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八章魔教之秘(下)

僅僅看到了那個女子的側影,獨孤敗天就涌起一股驚艷的感覺。 女子輕輕轉動了一下身體,一張明艷無雙的嬌顏出現在他的眼前,盡管有心里準備,獨孤敗天還是被驚的目瞪口呆。不是由于女子那絕世無雙的容顏,而是因為這張無比動人的臉頰果真和華云飛長的一模一樣,只是比華云飛更顯柔媚。 獨孤敗天的嘴巴張成O形,心中暗道:“好你個死兔子,好你個小娘皮,當初你裝的可真像啊!” 此時華云飛與以往截然不同,整個人充滿了靈氣,仿若一朵空谷悠蘭般淡然出塵。 獨孤敗天不爭氣的吞了一口口水,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乖乖不得了,這個小娘皮的魅力真是驚人,哦,不過我自己也有做色狼的潛質。” 這時,一個年輕漂亮的侍女走了過來,手中端著一杯茶。 “圣女請用茶。” 華云飛幽雅的接過茶杯輕輕的呷了一口,而后又將茶杯放在茶盤中。 獨孤敗天大吃一驚,華云飛竟然是魔教的圣女,居然有如此高的身份。 華云飛那略微帶些磁性的聲音響起:“那個混世魔王可曾去過隱魔谷?” “混世魔王?”獨孤敗天暗暗納悶,“難道在說我?我什么時候成混世魔王了?” “稟圣女,那個人已經去過隱魔谷了,還曾經進過隱魔洞,只是為曾說何時去解封印。” “這個家伙還真沉的住氣,真不知道他在耍些什么花招,喔,有什么最新消息要立刻通知我,知道嗎?”華運飛聲音中透著一絲慵懶。 “小娘皮果然在說我,真是氣人,居然把老子說成是混世魔王,恩,真是不可饒恕。” 由于是白天,他行動有所不便,本想轉身離去,但這時那個侍女的一句話頓時讓他停下了腳步。 “小姐,水已經給您準備好了,您要沐浴嗎?” 獨孤敗天一聽,心中聽的大樂,這個死兔子真是臭講究,大白天還要沐浴,雖然變成了女人,但還是————變態。 “好吧,剛才演練了一遍功夫,身體還真有些乏,你再去準備一些香水吧。” “是。”侍女退去。 獨孤敗天悄悄跟了下去,他隨著那個侍女一直來到后院。 “嗯,應該就是這里了。”獨孤敗天看著那個少女走進一間屋子后,一縱身來到了這間屋子的后窗外。 待到少女退去后,他還是一動不動,在這里靜靜的等待。 不一會兒房門被打開了,獨孤敗天趕緊將自己外放的神識盡斂。 不一會兒里面傳來另人遐思無限的衣物墜地的聲音,緊接著傳來水花的聲響,再后來傳來了華云飛那優美哼唱。 “死兔子,洗澡你還這么臭美,居然還唱歌。” 獨孤敗天發出一道暗勁,無聲無息的推開了后窗,整個人似靈貓一般自窗口輕飄飄的落進了屋中。 一道屏風擋住了他的視線,屏風之外放著華云飛的衣物,看著這些讓人浮想聯翩的女子用品,獨孤敗天嘴角泛起一絲笑意。 他將這些衣物折疊在一起,打了一個包,背在肩上,而后大模大樣向屏風走去。 “誰?啊雪你好大的膽子,我不是說過了嗎,在我沐浴的時候,就連你也不的入內!”里面傳來華云飛那充滿磁性的叱聲。 獨孤敗天不做聲,繼續往里走,直到饒過屏風出現在浴室之中。 “阿雪你真是越來越膽大妄為了……啊!”華云飛失聲驚叫:“你……獨孤敗天……你……怎么進來的……流氓……出去……” 房中水霧彌漫,正中央一個大木桶,木桶里花瓣朵朵,浮在水面,屋中飄著淡淡的清香。一個絕色女子披散著頭發坐在水中,女子臉上充滿了恐慌,一雙手緊緊的護在胸前,但卻難以掩住胸前的凸起。雪白的肌膚晶瑩如玉,泛著迷人的光澤,由于緊張過度,她的身體顫抖不已,傲人的雙峰也跟著不斷抖動。 這是一種無言的誘惑,獨孤敗天只感覺自己血脈噴張,他趕緊吸氣凝神,壓下了心中的欲念。 “呵呵……我應該叫你死兔子華云飛好呢,還是應該尊城你為圣女呢?”他臉上帶著一絲揶揄之色。 “你……”華云飛羞的無地自容,她從來也沒有想過會發生今天這種情況,芳心早已大亂,同時感到陣陣恐懼。 過了約有一分鐘,她逐漸冷靜了下來,暗罵自己糊涂,自己又不是沒有武功,怎么會如普通女子一般嚇住了呢。 她剛要有所行動,卻聽獨孤敗天道:“別動,如果你敢這樣逃出去,我一定會在你身后緊追不舍。相信你見識過我的輕功,應該相信我有追上你的能力。我敢保證,你在我面前絕對沒有時間穿衣服,不信你可以試試看。嗯,我想看著女人裸奔絕對是一種不錯的視覺享受,尤其是你這樣的絕色女子,真是讓人期待啊!”說著獨孤敗天露出了如同惡魔般的笑容。 華云飛簡直要哭了,她從未受過如此奇恥大辱,想要擺脫還不能如愿,卻只能裸體和人對峙。 “你……你……這個魔鬼,我……”她眼中寒光一閃。 獨孤敗天趕忙喝道:“慢!如果你真顧及后果的話,你可以沖出去。”接著他又笑道:“只不過呢,我又想到了一個好辦法,我會大喊一聲,讓天魔谷內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們最為高傲的圣女正光著身子陪人玩捉迷藏。