺手 不死不滅第六卷亂世出魔第一章殺手 獨孤敗天在前往天魔谷的路上“高歌猛進”,盡管有無數的殺手組織對他虎視眈眈,但他怡然不懼,甚至主動挑釁出擊。[萬書樓。]有不少殺手組織在沒有對他進行刺殺前,便被他先一步剿殺。更有甚者,一些弱小的殺手團伙想要“懸崖勒馬”,卻被他反追殺,落了個全軍覆滅的下場。 當然,這都是一些實力弱小的殺手組織,真正實力強勁的殺手集團還未曾真個出擊,他們深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的道理,生怕處在暗中的第三方不勞而獲,攫取到他們勝利的果實。他們在等,等待最佳時機,準備給獨孤敗天致命一擊。 南宮世家派出的秘密人馬在暗中確實給予了獨孤敗天不少的幫助,有不少弱小的殺手組織就是覆滅在他們的通風報信之下。殺手界對這幫“為虎作倀”、“落井下石”者痛恨不已,但始終無法有效的捕捉到他們的蹤跡。 夜空無半點星光,天地間漆黑一片。兩條淡淡的人影在街上一閃而過,隨后又融入了濃濃的夜色中。 在這個秋風習習的夜晚,獨孤敗天沒有一絲睡意,他腦中不斷浮現司徒明月種種的好。從小時的步步相隨,到長大后的深情凝望,點點滴滴匯聚成長生谷的生離死別。撕心裂肺的痛時時刻刻折磨著他的身心,使他只想毀滅,毀滅忘情魔宮中的忘情魔君,毀滅天地間那些假仁假義。 這幾日間他身體內那充滿仇恨的血液不斷沸騰,殘暴、嗜血占據著他的心神,一些還未展開行動的三流殺手組織就是在他這種焦躁不安的情緒下相繼灰飛煙滅。 他輕輕嘆了一口氣,將目光凝向燭光飄搖的窗外,敏銳的帝級神識使他感應到有兩個功力不弱的高手正在接近這里。毫無疑問,這是兩個殺手,近來連場的血腥大戰,使他對那種死亡的氣息格外敏感,即使相隔百丈距離他也能感應到兩個殺手身上那種特有的殺氣。 兩個殺手小心翼翼的潛行著,離獨孤敗天這間充滿燭光的客舍越來越近。 獨孤敗天嘴角泛起一絲冷笑,端坐在窗前巍然不動,然而他的內心卻充滿了一股嗜血的渴望。就在兩個殺手接近燭光的一剎那,一道璀璨的光芒升騰而起,如匹練一般自窗口射向了兩個殺手。 “叮” “叮” 兩聲脆響后,傳來“撲通撲通”重物墜地的聲響和“當當”兩聲劍刃落地的聲音。 獨孤敗天打開房門,只見兩個全身黑衣的蒙面男子仰臥在地,鮮血自胸前汩汩而出,眼看是活不成了。兩柄斷劍的不遠處插著一把其薄如紙的鋒利短匕,正是天王尹風的那把奇門兵刃。這把短匕在獨孤敗天手里首次亮相便斬斷了兩把寶劍,結果了兩個高手的性命,不愧為奇門兇兵。 獨孤敗天內心深處那股渴望鮮血的躁動隨著地上兩個尸體的僵冷而慢慢平靜了下來,他拾起地上的短匕走進了屋里,他知道不用他自己動手,也會有人幫他將院落中的兩具尸體處理掉。 這夜注定不是一個平常的夜晚,三更左右,獨孤敗天被一陣刺骨的殺氣驚醒,憑著本能,他從床上快速滾落而下。與此同時,一道無匹的先天劍氣將大床斬為兩段。獨孤敗天自地上一躍而起,只見一個典型殺手裝扮的黑衣蒙面者站在屋中那陰暗的角落里。 殺手再次揮劍向他惡狠狠的撲來,冷冽的殺氣另空氣中的溫度驟降。可以看出這是達到了次王級境界的超級殺手,功力深厚,經驗老到,專向獨孤敗天的死角攻擊,攻其必救,使其不能撿起地上的長劍。開始時他還真被弄了個手忙腳亂,但畢竟此時他的功力已經達到了王級境界,即使手中無劍,這個殺手也根本奈何不了他。 幾個照面過后,黑衣殺手被獨孤敗天反壓制住,出劍不再那么犀利。可是就在這時,原本就暗淡的房中忽然升起了一股濃濃的黑煙,煙中隱含腥臭味道。獨孤敗天嚇了一大跳,這明顯是居毒物質。他猛的拍出一掌,想要迫開殺手沖出屋外,然而黑衣人卻死死的纏住他不放,一劍比一劍迅疾,一劍比一劍狠辣。 獨孤敗天冷冷一笑,暗道:“原本想慢慢陪你玩玩,你卻急著找死。” 他抖手一甩,一道亮芒立刻劃破了黑暗,一把短匕似毒蛇一般襲向了黑衣人。 黑衣人大吃一驚,因為在此之前,他們這一殺手組織已經詳詳細細的研究過了獨孤敗天的武功路數,但從未聽說過他使用暗器。 