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七章魔教之秘(上)

直到天光放亮,萱萱才慢慢睜開一雙無神的大眼。 “小白,我渾身都痛。”說話時萱萱淚眼汪汪。 獨孤敗天心里一陣發酸,他沒想到平日讓人頭痛的小魔女也有這樣柔弱的一面,顯得楚楚可憐。這恐怕是小丫頭頭一次吃虧,小女兒神態盡顯無遺。 “乖,別哭,敗天哥哥一定會幫你報仇的,一定將那個狗屁帝境高的屁滾尿流。” “呵呵……”萱萱忍不住笑出聲來,而后又板起臉,道:“你是誰哥哥,你是我跟班。”說著向他揮了揮小拳頭。 獨孤敗天苦笑不已,剛剛還表現出一副小兒女神態的萱萱,短短片刻工夫又恢復了小魔女本色。 “哥哥也好,跟班也好,反正現在你得聽我的,現在你馬上閉眼休息一會兒,我讓人去給你準備一些補品,你的身子太虛弱了。”說著,他扶著小魔女慢慢躺在床上。 萱萱瞪了他幾眼,氣鼓鼓躺在那里,但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獨孤敗天從客房中將伺候他的兩個女子喊出,先是叮囑她們不要將萱萱的事情透露出去,而后警告她們不要踏出院落半步。 兩個女子起初時還有些害怕,到最后逐漸鎮定下來,連連點頭稱是。 最后獨孤敗天才吩咐她們去準備一些滋補的東西,不一會兒工夫,兩個女子便端上來一碗參湯。 獨孤敗天暗暗點頭,既然這里有這些大補的東西,萱萱的傷勢應該能夠很快就恢復過來。 “萱萱,醒一醒。” “別吵,我困死了。”小魔女懶洋洋的翻了個身。 “萱萱,先吃一點東西。” “不吃,不吃,不要吵了。”萱萱拿被子蒙在了頭上。 “呵呵……”看著有如小孩子般的小魔女,獨孤敗天忍不住笑了起來。“再不起,我可要揭你的被子嘍。” “你敢!”小魔女一下子將頭露了出來。 “快將這碗參湯喝下去,你的傷勢很快就會恢復的。” 清醒過來的萱萱臉上漸漸有了一絲笑意,道:“喔,算你有良心,居然想的這么周到。” 當萱萱再次沉沉睡去,獨孤敗天走出了屋子。他開始在天魔谷內有目的的游蕩,開始為小魔女尋療傷的藥材。他將小魔女一個人留在屋中,并不擔心她的安危,他相信即使魔教中人發現了萱萱的行蹤,也不敢拿她怎么樣,因為此刻小魔女是他獨孤敗天的客人。當然他還是希望魔教中人最好不要發現萱萱。 獨孤敗天在天魔谷內突然發現了一條熟悉的身影,那條人影在一座小院前一閃而過。 “死兔子華云飛!穿著……穿著一身女人的衣服!?”他一臉不相信之色。 “難道我眼花了?”當他再次注目時,人影早已進了小院。 “不可能是我眼花,神啊!魔啊!不會真的是那個死兔子吧,這個家伙怎么來到了魔教圣地天魔谷呢?而且還穿了一身女人的衣服,這個變態!” “難道正道開始著手對付魔教,這個死兔子剛剛混進來?”獨孤敗天暗暗猜想,但又覺得不太可能。 另一個可怕的想法浮上了他的心頭,“難道死兔子原本就是魔教中人,一直在躲在武學圣地臥底?”他為自己這個想法下了一大跳,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么事情可就嚴重了。五大圣地選弟子時向來謹慎小心,而且從小就被抱養上山。這樣說來,魔教豈不是十幾年前就已開始算計那些所謂的正道人士。 “魔教的心機未免太深沉了吧!那個死兔子肯定是魔教中重要人物的子女,對!子女,他……她是個女的!”想到這里,獨孤敗天大吃一驚。 “這未免太荒唐了吧,那個惡心的男人居然是女的,天啊!我早該想到了,男人哪會那么變態呢。誰說脖子有喉結就一定是男人,這個家伙簡直太有演戲天分了,知道自己美艷無雙,不容易裝扮男人,所以故意做作,裝出一副變態的樣子。好你個死兔子,太狡猾了。” 獨孤敗天為自己的大膽猜想感到陣陣心驚,他仔細回想了一下華云飛的所作所為,越發肯定她是魔教中人,不然她不可能三番兩次幫助自己。 “這個該死的魔教野心真是太大了,居然將魔爪直接伸到了正道武學圣地。不知道僅僅云煙閣被滲透了,還是所有圣地都已經被滲透了。” 同時他又想起了南宮世家那位不知道姓名的大公子,他一定是南宮世家放在霧隱峰的一步暗棋,當初就是他傳話給南宮家族,透露了自己曾經舍身成魔的秘密。 “看來五大圣地真的沒落了,被這么多外在勢力滲透還毫無所覺,盛極必衰啊!” “管他娘的呢,反正你們都不是什么好鳥,你們斗吧,老子樂得坐山觀虎斗。”獨孤敗天惡毒的想著。他在天魔谷內采了一些治療內傷的草藥,匆匆回到了住所。 看著熟睡中的萱萱,獨孤敗天心中感覺到一陣陣暖意。在天下所有人都與他為敵之際,只有她在暗中不斷的幫助他。 獨孤敗天將伺候他的兩個女子喚來,道:“你們兩個好好的伺候她,將這些藥熬了,等她醒來的時候喂給她喝。” “是,公子。” “我要出去一下,如果有人發現了她的蹤跡,追查到這里,你們對來人說,這個姑娘是我獨孤敗天最好的朋友,如果誰敢動她一根毫毛,我獨孤敗天跟他不死不休,解封印的事就更不要指望我了。” 獨孤敗天從屋中出來之后,直奔他剛才發現華云飛的那個幽靜小院。 這是一座獨院,四周沒有其他建筑,院落之外是一個大花園,陣陣花香迎面撲來。他腳踏神虛步,無聲無息的來到了院外,鉆進一片花叢之中。在花叢中他觀察著四周的動靜,終于確定此地主人身份非同一般,因為這里似乎是魔教高層人士的宅院,很少有人走動,更無人敢在這里大聲喧嘩。 獨孤敗天身形如一縷輕煙般飄進了院中,他閃身躲在一架花藤之后,向院中仔細觀察。 院中有一方小池,水面上荷葉片片,如碧玉盤一般,無數粉紅的荷花點綴其中。一個淡妝女子赤著腳坐在池邊,一雙玉足在水中輕輕的搖動著,神色恬靜,有一股說不出的詩韻美。 獨孤敗天暗嘆:“好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