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六章魔女重傷

第六卷亂世出魔第六章魔女重傷 不死不滅第六卷亂世出魔第六章魔女重傷 “一萬年!這個人被封印了一萬年!”獨孤敗天驚呼道。[萬書樓。] “不錯,通天魔祖已經被封印了一萬年,受盡萬載折磨。” “被封印了萬載還能夠靈識不滅?” “當然,通天魔祖驚才絕艷,三十歲時便已經魔功大成,名震天下,三十五歲便超凡入圣,直通化境。他是魔教史上最為強橫的人物之一,就是在整個武林史上他也是一位不容易讓人忘卻的強勢人物。要不是他被封印之前曾經受過重傷,誰能封印他?要不是因為那該死的傷勢耗光了他大部分精力,他早已破印而出。” 仿佛在回應這個魔教長老的話語一般,被封印的石門內傳來一陣陣強大的精神波動,眾人立刻感覺到一股迫人的壓抑感。 “強!真他媽的強!”獨孤敗天暗暗心驚,被封印了萬年之久,這個人還有如此強的氣勢,可以想象當年他的修為是何等的強悍,也可以想象當年他在大陸上叱咤風云時的無限風光。 “你感覺到了吧,老祖現在的心情多么悲憤,一萬年啊!他在重傷之下被封印了一萬年!要不是他擁有著如鋼似鐵般的意志,恐怕早就被那那該死的封印困的形神具滅了。” 獨孤敗天心道:“我怎么感覺到,那已超越了悲憤,那完全是一股怨念,恐怕他之所以能夠堅持到現在,就是因為心中那難以熄滅的仇恨吧。假設他破封印而出,如果當初封印他的那些人活著還好,否則的話,他的滿腔怨氣不知道會給大陸帶來怎樣的浩劫呢。唉!要是老子的修為已達到圣級之列,臻至化境,還有什么可怕?就是想盡一切辦法也要放你出來,讓你去鬧個天翻地覆。可惜啊,老子的修為現在還太低,現在放你出來,我怎么混,你還是好好的繼續‘怨恨’吧。” 想到了這里他故意皺眉道:“這位前輩當年的異常神勇為他自己種下了苦果,要不然他的封印也不至于要比其他人的強上很多,要想解開他的封印————難啊!” 魔教十大元老嘆道:“是啊!通天老祖的封印確實要比其他人的封印強大許多,但不管有多強大,我們也要想盡一切辦法破除它。” “開玩笑,做你們的千秋大夢去吧。”獨孤敗天心里嘀咕道。 出了隱魔洞,離開了隱魔谷,獨孤敗天的心情卻始終難以平靜下來。他在天魔谷中漫無目的的游蕩,心中思慮萬千。 由隱魔谷他想到了通州城的地下宮殿,既然隱魔洞內那些被封印中的高手依然還活著,那么不難想象地下宮殿中那些被封印的絕世高手也一定還有人活著。 現在想起那次在地下宮殿的奇特遭遇,獨孤敗天依然感到心驚肉跳。那兩股讓他感到迷茫、困惑的精神波動,長久以來一直在困擾著他,他怎么想不明白那兩個人和他有著什么樣的關聯。還有那個最為強大、最為恐怖的波動,更是讓他感到后怕。結合魔教十大長老提供的信息來看,那個被封印者不是異常強大到了頂點,就是已經要破印而出了。他真不敢想象如果這個被封印者破印而出,會給大陸帶來怎樣的沖擊。 從被封印的遺跡來看,地下宮殿的歷史明顯遠遠較隱魔洞久遠。更加讓人感到恐怖的是在經歷了這么漫長的歲月后,地下宮殿中那些精神波動依然明顯大于隱魔洞的那些波動。可以想象,地下宮殿中被封印者的修為應該遠高于魔教被封印的絕世高手。 “媽的,太可怕了!真不知道當初是何方神圣有這么大的神通,竟然能夠將武圣封印。”當然他知道這不是一個人能夠做到的,也不一定是同一批人,畢竟那么多的武圣不可能都是同一時代的人物。不管怎樣說,那些施加封印的人肯定更加強大,真難以想象這些人現如今躲在哪里。 想想這些,獨孤敗天感到一陣陣不安。 他心中一陣陣翻騰,想的越多,心中的疑慮越多。最后,帶著深深的迷惑,他在一塊柔軟的草地上進入了夢鄉。 當他再次醒來時,已經漫天星斗,帶著一身露水,他回到了魔教為他安排的房中。兩個美麗女子正在屋中焦慮不安的等候著他。 “公子你可回來了,急死我們了,我們還以為你討厭我們,就此躲出去,換了個房間呢。如果是那樣的話,教主一定會責罰我們的。”兩女聲音顫抖,看來真的把她們嚇壞了。 獨孤敗天心中充滿了無奈,盡管這兩個女子姿色不俗,但老實說他真的對這兩個女子沒有半點興趣。司徒明月的離去使他黯然神傷,一時之間,他真的沒有半點心情和別的女子發生什么。他下定決心,明天去和魔教教主蓋天風說清楚,不用這兩個女子服侍,也不要取這兩個女子的性命。 “喔,你們去給我準備一些吃的東西。” “是。”兩個兩個女子順從的應了一聲,不一會就將酒菜為他擺了上來,而后開始為他斟酒布菜。 