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三章進發天魔谷

“你嘆什么氣?整個人看起來暮氣沉沉,和剛開始認識時簡直判若兩人。不就是被人追殺了兩個月嗎,不至于變成這副樣子吧!”萱萱道。 “唉!你還小,有些事情沒有親身經歷過是不會明白的,以后你就知道了。” “呸呸呸,誰小?你比我大多少?還真以為你自己是個老頭子了?我知道,肯定是為了那個叫司徒明月的女子,對嗎?想不到你這個色情狂還挺癡情。” 獨孤敗天笑道:“你知道的還挺多啊,不會是因為喜歡我,才去偷偷調查我的吧?” “去死吧你。”萱萱蠻橫的揪住獨孤敗天的衣領,將他扔了出去,氣呼呼道:“誰愛打聽你的臭事,只要你現在不死,將來有個好玩的跟班就行。現在江湖誰不知道你這個傻瓜為了一個女子轉戰千里,從清風帝國的最西部殺回漢唐帝國的長生谷,雖然武林中的名門大派將你恨的咬牙切齒,但你卻博得了一些千金小姐的深深同情。嘻嘻,我看你這個不死魔王應該改名為大色魔才對。” “你別老是將那跟班兩字掛在嘴上好不好,你不怕傷了咱們哥哥妹妹之間的感情……”看到萱萱的一雙大眼又瞪了起來,獨孤敗天趕緊改口道:“是兄妹之間的感情,哦,是朋友之間的感情。” “死小白你聽好了,你是我的跟班,以后不要再胡說八道,聽見了沒有。” “成你跟班?為什么啊?” “嘻嘻,你想,人人都對你這個不死魔王感到恐懼,而我這個未來最偉大的武圣卻收服了你這個不死之魔,你說那該有多威風啊!” “暈!”獨孤敗天聽的直翻白眼,這是什么念頭啊,真不知道這個小魔女整天在想些什么。 不理獨孤敗天那滿臉郁悶之色,小魔女繼續道:“那次我雖然在去往長生谷的路上幫了你一把,但由于幾個死老頭的出現,最后我沒敢跟去。但我聽說,你那次簡直威風透頂,舍身成魔之后一個人單挑上千人。哎,真的希望你早日達到那傳說的不死之境。你想,我這個最偉大的武圣身后乖乖的跟著一個最恐怖的人物,那將多么的……那簡直酷斃了!”說著,萱萱的眼中便泛起了小星星,一臉的陶醉之色。 面對小魔女如此希奇古怪的瘋狂想法,獨孤敗天除了郁悶還是郁悶,他忍不住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道:“回魂了。” 萱萱恨恨的將他的手推開,道:“死小白,以后要你有要注意一些,在我思考的時候不要打擾我。” 獨孤敗天暗道:“暈!你那也就也叫思考,你那叫白日做夢。” “我聽說你要去魔教的天魔谷,咱們要從長計議。” “咱們?從長計議?你也要去?” “什么‘也’呀,魔教那么神秘,我一直以來就想去,可是總是找不到地方,真的不知道那個天魔谷到底在哪里。” 獨孤敗天一臉怪怪的看著萱萱,可以想象,如果這個小魔女到了那里一定會鬧個雞飛狗跳。 “好啊,這還需要什么從長計議,你和我一起去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他們有求的是你,又不是我。” “你想怎么辦?” “我估計這兩天魔教的人會來找你,到時你只要跟他們走就可以了,我悄悄的跟在你的身后。不過你在路上要給我留一些暗記,當然是那種暗記要非常隱蔽。” 獨孤敗天疑惑的看著萱萱道:“還用留暗記,有那個必要嗎?” “你懂什么,魔教雖曾覆滅過,但不到百年便又人才濟濟,高手如云,自然有其過人之處。我聽說,早在數十年前魔教中就有幾人榮登帝境高手之列,真不曉得這么多年來他們已經修煉到了何等境界。天魔谷歷來都是一個神秘所在,外人只知其大體范圍,卻從不知其具體位置。我猜測肯定有絕頂高手在暗中清理那些探詢者,當魔教中人來接引你時,暗中肯定有魔教的帝境高手斷后,我不能跟的太近。” 獨孤敗天倒吸了一口涼氣,“幾人數十年前就已榮登帝境高手之列?魔教真是高深莫測啊!” 萱萱道:“再告訴你一個秘密,大陸第一殺手組織刺血殺手集團的后臺就是魔教。” 獨孤敗天再次大吃一驚。 “就這樣說定了,到時給我留暗記,你趕快回客棧吧,說不定魔教中人已經來了。”說完,小魔女如一陣風般消失了。 當獨孤敗天回到客棧時,天光已經放亮,進屋之后他倒頭就睡。少了第一殺手集團的威脅,他顧慮全消,剩下的就是如何為魔教制造爛攤子了。 一天之后,終于有人找上了獨孤敗天。