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3 靈魔再現(上)

十三章靈魔再現(上) 萱萱被魔教十大元老發現后,便不在隱藏自己的行蹤,開始光明正大的在谷內“逍遙”。魔教議事大殿中魔教教主的雕魔寶座上留下了她快樂的足跡,隱魔谷內隱魔洞中留下了她肆虐的痕跡,廣場中天魔銅像上留下了她五個深深的指印…… 幾日工夫,魔教眾人便知道天魔谷中來了一個小魔女,惹的魔教上下雞犬不寧,人人見而避之。 “嘿嘿,等我將隱魔洞內絕世高手的封印揭開,我就多了一批無敵的手下……”寧靜的夜晚,柔和的月光,獨孤敗天坐在院中的一把藤椅上沉浸在一種神游太虛的美妙境界中。 一種奇妙的感應由心而生,他騰地站了起來。 “小丫頭你又要去哪里闖禍。” 萱萱趁他神游太虛之際正悄悄的向門外溜去。 “咦,小白睡醒了,我還以為你在熟睡中呢,所以沒好意思打擾你。”接著臉色一變,道:“哼,我出去關你什么事,你這樣兇我?” “還不關我事,你都干了些什么,你在天魔銅像上刻了一個烏龜也就算了,誰叫他‘有苦說不出’呢。可是你千不該萬不該在那個打坐運功的魔教長老臉上畫個小狗吧,害的人家差一點走火入魔。也不是絕對不可以畫,你直接把他畫成走火入魔不就完了,你非要留下馬腳,惹的眾人皆知,讓人找到我這里來,好歹也給人家留下點面子,再怎么說人家也是個王級高手啊!” 伺候獨孤敗天和萱萱的那兩個漂亮女子簡直快暈倒了,這是教育小魔女呢,還是在教唆小魔女啊! “還有,你說你自己穿上魔教圣女的肚兜也就算了,為何將人家所有的衣服都偷了出去,強迫那些魔教男弟子穿上?不是不可以和她開玩笑,你搞那么大動作干嗎啊?你把她直接點住穴道扔進我屋子里不就得了。” 這次,那兩個漂亮女子真的暈倒了,她們終于發現這里不光有一個“恐怖”的小魔女,還有一個惡魔導師。 萱萱聽著獨孤敗天點評她那些“豐功偉績”,開始時還帶著頑皮的笑意,當聽到肚兜事件時,先是眨了眨一雙動人的大眼,而后勃然變色,發出一聲高分貝的尖叫:“啊……死小白你給我的衣服不是那兩個姐姐從未穿過的衣衫嗎?你……你竟敢去偷那個臭屁圣女穿過的東西,還騙我穿上,惡心死了。啊……” 小魔女尖叫著跑進了屋里。 獨孤敗天其實說完肚兜事件時就后悔了,暗暗責怪自己:“暈,我今天就喝了八兩酒啊,怎么這么沖動,將這等機密都說出來了?” 不一會兒,小魔女換了一身在谷內新做的衣衫,兇巴巴的沖了過來。 “死小白,我恨死你了,你自己風liu好色去偷人家的內衣也就罷了,你為什么拿回來惡心我,你變態!” 看著一步一步上前的萱萱,獨孤敗天心里直哆嗦,暗道:“這次小魔女真惱了,拜托啊,菩薩保佑啊!” “咳……萱萱……那個……你不是一天一換洗嗎……” “你變態,這種事情你都注意,我饒不了你。”萱萱又踏前了一步。 “冤枉啊,不是我注意,是這個院子太小了。” “你個大色狼還狡辯,分明是心存不良,當初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那個……當時實在找不到,這兩位姐姐可以做證,當時她們匆匆而來,自己也沒有多余的,所以……”說著獨孤敗天不住的向那兩個女子使眼色。 兩個女子會意道:“是啊,獨孤公子說的都是真的。” 小魔女一雙水靈靈大眼轉了幾下,恨很的道:“死小白你給我記住了,這筆帳我給你記著,等出了天魔谷有你好看,我恨死你了!”說完向院門外走去。 獨孤敗天長出了一口氣,沒想到萱萱這么好說話,這么大的“嚴重事件”竟然這樣擺平了。 看著萱萱的背影,他大聲喊道:“萱萱這次惹禍時注意點,別忘了我剛才說的那些話。” “要你管!”遠遠的傳來小魔女惱恨的聲音。 獨孤敗天回頭看見那兩個漂亮女子正目瞪口呆的看著他,他笑了笑道:“怎么了,我有那么帥嗎?”說完,頭也不回的走進了屋里。 兩個女子小聲嘀咕道:“兩個惡魔。” 魔教之內被冠以“魔”字的人、事、物不計其數,就連天魔谷內碧波蕩漾的小湖都被稱作靈魔湖。晚風習習,皎潔的月輝讓靈魔湖充滿了圣潔、神秘的氣息。相傳靈魔湖是魔教歷史上一位女性武圣靈魔的傷心淚滴凝聚而成,每當月圓之際,湖中便會隱隱傳出女子的低語,整個湖面充斥著一股淡淡的悲意。傳說年輕的女子此時許下心愿,靈魔便會幫她實現。 又是一個月圓之夜,湖面上飄蕩著幾葉小舟,舟上多是年輕女子,因為那個傳說,魔教年輕女子常在月圓之夜來這里許愿。 小魔女不知道從誰口中知道了靈魔的傳說,悄悄的來到了湖邊。她在這里真的感到了一股淡淡的悲意,一股化解不開的憂傷襲上了她的心頭。 “咦,好奇怪,這里怎么這么古怪,我心里真的很難受。”