短匕毫無阻礙的穿透了殺手的身體,在空中揚起一溜血花,最后釘在了墻上。 刺客如一條滑溜的泥鰍一般從窗戶鉆了出去,幾個起落便已到了院門之外。 “想要跑,沒那么容易,你以為什么人都可以來殺我?”獨孤敗天收起墻上的短匕,撿起地上的寶劍,如飛追去。 殺手擅長的就是潛行、隱蹤,逃命的本事當然也不在話下,他的輕功確實很高,但他不幸的是遇上了會神虛步法的獨孤敗天,兩者的身形在街道上越拉越近。 就在一個拐彎處刺客的身形突然停住了,慢慢轉過身來看著獨孤敗天。 “不好,中埋伏了。”這個念頭在他的腦中一閃而過。 房上、墻上露出一條條黑影,手持弩箭,遙遙對著他,同時又有許多黑影從四方慢慢現出身形,一個個手持刀劍。 “看來你們還真是花費了一番心思啊,為了我一人擺了這么大的陣勢。我就說嘛,能出動一個次王級高手的殺手組織怎么會簡簡單單的派一個人去刺殺我呢,原來早就在這了里埋伏好了。嘿嘿,你們以為這樣就能夠取得了我的性命?真是笑話,天下群雄合力圍剿我時,都沒能奈何于我,就憑你們這些人,哈哈……”獨孤敗天放肆的大笑起來,臉上盡是不屑的神色。 一個黑衣人冷笑道:“獨孤敗天你不要得意洋洋,你以為非得是絕頂高手才能夠殺人嗎?殺人也是一種技巧、一種藝術,曾經追殺過你的人無非就像一些空有蠻力卻不知道怎樣利用的莽夫,根本不知道怎樣去利用他們的優勢。真正懂得這項‘藝術’的人,只要能夠殺死對方,可以無所不用。” 說到這里,這個黑衣人突然向后退了一步,與此同時密集的箭雨突然如狂風暴雨般向獨孤敗天射去。 “該死的,還真是無所不用啊,想突然給我來一下陰的,媽的!”獨孤敗天暗暗的咒罵著,飛速的拔出長劍,運轉體內功力,長劍發出另人膽寒的光芒,被他揮動的如同一輪風車般,飛舞不停。密集的箭雨如被收割的稻子一般,被長劍成片成片的斬落在地。 他一邊斬落空中的飛箭,一邊大聲道:“真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你們這些亡命只徒就憑這點本事還想殺我?你們看到了,這對我根本沒有什么用。” “獨孤敗天我勸你還是省點力氣吧,想打擊我們的士氣?嘿嘿,殺手心志堅似鐵,不會因為你幾句而會動搖。”站在一旁的一個黑衣人道。 獨孤敗天冷笑道:“我真不知道你們憑什么來殺我,就憑這些廢銅爛鐵嗎?” 面對獨孤敗天囂張的氣勢,殺手們不為所動,他們在等,等獨孤敗天消耗的差不多了,再上前。 獨孤敗天豈會不知他們的企圖,他集起全身功力,長劍立刻變的璀璨奪目起來,一道巨大無匹的鋒芒激射而出,空中的一片箭雨被絞的化成粉末,紛紛揚揚而下。緊接著,他如鬼魅一般沖向了最初在客棧中被他傷到的那個次王級殺手。 在他沖到這個殺手的跟前時,殺手的身后突然冒出兩個身影,他倒吸了一口涼氣,憑感覺,他知道這絕對是兩個次王級高手。他暗嘆,這真是一次精心的策劃,一切皆由自己主動上門。 三個次王級殺手冷冷的看著他,三把長劍微微揚起。三道先天劍氣不分先后一起沖向了他,面對這劃破夜空黑暗的璀璨鋒芒,他體內那充滿仇恨的血液又沸騰了起來,無盡的殺意在他心中升騰而起。對著這璀璨的三道鋒芒,他狠狠的劈出了一劍,這充滿霸氣的磅礴一劍如經天彗星一般迎上了三個次王級高手的全力一擊。 刺眼的光芒在四人之間爆發而出,如耀眼的太陽一般照亮了夜空的黑暗。在轟隆隆聲中,光芒以四人為中心向外擴散而去,不遠處的墻壁如冰雪遇到夏日的陽光一般飛快消融,轉眼間便成了一地碎沙。 四人各自向后退了幾大步,幾行腳印深深的印在了青石路上,早先受過傷的那個殺手右胸前的傷口立刻噴出一股血箭。 遠遠的黑暗中隱藏了一批人,如果獨孤敗天看見的話,一定會認出這些人正是不斷為他“義務”通風報信的“免費手下”。 此時這批人正在低低的交談,其中一人道:“名列第二的殺手組織真是名不虛傳啊,竟然出動了三個次王級殺手,真是大手筆,獨孤敗天能否活命還真是兩說啊。” “那我們還不快去幫他。” 