你說那會引來什么樣的轟動,恐怕谷內所有人都會趕到這里,到時……嘿嘿……”獨孤敗天得意的笑了起來。 華云飛眼中寒光不斷閃動,由于惱羞成怒,臉色已經由通紅變的鐵青。 “哦,看來你真的不想和我呆在一起啊,我真的那么討厭嗎?”說著,他一臉無辜之色,但緊接著又道:“唉,看來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啊,既然如此,就讓天魔谷內所有人都來欣賞一下圣女的‘美女本色’吧。”說著,他作勢要喊。 “你敢!”華云飛叱道,說完之后便無力的坐在了水中,整個身軀都在顫抖。 “真是清水出芙蓉啊!太美了,這簡直是上天的杰作!”獨孤敗天故意做出一臉迷醉之色。 “你……你不得好死!”華云飛找不出什么可以罵人的話,只好恨恨的詛咒,同時用滿是戒備的眼神緊緊的盯著他。 “不得好死是怎么個死法?難道是牡丹花下死?” 望著一臉色咪咪的獨孤敗天,華云飛真的有些害怕,大聲叱道:“獨孤敗天你不要忘了,這里是天魔谷,你敢在這了一撒野,就是有十條命也保不住。” “我好怕怕啊!” 華云飛對這個有如無賴般的男子實在沒有辦法,又驚又怕。 這時,獨孤敗天身形突然如鬼魅一般閃了出去,還未等華云飛有所動作,他手中提著一個人又翻了回來。 他手提之人正是那個侍女阿雪,他甩手將被點住穴道的侍女扔在了地上。而后笑嘻嘻的對著華云飛道:“請問高傲美麗的華小姐,你的府上還有什么人。” “哼!”華云飛將臉扭向了一邊。 “呦,大小姐脾氣還蠻大的嘛,看來我們還是缺乏溝通。這樣吧,我們蹙膝長談,好好的聊聊。” 華云飛立刻花容失色,顫聲道:“別過來,我說,府中只有阿雪我們兩人。” 獨孤敗天用腳踢開了阿雪的穴道,道:“她說的是真的嗎?” 這個侍女早就嚇壞了,剛才只是聽著屋里不對勁,才湊著膽子走到了門外,早知如此,她說什么也不會過來的。 “是的,小姐說的是真的,小姐喜歡安靜,所以這里就我們兩個人。” 獨孤敗天伸手又封住了她的穴道,轉頭對華云飛道:“我來這里真的對你沒有惡意,只是想問你幾個問題而已,念在相識一場的分上,我決不會為難你。” 聽到這句話,華云飛恨恨的道:“這……這還不算難我,你……你以后叫我怎么見人,你是一個惡魔,你是一個魔鬼。”華云飛的眼淚差一點落下來。 “好了,好了,不要自我委屈了,我又沒有真的把你怎么怎么著,我真是竇娥還冤啊!這樣吧,我向后退幾步,這樣總可以了吧。”說著,獨孤敗天真的向后退了幾步。 “咳,第一個問題,你的真名實姓?” 華云飛瞪了他一眼,叱道:“你問這個干什么?” 獨孤敗天淡淡的道:“現在是我問你,而不是你問我,咱們都是聰明人,不用有過多的的表示吧。” “你……我叫華云仙。” “你在魔教中除了是圣女外,還有些什么特殊的身份?” “沒有了。” 獨孤敗天冷笑道:“真的沒有了嗎,我想有些問題我可以從你的侍女那求證。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和我合作,我也真的不介意改不死之魔為色魔。” “你……你夠狠,我是教內十大隔代長老中大長老的曾曾孫女。” “哦,了不起,身世顯赫啊!嗯,你們魔教除了那十大隔代長老外,還有幾個帝境高手?” “可能還有兩個,也可能還有三個。” “說詳細一些。” “一個帝境修為的長老長年在大陸上游蕩,很少回來,另外一個長老在……在谷中修煉,還有就是教主,沒有人知道他的修為達到了何等境界,據猜測可能已經達到了帝境。” “撒謊!你怎么不把守侯在天魔谷外的那個帝境長老說出來?” “啊!你……怎么知道的?” “如果你再有半句謊言,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華云仙一陣心虛,她不明白對方為何知道如此機密的事情,看著莫測高深的獨孤敗天,她真的不敢再有所隱瞞了。 “是的,剛才我不小心說錯了,那個長老不是在谷中修煉,他其實一直守侯在谷外。” “不對吧,你們魔教既然有十大帝境隔代長老,到了這幾代為什么這么差呢,僅僅才出了三個帝境高手。” “這……” “咳,我真的應該好好和雪兒交流交流。” 華云飛咬了咬牙,道:“十大隔代老中只有大長老和七長老的帝境修為是靠自己修得的,其他人都是在被先人饋贈部分功力基礎上修得的。我們魔教有一種傳元大法,可以將自己的功力傳給別人。在教中,每一位修為高深的前輩在臨死之前都會將己身的功力傳給晚輩。” “這樣說來,你們魔教的帝境高手豈不是越來越多。” “也不是這樣的,傳元大法畢竟是一種逆天的行為,傳的功力越多,兇險也越大。所以坐化的前輩只能給后輩留下部分功力。且這種功法每個人一生之中僅能使用一回,也就是說,只能傳部分功力給一個人。” “哦,想不到世上還有如此奇妙的功法。嗯,你把那個守侯在天魔谷外帝境高手的詳細情況對我講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