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1 帝境大戰

獨孤敗天那顆“火熱”的心經此一言,立刻冷了下來,但他并沒有松開萱萱的手,反而攥的更緊,道:“唉!傷心啊!我原以為你終于鼓足勇氣,向我敞開心扉,對我真情告白呢,原來是為了不滅金身法訣。” “你……”萱萱先是巧妙的抽回了雙手,然后接著道:“滿腦子不健康思想,真不知道你整天在想些什么。哼,枉我出生入死的去救你,沒想到到頭來你這么小氣,一本破法訣都舍不得給人家看。” 獨孤敗天笑道:“我的不就是你的嗎,雖然你遲遲不肯說出那句話,但我知道你是因為害羞,咳……所以說呢……我理解你。這個法訣嗎,只要你想看,我隨時可以給你。” 被獨孤敗天這樣調侃,萱萱面色絲毫不變,可見這不滅金身法訣對她的誘惑有多大。 “好,你說的,我現在就想看。” “你仔細探察一下,看附近有沒有高手。”獨孤敗天一臉認真之色。 萱萱明白他的意思,這部法訣對魔教影響重大,在人家的一畝三分地顯示這種秘籍,那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 小魔女放開帝境神識仔細探察了一番,向他做了個一切安好的手勢。 獨孤敗天來到書桌旁,提起筆刷刷點點,開始默寫法訣,萱萱站在他的身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一臉興奮之色。 不一會兒工夫,獨孤敗天將不滅金身法訣寫好,遞給萱萱道:“看完之后,立刻焚毀。” 小魔女激動的接過紙張,開始認真研讀。看了一會兒后,她雙手一搓,紙張化為灰燼。閉上眼睛,思索了一會兒道:“太不可思議了,這套功法真是太神奇了,只是修煉的過程中,未免對自己太殘忍了。” 獨孤敗天道:“殘忍?需和求是平衡的,不付出怎么會有回報,習武修煉本來就是一種逆天行為,每種功法都存在著兇險,只不過普通的功法將這種兇險延緩了而已。到頭來該來的還是要來,想逃也逃不掉。” “嗯,我從中確實受了不少啟發,距離我成為史上最為偉大的武圣又進了一步,嘻嘻,有你這樣一個跟班還真不錯。” 獨孤敗天:“……” 經過兩天悟武,萱萱整個人看起來精神煥發。她雖然未真個修煉不滅金身法訣,但卻充分理解了其中蘊涵的真義。觸類旁通,使她目前到的瓶頸逐漸開闊,讓她看到了武道顛峰的絲絲曙光。 魔教仿佛把獨孤敗天給遺忘了,并沒有如他想象的那樣迫不及待的找他去解隱魔洞中的封印,只是定時派人送來吃食。照顧他的仍然是那兩個漂亮的女子,不過自從院中住進了小魔女之后,這兩個女子再也不敢向獨孤敗天提供特殊服務了。 被獨孤敗天氣的差一點發瘋的魔教圣女華云仙仿佛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一般,依舊如往昔一般恬靜。只有那個侍女雪兒知道自己小姐心中有強烈痛扁、甚至殺死獨孤敗天的沖動,而每當華云仙望向她時,她都感到陣陣心驚,惟恐成為被滅口的對象。 “萱萱,是時候了,今天晚上我們開始行動。”獨孤敗天一邊把玩著手中那把鋒利的短匕,一邊輕聲對小魔女道。 “好啊!我早就想找那個糟老頭子報仇了。”惟恐天下不亂的小魔女當然同意這個提議,更何況這是在幫她報仇呢。 黑暗中,兩人的身影如一陣輕風般躲過了天魔谷內那些巡邏守夜者。 “小白,看不出你的輕功大有長進啊,居然能勉強跟上我。” “呼哧……呼哧……”獨孤敗天大口的喘著粗氣,道:“小丫頭……你跑的怎么這么快啊,我……腳下可施展的可是神虛步啊,天下第一輕功啊!” “什么天下第一輕功?到頭來還不是沒我的身法快。” “咳……你是不是從小就被你那個變態師傅在后面追著跑啊。”獨孤敗天笑道。 “你師傅才變態呢,你才整天被人追著跑呢,哼!” 兩人一邊斗嘴,一邊向天魔谷谷口進發。 “噓” 在離故口還有百丈距離時,萱萱將手指伸到了嘴邊,傳音道:“趕緊靜心凝神,收斂自己的氣息。” 在距離谷口還有五十丈距離時,萱萱又傳音道:“小白你走在前面,我在后面悄悄的跟著你。” “不會吧,我們的計劃可不是這樣啊!” “計劃趕不上變化,我突然覺得對這個糟老頭子最大的報復莫過于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你去做誘餌,我在后面偷襲他一次。” “啊!我說大姐、小妹、小魔……”獨孤敗天總算是沒將“小魔女”的“女”字喊出來。 