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四章天魔谷

獨孤敗天的心情激動不已,絕代強者在這里留下了不滅的痕跡,那么這里一定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肯定不是僅僅將魔教昔日的絕世高手封印那么簡單。 他忍不住大聲喊道:“天魔谷我來了!” 魔教眾高手奇怪的看了看他,不明白這個惹禍精為何如此激動。 獨孤敗天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天魔谷就在附近吧。” 那個王級高手有些驚異的看了看他,道:“不錯,天魔谷已經到了。曾經有無數人欲探詢天魔谷的秘密,都無功而返,你是如何發現的?” “嘿嘿,因為我是魔中之魔。” 魔教中人雖然心里對獨孤敗天如此狂妄的言語極度不滿,但面上卻不敢表露出來。 穿過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一處懸崖峭壁出現在眾人的眼前。獨孤敗天臉上不禁露出一絲狐疑之色,看到他如此表情,眾人不禁露出一絲得意之色。 在獨孤敗天目瞪口呆的注視下,魔教眾人一個個自崖上跳了下去。那個瘦小的王級高手來到他面前微笑道:“請!” 獨孤敗天勃然變色,但隨后又冷靜了下來,大步向前走了兩步,望著腳下深不見底的深谷,他漸漸露出了笑意。他相信魔教眾人沒有瘋,肯定不會無緣無故愚蠢的自殺,既然他們敢往下跳,一定沒有危險。再有,他也不相信,在沒有解開他們歷代被封印的絕世高手之前,他們會加害自己。 獨孤敗天縱身向下跳去,他的身子并未如他想象的那樣急速下墜,下落不到一丈的距離后他的腳就落到了地面。緊接著,他眼前的景物豁然一變,一個風景秀麗的開闊山谷出現在他的眼前。谷內綠草鋪地,鮮花盛開,陣陣芳香迎面撲來,遠處亭臺樓閣、小橋流水,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象。 獨孤敗天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為何他仿佛從一個世界踏入了另一方天地。 他旁邊的魔教眾人看著他的表情,一個個嘴角都泛起了笑意,他們想到了自己剛剛拜入魔教圣地學藝時的情景,不也是這副樣子嗎。 那個王級高手笑道:“不用奇怪,你應該聽說過奇門遁甲吧,我魔教圣地天魔谷的外圍就布下了一座絕世大陣,名為天魔困神,這就是外人為何無法尋得我教圣地確切位置的原因。如果沒有我教中人引領,外人休想踏進一步,如果強行闖陣,任你通天本領也會落入萬劫不復之地。” “這座大陣真的有那么厲害?” “當然,當年正教那些偽君子傾全武林之力對我教進行追剿,我魔教豪雄在萬般無奈之下,不得不退入了天魔谷。但任憑那正教之人展開地毯似的搜索,也沒有尋得前輩們的蹤跡。即使有人誤入大陣中,也落了個身死的下場。可笑,那些偽君子還有臉對外宣稱已經將我教眾人一網打盡,真是無恥啊!” 獨孤敗天不禁為小魔女擔心起來,盡管一路下來,他已經留了不少暗記,但還是感到一陣不安。 王級高手接著道:“不要說塵世這些高手,就連那功至化境的圣級高手也難以通過,據教典記載,當初就有一位圣級高手強行闖天魔鎖神大陣未果,鍛羽而回。” 這時,獨孤敗天內心最深處,那久未言語的聲音再次輕輕響起:“天魔鎖神算什么,不過是小小的幻法而已,待到圣境天眼開時,一切都將無所遁形。” 天魔谷內極其開闊,獨孤敗天在眾人的引領之下來到了魔教的議事大殿,雄偉的大殿上到處是魔像,一個個兇惡無比。獨孤敗天感到一陣陣好笑,佛教供佛陀、菩薩、羅漢,道教供三清,想不到魔教也有自己的魔像,不知這些都是什么魔。 大殿兩旁站滿了人,每個人都氣息悠長,獨孤敗天暗暗心驚,他感應到不下十人的修為已達到了次王級高手以上。正中一把寬大的雕魔寶座上坐著一位年約六十歲左右的老人,老人不怒而威,一股磅礴的氣勢自其身上隱隱透發而出。 “這難道就是魔教教主,武林邪道的最高領袖?”獨孤敗天暗暗猜想。 領他前來的那個瘦小王級高手上前施禮道:“屬下不負教主所望,已經將獨孤公子請來了。” “哈哈……獨孤公子果然身具魔道王者之氣,小小年紀就有如此修為,來日必將不可限量,真是我魔道之大幸啊!”魔教教主蓋天風哈哈大笑道。 “哪里,教主過譽了,教主才是雄才大略之人,爭霸天下指日可待。”獨孤敗天假意的恭維著。 “來人,快給獨孤公子看座。”蓋天風命令道。 接下來,蓋天風開始為獨孤敗天介紹大殿中人,什么長老、護法、使者……直到獨孤敗天聽的頭大如斗,才介紹完畢。看的出來,魔教眾人對獨孤敗天的到來非常重視,差不多有點資格的人都來到了大殿之上。 眾人對獨孤敗天極盡恭維,對他一人攪的天下大亂均表示深深的佩服。 