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六章卑鄙無恥

“我也不太清楚那個帝境高手的事情。”看到獨孤敗天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華云仙一驚,趕忙道:“我說的是真的,不光我不太清楚,就連谷內絕大多數的前輩都不大清楚。只知道他是教主師傅那一輩的人物,是除了十大隔代長老外,地位最為尊崇的魔教元老。” “該死的,又是一個老而不死的東西,嗯,還真是麻煩。”獨孤敗天小聲嘀咕道:“他平時住在那里,一直在谷外嗎?” “是的,他一直呆在谷外,具體在哪里誰也不清楚。” “他為什么甘于寂寞,以帝境之身默默無聞的充當一個看門人?” “這……他們這樣的人被稱為天魔谷的守護者,每一代都會有一名絕頂高手看護著魔教的大門。守護者都是一些嗜武成狂的武癡,魔教內所有典籍隨他們任意翻閱,就是對他們最大的獎勵。 “嗜武狂人?媽的,那豈不是魔教數一數二的高手?”獨孤敗天本來是想問名情況以后為萱萱報仇,但此時卻心驚不已,同時明白為何身為帝境高手的小魔女會被打成重傷了。 “華云仙你可真是好本事啊,不僅身為魔教圣女,同時還是五大圣地中云煙閣的傳人,真是讓人佩服的五體投地啊!我真是不明白,你明明是女子之身,圣地中就沒有人發現你的秘密?你應該很小就被他們帶上山,我就不信那些眼睫毛都是空的老家伙會看不出你的性別。” 獨孤敗天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恍然大悟道:“暈,估計你被帶上山時還穿開襠褲呢,他們肯定知道你的性別,看來是你對一般江湖人故弄玄虛了。” 華云仙臉色緋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你們魔教到底在五大圣地安排了多少內應?” “不知道。” 看著一臉堅毅之色的華云仙,獨孤敗天知道對于這個問題問不出什么來了,看來她對魔教忠心耿耿,涉及到魔教巨大利益問題,她是不會回答的。 他本來還想再問一些問題,但怕耽誤時間過長,呆在他房中的萱萱出現什么意外。另外,他也不怎么相信華云仙會完全對他將實話。 想到這里,獨孤敗天將身上的包裹打開,將華云仙的衣服一件一件散在地上,最后留下一件淡綠色的肚兜,放在鼻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笑嘻嘻道:“好香啊!” 華云仙早已面紅耳赤,憤怒的眼睛都要噴出火來了。“流氓、無賴、下流胚子……” “雖然和死兔子華云飛早就認識了,但和華云仙小姐確是初次相識。為了以后有一個美好回憶,嘿嘿,不好意思,我決定收華小姐一件不同尋常的禮物,以備時時想起小姐的絕代芳容。嗯,我就把小姐這件貼身內衣收起來算了。”說著他將那件淡綠色的肚兜放進了懷里。 “啊……你這個狗賊無恥,快把我的……拿出來,還給我。”華云仙氣的直哆嗦。 “不會吧,華小姐不至于這么小氣吧,不就是一件小小的衣服嘛,要不然我也送你一件。”獨孤敗天一臉笑意。 “誰要你的臟衣服,快把我的……還給我。” “還給你?嘿嘿,雖然我不怕你去和你們的教主或者你那個老祖宗隔代大長老去說些什么,但我也不想你在他們面前把我說成一個十惡不赦的大混蛋。畢竟我是一個大好青年嘛,要是容你去詆毀我的名譽,我豈不是冤枉透頂。所以……咳……我要是蒙了‘不白之冤’,也只好拿這件衣服去到天魔谷每一個人的面前去‘解釋’了。”說完,獨孤敗天嘿嘿笑了起來。 望著獨孤敗天猶如惡魔般的笑容,華云仙簡直要抓狂了。 “獨孤敗天你卑鄙下流,你沒有一點不死魔王的氣概,你是一個無恥的小人。” “如你所愿,我就下流一回。”獨孤敗天身形如電,聲到人到,在華云仙的玉feng上狠狠的摸了一把,而后飄出了窗外。 “哈哈,今天真是一個另人愉快的夜晚,小仙仙下次再找你好好聊聊。” 隨聲獨孤敗天聲音漸遠,華云仙飛快躍出水面,迅速穿上了衣服。而后屋中傳來了一聲刺耳的尖叫,緊接著里面傳來花瓶碎裂的聲音,隨后整間屋子開始搖晃起來,最后在轟隆一聲巨響中,整間屋子坍塌了。 許多魔教教眾聽到了此處不同尋常的響動,瞬時間好幾十條人影來到了院中。來者絕大多數都是年輕人,都是華云仙的仰慕者。當他們看到披頭散發,臉色鐵青的華云仙站在瓦礫之上,再看到她的侍女倒在她腳下昏迷不醒之時,一時大驚使色,以為發生了敵襲。 “圣女你沒事吧?” “圣女怎么了?” “敵人呢,敵人在那里?” 華云仙心中的怒火逐漸平息,慢慢冷靜了下來,聽著眾人關心的話語,她感覺到自己的臉頰發燙的要命。 “謝謝各位的關心,這里沒有什么敵人,我只是碰到了一只老鼠而已。雪兒和我都被嚇壞了,一不小心鬧出了這么大的動靜,真不好意思,打擾各位了。” 看著地上昏迷不醒的雪兒,眾人都不怎么相信華云仙的話,但出于種種考慮,只能口上不斷的安慰。 盡管眾人都不相信華云仙受驚于老鼠這個事實,但這些仰慕者為了討好他們的圣女,于第二天在天魔谷內展開了聲勢浩大的滅鼠行動。 當獨孤敗天得知這件消息時,簡直笑翻了天。 獨孤敗天從華云飛的房中出來之后,狂笑不已,能夠將這個圣地的仙子、魔教的圣女如此調笑,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一想到臨走時那種觸手滑潤的溫暖,他心中便涌起一股異樣的感覺。 當他回到自己的住處時,小魔女已經醒了過來,此時正嬌慵的躺在床上。 “小白你去哪里了?” “哦,我出去辦了一點事。” “辦了一點事?我怎么看你一臉淫賤之色啊,一定不是什么好事。”萱萱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獨孤敗天一陣心虛,心中暗道:“乖乖不得了,早上的時候這個小丫頭還迷迷糊糊呢,現在怎么如此精神啊。” 他長嘆了一口氣道:“唉!真是不識好人心,我這樣費力去打聽你仇人的底細,你卻在這里風言風語,傷心啊!” 一聽此言,萱萱立刻兩眼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