小魔女先是給了獨孤敗天一個放心的微笑,而后保證道:“沒關系的,不要害怕,我保證你的安全不會受到威脅。” 獨孤敗天盡管心里一百二十個不樂意,但最后還是妥協了。他輕輕一縱躍上了天魔谷,步出了天魔鎖神大陣的范圍。 斷崖上靜悄悄,靜寂的可怕,他小心的潛行,手里緊緊的握著那把短匕。五十步、一百步……他已走出斷崖一百多丈了,但那個帝境高手還沒有出現,握匕首的手掌已經出現了冷汗。說不緊張,那是騙人的,時刻小心暗中帝境高手的偷襲,任誰也會心存不安。 他已經走下山崖,來到了一片樹林中,輕風吹過,傳來一陣陣樹葉摩擦的響聲。 “撲” 一只夜鳥受驚飛起,獨孤敗天著實嚇了一大跳,手中的匕首差一點擲出去。他抬起手,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手還沒有放下,一陣強大的波動從他左后方傳來。 “來了!”獨孤敗天知道生死一線間,手中短匕如匹練一般向后激射而去,同時腳下神虛步運轉至極限,如離弦的箭一般向前飛去。 盡管如此,一股剛猛無匹的拳勁還是襲向了他的后背。 與此同時,躲在后方蓄勢待發的小魔女如閃電一般沖了上去。 守護天魔谷門戶的帝境高手百忙中停止了對獨孤敗天的攻擊,運全身功力于后背,準備硬接那無法閃避的一掌。 “砰” “砰” 兩聲大響,第一聲大響是獨孤敗天被帝境高手的拳風掃中,跌跌撞撞向前沖出去十幾步。第二聲大響,是萱萱的掌力結結實實拍在了帝境高手的的后背上,帝境高手被打的口吐鮮血。 小魔女得意的大笑起來,“哈哈……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臭老頭你可服氣,不服氣咱們接著來。” 帝境高手冷哼一聲,擦了一把嘴角的鮮血,轉過身來面對萱萱,道:“小輩,有兩下子,上一次讓你逃掉,今天你和還敢再回來,膽子真是不下啊!” “糟老頭吹什么牛,上一次要不是你偷襲我,我早就把你打爬下了。” 獨孤敗天平息了一下體內的血氣,確定沒有受傷之后,來到了萱萱的身旁。這時他才機會打量魔教門戶的守護者,灰白的頭發,褶皺的臉頰……確實如萱萱所說那樣,光看外表,這個人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老頭,根本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但從他身上散發的那股昂揚的霸氣則顯示出來人修為恐怖。 帝境高手冷笑道:“小丫頭你是來報仇的?好,當初我偷襲了你,這次你偷襲了我,我們算是扯平了。上次你逃跑了,這次你看我老人家逃還是不逃。”說者晃動雙掌向小魔女沖去。 萱萱毫不示弱,沖著對方就是一掌,無匹的先天罡氣如在黑暗中劃出一道耀眼的光芒襲向了帝境高手。兩邊的樹木禁不住如此猛烈的罡氣,在無聲無息中成排倒下,而后化為粉末。而沖上來的帝境高手仿佛不受影響一般結結實實和小魔女對上了一掌。 “轟” 如山搖地動一般,整片森林都在顫抖,獨孤敗天翻著跟斗飛了出去。以兩大帝境高手為中心,山石飛濺,林木匐倒,方圓二十丈范圍內空空蕩蕩。 獨孤敗天在遠處站好以后,感到陣陣心驚,暗嘆:“級別不同,所具有的功力真是天壤之別啊!” 這一掌兩大高手平分秋色,接著二人身形如鬼魅一般纏斗在一起,兩個人如具身外化身一般,到處是他們的影子,到處是璀璨奪目的罡氣。 真氣澎湃,罡風激蕩,短短幾分鐘時間整片樹林被移為平地。 獨孤敗天在邊上暗暗著急:“他媽的,這個糟老頭還真是棘手,真不愧是魔教的武狂,被萱萱偷襲一掌之后,居然還如此強悍!” 小魔女自己也是心驚不已,他沒想到這個對手的修為會如此深厚。 “嘿嘿,小丫頭你看見了嗎,我老人家即使受傷在先,也決不逃走。” “死老頭,你少張狂,今天非讓你掉層皮不可。” “好啊,我老人家好久沒有遇到這樣的對手了,真是過癮啊!” 小魔女長發飛揚,整個人氣質一變,一抹淡淡的光輝充盈了她全身各處,使她看起來如女神一般圣潔。 魔教帝境高手神色大變,道:“我沒想到在你這個小丫頭手中會見到這門早已失傳了的神功,好,就讓老夫用天魔訣來領教一下吧,看看孰若孰強。” “天魔訣!”帝境高手大喝一聲后,整片空間一下子變的暗淡無光,陷入了絕對的黑暗之中,一股睥睨天下的強者之勢自暗中散發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