聽著這些真真假假的話語,他心中暗暗冷笑:“你們不就是想讓我竭盡所能去解開那些封印嗎,現在對我禮敬有加,真到我完成了你們的愿望,恐怕會立刻變成另一副嘴臉。” 接下來的時間,魔教眾人決口不提解封印的事,開始在大殿上排擺酒宴,為獨孤敗天接風洗塵。酒席宴上,眾人頻頻向他敬酒,饒是他運功化解,到最后還是感覺頭昏腦脹。后來他終于被眾人灌醉,倒在酒桌上開始迷迷糊糊。 大殿眾人相視一笑,在似醒非醒之間他感覺自己被兩雙柔軟的手攙扶到了一個房間中。待到他醒來時,已經日上三桿。他睜眼的一瞬間頓時尷尬無比,他身處在粉臂玉腿之中。兩個異常漂亮的女子如八爪魚一般緊緊的纏繞在他的身上。 獨孤敗天頓時臉紅心跳,他努力回憶了一下,恍恍惚惚覺得昨夜很瘋狂,當時還以為那是一個夢境,沒想到竟然是真的。他輕輕的將自己的手臂從身旁女子的糾纏中抽出,剛剛要起身,床身的兩個女子便睜開了眼睛,兩人羞澀的道:“公子,我們服侍你。” “不用,不用,我自己來。”說著獨孤敗天趕忙慌亂的起來,匆匆忙忙開始穿自己的衣衫。饒是如此,兩個女子還是一左一右來到了他的身旁幫他整理衣衫。 “他媽的,魔教之人還真是夠魔的啊!也沒問老子需不需要,就硬給老子送來了兩個女人。” “喔,你們回去吧,我這里不用你們伺候了。” 兩個女子臉色頓變,聲音顫抖,稍微帶些哭腔:“公子難道真的很討厭我們嗎?” “不是討厭你們,是我這里真的不需用人伺候,我不習慣。” “請公子可憐,教主已經下了命令,如果我們惹公子不高興,被公子趕走,那我們就活不成了。” “我不是不高興才趕你們走的,我是真的不習慣讓人伺候。” “嗚嗚……”兩個女子開始抽泣起來。 “停停停……”獨孤敗天實在看不得女子哭泣,也不希望她們真的丟棄性命,更何況這兩人己和他發生了親密關系。 兩個女子止住了哭聲,可憐兮兮的望著獨孤敗天。 看著兩人如此摸樣,獨孤敗天道:“既然這關系到你們的性命,你們兩人就留下吧。” 獨孤敗天無比郁悶的走出了房間,他可不想整日對著兩個對他含情脈脈的女子。 神秘莫測的天魔谷并為如外界想象的那樣充滿了危險,相反這里景色怡人,使人覺得仿佛進入了世外桃源一般。想來外界傳言的兇險定是天魔鎖神大陣的原因。 在谷中他陸續遇到了一些魔教弟子,每個人均向他客氣的打招呼。 獨孤敗天在谷中漫無目的閑逛,不知不覺中來到了一個小型廣場前,一座巨大的銅像出現在他的眼前。銅像不知道經歷了多久的歲月,上面已經綠跡斑駁。這是一個身姿雄偉的中年男子,男子負手而立,仿若俯視眾生的魔神一般,雖然只是尊銅像,但卻從其中散發出一股若有若無的迫人氣勢。 獨孤敗天暗暗心驚,此人生前定是一位久居天魔谷絕代強者,他死后,他的銅像沾染上了他殘存的絲絲精神烙印,致使銅像能夠顯露出若有若無的懾人氣勢,這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好一代人杰啊!”他忍不住真心贊道。 “呵呵,小友也感覺到了那若有若無的迫人氣勢?真是難得啊,沒有帝境以上的修為是很難感應到的。”一位老者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的身后。 獨孤敗天嚇了一跳,被人無聲無息的來到自己的身后沒有發覺,這還是首次,他駭然失色。待到回頭看向老者時,他不禁又露出驚異之色,面前的老人滿臉皺紋堆積的如同一塊褶皺的布片一般,頭頂稀稀疏疏還有幾十根白發。整個人消瘦無比,仿若皮包骨一般,身軀佝僂著,一陣風吹來,都有可能會倒下去。 “他到底有多大年紀了?”獨孤敗天心中暗暗思量,同時他也沒有忘記老者無聲無息便來到他身后的恐怖修為。最后他可以肯定,這個老人定是萱萱當日所說的魔教數十年前就已榮登帝境高手之列的老一輩古董級人物。 “前輩好高深的修為,您定是魔教名宿,想必您一定知道這個銅像是誰吧。” “當然,這乃是我魔教開山祖師天魔老祖,也是古往今來最偉大的武圣。”說著,老人那渾濁的雙眼不禁流露出湛湛神光。 “最偉大的武圣?那豈不是古往今來第一高手?”獨孤敗天驚呼道。 “不錯,他是武圣中的武圣。”老人眼中盡是崇敬之意。 “既然是武圣中的武圣,他為何會死呢?” “誰說他死了,沒有人能夠殺死他。” “難道被封印了,你們這么迫切找我來,不會就是為了他吧?”獨孤敗天問道。 “嘿嘿,小友,你未免太能夠聯想了,世上沒有人能夠封印他,他只是消失了而已,總有一天他會歸來的,等到天魔歸來,嘿嘿……”此時老者眼中滿是狂熱之色,一點也不像一個衰敗的老人。 “難道歷代就沒有一個人可以和他相提并論嗎?” 老人陷入了沉思,過了好久才道:“有,曾經有一個人,而且那個人確實強過天魔老祖。不過只是曾經而已,因為他早已形神具滅,這個人永遠不可能在這個世上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