這是一相貌普通的中年人,將他放在人群之中絕對沒有人會注意他。 獨孤敗天坐在椅子上,悠閑的喝著茶水,漫不經心的聽著中年人的話語。 “獨孤公子,對于您能夠去敝教援手,敝教上下一致向您表示感謝。接您的人已經來了,我們想請您今天晚上動身。” “干嗎晚上動身,我這個人怕趕夜路。” “這……您有所不知,正教一向和我教不睦,這次您大張旗鼓的說要去我教圣地天魔谷,更是引來了正教的極高警惕,有不少高手已經向這里趕來。再有,好象有些勢力對您也極其……那個……傳言您使大陸第二殺手集團的刺殺行動流產,一些對您有所顧忌的勢力已經派出了家族的死士,準備暗中對您不利。為了您的安全,您看是不是……” 獨孤敗天冷笑道:“面對天下各路高手的追殺,我都沒有懼怕,一些見不的光的無名之輩何足道哉?” 中年人趕忙陪笑道:“公子神威蓋世,這個兩個月您的大名傳遍了大陸的每一個角落,真的讓我輩人物感到揚眉吐氣。我們知道那些人根本奈何不了您,但是此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到我們將那些前輩絕世高手的封印解開,想怎么收拾那些正派就怎么收拾。”說望一臉期望的望著獨孤敗天。 獨孤敗天心中冷笑道:“到時定是拿我第一個開刀吧,嘿嘿,恐怕你們竹籃子打水一場空。”他面無表情,道:“好了,你可以走了,如果你們想把我請到魔教的話,明天白天來接我。哦,對了,順便告訴你一聲,我受重傷了,現在暫時還動不了手,我的安全就由你們負責了。” 中年人苦著一張臉,從獨孤敗天的屋中走了出來。 這一夜獨孤敗天睡的無比塌實,盡管屋外不時傳來兵器交擊的聲音,但聽在他耳中卻成了催眠的音樂。 第二天待獨孤敗天吃過早飯之后,中年人又來了,道:“公子可以上路了嗎?” 獨孤敗天擦了擦嘴,喝了一口茶,道:“哦,走吧。” 客棧之外,站著二十幾人,一個個眼神發亮,一看就是高手。真正讓他動容的是其中一個瘦小的老者,其修為明顯達到了王級境界。另外兩個二十七、八歲的青年人也引起了他的注意,這兩人的修為都已達到了次王級境界。 獨孤敗天看著這兩個年輕人,覺得有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過了一會兒,他才恍然大悟,這不就是當初在清風帝國西部原野那三個蒙面殺手中的殺人二和殺人三嗎?看來萱萱所言非虛,第一大殺手集團果真是魔教中人,當時定是魔教中人想試探自己的深淺,或者是想擄走自己。想到這里,他不禁有些氣憤起來,當日自己那么狼狽,這幫家伙還落井下石,真是該死! 看著獨孤敗天臉色不善,那個中年人趕緊過來,道:“公子請上馬吧,馬已經為您準備好了。 “哦,走吧。”如眾星捧月般,獨孤敗天周圍布滿了忠實的保膘,一行人開始向天魔谷進發。 一路上獨孤敗天可謂悠閑自得,平均每半個時辰就能看到一場精彩的打斗,看著那些蒙面人和魔教高手的拼斗,他覺得“賞心悅目”。 “唉!無聊啊!這批人又這么弱,還沒看到魔教有一個流血的呢。媽的,就不行來點高手嗎?”獨孤敗天暗暗的詛咒。 如果魔教中人知道他此時的想法,非氣吐血不可。 路上打打停停,魔教中人終于陸續掛彩,獨孤敗天也漸漸泛起了笑意。 如此連過了三天,魔教中人折了幾名好手。從中獨孤敗天看出了魔教中人的冷酷無情,一個王級高手和兩個次王級高手在馬上端坐不動,面對手下的死亡漠不關心。 獨孤敗天忍不住開口詢問時,王級高手回答道:“如果對手的實力高于他們的級別,我定會出手,若級別相同,還死于對方手下,那只能說他們該死,魔教只要精英,不養廢物。” 獨孤敗天暗暗心驚:難怪魔教高手如云,以一己之力和正道相抗衡,這絕非僥幸啊! 又過了兩天,路上的阻擊者突然消失了。他知道這里一定離天魔谷不遠了,那些人定是被暗中的帝境高手處理掉了。 又過了一天,一行人進入了漢唐帝國最東部的一片群山中,這里怪石嶙峋,樹木參天,仿若走進了原始人的生存空間。 一股若有若無的波動傳進了獨孤敗天的心中,他對這種波動并不陌生,在清風帝國通州城的地下宮殿他曾感受過,在沙漠那恐怖的魔域中他也經歷過,這是那些絕代強者留下的氣息。他知道,傳說中的天魔谷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