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五章隱魔洞

“曾經有一個更加強大的存在,甚至強過天魔?”獨孤敗天吃驚的問道。 “不錯,那人一身修為震古爍今,傲世萬代,沒有人能夠和他相提并論。”老人低語道,臉上露出一片蕭索之色。 “那個人是誰?”獨孤敗天迫不及待的問道。 “他是誰?他是……唉!萬載歲月飄搖而過,但他的名字對于魔教來說永遠是個禁忌!”說完,老人一臉落寞之色,慢慢向遠處走去。 “一個人如果在死去萬載之后,還被人如此推崇,那么他的生前將是何等的榮耀啊!”想象一下那個人生前的無限風光,獨孤敗天心中一陣陣激動,大聲道:“生當為人杰,死亦為鬼雄!大丈夫既然生于這天地間,就應讓這一生轟轟烈烈,充滿傳奇。” 當他再注目老人離去的方向時,老人早已無影無蹤。 “老頭的功力未免太恐怖了吧!” 他再次注視了一眼天魔的銅像后,轉身離去。 獨孤敗天輕輕閉上了眼睛,放出強大的帝境神識,開始捕捉谷中那若有若無的波動。自從他踏進谷中的那一刻起,那絲波動便時時圍繞著他,仿佛在呼喚他一般,只是他一直沒有時間去感應。 波動中有種凄涼、孤獨、仇恨的情緒,仿佛在向他訴說著這數千年來的孤寂。 獨孤敗天慢慢睜開眼睛,終于確定了波動來源的方向,正是剛才那個老人離去的方位。踏著青石路,他來到了一座小山丘之下,一塊巨石出現在眼前,巨石上刻著三個大字:“隱魔谷”。小路的盡頭竟然是通向另一個山谷,他沒有想到開闊的天魔谷中竟然還存在著一個小谷。 正在這時,那絲波動越來越強烈,毫無疑問,魔教歷代被封印的絕世高手就在這個小谷中。走到里,他有一些猶豫,不知是否應該進去,因為在這條路上他沒有看到一個人,很明顯這里是一塊禁地。但奇怪的是沒有人把守,他想象了一下在里面可能會遇到的兇險,便大步朝里走去。 隱魔谷的谷口光線還算比較充足,但越往里走,光線就越暗淡,直到最后到了最深處時,仿若進入了一片黑暗當中,天地間暗淡無光,漆黑一片。 到了這里之后,十幾股波動一齊向他涌來,仿佛在爭先恐后的向他傾訴,而此時波動也達到了最強。他大吃一驚,原以為那些波動不過幾股,這樣看來豈不是有十幾個圣級高手被封印了,魔教的實力真的讓人感到恐怖。 “你來了?”正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在他耳邊突然想起。 獨孤敗天嚇了一大跳,回頭觀看,只間自己先前看到的那個老人站在他身后不遠處的黑暗中,與他并列站在一起的還有九個和他一樣蒼老的老者。這十個衰敗不堪的老人十雙眼睛正在一眨不眨的緊緊盯著他,每個人的眼中都顯露出驚喜的神色。 “你果真自己找到這里來了,我們果然沒有找錯人。”先前說話的那個老人道。 “暈菜!”獨孤敗天心中暗道。 這時他才才知道為何魔教中人不急著找自己去解救那些絕世高手了,原來他們算準自己會找到這里來。 那個老者接著道:“只有身具魔性之人才能夠找到這里,只有修煉成真魔之體的人才能夠解救被封印的前輩高手。” “你們怎么能夠肯定我已經修煉成真魔之體呢。” “呵呵,你血戰云山之巔不久之后,我們就知道這個世上有人修煉成了真魔之體。” “你們是如何得知道的?” “我教歷代被封印的絕代高手每時每刻都在和那些封印抗爭,由于長時期的消耗,根 本沒有多余的力量長時間探究外界,可是就在那一天,所有被封印者具發出強烈無比的波動。根據教典記載,發生這種情況只有兩個可能,一是被封印者要脫困而出,另一種可能便是這個世上有人修煉成了那種古老的神功,那種可以破解任何封印的神功。隨后不久武林中便傳來你舍身成魔的事情,經過多方驗證,得知那個人就是你。” “古老的神功?叫什么?” “隨著歲月的流逝,那套蓋代功法早已失傳,名字是什么早已被世人忘卻,只有我們這些老古董級的人物才依稀記得有這樣一種功法。其第一重境界叫不滅金身,也叫真魔之體,第二重境界叫不死真身,至于以后能夠達到什么境界,就不是我們所能夠了解的了。” 獨孤敗天眼中寒光一閃而過,問道:“這種功法很厲害嗎?還是只針對解封印最有效。” 