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15 封印的力量

獨孤敗天手舞足蹈,放聲狂笑:“哈哈……” 湖中女子都驚呆了,今晚發生了太多意外。誰會想到靈魔現身呢,而且撲到了眼前這個男子的懷里。 萱萱輕聲道:“哎呀,小白居然瘋了,唉!可憐的小白……” 華云仙暗暗生氣,她怎么也沒有想到靈魔現身,顯然這個靈魔和獨孤敗天有著非同尋常的關系。“這個可惡的獨孤敗天,哼……” 待到獨孤敗天平靜下來,靈魔湖已經恢復平靜,湖中的女子都已散去,只剩下他這條小船在湖中飄蕩。 他搖動雙槳朝岸邊劃去,小船靠岸后,他剛登上岸邊,一條黑影便向他撲來。 獨孤敗天向旁躲去,回頭一看是萱萱,此刻小魔女正一臉不懷好意的向他走來。 “咳……小丫頭你要干嗎?” “拿來。” “你在說什么?” 萱萱一臉笑意,道:“我是說把你手中的東西拿來。” “你在說什么啊,莫名其妙。”獨孤敗天一臉無辜之色。 “哼,死小白難道你還要我動手嗎。”說著小魔女伸出兩只白嫩的小手沖著他揮了揮拳頭。 “拜托,小丫頭你不能斯文一點嗎?你看你現在成什么樣子,整個一小太妹,哪有一絲帝境高手的風范。” “要你管,我就喜歡這樣。說,你到底給不給我。”小魔女毫不放松。 “你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這里可離隱魔谷不遠,要是招來一幫老古董,看你怎么收拾。” “你到底給不給?” 面對著步步緊逼的萱萱,獨孤敗天毫無辦法,最后妥協道:“先回去,回去給你看。” 萱萱一聽,兩眼立刻發亮,高興的笑道:“呵呵,原來你真的有所收獲啊,嘻嘻,真是傻人有傻福!” “暈!”獨孤敗天心中暗道:“這個可惡的小丫頭,原來一直在詐唬我,她并沒有肯定我手中有東西,狡猾的小丫頭!” 獨孤敗天大呼上當,萱萱卻樂的眉開眼笑。 “你笑,你笑笑笑,笑的你滿臉皺紋,到是嫁不了人。” “哼,我才不那么無聊呢,干嗎要嫁人,再說根本就沒有人配的上我。” 獨孤敗天恨的牙根都癢癢,心中暗道:“小丫頭早晚讓你嫁給我,等著瞧。” 回到獨孤敗天他們居住的小院,萱萱迫不及待的抓住了獨孤敗天的手道:“快給我。” “我什么時候說給你了,只曾說過給你看……”他話還未說完,便被萱萱封住了穴道。 “小白你太吵了,安靜的呆會兒吧。”說著把他按到了一把椅子上。 獨孤敗天是又氣又恨,千防萬防,到底還是被這個小丫頭暗算了,不過即使真個動起手來,倒霉的也還是他。 他眼睜睜的看著萱萱從他手中將那顆藍色淚晶拿了過去,想要說話卻開不了口,連啞穴都被小丫頭給封上了,他急的面紅耳赤。 萱萱沖著他瞪眼道:“小氣,不就是一塊小石頭嗎,你至于那樣嗎?” “我靠,石頭?”獨孤敗天比聽到有人把珍珠當成大米還要郁悶。 “咦,這是什么石頭啊?還真是好看,嗯,晶瑩剃透,觸手滑潤,不錯,我喜歡。”小魔女一臉喜悅之色。 看到萱萱一副愛不釋手的樣子,獨孤敗天心中一陣后怕,這可是明月的“救命稻草”,如果被這個小丫頭看上,再想從她中要回來,那可真是萬難了。 “小白把這塊石頭送給我吧。” 獨孤敗天心中暗暗著急,他非常想大聲回答:“不行。”但無奈嘴上喊不出來。 “再說一遍,送給我吧。”說完小丫頭快速解開了他的啞穴。 獨孤敗天“不”字剛要出口,就被萱萱用預備好的毛巾捂住了嘴,緊接著毛巾快速離開,這時他的“行”字正好開口。 “好呀,好呀!小白你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會同意的。”萱萱手中拿著毛巾又蹦又跳。 獨孤敗天欲哭無淚,喘了一口氣,大聲道:“不行,這顆淚晶絕不能給你,我還要拿去救人呢。” “是你自己說給我的,怎么能說話不算話呢?” 獨孤敗天恨的咬牙切齒,道:“靠,我什么時候同意了,是你這個小丫頭耍詭計才得逞的。” “臭小白你居然對我說臟話,還兇我,哼!我就是不給你,看你能把我怎么辦。” 獨孤敗天剛要開口,卻被小魔女再次封住了穴道。 小魔女氣呼呼的轉過身后,雙手托著下巴,仔細的打量放在書桌上的藍色淚晶。 “咦,這塊石頭里面好象有能量波動,真是奇怪,難道是傳說中能夠讓青春永駐的彩虹石?哎呀,一定是了,呵呵,這下發了,將它打碎,敷在臉上,就可以永保青春了,呵呵……” 獨孤敗天一聽,險些暈過去,這真是一個魔女,簡直讓人頭痛欲裂。他心中萬分焦急,但苦于不能開口。 正在這時,小丫頭伸開手掌在他身上拍了一下,徹底解開了他的穴道。 “萱葷千萬別……” “知道了,逗你玩呢。”萱萱打斷了他的話。 小魔女滿臉笑意,道:“不過你總得給個理由吧。 獨孤敗天知道又被這個小魔女給騙了,“這是我的東西,還要理由?” “可是它現在在我手里,你說需不需要理由呢?” 獨孤敗天穩定了一下心神,思量之后,決定將在魔域中遇到情月淚晶的事情告訴她。 魔域淚晶、長生谷神跡、忘情魔君、靈魔湖底奇遇,他一一為萱萱說了一遍。 望著沉浸在悲痛中的獨孤敗天,萱萱驚叫道“哇,小白你的生活真是多姿多彩!” 望著這個讓人頭痛的小魔女,獨孤敗天實在忍不住了,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的頭上重重敲了一下。 “你這個小魔女,我這樣傷心,你還有心情調笑,哼!” “哎呦,疼死我了,你個死小白居然敢跟我動手腳。”說完,用力在獨孤敗天身上捶了兩拳。 這兩拳另獨孤敗天好懸沒吐血,痛的他齜牙咧嘴,“你個暴力女,你想捶死我啊?” 萱萱有些不好意思,扭捏道:“真的有那么疼嗎?我沒用多大力氣啊!” 獨孤敗天一邊揉著胸部,一邊抱怨道:“沒多大力氣?你也不想象一下咱們倆之間的差距,如果一頭恐龍不小心踩了一個帥哥一腳,你說那帥哥受得了嗎?” “去死吧你!”萱萱臉色鐵青,一拳將他轟飛了。 獨孤敗天撞破窗子,向窗外落去,“啊……你個暴力女……” “撲通” 窗外傳來重物落地的聲音。 伺候獨孤敗天的兩個魔教女子躲在自己的房中大氣都不敢出,這幾天她們對小魔女的恐怖行為,可謂心驚膽戰,生怕一不小心惹禍上門。 過了好久,獨孤敗天才哼哼唧唧走進屋中,“你這個小魔女是不是真的要拆了我啊!” 萱萱也覺得有些過分,小聲道:“誰叫你又是魔女,又是暴力女的那樣叫人家啊,再說你趁我不注意敲了我一下,痛的我眼淚都快流下來了,長這么大,還沒有人敢那樣對我呢。這下就算……就算扯平好了。” “暈!遇上你這個小魔女,不扯平的話,我能怎么樣,難道要你再大發神威把我轟出去?” “嘻嘻……”萱萱俏皮的笑了起來。 夜深人靜時,獨孤敗天居住的小院還在亮著燈火。 獨孤敗天和萱萱兩人在商議著魔教隱魔谷的事情。 萱萱道:“你如果把那些絕世高手放出來,魔教的實力一下子就膨脹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到那時江湖的平衡就被破壞了,一方獨大,絕對不是一件好事,小白你可要想清楚了。” 獨孤敗天道:“不怕,我不是和你說過了嘛,我有能力控制那些絕代高手。我就是要讓武林大亂,武林已經平靜多年,原本碧清的一潭湖水已變成了一潭死水,里面藏污納垢,是放水的時候了。沒有湍急的水流,江湖的公正便永遠不能復清,就讓我這個魔為武林樹立起一桿正義的大旗吧,嘿嘿……” “德行,少得意忘形了,說,到底給我幾個絕代高手當手下啊?” “嗯,讓我想一想,三個……” 兩人討論的有聲有色,真不知道魔教眾人得知后會是什么樣一副表情。 屋中傳來萱萱清脆的笑聲:“看來,這次魔教之行,我真的來對了,想不到有這么有趣。” 獨孤敗天笑道:“嘿嘿,如果那十大魔教長知道放出來的絕代高手為我們所用的話,非氣瘋了不可,明天我們就去解開第一個封印,真是讓人期待啊!” “嘿嘿……” 兩個人相對而笑,不過怎么聽都像是陰謀得逞的奸笑。 長夜漫漫,獨孤敗天懷著激動的心情進入了夢鄉。 日出東方,天魔谷永遠不會忘記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被封印了數千年的魔教絕代高手就要破困而出了! 獨孤敗天和萱萱在數千魔教弟子的擁護之下,向隱魔谷走去。 人群浩浩蕩蕩,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激動的神色。魔教教主蓋天風和十大魔教元老陪在獨孤敗天二人的左右,后面是圣女和一干魔教高層人士。 眾人在隱魔谷前停了下來,一股磅礴的壓力自隱魔谷內洶涌澎湃而出。 獨孤敗天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是……” 魔教教主蓋天風道:“魔教每一代人都在研究怎樣助老祖們脫困而出,后來終于發現,如果谷外聚集大量教眾,隱魔洞內部分封印力量便會洶涌而出,對抗谷外這些莫名的力量,但即使這樣老祖們也還是無法解困。不過,今天不同往日了,我們聯手之后定能助老祖們順利脫困。”