小魔女天生樂天派,她從未這樣傷感過。 “難道那個傳說是真的?靈魔的淚滴凝聚成湖,月圓之夜,年輕的女子來到這里可以許愿成真,年輕的男子到這里會做三天噩夢?呵呵,我去把死小白騙來,竟敢那樣對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獨孤敗天正在想著怎樣應付小魔女惹出來的各種麻煩,怎樣去面對找上門來告狀的那些魔教弟子。就在這時,萱萱一臉笑意的出現在了他的房間。 “小白,我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 獨孤敗天很鎮定,道:“說罷,這次是不是把禍惹到魔教教主或者是十大元老那去了,讓我去給你收拾殘局?” “哼,說什么呢,我有那樣‘活潑’嗎?怎么能把我想的那么壞呢,我就是偶爾和人家開個玩笑,也沒有你說的那么惡劣吧。真是的,懶的理你!” 獨孤敗天趕緊陪笑道:“呵呵,萱萱到底什么事啊?” 萱萱聽了這句話后,撇了撇嘴道:“本來有件好事想讓你分享的,現在……哼!” “咳……真的?哦,不,為萱萱小姐效命,榮幸之至,說吧,有什么事需要我幫忙,盡管開口。” 萱萱哼了一聲道:“虛偽,一聽是好事立刻變了嘴臉,真不想帶你去。” 獨孤敗天笑道:“咱倆誰跟誰,哪能那樣斤斤計較呢。” 小魔女皺了皺眉頭,道:“好吧,就原諒你這一次,下不為例。不過說好了,呆會兒,一切你都得聽我的。” 獨孤敗天看了看小魔女,想從她臉上發現些什么,但最后一無所獲。 “好吧,我一切聽你的。” “呵呵,這就對了,我們去探神秘的小湖。” 兩人來來到了靈魔湖旁,望著波光粼粼的湖水,獨孤敗天心中一動,他也如萱萱一般感受到了那異常的悲意,只不過比萱萱的感覺還要強烈。 “這……”他陷入了沉思:“我這是怎么了,我怎么覺得心中好痛啊!” 小魔女打斷了他的沉思,叫道:“小白那邊有條空船,快走啊,別發愣了,今天你當水手。” 兩人跳上小船,獨孤敗天搖起了雙槳,向著小湖中心進發。 直到這時獨孤敗天才發現湖中的小船上都是女子,根本就沒有一個男人。 “萱萱你竟然騙我,我這次又上你當了,說,為什么這里沒有一個男人?” “咦,沒有男人嗎?那我下次叫你獨孤妹妹好了。” “你……我是說除了我之外,怎么沒有一個男人呢?” “哦,我想起來了,我好象聽人說這是一個女子湖,不怎么歡迎男人,男人到了這里會噩夢。” 獨孤敗天:“……” “小白你那是什么眼神,你怎么看我呢,你是想證明你的眼睛比我的大嗎?你不知道你那樣很丑嗎?眼白多,真是難看。” “咦,小白你怎么合上眼睛了,沒我的眼睛大,認輸了?” 獨孤敗天一下子躺在了船上。“被你氣死了!” “哈哈……活該!叫你拿那個臭屁圣女穿過的東西惡心我,哼!” 這時湖面上小船的數量多了起來,那些年輕的女子看著獨孤敗天他們這條船的眼神怪怪的,指指點點,而后偷偷發笑。 獨孤敗天看著周圍船上都是女子,再看看她們的表情,頓時如坐針氈,混身不自在。 他沖著周圍大叫道:“看什么看,還不快許下你們的心愿。” 不知道哪個女子喊了一句,“一個大男人怎么會在月圓之際跑到這里來呢,變態!” “我愿意,管的著嗎?”獨孤敗天異常狼狽。 “詛咒你落在湖里。” “落在湖里。” 獨孤敗天:“……” 萱萱笑道:“小白你可要小心一些啊,我聽人說年輕女子在這里許愿很靈的,呆會你別真的落入湖中。 獨孤敗天沒好氣道:“都是你害的!” 萱萱得意的沖著他壞笑,一副你能把我怎么辦的樣子。 他靈機一動,沖著那些對他議論的女子道:“什么變態,我老婆怕水,我今天特意陪她來許愿。” 萱萱氣極,沖著他狠狠的踹了一腳,差一點將他蹬到湖里。 正在這時,一道光柱從天而降直達湖心。 “啊……” “啊……” 湖中女子不禁驚呼:“靈魔顯圣,這是數百年難遇的奇觀啊,誰能夠最先沖到光柱一定能夠實現心中的愿望。” 萱萱滿臉陶醉之色:“哇,好漂亮,月華凝聚成的光柱。” 暈,小丫頭又開始做美夢了,獨孤敗天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砰的一聲大響,一條大船撞上了他們這條小船,獨孤敗天感覺自己飛了起來,沖向了那道光柱。 “誰這么缺德啊,怎么劃船不長眼睛啊!”獨孤敗天暗暗詛咒。 在他接進光柱的剎那,獨孤敗天回頭看到了肇事者,華云仙站在大船上正滿臉怒色的看著他。 “這是報復!為什么萱萱沒有被撞飛?” 正在這時他聽見萱萱喊道:“小白你飛的太難看了。” “暈,這個小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