一個老人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道:“當然厲害,圣級高手數人連手才能夠破解封印,而會這種功法的人不需要太高的功力,以一己之力引發一些陣法,就能夠破解封印,這完全仰仗于這套功法的神通啊!” “這樣說來,這豈不是天地第一神功?” “呵呵,小友我知道你的想法,不過我勸你還是不要癡心妄想了,你能夠得到這套神功的第一重心法已經算是鴻運齊天了,你是無論如何也找不到剩余的功法了。”頓了一頓,老人嘆了一口氣,接著道:“這套古老的神功已經隨著那個人從這個世界上永遠的消失了。” “那個人?難道是那個強過天魔的絕代天驕?”獨孤敗天問道。 十個老人一齊陷入了沉默,獨孤敗天知道一定是這個人,這個人對魔教來說是個禁忌。 一個老人打破了沉默,道:“不管那套功法有多么厲害,它在天下神功排名之前就已經消失,它注定被歷史所遺棄。” 很明顯這個老人對那套功法主人有成見的同時,對這套功法也就欠缺了好感。 “天下神功排名榜?說說看。”獨孤敗天還是頭一次聽人說起神功還有排行之事。 一個老人道:“那也是很遙遠的事情了,天下神功以九大神訣最為玄奧,排名不分先后,分別為傲天訣、驚天訣、戰天訣……魔天訣。只是傳到如今,這些功法已經面目全非,可以毫不客氣的說,當今之世我們魔教的天魔訣為九大神功之最。” “天魔訣?” “不錯,天魔訣和魔天訣一脈相承,它脫胎于魔天訣,但絕不弱于魔天訣。” 獨孤敗天聽的心花怒放,心中暗暗得意:“媽的,老子身懷戰天訣、嘯天訣、驚天訣三大神訣,你竟敢說天魔訣為最,真是大言不慚啊!” 不過他嘴上卻道:“如此說來,神功逐漸失傳,人們的武功豈不是一代不如一代?” “話也不能這樣說,一切均是發展的,九大神功確實已失去了本來面目,但數千年來還是涌現出不少神奇的功法……” 正在這時空間中的波動越來越強烈,獨孤敗天甚至聽到了絲絲異嘯之聲,他臉上不禁露出狐疑之色。 一個老人道:“你沒有聽錯,那確實是一種怪異的聲音,我們領你去看一看。” 十個老人領著獨孤敗天向隱魔谷當中最為黑暗的地方走去。 “這就是封印我教高手的隱魔洞。” 一個個黑黑的洞口出現在他的面前,谷中的黑和眼前這個洞口的黑比較起來簡直算是白天。黑洞洞的隱魔洞仿佛能夠吸收一切光線,使人的視力在這里徹底失去了作用。 獨孤敗天嘆道:“好黑啊!” “是啊,這里吸收外界的一切光線,你沒看到整個隱魔谷都暗淡無光嗎?” “我早就注意了,我一直在納悶,谷的上方明明有太陽,而谷中卻暗淡無光,我還以為這里也擺下了一座大陣呢。” 一個老人道:“數千年來這里都是如此,被封印者之所以能夠在封印的折磨下不死,全賴以透過封印那小小的縫隙汲取少量的天地精氣而活到現在,這就是谷中為何始終暗淡無光的原因。” 獨孤敗天暗暗嘀咕道:“比小強還要頑強啊!” “前輩們定是感應到了你的到來,所以才會發出這樣強烈的波動。” 獨孤敗天道:“我們進去看一看吧。” 一個老人道:“那好,你跟在我們的身后,如果有些精神波動來侵擾你時千萬不不要慌張,他們沒有惡意,他們知道你是前來救他們脫困的。” 獨孤敗天小心翼翼的隨著十個老人邁進了隱魔洞,這時走在最前面的老人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小盒子,從里面取出一顆夜明珠,本來漆黑無光的隱魔洞立刻變的明亮起來。 大約走了三十幾丈的距離,眾人停了下來,一個老者指著一面石門道:“這里封印著我教第一百零九代長老血魔老祖。” 獨孤敗天看了看著石門上那顆猙獰的魔頭后,開口問道:“他是怎么被封印的?” “不知道,關于這些事情教典中沒有說明,就連這里所有被封印者的生前事跡都記載的很少。” 接著他們又向里走了十幾丈的距離,老人們停下來道:“這里封印著我教七十二代教主暗月魔君,我教的暗月神功就是此老創下的。” 越向里走,獨孤敗天越心驚,因為越往里,被封印者距今的歲月越久遠。待到最里面時,被封印者竟然是天魔的徒孫,魔教的第三任教主通天神魔,他居然已經被封印了將近一萬年。 (好久未和大家見面了,這是出版社的硬性規定,正在想辦法中) (推薦一本有潛力的新書,我兄弟神仙之淚寫的<六道天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