剛開始說話的人立即叱道:“你個笨蛋,你以為南宮小姐要我們來這里真心實意幫他啊,你忘了小姐說的那句‘隨機應變行事’嗎?置獨孤敗天于死地才是小姐最大的心愿啊!” 獨孤敗天平息了一下體內不斷翻騰的血氣,長劍遙指三個殺手。三個超級殺手眼中寒光閃爍,緊緊的盯著獨孤敗天。四人就這樣對峙著,一股充滿了巨大壓力的無形力場在雙方之間產生,使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 正在這時破空之聲傳來,一支飛羽箭射向了獨孤敗天。 “該死!”獨孤敗天咒罵了一聲,長劍擊向白羽箭。 與此同時,三個超級殺手三把長劍一齊斬向了獨孤敗天。 面對三道恐怖的先天劍氣,獨孤敗天有恃無恐,右手長劍繼續斬向空中飛來的白羽箭,第二支、第三支……其左手短匕光華大作,迎上了三個次王級高手。又是力量的對抗,短匕和三大高手襲來的先天劍氣結結實實撞在了一起。 獨孤敗天身體一陣搖晃,一連退出七大步,險些栽倒在地。 “該死,你們這幫雜碎!”面對不斷向射箭的殺手,他感覺一陣陣煩躁,心中的那股殺意一下子達到了頂點。他右手長劍,左手短匕交叉于胸前,大喝道:“殺!” 兩股化形劍氣自兩把兵刃中升騰而出,化形劍氣將他重重包圍,他整個人處在一團光華之中。他舍三個次王級殺手不攻,大步沖向邊上的弓箭手。 面對處在光團中的獨孤敗天,殺手們沒有絲毫懼意,飛箭如雨點一般射向他。 然而,這些飛箭在距獨孤敗天半尺之外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擋在外,而后紛紛爆裂開來,在空中化為粉碎。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見無法有效的給獨孤敗天造成傷害,殺手們紛紛向后退卻。這就是殺手的準則,絕不做無意義的攻擊。 然而為時已晚,獨孤敗天眼中盡是無情的殺意,他腳踩神虛步,如虎入狼群一般,血花不斷在他身邊飛灑。他手中的兩把兵刃如同死神的鐮刀一般不斷的收割著生命,在這一刻生命顯得無比廉價,仿若地里的莊稼被收割一般。血水便染紅了地面,蒸騰而起的血霧另空氣中充滿了腥味,轉眼之間,大街上便倒臥了一地的死尸。 待到他身邊再也沒有站著的人時,他感覺自己沸騰的血液慢慢冷卻了下來。 驀然,獨孤敗天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機,他想起了那三個次王級殺手,這三個超級殺手為什么沒有阻止自己呢? 當他四下尋找那三個超級殺手時,幾個殺手推著一門大炮自拐彎處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黑洞洞的炮口正對著他,引線早已被點燃,眼看已燒盡。 他感覺到一陣透骨的的寒意,這真是一個被精心布置了的殺局啊! 心驚過后,在這一生死時刻,獨孤敗天內心出奇的平靜,并沒有感覺到死亡的恐懼。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已放棄了自己的生命,他的身體猛的朝旁飛撲出去。與此同時,引線已經燃到了盡頭,但并未如他料想那樣發出巨大的爆炸聲,炮口確實噴出了火苗,但僅僅是噴出火苗而已。 三個超級殺手自暗中氣急敗壞的走出,來到推來大炮的幾個殺手跟前,咆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他們簡直要瘋了,完美的精心策劃居然這樣流產了。 一個殺手蹲下身來,檢查了一遍后,小聲道:“炮彈好象被人取走了,炮管中被人放了一些火藥。” “什么!?我XXXX……”三個超級殺手驚怒不已。 獨孤敗天從地上站起來,冷笑道:“想取老子的命?做你娘個千秋大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