獨孤敗天一邊吃喝,一邊在想,同樣是人,為何每個人的命運有著那樣大的不同。強如天魔可以萬古留名,萬眾敬仰,而眼前這兩個女子卻這樣的可憐,連自己的生死都不能夠把握,完全要看人家的臉色而活命。這個世界充滿了太多的不公啊!我獨孤敗天一定要把握自己的命運,主宰自己的人生! 吃喝完畢,獨孤敗天對這兩個女子道:“你們睡在客房吧。” 看著兩個女子張口欲言,他趕忙道:“要不然你們就從哪里來回到哪里去吧。” 兩人趕忙低頭收拾碗筷,而后走進了客房。 獨孤敗天長出了一口氣,可是躺在床上后,他說什么也睡不著,滿腦子都是圣級高手被封印的事情。 “媽的,天魔谷不是修煉的武功的圣地嗎,老子一定要在這里將功力提升到一個嶄新的境界。” 正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他眉頭一皺,他已經聽出來了,正是伺候他的兩個女子。 門被輕輕推開了,兩人穿著薄薄的睡衣走了進來。 “我們不是叫你兩人睡在客房了嗎?你們怎么又進來了?” “我們……我們來侍侯公子。”兩個女子邊說著,邊兩臉紅著走到了他的床前。 “暈,我都說過了,我不需要你們這樣,你們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在你們的教主面前替你們美言幾句的。” 可是兩個女子卻像沒有聽到一般,將身上僅有的睡衣褪了下去…… 正在獨孤敗天臉紅心跳之際,突然屋中出現一陣輕風,一道人影出現在屋中的座位上。“嘻嘻,你們在干嗎?” 竟然是小魔女萱萱,此時小丫頭正坐在桌旁,手托著下巴,饒有趣味的看著三人。 兩個女子立時尖叫一聲,撿起地上的衣服趕緊披在身上。 獨孤敗天也尷尬異常,雖然他什么也沒有做,甚至還曾阻止過,但此時臉上也是火燒 火燎。 “咦,你們怎么了,繼續,繼續,難道我打擾你們了嗎?你們就當我什么也看不見好了。”兩個女子頓時羞的無地自容,轉身跑進了客房。 獨孤敗天有一種想掐住小魔女脖子的沖動,但為了避免自己反被她掐住,他忍住了。 “你怎么不說話啊,不會是做賊心虛吧?” 獨孤敗天:“……” “哈哈……”小魔女看著獨孤敗天無比郁悶的表情,開心的大笑起來。 “萱萱你終于進來了,你再不進來,我就……我就……” “你就怎么樣?”小魔女好奇的問道。 “我就要為你準備后事了。” “獨孤敗天你這個大色狼,大混蛋,竟敢如此詛咒我。你才要命不久矣呢,如此不檢點,居然在這里風流快活,你早晚會死在女人的手里。”小魔女萱萱雙手叉腰,怒氣沖沖道。 “是啊,我真的怕有一天會死在你的手里。”獨孤敗天一副怕怕的樣子。 “你……噗。” 萱萱舉起小秀拳,剛要上前,突然自口中噴出一口鮮血。鮮紅的血液灑在白色的床單上,觸目驚心。 獨孤敗天大吃一驚,道:“萱萱你怎么了,是誰傷了你?” 他趕緊扶住搖搖欲墜的小魔女,用自己的袖子擦干了她嘴角的鮮血。 “萱萱你可不要嚇我啊!”獨孤敗天扶著她躺在床上,臉上盡是緊張之色。 “別碰我!”小魔女費力的推開了獨孤敗天搭在她肩頭的手。 “萱萱你到底怎樣了,是誰把你傷成這樣啊?我來幫你療傷。”說著他就要向萱萱輸送功力。 “別,不要……” 獨孤敗天滿臉不解之色,道:“萱萱難道你還信不過我嗎?你以為我會對你不利。” “咳……”萱萱又咳出了一口鮮血,道:“你……這個大混蛋……誰怕你,我的傷不能夠借助外力,否則會越來越重,只能夠靠我自己慢慢治療。” “那你的傷要緊嗎?”獨孤敗天臉上充滿焦慮。 “雖然……很重,但……沒有性命之憂。”萱萱艱難的開口道。 獨孤敗天稍微松了一口氣,隨后又怒聲道:“是誰傷了你。” 看著獨孤敗天先是緊張,后是氣憤的樣子,萱萱不禁流露出一絲笑意,道:“你……還想替我去報仇?人家……可是帝境高手,你……” “帝境高手?難道是你先前說的那個在天魔谷外守護的魔教帝境高手?” 萱萱吃力的點了點頭。 “那你還如此胡鬧,為什么進屋后不先為自己療傷?” “死小白你兇我?哼!”看著滿臉歉疚之色的獨孤敗天,萱萱臉上露出一絲暖色,道:“我也沒想到傷勢會發作的這么快,你扶……我起來,我要……運功療傷。” 獨孤敗天小心翼翼的將她扶起,而后開始為她護法。 這一夜,萱萱一共吐出七口鮮血,雖然看不到她面具之后的表情,但從她那不斷顫抖的身軀可以看出她是多么的痛苦。 這一夜獨孤敗天提心吊膽,緊張萬分。 推薦絕對力量的一本新書:《以牙還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